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这意外/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二章 这意外

夜深人静,李大夫打着呼噜,做着美梦,在梦里数着王员外送来的大元宝,正欢快。ZiYouGe.com忽然感觉身上一紧,接着身上一轻,又一凉。紧接着一阵风吹来,王员外消失了,刚到手的元宝也随着不见了。

李大夫大急,挥舞着双手,嚷着元宝,打着喷嚏,然后醒了。睁开眼睛,怔怔看着上面,呢喃,原来是梦呀!

说完,忽然冷的打了个一个激灵,脑子也马上跟着清醒过来。也即刻意识到了异样。

往上,看到的竟然不是床幔,而是星光闪烁的夜空,飞逝而过的枝枝叶叶,不停转换的景色。李大夫大惊,他…他在飞,而放在他身上禁锢着他的又是什么?脑子胡乱闪过各种奇形怪物。

李大夫咽口水,脸色发白,难道梦还没醒?对,一定是梦还没醒,忍着各种灵异的惊惧,目光转动,然后,赫…。脸,一张人脸。

呃…。惊叫都微出口,人就昏死了过去,失去意识前就一个念头。黑白无常来接他了!

李大夫那精彩的心理,影一不知晓。不过,李大夫的动静,影一可是一清二楚。垂眸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人。影一面无表情,这大夫胆子贼小,都做好防止他惊叫的准备了,没想到连这都省下了。

***

没多久,脸上的凉意强逼着让李大夫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看到眼前几人,李大夫怔怔,“九公子,影一…。”

“李大夫!”

“怎么是你们,黑白无常呢?”

听到李大夫的话,影七看了一眼影一,眼睛转了转,既自然道,“看来,影一没有看错,劫持李大夫的果然是那一伙恶人。”

“劫持?恶人?”李大夫怔愣。

影一扫了影七一眼,既移开视线。

影七点头,带着满满的火气,愤恨道,“刚才一伙贼人,趁夜闯进了我们酒楼,不但砸坏了东西,抢了财物,还伤了我们掌柜。”

“什么?”李大夫大惊,“那九掌柜的他…。”

“是我们无能,没护好我们掌柜的。让掌柜的受了伤!也为此,影一顾不上太多就匆忙去了仁药堂,想请李大夫过来一趟。没想到刚走到一半儿,就看到李大夫被一个黑衣人携着疾驰飞奔着,而李大夫却闭着眼睛一副什么都无所觉的模样,这明显不对劲儿。影一察觉到异样,这就把李大夫从那人的手里救了过来。”

李大夫:……

都说不出话来了,直冒冷汗。没想到从他做美梦到昏倒之间,竟然发生这么多事呀!九死一生呀!还好他当时晕了过去,没看到太多,不然吓也吓死他了。

“影一呀!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谢谢你…。”李大夫感激涕零,说着在看到影一身上的血色后,一愣,“你受伤了?”

“没有!这是那贼人的血,影一当时伤了他,他才放下李大夫跑掉的。”影七各种诚恳道。

影一继续保持沉默。

“原来是这样呀!幸好,幸好!”

“李大夫,请你随我来看看我们掌柜的吧!”

“呃…好,好!”李大夫忙不失措应,暗腹;救命恩人的主家,自己可是不能怠慢了。

走进内室,李大夫看到半靠在软榻上的九公子晃了一下眼。

窗台之上梨花飘香,窗台之下公子美好非常。俊逸,雅致,闲适,一副堪可入画的梨花美人图。

如果不是他脸色略显苍白,如果不是他身上确实带着血色,李大夫几乎以为眼前这九公子,其实正在煮茶,论棋,谈美人。

“李大夫有劳了!”九公子淡淡一笑,温和道。

李大夫躬身,赶紧道,“不敢,不敢!”不知为何,每次面对这位温和,儒雅的九公子,李大夫心里总是用上一抹莫名的敬畏,总是感觉低人一头,生出不敢直视压迫感。

这感觉很奇怪,因为眼前这人明明很温和,想不明,索性放下,反正不常接触。

“九公子,让我看看你伤口。”

“嗯!”

