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受伤/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一章 受伤

看到蔺芊墨回来,李氏也松了口气,上下打量着,关心道,“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

“那王员外呢?还好吗?”

“只是一时运动过量,累着了!这几天我给看着,炖了点补药,现在已经没事儿了。ziyougecom”

“那就好,那就好!”李氏提着的心,总算是真正放下来了。

蔺芊墨笑了笑,没说话。

杨英在一边开口道,“赢赢,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好!那,我的饼子呢?”

“我会给你烙的!”

“真的呀?”蔺芊墨满脸失望道。

杨英咬牙,“你在失望个什么劲儿?不想吃?”

“嘿嘿…。哪里,哪里!”

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其实根本不想吃。

杨英黑脸,“赢浅,你拿我逗闷子是不是?”

“没有,没有!英子呀,好好烙饼,一定要比努力上次烙的好吃,不然…。”

“赢、浅…。”杨英磨牙!

“嘿嘿…。好了,我去休息了,辛苦你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这混丫头真讨厌!”说完,愤然转头看向杨志,“哥!”

“嗯!”

“你说,我烙的饼子真的很难吃吗?”

“呃…。”看着杨英那灼灼发亮的眼睛,杨志轻咳一声,移开视线,捂着心口,有气无力道,“英子呀!我也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咳咳…你做好饼子也不用叫我了。”说完,捂着胸口,以和蔺芊墨相差无几的速度不见了。

杨英:……目瞪口呆!捂着心口说累的人,竟然会走的飞快?随即,意识到什么,杨英脸色黑了,红了,跺脚,告状,“娘,你看我哥和赢浅…”

李氏抿嘴一笑,安慰道,“英子呀!那个,烙饼什么的,多做几次,慢慢就好了!”

杨英听了哭笑不得,“娘,你这不是变相的说我烙的饼不好吃吗?您这是安慰我吗?”

李氏笑了笑。

杨英忍不住也笑了,“娘,你看到没?我哥也学坏了,现在都会暗着笑话人了?”

“以前,你哥把自己逼的太紧了,总是绷着。我看着他那样,心里总不是滋味。现在这样挺好,挺好!”李氏有些酸涩道。

“娘,以后我们会好的。”杨英心里也酸酸的。

“嗯!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也累了吧!去歇一会儿吧!”

“我不累!我去把面和上,一会儿给擀面条给他们吃。”

“不烙饼了?”

“那东西干巴巴的,他们不爱吃,我还不爱做呢!”杨英给自己找了台阶,又道,“娘,一会儿给我点钱,我去买点肉回来,给他们做肉丝面,热乎乎的养身又养胃。”

“好,一会儿我给你拿。”

“嗯!”杨英笑着点头,随道,“我姐呢?”

提到杨莹,李氏脸上的笑意隐没,叹气,“刚见你们回来,给你哥煎药去了。”

“我姐她怎么样?心情好些了么?”

“还是不言不语的,就默默的干活。看着她那样子,我就觉得揪心!”

杨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却没多说,只是安慰道,“娘,你别太担心了。我会陪着姐的,多跟她唠唠,相信不用多久姐心情就缓过来了。”

“英子懂事儿了。”

“娘,我都是大姑娘了,当然懂事儿了。”

“呵呵…。是呀!眨眼你都成小大人了。”

娘两说着话,往后院走去。

而她们口中正在厨房煎药的杨莹,此刻却手足无措,拘束不安的站在九公子跟前!

九公子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拦着他去路的女人,挑了挑眉,神色温和,却也淡漠,“杨姑娘,可有什么事?”

听到头上那浑厚的声音,杨莹心口紧缩,用力捏着手帕,过快的心跳,让她声音有些发颤,脸色红白交错,“我…我是来向公子道歉的。”

“道歉?”

“是…”杨莹仰头,努力扬起一抹柔美的笑意,诚恳道,“首先,谢谢公子那一次帮了我。也非常抱歉,让你因为我们家的事儿,陷入那种非议中,实在对不起!”

遭非议,原因,是因她们家的事儿?而不是因为她的错?

杨莹这话,九公子笑了,“杨姑娘不必在意,坦白说,帮过姑娘的事情,其实我并不记得。”

话出,杨莹一怔,随即脸色一白,脸上的笑僵住,变得极度不自然,“公子不记得了?”

