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把嘴巴上的油擦擦吧/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 把嘴巴上的油擦擦吧

“夫…夫人…。ziyoUge.com”胡嬷嬷浑身发抖,被震的双腿发软,几乎站不住。对老爷下毒的,竟然是三小姐。弑父…。没有比这更恶毒,也没有比这更骇人听闻的。

王夫人捂着心口,悲凉之感盈满全身,“宠大的妹妹,疼大的女儿,护大的侄子…。呵呵呵…。都说付出总是会有回报。可老爷付出那么多,得到的却是世间最大的恶报!”

“夫…夫人,现在该怎么办?”

王夫人不答,只沉凉道,“现在,我倒是觉得,老爷就这么过去了也挺好。不然,就是醒来了,恐怕也只会再被气死一次。”

“夫人…。你可不能这么想呀!”

王夫人没说话,默默听着里面的对话。她倒是想知道还有什么更龌龊,恶心的腌事。

“欣儿,你这样做可是不妥呀!你可知道,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你和我们一样都落不得好呀!”刘振压抑着心里极致的不满,温和道。

而那所谓的万一,指的大概是王豪醒来吧!

“姑丈放心,此毒要解,非解药才可。任何药物都无效。所以,绝无万一一说。”

“那解药呢?解药在哪里?”王玲怒问。

“解药被我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了,除了我无人知晓。”

“拿出来,毁掉,赶紧毁掉。”

“呵呵…。”王欣一笑,不说话。

刘宝元不耐,看着王玲道,“费那个劲干什么,直接再把你搞来的那暗药给喂上不就行了。一了百了!”

王玲听了眼睛一亮。刘振没说话,默默看着孙虎,孙姨娘,王欣三人。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

王欣柔柔一笑,道,“如果姑姑要这么做的话。那,我能做的恐怕只有给父亲解毒了。”

话出,刘振眼睛微眯,恍然意识到了什么。

“王欣,你是不是疯了!”王玲大怒。

刘宝元面色沉戾,“解毒?表妹,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欣听了,娇柔的看着刘宝元,眼里是满满的无奈,“表哥,我只是太不安了?”

“什么意思?”刘宝元不明。

刘振却已猜到了什么,心里冷笑,神色却是依旧温柔,看向孙虎,“孙叔,事情都走到这里了,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可不能为了点小事儿伤了和气。所以,还请您老说个透明话才好呀!”

孙虎呵呵一笑,“刘贤侄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就自言了。其实呀,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想着宝元和欣儿,这明里,暗里处了也有一年了。就如刘贤侄说的,都是一家人了,欣儿她雷打不动的是你刘家的媳妇了,是吧?”

“是呀!我也正想着,等事情都结束了,马上就准备宝元和欣儿的婚事。”刘振微笑道。

成亲?刘宝元面色变幻不定。

“呵呵…刘贤侄有这心,我们都很高兴呀!”

“应该的。”

“而我和欣儿娘呢!坦白说,还真没什么可以给欣儿的。所以呀!就想着,这王家的财物就给欣儿傍身吧!”

“你说什么?王家的财物给王欣?你说什么屁话呢?”王玲第一个跳了起来。

孙姨娘听了,脸色难看,想刺儿两句,不过被孙虎给拉住了。

“那些东西说是给欣儿傍身,其实,她的还不就是宝元的嘛!”孙虎笑着道。

刘振眼底划过一抹冷色,又一个想用家财压制刘家的。

如果他们不同意,是不是她就真的把王豪给救醒?然后,大家谁也别想落得好。

捏着王豪的命,握着王家的财!这是要刘家动不得她一分呀!

刘振看着王欣稚嫩的面孔,心里抑制不住的冒寒气。要是让这样的女孩,进了他们刘家,那…

不对,刘振忽然想到刘宝元现在的身体状况。眼神微缩,嘴角勾起一抹诡异阴恻的弧度。

大家既坐了同一艘船,你既不让我安,我必不让你好。他倒是要看看谁磨得过谁。

王玲还在叫器,刘振却朗声开口,“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还说两家话。一切都按孙叔的意思吧!”