九公子点头,影七上前,轻轻掀开九公子衣服。

赫…。

那狰狞的伤口映入眼帘,李大夫瞪大了眼睛,脸色抑制不住有些发白,手颤抖了。抬头,看向依然面色如常,淡然的九公子,李大夫生出敬佩,还有不敢置信之意,这样的伤口,竟然还能保持这种状态,这份忍耐力,实在让人惊叹。

“九公子可服用了什么药?”

“服用了两粒凝血丸,不过效果不大。只能暂时封了穴道。”

闻言,李大夫若有所思,或许那凝血丸中有止疼的药引吧!想着,既摇头,现在不是探究那个的时候。

看着伤口,李大夫凝眉,封了穴道?这么说这血也只是暂时止住了!

伤口比自己想的严重,也比自己预料的复杂呀!这伤口他真的没有绝对的把握,要是一个弄不好…。

李大夫这刚从鬼门关溜达一圈,可真的不想再走一遭呀!

所以…。

李大夫砸吧砸吧嘴,满脸为难,歉意,叹气,“九公子坦白说,你这伤口我恐怕医不了。”

这话出,九公子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但影一,影七脸色可是难看了。

影一面色紧绷,沉声,带着戾气,“当初杨志和柱子的伤可是比公子的严重,李大夫不同样给医治好了吗?怎么?难不成我们主子的伤比他们还难治?”

李大夫要是敢说是,影一就劈了他。他这不是坦诚,他这是在诅咒主子死!

李大夫欲言又止,“其实,那个…”

“李大夫有什么尽可说?”

李大夫犹豫了一下,也不再隐瞒,“其实,治好杨志和柱子的不是我,而是赢浅!”

话出,九公子扬眉,意外却又觉得意料之中。毕竟,李大夫如果有那样的医术,又怎么会在屈就在这小小的清河镇。

影一抿嘴,“我去带她过来。”说完,不等九公子开口,已飞身离开。

九公子看着影一已消失不见的身影,无声摇头,想带那小精怪过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影七。”

“公子!”

“送李大夫回去吧!”

“是!李大夫,请!”

“真是不好意思,没帮上忙,却还要劳烦你们。”

“李大夫客气。”

影七不予和李大夫多客套,做了请的手势,先一步走了出去。

“那,九公子你好好保重,我先走一步了。”

“好。”

李大夫离开,九公子看着伤口,静默,片刻,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隐没在暗处的影卫,看到九公子凝眉,瞬时上前,拿出一粒药物,“主子,再服一粒吧!”

“不必,两粒已足够,太多易反噬。”

影卫听了收起药丸,不再说话,默默守着,心里祈祷,主子平安无事,逢凶化吉。

***

另一边,本已躺在床上入睡中蔺芊墨,却在影靠近房门的那一瞬,本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眼神清明,精亮。完全不见一丝,朦胧,混沌。让人不由怀疑,她其实根本就没睡。或者,就算是睡着了,人却时刻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

慢慢坐起,呼吸平稳,坐好后,蔺芊墨静静的盯着门口,不动,亦不言。

柔嫩的小脸在窗前月光的投射下,朦胧中透着一种令人惊艳的柔美。纤长的睫毛下,一双过于纯洁的瞳仁,染上一抹诡异的静凝,明暗交错,慑人光芒隐现,犹如那蛰伏在暗中的利器,蓄势待发,只能猎物出现。

脚步声响,门开,呼吸声近,人影现。蔺芊墨眼睛微眯,手动,银针滑如指尖。

“赢公子!”

听到声音,看清面容,蔺芊墨手微微一顿,眉头不由皱起。九公子身边的护卫!怎么是他!