“呵呵…。举手之劳的事情,我做过不少,过后一般都不太会放在心上。毕竟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特别去记!”九公子风轻云淡道。

杨莹听了,脸色更白了,难堪的感觉抑制不住上涌,让杨莹再也维持不了平静。

“抱歉,打搅公子了!”匆匆一句说完,即刻跑开,落跑的味道尤为明显。

九公子眼帘都未动,抬脚,继续往前走去。

影一看着杨莹远去的背影,眼中溢出冷色,这女人,不知所谓!

***

傍晚的时候,杨英的饭还没出锅,王豪就带着几个护卫过来了。

蔺芊墨看到王豪,皱眉,以完全医者的口吻,道,“员外,你这样可不行呀!身体刚恢复,要在家多休息,不宜多走动。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差人来说一声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特意跑一趟。”

王豪听了眼神一闪,再看李氏等人,完全如常的神色。王豪脸上笑意加深,朗声道,“赢小弟医术精湛,可谓是药到病除。我呀!现在觉得前所未有的好。所以,一高兴就把你的嘱咐给忘记了,还请赢大夫看在我谢意拳拳的份上,网开一面呀!”

“自然是要网开一面的。所以,禁足什么的就免了。不过,该罚还是要罚!”蔺芊墨同玩笑似的道。

“怎么罚都听你的!”

“那好!李大夫,麻烦你再给抓一个月的补药来给员外。”蔺芊墨大手一挥道,正色道,“不把员外的身体调养到最好,我可是对不住员外送我的‘医术精湛’这四个字!”

蔺芊墨这话出,李大夫笑开了花,一个月的补药,好的补药,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进项呀!

王豪也笑了,“哈哈哈…。都听赢大夫的!”笑着,看着蔺芊墨那明显比同龄男孩矮小的身材,腹诽;这小子之所以这么矮,肯定都是因为太精明的原因!典型的光长心眼,不长个子。

边上,李氏看他们处的愉快,淡淡一笑,放心的走开了。

“李大夫,赶紧去吧!”蔺芊墨笑眯眯道。出了那么大力,我不宰你,我宰谁。

“好咧,我这就去!员外你稍等!”李大夫颠颠的忙活去了,心里乐呵的不行。赢小弟真是不错,有他在,早晚发财呀!

杨志垂首,干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下午的时候,赢浅这丫头就在说,准备卖李大夫一个好,那样也好便宜拿药材,尽快上她那金枪不倒之药。他当时听了还不以为然,同样是行医之人,同行卖好,哪里那么容易!

而且,做卖药的生意,虽然是另类药,可就那李大夫也不见得会乐意,能不计较就不错了,哪里会容你给的好。

可现在…看着李大夫那笑的跟皱橘一样的脸,再看王豪那豪爽朗笑的样子。杨志深深叹息,赢浅这好卖的速度…。都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呀!

他这还连一点头绪都没有,那边她已经什么都做完了。

并且,出钱的高兴,接好的开心。真可谓是,赢浅一开口,一切问题,弹指一瞬间,什么都完成了。

杨志抚额,这丫头的心眼,肯定比那筛子还密。令人叹为观止,永远学不来呀!

“赢小弟,这几日辛苦了,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还请赢小弟笑纳。”王豪说着,一抬手,陆陆续续几个抱着礼品的下人走了进来。

蔺芊墨看着,呵呵一笑,“员外真是太客气了。”

看着那抹蔺芊墨脸上那抹笑意,王豪眼里闪过什么,瞬间又消失无踪,示意下人把东西放下,既随意道,“赢小弟,准备什么时候会村里呀?”

“这个暂时还说不好。”

“那等你们确定了,到时候只会一声,我派人来接你们。”

蔺芊墨听了,叹了口气,“让员外费心了。不过,我表哥的身体情况你也看到了,他这种情况还是留在镇上更为方便一些。所以,我们暂时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回去。”

蔺芊墨说的那个自然,杨志听着眉心却抑制不住跳了跳。表哥?这指的是他?

王豪听了点头,“赢小弟说的也是。不过,你们留在镇上也不能总是住在李大夫这里呀!”