“相公,怎么可以…。”

“就这么定了。”刘振不容王玲多说,沉声道。

“哈哈哈…。就知道刘贤侄是痛快人。”

王欣看着刘宝元柔柔的笑了。

刘宝元冷着一张脸,不看她!王欣看了完全不在意,王家现在在她手中,刘宝元再花心,以后要捏圆揉扁都看她心情。呵呵…。

“那…。”

砰…。

门开,所有人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王夫人,没人感到一丝意外,亦是没人有一丝慌乱,反而有恃无恐的说道,“她怎么处置?”

“给父亲喂的药,我还有些。一会儿给她也吃点吧!”王欣风轻云淡道。

“直接弄死就好了,半死不活的留着干什么?”王玲不满。

“呵呵…。半死不活才能拿捏大姐姐,二姐姐。省的她们生事儿。”王欣自然道。

刘振听着王欣随口就说出的话,心里再次一沉。这个女孩,绝对留不得!

王夫人听了,心口钝钝已经生不出太多感觉,看着孙姨娘,面无表情道,“你就这么想守寡吗?”

孙姨娘还未开口。

王玲就已嗤笑道,“守寡不挺好吗?省的浪费男人精力,反正她也生不出来了。”

话出,孙姨娘脸色变了,“王玲,你…”

“我怎么了?我说错了吗?”王冷冷笑,“要不是你生王欣的时候伤了身体,知道自己再也生不了了。你会看到大哥再次想生儿子着急?你会让你的宝贝女儿巴上我们宝元?算计来算计去,不也是为了王家的财吗?”

王夫人听完,满脸自嘲,“原来是这样!原来竟是这样呀!看来,一切是我这个做夫人的错,府里藏了这么多事儿,我竟然一件也没察觉到。如此,这最后我也算是赔罪了…。胡嬷嬷…”

“夫人…”胡嬷嬷进来,手里赫然拿着一根燃烧的火棒。

王夫人接过,看着屋里众人,笑了,带着疯狂,“想要王家的财产,就去地府吧!”

火棒挥舞,火星点点,飞舞,燃烧。

看此,所有人脸色遂然一变。

“李兆兰,你疯了…”

“赶紧出去。”

“快让人救火。”

嚷着,叫着,挤着,往外冲去。

站在外,叫着人,看着。

刘振看着烟雾缭绕的房间,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烧吧!都烧死了,也就彻底干净了。

王欣满脸焦灼,要是王豪死了,一切算计可都白费了。

“快,赶紧救火,快点…”

救火的人还未靠近,房间里人先一步走了出来。

是王夫人,还有,扶着她的那个人是谁?

是胡嬷嬷?不…。

从烟雾中走出,靠近,面容清晰映现。

竟然是…。

“大哥…。”王玲尖叫。

“父…。父亲…。”王欣瘫坐在地上,脸白如纸。

剩下的人,也如见了鬼一样,死死盯着王豪。他一定是鬼…。一定是鬼…

***

蔺芊墨看着涌向王豪院中的精壮护卫,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伸了个懒腰,抬脚往外走出。事情结束了,她坐等收钱。

走到大门处,看到神色焦灼,满脸担忧的两人,蔺芊墨神色微动,不由加快了脚步,嘴上却很是闲散,欠抽道,“该挣钱的不挣钱,该养伤的不养伤,来这里干吗?想饿死呀!还是想变残呀!”

听到蔺芊墨的声音,杨英眼眶瞬时红了,跑着,数落着,“你这混账丫…。混账东西。你那张嘴不是最能说的吗?天天废话那么多,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合上了?什么都不说跑来这里干什么呀?找死呀!”

看到蔺芊墨,杨志白着一张脸上前,上下打量一番,看她无事,提着的心,总算是松开了。开口,既道,“肚子饿不饿?”

迈着优雅步伐,闲散走过来的九公子,听到杨志这句话,看了蔺芊墨一眼,扬眉,勾唇,“赢小公子,把嘴巴上的油擦擦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