影一进来,看到目光清明,眼神冷慑的蔺芊墨,亦是愣了一下,但也就是感到意外而已。

因九公子受伤,变得焦灼的心,让影一对蔺芊墨半夜睁着眼睛坐在床上的事,并未生出太多异样的感觉,更不曾探究什么。只带掩饰不去的焦灼道,“赢浅公子,请你跟我去酒楼一趟。”影一个说着伸手,欲拉蔺芊墨。

蔺芊墨一个闪身,轻易躲过。同时透过月色,清楚的看到影一身上已暗沉下去的血色。蔺芊墨眼睛微眯。

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影一一怔,话脱口事儿出,“你会武功?”

蔺芊墨扬眉,满脸不明,“你说什么?”

不,主子说过她完全没有内力的,对主子的话,影一从来不会怀疑。所以,刚才她会躲开应该只是巧合吧!

不过,他现在需要的只是蔺芊墨的医术,其他现在都不重要。

“赢公子,请给我去酒楼一趟。”

“抱歉,大半夜的我没吃饭的兴致。”

“是有事儿请你帮忙。”

“哦!吃饭我没兴致。做饭的事情,我恐怕无能无力,所以…”

听到蔺芊墨不断扭曲,拆解他的话,影一眼眸沉了下来,“赢公子如若再如此,我只有得罪了!”

蔺芊墨听了沉默了下来。看着影一衣服上盈满的血色,不用想也知道经历了什么。流血的活,死人的事,蔺芊墨统统不喜欢。坏了心情,脏了手不说,还意味着麻烦,她不想沾染。

冷哼一声,蔺芊墨冷着脸道,“对于深更半夜闯到人家房间,还如此嚣张蛮横的人。我没叫救命,都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我请你喝茶不成?”你来硬的,我来横的。你不急,我不怕,大家熬着正好。

蔺芊墨说完,影一一句不说,森森的看了蔺芊墨一眼。忽然,手动,脚移,身影闪动,只是眨眼,一瞬间,人就站在了蔺芊墨身前,大掌已遂然所不及的速度,紧紧的扣在了她纤细的脖子上。

那速度,蔺芊墨眉心一跳,骂娘!

影一垂眸,眼神冰冷,看着蔺芊墨声音沉戾,“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少玩儿花招。”影一是人是憨直,可那不代表他就是个傻子。

蔺芊墨这样不断左顾而言他,卖痴耍横,是为了什么,影一清楚明白的很。不过就是不想伸手帮忙,担心上什么麻烦罢了!

蔺芊墨抬眸,神色淡漠,手指微动。

影一身体一僵,低头,赫然看到自己胸口处,几根银针闪烁着冷寒的光芒。

“我死你亡,这样的结局不太好吧!”蔺芊墨说完,却见影一神色竟是连一丝波动都没有。看此,蔺芊墨眉头皱的更紧了,娘的,遇到难缠的了。

影一看着心口处的银针,面无表情,只是冷硬,决绝道,“我不会杀你,因为你还要去医治一个人。而我,就算你银针刺入,我也绝对会在死之前把你带回酒楼。”

闻言,蔺芊墨垂眸。这样以命为注的执着,竟只因那个人的安危。而,让影一个如此效忠的那个人是谁,不用多猜。

这样的忠心的护卫,还有这样的身手。让人不免猜测,那个人,他真的单纯只是一个酒楼掌柜吗?不…从第一次看到那个人,她就感觉不是。现在,更不会认为他是。

隐藏身份,不是淡泊处世,就是背负太多秘密。这样的人,接触起来,让人蛋疼。

“赢公子,我说能把你带到酒楼,就绝对可以办到,这一点你最好不要怀疑。所以,好不要心存他想。”

蔺芊墨听了,眉头皱的能夹死个苍蝇。不错,影一的身手确实不用怀疑。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在影一伸手拉她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他的武功不低。而刚才,他的速度,现在他扣在她脖子上的大手,就绝对的证明。

他是高手,而她,绝不是对手!