“唉!”无奈一声叹,一切困难不言中。

“赢小弟如果不嫌弃的话,我镇上还有几处宅子,有空你可以都去看看,喜欢哪个就先住着。”

杨志听到这话,瞬时抬头,果断拒绝,“王员外您的心意我们领了。不过,我们已经找好住的地方了,就不麻烦您了。”说完,看向赢浅神色有些紧绷。

蔺芊墨不看杨志,只笑道,“住的地方,就不麻烦员外了。”

这意外附和,杨志意外却也松了口气。而,王豪也感到有些出于意料。难道他想错了?刚才赢浅看到那些礼品时冷淡的笑意,不是因为显礼物太轻了?还是说…。连一栋宅子,也无法达到她的要求。

想此,王豪的眼底划过一抹暗色。这样难得聪明的一个人,难道也是个贪心的?如果是…。贪婪之人,他最为厌恶。

蔺芊墨敏锐的察觉到王豪神色的变化。勾唇,面色如常,淡笑道,“员外,住的地方虽然不用你费心。不过,有事儿倒是真的要麻烦你一下。”

闻言,王豪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才开口,道,“说什么麻烦,有什么事儿赢小弟只管说,只要我王豪力所能及的,一定尽力而为。”

这话潜意词,能力不及的,就只能抱歉了。

蔺芊墨呵呵一笑,神色自然道,“其实,就是想给员外借几个人用用。”

“借人?”

蔺芊墨点头,叹气,“自从我表哥受伤以后,我们心里都觉得不安生,整天都担心着会再出什么事儿。不瞒员外,连我自己从村里回来后,这心里莫名七上八下的,总感觉要出什么事儿似的。所以,如果可以请员外借几个护卫给我们。当然了,不会太久的,只到我表哥的伤好了就行。”

王豪听完,豁然明白。这所谓的不安。其实,就是担心会被刘宝元报复吧!同时,关于在王家的事他一句不说,大部分原因,恐怕也是不想他帮着自己设局的事外泄吧!

可以想象,如果事情一旦外泄,那么,刘家一家人包括孙家的人,他们动不了自己,却一定会拿赢浅来泄愤,这是不容置疑的。

这赢浅倒是思虑的清楚。不过,如此倒也正合王豪意。赢浅怕惹上麻烦,王豪也正不想家丑外扬,两厢不提,这样很好。

王豪笑,爽快应下,“这事儿怪我思虑不周了。赢小弟放心,等一会儿我就把人给你送来,十个怎么样?”

“不用,五个就够了!”

“好,那就五个。”

“多谢员外。”

“哈哈哈…。赢小弟客气!”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不厚却也不薄的银票放在蔺芊墨面前,“这些用作那些护卫的开销,还请赢小弟一定要收下,不要推迟,不然可就是打我王豪的脸。”

赢浅眼前一亮,笑颜如花,“员外心意,我自然不会推迟。不过,无功不受禄,我也不能太厚脸皮,两厢来往讲究的就是一个有来有往不是。”说着,蔺芊墨从袖带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王豪。

“这是?”王豪接过,不由问。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是我配的一些补药。”说着,压低声音,意味深长道,“专养男人的补药。我和我表哥,柱子都试过了,效果杠杠的!吃了以后绝对一条活龙。”

试过了?活龙?杨志习惯性的开始眼前发黑。她什么时候把药给配好了?她…她竟然还知道活龙?她…

杨志捂着胸口,感觉有些喘不过起来了。

赢浅这死丫头,每次不说点让他惊掉眼珠的话,她是不是都不舒服?杨志咬牙,咬的牙根疼,赢浅那些惊言骇语,他听一次,就感觉少活两年,这样下去,他铁定英年早逝完全不用怀疑!

王员却是眼睛一亮,瞬时把盒子收进怀里,赞叹道,“赢小弟,果然不愧是名医呀!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呵呵…过奖,过奖。员外如果用的好,到时候我多配些。不过,这药不要每天用。”

“为何?”

“员外,药力虽好,可咱也要考虑身体不是!所以,量力而行,方能长久。”

“对,对!哈哈哈…。没想到,赢小弟年纪轻轻,这方面倒是个行家呀!”

