第四十八章 令人惊骇的下毒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八章 令人惊骇的下毒人

王夫人脸色发白,有气无力的靠在床榻上,看着刘宝元一家人,面色寒沉,眼底盈满冷色,他们还真是一点都不让她失望呀!

“你们怎么过来了?”

刘振脸上挂着温和的浅笑,彬彬有礼道,“嫂嫂,我们听说大哥病了,这不过来看看。ziyouge.com大哥现在怎么样,可还好?”

王玲明显消瘦的面容,带着毫不掩饰的傲娇,冷嗤,“大嫂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想我们来?”

刘宝元站在一边默不作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夫人心里冷寒,声音冷硬,“你们有心了。老爷只是感了风寒而已,养养就好,不值得你们特地跑一趟。”

王玲听了冷哼一声,毫不客气道,“大哥人都不行了,你竟然还在这里说什么只是风寒?李兆兰,你这么瞒着我们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独吞我哥的家财不成?”

不行了!这欢乐的字眼,刘振听在耳朵里,嘴角笑意加深,垂眸,遮住眼中别样的灼热。

而一直立在门口未进来的孙武(孙姨娘爹),听到王玲的话,眼神闪了闪,神色莫测。

“王玲,那是你哥哥,是你亲哥哥,是疼了你二十多年,拿你当眼珠子一样宠着的哥哥。现在,你这个妹妹,就是这么咒他,这么回报他的吗?”虽然早就已看透了王玲的狼心狗肺,可真正到了这一刻,王夫人还是悲愤难忍,深深的为王豪感到不值。

王玲抿嘴,想到过往,眼底划过一抹复杂,其实她也不想这样。但,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就是再贪婪王家的自在,王豪的好,最终要跟她过一辈子的还是刘振,要给她养老送终的还是儿子。她最大的指望,最终的归属还是在刘家。

想到这阵子儿子受的苦,她受的埋怨,冷待。王玲眼里那一丝浅淡的愧疚消失无踪,余下的只有深深的埋怨,理直气壮道,“哥哥要是真的对我好,那么,无论我做什么,哥哥都不应该埋怨我。”

“你…。”王夫人指着王玲,手指发颤,眼前发黑,怒吼,“你这是人话吗?”

王玲仰着脖子,冷嗤道,“我知道嫂嫂一直看不得哥哥对我好,不就是嫉妒吗?哼!都说长嫂如母,可你不去吃那些小妾的醋,反而竟然嫉妒自己的小姑子!有你这样的嫂子,我真是不幸。”

“王、玲…。你个混账!”王夫人气的的眼睛赤红,暴突,如果可以,她那瞬间就想拉着王玲一起同归于尽算了。

站在门口的孙武听到王玲说的话,眼里满是讥讽,也不由叹息。纵使王豪再有能耐又如何呢?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妹妹,又没儿子撑门户,一切付出都是白搭呀!他有本事,有钱,那是罪!

刘振眉头亦紧紧的皱了起来,看着王玲,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嫌恶。虽然清楚她的蠢,也一直庆幸她这么蠢。可这一刻,王玲蠢的令他感到恶心。

好在,所有的忍耐都快有回报了,王豪已死,家财到手,他对王玲的忍耐彻底到头。

以后…。想到以后的美好日子。刘振眉头舒展,对着王玲柔声,开口,“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就不要再这里叨扰嫂嫂了,我们去看看大哥吧!”

那温柔的语调,让王玲心悸,转头看着刘振俊逸的面容,眼里满满的情意,迷恋,感动。自从宝元身体有恙,婆婆病倒在床后,他好久没这么温柔的跟她讲话了。

不过,对于婆婆病倒,王玲一直认为婆婆那是装的,如果真的病了,怎么数落起她来还那么中气十足的。哼!那老婆子一看就是唧唧歪歪的想挑拨她和刘振夫妻感情的。等着吧!等她掌控了王家的财产,看那老婆子还敢不敢再对她嚣张一句。

想到刘振的承诺,想到那可恶的老太婆,以后看自己脸色吃饭的日子。王玲再次觉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王玲那缠绵的眼神,让刘振胃里翻涌,别开视线,压下,“走吧!”

“是,相公!”

这腻歪的强调,刘振能忍,刘宝元忍不了了,冷声,沉戾,开口,“要去就快走,腻腻歪歪的给谁看呢?”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这孩子…。”王玲脸色不好看。

“走吧!”刘振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不过忍了。

孙虎看了一眼脸色灰白,喘着粗气的王夫人,沉沉一笑,转身,默默的跟了过去。

人离开,王夫人身边的胡嬷嬷,赶紧上前,扶住王夫人,满脸焦灼,“夫人,现在怎么办?老奴让王五带人去挡挡吧!”

王夫人冷笑,“豺狼虎豹,能挡得住吗?”

“夫人…。”

“走,扶我过去。”

“夫人,叫大小姐和二小姐回来吧!”

王夫人摇头,“她们帮衬不了我什么。回来也只是受气,被欺!最后闹到动起手来…。我不想让连孩子也搭进去。”王夫人满目疮痍,“嬷嬷,为王家我一条命就够了。就算最后还是守不住王家,可也算对得起婆婆的善待之恩了。”

“夫人…”胡嬷嬷哽咽,垂泪,“大小姐已经成家,不回来是应该。可二小姐她…。”

“我既然把她送出去避祸,就断断没有再把她叫回来的道理。”

“夫人…。你就是太心善。”胡嬷嬷替王夫人不值。

王夫人满脸苦涩,“二姑娘虽然不是亲生的,可她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怎能没一分感情。而且,我护着她不图其他。只盼着她一直懂事,念着我一分好。以后成家了能跟大姐儿相互帮衬着,也算是都有个依靠。以后…以后能走动的恐怕也就剩她们两个了。我这个王夫人,今天也算尽头了!”

胡嬷嬷心里哀切,却极力安慰道,“夫人,那孙姨娘的爹不是也来了吗?这孙姨娘就算再不懂事儿,可也不会任由着刘家的人,夺王家的家产而不做声吧!毕竟,要是王家没了,孙姨娘也落不得好。”

王夫人听了皱眉,对孙姨娘她实在生不出一丝期待。

“夫人,那孙里正也是有几分本事的。只要他肯出手,保不得事情还有几分转机。”

“希望如此。走吧!”

王夫人扶着胡嬷嬷的手一路走过去,赫然发现,路过的家奴。竟然对她完全无视之。稍微好点的,也不过是对她弯弯腰,却是不敢上前一步。

呵呵…。赢大夫说的果然不错,是忠诚,是背叛,没有比此刻看的更加清楚。不过,都已经无所谓了。

走到王豪门前,王夫人捂着胸口,气息粗喘,顿住脚步,手刚碰触到门。里面传出王玲,怒气腾腾的质问声,王夫人冷漠一笑,却在听到质问的话语后,猛然僵住,如遭雷击…。

“王欣,人为什么还没死?我给你的药呢?你是不是没用?”王玲的声音依然跋扈。

“姑姑,弑父的事我可是不敢做!所以,我觉得这样半死不活的更好。”王欣的声音依然娇娇柔柔。

那娇柔的声音,却令王夫人浑身冰冷,如坠冰窟!

下毒的竟然是王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