那么,如果她真的熬着死了某个人。眼前这人即可就会一掌劈了她,很肯定。

如果她此刻真的刺死了影一,那么,结果同样不言而喻。就算最后救了人,恐怕也难逃一死。谁让她见死不救,又杀了人家的忠仆呢?

奶奶的,现在看来,她除了救人好像还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呀!这麻烦事儿,她还躲不开了。

果然,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在这世上混,一切道理,都是以实力为背景。

没有实力,我有口才,我有理,也纯粹扯皮。

真他娘的憋闷。憋闷的蔺芊墨笑了,抬头,看着影一笑眯眯道,“不是急着救人吗?走吧!”

影一:……

“救人如救火,耽误不得,傻愣着干什么呀!赶紧把手松开,我好准备东西。”

“呃…。”不是他反应慢,而是她变的太快。

这变化让影一觉得不安,不过,还是把手给松开了,却忍不住问,“你…。你在玩儿什么花样?”

蔺芊墨穿着衣服,随意答,“你觉得我在玩儿什么花样。”

影一很光棍道,“不知道。”

蔺芊墨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再挣扎一番,抵死不从,才算正常呀!”蔺芊墨说着,手下动作却不慢,反正躲不开了,她可不想真的把人给熬死,到时候麻烦是没了,不过命也没了。

比起麻烦,还是性命重要。

沾了麻烦,讨点好处!躲不开,就积极应对,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不是。

影一看着蔺芊墨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还欲跟他鱼死网破的人,转眼间就给他说起什么,救人如救火来了!

影一表示,他想不通,反正只要她愿意救人就行,只要结果好,过程不重要。

“走吧!”

“呃…好!”说完,既看到蔺芊墨对着他伸出了胳膊。

影一不明,“干什么?”

“抱我飞呀!难不成你想我慢悠悠的走过去?那样,等我到了黄花菜都凉了,不用救人,直接哭丧就成了。”

影一脸黑,狠狠瞪了蔺芊墨一眼,“那样你也活不成。”

“爷我就是想明白了,才赶着去救人的。快点,磨磨唧唧的干什么?难道还怕我非礼不成?”

影一冷哼,伸手,果断揽过蔺芊墨的腰身,那过于柔软的触感,让影一面皮抖了一下,绷着脸,抱起蔺芊墨飞身而去。

顶着风,看着眼前不断变换的景色,蔺芊墨瘪嘴,轻功,内力什么的最讨厌了。古人会这个明显就是欺负人。

不过片刻,酒楼一到,影一火速放下蔺芊墨,带着一股避之唯恐不及不及的味道。

蔺芊墨看了,哼了一声,“在色上,你跟你家主子的爱好还真是完全相反。”这话绝对的挖苦。

影一抿嘴,“上楼。”

看到等在门外的影七,影一疾步上前,低声道,“主子怎么样?”

“还好!”

影一松了口气。“那就好。”

影七点头,看向影一身后的人,看到面容后,影七眼神闪了闪,眉头皱了起来,怀疑油然而生,这年纪,医术如何能信得过?

“影一,他是…。”

“放心,可信!”

影七听了点头,不再多问。影一对主子的忠心,他从不怀疑。

“小公子里面请。”

“好。”蔺芊墨应着,斜眼看了影一一眼,“看到没,礼貌!学学吧!别三更半夜的上门就掐人脖子,凶神恶煞的,谁能看出你是求人的?搞得跟谋财害命一样,也就是我胆儿大,换个人不被你吓尿就不错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吗?知道不!”说完,仰头,不看影一黑青的脸色,迈着四方步走了进去。

影七挑了挑眉毛,看着影一的脸色,意味深长道,“这人,确实比刚才那李大夫强。”胆色不错,口才不错,也没把劫人的当恩人。不错!