蔺芊墨哈哈一笑,二郎腿翘起,满脸傲娇,“男人嘛!天生自通。”

看着蔺芊墨那得瑟的样子,王豪不由大笑。

杨志脸黑如炭,面皮抽搐不停,咬牙切齿。气闷的想,如果这个时候告诉王豪,他眼前这个所谓的行家,其实是个女人的话。不知道王豪会不会惊的背过去?

送了钱,又送了人,王豪心情却是不错。又跟蔺芊墨聊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王豪离开,蔺芊墨拿出银票了数了数,笑的见呀不见眼。

看着蔺芊墨那副模样,杨志深吸气,有些话就算他听得吐血,却也只能生生忍着。因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他就算是说了,也没用。反而,会听到更多能让他气死的话。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忍,忍!

不过,那个话题不能说。还有别的可以说。

“那么喜欢钱,怎么还把王豪的宅子给推拒出去了?”

蔺芊墨白了杨志一眼,“推拒出去的是你。我怕表哥你丢面子,也只能推拒了。”

杨志瞪眼,“如果我不推拒,你就准备住进去了是不是?”

“才不会!你也太小看我了,一个宅子就能晃了我的眼么?”

“我看就能。”

“嘿嘿,表哥还真是了解我。”

杨志:……

“那,怎么不收下?”杨志磨牙。

蔺芊墨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什么意思?”这丫头竟然还真的惦念上了?

“意思就是,对于王豪这样的人,你太过清高了,他会不安,会让他感觉你另有所图。但你太过贪心了,他又不喜,让他心生忌惮。所以,谋取一些东西时,我们要学会适可而止,以退为进。一定不可操之过急,徐徐图之才是王道呀!而,那个宅子,早晚都会是我的。”说完,揣起银票,迈着八字步走了。

杨志看着蔺芊墨的背影,神色怔怔。徐徐图之…。

***

“公子,影二的飞鸽传书。”影一声音有些紧绷,脸色不是太好。

九公子听了,看了一眼影一手中的信函,烛光下俊逸的面容,隐晦不明,眼神却平淡无波。静默,片刻,伸手接过,展开。果然,如以往每次相同的几个字映入眼帘。

有异,离开!

嘴角勾起一抹无声的忽然,抬手,把信函递给影一。

影一拿过看了一眼,嘴巴紧抿,同样情绪无太大起伏,连一丝疑惑都没有。因为在拿到影二的信函时就已经预料到了。

暗卫十五人,以影二为首,是公子留在京城的暗线,只要京城有任何一丝可能会威胁到主子的异动,影二就会有消息传来,这次也一样。

关于离开,随时离开,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公子,属下去准备。”说完,转身。

“影一!”

影一顿住脚步,回头,“属下在。”

“我们离开京城已经有多久了?”

“回公子,有八年了。”

“八年呀!”九公子勾唇,带着一抹似有所悟的怅然,“没想到一眨眼已经这么久了。”

影一垂首,无言,只是心里发酸。八年的时间,他们都过着有异既走的日子,看似逍遥自在,其实不过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罢了!这样的日子,在影一的眼里,对九公子是一种委屈。

“八年,我们换过多少地方,你还记得吗?”

“属下,没仔细计算过。”

“呵呵。我也没仔细算过。换的地方太多,都已经没有去记的兴致了。”

影一动了动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影一,这地方不错,我挺喜欢,暂时不想动。所以,顺其自然吧!”

此话出,影一猛然抬头,情绪变化明显,满脸不赞同,急切道,“公子,这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

“公子,现在影五不在这里,要是…。要是万一你有个什么差池,属下就是万死也难持其咎呀!”

“影一,你应该明白,我的身份,以及我身上的东西。就注定了,很多事儿不是我躲就可以躲开的。”九公子声音淡淡,眼底淌过一抹幽冷阴寒弑气,“这些年,我回避的已经够了。或许,已经太过了,才会让他们变得如此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影一闻言,脸色微变,莫名激动,“公子,您的意思是?”

看着影一激动的神色,九公子嘴角轻扬,声音平缓,温润,“如果只有血色才能令他们安分一些,那么,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人。”

“公子…。”

“影一,让影七等人来见我。”

影一咧嘴,“是,公子!”

影一激动忘形,连行礼都顾不得了,飞身离开。主子终于要动手了,影七他们得到消息,一定会开心吧!