影一听了,动了动嘴巴,最终说了一句,自我感觉很深奥的话。

“赢浅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以后就会知道了!”说完,大步跟着进去了。

影七摇头,现在,他只希望他医术好就行,至于是什么人,他无所谓。

房间内,蔺芊墨看着九公子,开口,“怎么会想到找我的?”

“刚才见了李大夫。”

蔺芊墨听了嗤了一声,“男人,果然靠不住。”

“赢公子你也是男人!”

“我说的老男人。”

九公子笑了笑不说话。

蔺芊墨横了他一眼,低头,扫了一眼他衣服上的血,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受伤的位置,自然的掀开,看清伤口,眉头扬了扬。

看着受伤的位置,再看蔺芊墨那平淡的表情,九公子淡然的表情,裂了几分。她要不要这么速度,这么自然。他…他都还没准备好。

切,那矫情的念头,让九公子自我唾弃了。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不自在的。

“赢公子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但请务必做到全力而为。”影七开口。

蔺芊墨听了,不说话,忽然伸手,已令人完全不防的速度,在九公子伤口上按了一下。

“嗯…。”闷哼。

“公子…。”影七等人脸色遂然一变。

“赢公子,你这是作何?”

蔺芊墨不应,看着九公子问,“疼吗?”

“疼!”九公子不矫情了,很是诚实道,“还请赢公子手下留情才好。”

蔺芊墨笑了,“疼就好!”最重要的是表情对了,受伤的人就要有个受伤样,摆出一副谪仙模样,看着不爽。

“赢公子,你…。”赢七脸色不好。

“我只是试试九公子的肌肉反应。毕竟,一会儿要用针来缝合,也好让你家掌柜的先有个心理准备。”蔺芊墨一本正经,大言不惭道。

“要用针缝合?”影七神色绷了起来,那种痛,他切身体会过,什么滋味很清楚。

“对。”

“赢大夫,除此可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不过…。”蔺芊墨顿住,看着他们正色道,“包治,不保活!而且,就算是缝合,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只能说,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

这话,影一,影七脸色都沉了下来,“赢大夫,请甚言。”

“实话实说而已!哪怕是最好的大夫,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保证,他可以绝对医好每一个病人。好的医术只能让他的病人生存下来的机会大一些而已。但最后会如何,还要看病人的身体底子,生存意识,以及他的运气。”

蔺芊墨不疾不徐,略显冷漠道,“所以,对九公子我会尽力,但是其他的我无法保证,因为给不了。”

一番话,也或许说的太过淡然。淡然到让人不由生出一种,生生死死她已见过太多,多到已经波澜不惊,淡漠无视的程度。

也因此看着那样的伤口,相比李大夫的惊骇,惊颤,她才能表现出那样的平淡,冷淡,及其凉薄!

而那如墨的眼眸,那一瞬生生让人感到,那其中或许隐藏着他们不懂的出沧海桑田。

九公子看着蔺芊墨,若有所思。小精怪,还真是又精,又奇怪!

影七等人,看着蔺芊墨凝眉,神色不定,说的太过直白,让人无言以对。

蔺芊墨淡淡道,“当然,如果你们非想听,我也会说。但那也不过是一句吉祥话而已,什么也代表不了,改变不了。”

这话说的反而更让人堵心,还不如不说。

九公子勾唇,轻柔的声音,染上一丝吃力,“赢浅,那就麻烦你了。”

“公子…。”影七等人不放心。

九公子摆手。

蔺芊墨瘪嘴,毫不掩饰她的失望,“你怎么不说算了呀!那样我也好走人,还不用担风险,真是不善解人意。”

九公子勾唇,“抱歉,让赢公子失望了。”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积点德挺好。只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才好。”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的。她是不是说反了呀!影七腹诽;是她别让他们失望才好。

“我一定努力不让赢浅失望。”九公子勾唇,笑的温和,美好。

看着那张脸,蔺芊墨抚着肚子,叹气,果然秀色可餐,她又想吃东西了。想着,忽然眼睛一亮,嘿嘿笑了。

那笑,九公子眉心跳了跳,“赢公子想到什么这么开心?”

“一会儿再说。”说完,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银针,及瓶瓶罐罐。

“水,酒,火,棉布。”

蔺芊墨开口,东西很快准备好。

净手,取针,消毒,拿药。一切准备妥当,卷起一块棉布递给九公子,“咬着!”

“什么?”九公子看着棉布眉头皱了一下。

“不想听你叫,也不想看你咬到舌头,要是不小心把舌头咬断了,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这话说的,直白的难听。九公子嘴角轻抽了下。

影一瞪了蔺芊墨一眼,还是把棉布巾拿到了九公子前面,“公子,还是用上吧!”

九公子没说话,伸手接过,放到了嘴巴里。

蔺芊墨看着,笑眯眯点头,“真乖!”

影卫等人:……

九公子望天…比起被抱那一下,这句哄孩子的话,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不就是第一次被人说乖么?他很淡定…。淡定的耳垂泛红。

一屋子人均无言,蔺芊墨也不再说话,低头,动手,缝针。

这下,屋内更静了,九公子脸色抑制不住泛白,影卫等人的提着心,绷着一张脸,担心的看着九公子,紧紧的盯着蔺芊墨。咬紧了牙根,才忍着没催促蔺芊墨快一点。因为他们也看出了蔺芊墨的动作并不慢。

影七甚至觉得,当初影五给他缝针的时候,都没有她的动作快。可,该有的担心,却没有因此减少一分。

片刻,蔺芊墨咬断手中线,吁出一口气,好久没做了,手有些生了。

蔺芊墨停手,九公子深吸一口气,脸变如纸,脸上全是汗水。

“公子,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声音发虚。

蔺芊墨听到声音,抬头,扬眉,“怎么没晕过去?”

九公子:…。

影卫:…。

“不错,不错!”

过奖两字未出口。蔺芊墨话锋一转,洋洋得意道,“看来我医术又进步了。”

九公子沉默了。

众影卫闭嘴了。

这人那张嘴,真不招人喜欢。

伤口处轻轻用棉布包上,蔺芊墨看着他们说道,“我的事儿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照应了。明天去仁药堂一趟,我开些药给你们。这两日特别注意一下体温,如果发热的话,就去叫我。注意观察伤口,我会定时来换药的。另外,饮食清淡,最好吃流食,如厕不费力。”

九公子:…。咬了咬牙,她可以不用交代这么清楚。特别是如厕!

影卫等人听着很满意。这话,听着总算是像是一个大夫该说的话了。这感叹刚完。接着就看到,那赢小大夫看着他家主子,风情云淡的来了一句。

“对了,掌柜的有一事儿要特别交代你。”

“你说。”

“心放平,脑放清,二子什么的就先别想了。一定要禁欲,知道吗?”

话出,众影卫有些不明所以,就看影一面皮不停抽。

九公子抿嘴,闭眼,不搭理她,不看她。

看着九公子那装死的样子,蔺芊墨嘿嘿一笑,心情舒畅的走人了。

回到仁药堂,不意外的看到李大夫站在大堂来回走动着,明显是在等她。

果然…。

“赢小弟呀!你可是回来了,急死我了。怎么样?没事儿吧!”

“没什么事儿。”

“那就好,那就好!那九公子呢?他怎么样?”

“眼前看,情况还不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

“还是赢小弟医术好。”说完,叹气,颇为不安道,“你说,这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有贼人出现了呢?”

闻言,蔺芊墨神色微动,“李大夫,你刚才说‘贼人’。”

“是呀!”李大夫就把影七说过的那一套话,对蔺芊墨说了一遍,说完,颇为气愤道,“那贼人太可恨,伤人,打劫,还想谋害老夫,实在该死。”

蔺芊墨听完,眯着眼睛笑了。故事的真实性她不想探究,不过,影一竟然成了李大夫恩人这事儿,倒是有趣!