在他们影卫的心里,他们的主子是绝对不容亵渎,神圣的存在,高贵,尊崇,不容挑衅!

所以,那些妄想谋害九公子的人,影一发誓,这一次势必要让他们有胆来,无命回。

房间内,九公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皎洁的月色,神色变得朦胧,不明!

树欲静而风不止,身份决定很多,可却决定不了命运。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只有到了最后才会揭晓。

***

油灯下,李氏拿着绣针,看着一晚上都显得心不在焉,一直都在走神儿的杨莹,不由凝眉,关心道,“莹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对于李氏的话,杨莹神色怔怔没反应。

杨英也早就察觉到了反常,再看杨莹这个反应,有些担心,伸手碰了碰她,“姐,姐…。”

“呃…。什么事?”杨莹回神,愣愣的看着杨英。

“姐,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呀!”

“那怎么刚才娘叫你半天你都没反应?”

“哦!我…我在想绣样,有些入神了。”杨莹拿起绣针,故作无事道。

“莹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还是…还在为周丽她们的话,心里不愉?”李氏轻声道。

听李氏提到周丽,杨莹脸色沉了下来,“我没什么事儿。娘,你以后也不要提她了,怪心烦的。”

“好,我知道了,以后都不提了。”

“还有那些虾蟹什么的,以后也别让她们送了。”

“姐,那是她们欠我们的,凭什么便宜她们呀!再说了,虾蟹那些东西,赢赢很喜欢吃。要是不让她们送的话,赢赢吃什么呀!我们又没钱给她买好吃的。”

杨莹听了,斜了杨英一眼,有些话动了动嘴,到底没说出来,只不喜道,“她们的东西你也敢吃呀?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往里面放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时候要是赢浅哪里吃的不好了,最后还是你的错。”

“她们不敢!”

“她们连污蔑我的事儿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的!”

“就算她们敢,可不是还有赢浅嘛!她可是最好的大夫,有没有问题,赢赢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倒是真相信她。”

杨英听着,皱眉,总觉得杨莹的口气怪怪的,“姐,赢浅她救过大哥的命,是我们的恩人,也是个好人。所以,我相信她有哪里不对吗?”

“莹儿,你觉得赢浅哪里不对吗?”李氏隐约的察觉到,杨莹对赢浅好像有着什么怨气一样?是她的错觉吗?

杨莹听了,神色淡漠道,“我就是对她会医术有些好奇。毕竟,她以前说过她是商家之女,也是吃喝不愁的,既然如此,一个女孩家抛头露面的学医术,就有些奇怪了。”

杨英听了,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奇怪的,正是因为吃喝不愁,才有那功夫,喜欢就学了。反之,如果连吃喝都成问题,那会医术才叫奇怪呢!”

杨莹听了抿嘴,声音染上一丝火气,“就算你说的对。那么,作为女儿家,你不觉得她说话,行事都太过粗蛮了吗?”

这话,杨英不高兴了,“赢赢说话怎么了?不就是直白了一些吗?可那不也都是被逼的吗?你想想,她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没人护着,如再柔柔弱弱的,娇滴滴的,她能活得下去吗?”

“你…。”

“再说了,看一个人怎么能只听她说话呢?那要看心好不好才是。就如那周丽,说话嘴巴都给抹了蜜一样,可结果呢?往你身上泼脏水的时候,那可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看看周丽,你再比较赢赢,当然了,赢赢那丫头有的时候说话是欠打了些,但她心地好呀!救了哥哥不说,还为我们家挡下多少事儿呀!不说别的,就周丽来找事儿的时候,如果不是赢赢挡着,周家那些人还不知道会把你给说成什么样子呢?所以…。”

杨英的话未说完,杨莹忽然激动了起来,厉声质问,“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了吧!是我眼瞎遇人不淑可以了吧!赢浅什么都是好的。而我,会被人说三道四都是活该,都是自作自受。杨英,你是不是跟她们一样也觉得,我是那种不检点,随随便便的女人呀?”

杨英被杨莹激烈的反应,给吓了一跳,眼眸瞪大,惊道,“姐,你在胡说什么呀?我怎么会那么想?”

李氏也惊了一下,“莹儿,你这是干什么呀?”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说完,转身跑进了内室。

杨英皱眉,“娘,姐她怎么了?”