“赢小弟呀!我看着世道是真的越来越不安生了。”

“李大夫不用担心,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听影一说,对那贼人他们不会就这么放过的。所以呀!有九公子他们注意着,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

“真的吗?”对于打伤贼人的影一,李大夫还是很相信他实力的。

蔺芊墨点头,“是真的。”

“如此就好,如此最好不过呀!”

“不过,关于贼子的事情,我们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免得打草惊蛇,也免惹祸上身。”

“放心,放心,这个我懂,我绝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嗯!”

心里大石落下,李大夫也想了另外一件儿,“对了,赢小弟,你说的那个什么金枪不倒之药,可配出来了?”

“哦!差不多了。”反正也睡不着了,索性把药给调配出来,也好找些生财,“我这就去做,很快就好了,一会儿拿给李大夫看看。”

“好的,好的!”这共同发财的机会,李大夫也是不想错过。

***

蔺芊墨调好药,刚准备动手,那边影一就心急火燎的跑来了,一句,“公子发热了。”说完,连给蔺芊墨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揽住她的腰,飞身就往酒楼疾驰而去。

蔺芊墨翻白眼。轻功什么的果然很讨厌。

到了酒楼,人带到楼上,急声道,“你赶紧看看,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蔺芊墨横了他一眼,走到九公子面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是有些热,不过不太高。

“那纸笔过来。”

“已经准备好了。”

蔺芊墨拿起笔快速写下几个方子,递给影一,“去仁药堂…”

“这些药这里有。”影七在一边开口道。

“是吗?那拿过来吧!”

“好!”影一出去,不一会儿拿着好几个盒子回来了,蔺芊墨打开,看了看,从其中几个盒子里,一个拿出少许,配好,“拿去煎了。”

“好。”

影一离开,蔺芊墨在九公子不远处坐下。

“麻烦你了。”

蔺芊墨咧嘴,“嘿嘿,一点都不麻烦,飞来飞去的,不知道多好玩儿呢!”

话说的那个违心。九公子笑了笑。

说完,一时无人开口,蔺芊墨没兴致,九公子没体力。

沉默,直到影一煎好药回来。

“喂他吧!”

“好!”

影一在后面扶着,影七小心的把药喂入九公子口中。

药吃完,蔺芊墨又开口道,“用温水给他擦拭额头。”

“我知道了!”

九公子躺下,蔺芊墨也没离开,看看药物反应,省的刚回去又被拖回来。

一刻钟不到,药物反应就出现了。

九公子脸色变了,发红又发白,抿嘴,好似在隐忍什么。

这异样,正在给九公子擦拭额头的影七马上察觉到了,紧声道,“主子,可是哪里不适。”

“没有!”声音无力中,透着一股诡异的暗哑。

这明显是哪里不舒服。

蔺芊墨凝眉,上前,“体温又上来了吗?”说着,伸手欲抚上他额,可还未碰触到,手就被九公子给果断拍了下来,“我没事儿!”

看着自己的手,蔺芊墨挑了挑眉,刚才碰他额头都无所谓,现在怎么又矫情了。男人真是够喜怒无常…。等等,看着自己的手,蔺芊墨猛然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转头,看向九公子小腹下方某处。瞬时,嘴巴猛然抽搐起来。

果然…。

该死的,她刚调配完那金枪不倒之药后,还没来得及洗手,就被影一给拉回来了,接着,她又用手拿了药,所以,手上那些渣渣沫沫的,也跟着一起煎了进去。

注意到蔺芊墨的神色,影一,影七顺着她视线看去。瞬时,两人愣住,石化,哑然。

见蔺芊墨发现,九公子脸色黑了,红了,紫了。以往的风轻云淡那,温和淡然,统统消失不见。

看着九公子的表情,蔺芊墨干笑,然后…。说出了一句,让九公子吐血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