“大概是累了吧!好了,天色晚了你也休息去吧!”

“可是,姐她?”

“娘会看着的,去吧,休息去吧!”

“呃,好!”杨英走了两步,转头,认真道,“娘,你跟姐姐解释一下,我刚才说那些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嗯!娘知道。”

内室,杨莹听着外面的对话,紧紧捂着嘴巴,泪水如断了珠的线一样,止不住往外涌。

她当然知道杨英说那些话并无别的意思。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她听到杨英对赢浅的维护,就忍不住想到九公子对赢浅的态度。

对九公子,或许,太在意。既不知不觉中,总是盯着他的每一个一举一动。

所以,她看到了,九公子面对赢浅时,总是温和却无奈的笑。

那无奈,好像只对赢浅!

而且,她也明显感觉到,九公子之所以常来探望大哥和柱子,或许,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关心。不过是以此为由头,来逗赢浅玩儿。

逗着玩儿,那也是因为感觉到赢浅特别有趣吧!这也是一种喜欢,喜欢跟她相处。

所以,在得知赢浅去了王家,可能会遇到麻烦后,他不惜跟着大哥他们跑了二十多里,去王家守着,等着赢浅,直到她平安。这,难道也仅仅是简单的举手之劳而已吗?真的没有其他?

除去那些,更重要的是,在周丽一家来找她麻烦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了,在那一隐晦的角落,赢浅伸手抱住了他!而他,没有拒绝。

是不是,在那个时候,九公子他已经察觉到了赢浅她其实是个女儿家呢?所以,他对赢浅才会明显不同?格外不同呢?是真的喜欢上赢浅那样的粗蛮之人了吗?

每每想到这些,杨莹都觉得心里憋的难受。

再加上,今天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抛却女儿家的矜持去见他。有周丽的话在先,她不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可他…。竟然给了她那样一个答复。

举手之劳!已不记得了。

想着,杨莹眼泪流的更凶,心口揪的发疼。她默默喜欢了他那么久,最后得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杨莹觉得羞愤,觉得不堪,也觉得讽刺,可笑!

不由想,如果娘没带着她们离开那个家的话。那么,凭着她的身份,无论是周丽,九公子,还是那些不知所谓的村民,哪一个敢这么羞辱于她。

想着,一个念头随之闪现杨莹脑中。心,抑制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她的身份是什么都抹杀不了的。那么,她是不是可以…。?

不行,不行!如果她那么做的话,娘和大哥,英子他们该怎么办?所以,她不能那么做,不能。哪怕受委屈,她也不能让娘她们难过,难做!

可,心里总归不甘!

***

天刚蒙蒙亮,君悦轩的小二就被一阵敲门声更惊醒了。

楼上的九公子,影一等人,更是在第一声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

影一速度闪身出现,“公子,属下去看看?”

“去吧!”九公子眯着眼睛,慵懒的应了一声,清晨的声音,带着一丝魅人的沙哑。

影一离开,不过眨眼功夫,就回来了,脸上的表情透着无言以对的奇怪,“公子,是来吃饭的人。”

九公子听了,挑了挑眉毛,“有人这么早来这里吃饭?”潜意词,是脑壳不正常的人吧!

“公子,是赢浅!”提到赢浅,影一总是不由想到她抱公子的一幕,还有自己他被她的话,吓得从树上掉下来一事。这让影一,每每提到赢浅看到赢浅,只感到纠结的不行。

闻言,九公子睁开了眼睛,“小精怪?”

“回公子,就是她。”这人连秉性少见也就算了,连吃饭的点都这么怪异。

“人呢?”

“在楼下,林子在招呼她。”

九公子勾了勾唇,在影一意外却又不意外的眼神中,披着衣服走了出去。

影一跟在后面,无声叹气。虽然知道公子不过是为看乐子,可这兴趣未免也太浓了吧!看着,怎么那么让人不安呢?

楼下

“小公子,我们这里是酒楼,不是客栈!不供住宿,您来错地方了。”

蔺芊墨听了,白了他一眼,“本公子我又不是傻子,我来这里自然是吃饭的。”

“嘿嘿…。那您来早了,我们这里只有午饭和晚饭。您要是吃早饭的话,往前走不远处有个羊肉汤馆,您可以去哪里。”

“本公子我又不是呆子,当然知道你们这里没有早饭。”

林子眉头不由皱了一下,大早上的这人不是来找茬的吧?或者,是来打劫的?不过,就他这小身板,啧啧啧…给他俩熊胆撑着他,自己也能轻易干掉他。

排除以上大概不可能发生,就是发生他也能应对的状况。林子淡定的疑惑了,“那公子您这是…。?”说完,不等蔺芊墨回答,忽然想到什么,赶紧道,“小公子,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小姐,姑娘的!您要是急了,前面有什么青楼,红楼的,我们这里可是正儿八经的酒…哎呀!公子,你怎么踢人呢?”

“你这嘴巴,做什么跑堂。我看,直接去什么青楼,红楼做龟公更适合。”

“公子,您这是侮辱小的。”

“哎呦喂,要不要我找两个姑娘,小姐的再侮辱,侮辱你呀!”

“嘿嘿,公子说笑了。不过,公子您真的不是来找事儿的吧?”

蔺芊墨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了,“我是来预定你们大师傅的菜的。”

林子听了,瞬时恍然,“原来是这样呀!不过,您还是来早了,明天的菜色还没出来呢?”

“明天的?我是来吃今天的菜。”

“对不住您咧!今天的菜,昨天已经被人预定完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今天没得吃了?”

“嘿嘿…公子,是这样的,我们大师傅的菜,都是提前一天预定的。”

“什么破规矩?谁定的?”

“这是好规矩,我们掌柜的定的。”

“我今天一定要吃。”

“抱歉,没有了。”

蔺芊墨拿出一点碎银子,晃了晃,“给走个后门呗。”

“嘿嘿,这银子公子如果非要给,小的一定收着,不过这规矩不能坏。所以,菜嘛!还是没有。”

闻言,蔺芊墨乐了,“收钱不办事,可以呀!人才呀!”

“嘿嘿…。”

“你叫什么名字?”

“公子叫小的林子就行。”

“林子呀!你有没有兴趣跟着我混,一起闯荡江湖,吃香喝辣怎么样?”

林子:……这人反应咋跟别人这么不一样呢?往常,那些人一听他这么说,都是火冒三丈的。可他…怎么就开始忽悠他卖身了呢?这人,才更适合做龟公吧!

楼上转角处,九公子听着下面的对话,无声笑了。这小精怪,竟然明目张胆的站在人家地盘上就开始挖角了。

影一抿嘴,还真是物以类聚。林子这小子平日就是个滑的,现在又来了一个奸的,还真是有他们的了。

接着,蔺芊墨可劲儿说,林子反复就两句,不闯江湖,不破规矩,他胆小,怕死,怕罚。

蔺芊墨恼了,“好呀!既然我睡不成,那你也别睡了,我们今天就好好聊聊人生吧!”

林子:……服了!为了吃个菜,他算是见着执着的人了。

最终,林子以帮她预定后半个月的菜为条件,总算是送走了这位在他眼里万分难缠的大爷。

蔺芊墨也满意了,后面半个月总算是不用早起了。

有美食相伴的日子,蔺芊墨万分满足。

而与她悠哉完全相反的是,九公子他们这边形势却是越来越紧绷。

一日午夜,人入眠,鼠出巢,月黑风高,树影重重。本安宁的夜晚,有人却为这暗黑的夜色,染上了一抹暗红的血色,无声息的弑杀,以命相搏。

毫不意外的行刺,爆发性的反击,绝杀出手,你死我亡。

影卫等人完全杀红了眼,隐忍的太久,心里那嗜血的因子,此刻完全被挑起,动起手来完全势如破竹。

只近不退,我伤你死,决绝,狠辣的手法,一出手,就已决定了结果。

意料之中的结果,可却出了意想不到意外。

他们拼命保护的人,却伤了,伤在了意想不到的人手中。

看着九公子被染红的衣服,影一红了眼睛,“公子…”

九公子垂首,看着小腹处溢出的红色,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好久没见血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疼。”

影七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沉声道,“影一,你在这里守着主子,我去找影五回来。”

“远水救不了近火,公子的情况等不得。”影一说着,猛然想到一个人,飞身离开,“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带人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