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恶趣/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四章 恶趣

从发生那件乌龙事件后,九公子哪里的人一个也没出现在她面前。|ziyouge.com|

蔺芊墨难得的清净了两天,想着,如果他们就此不再相信她,不再用她来医治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她省下了不少隐晦的麻烦。虽然,失去了一点报酬,不过,有得有失嘛!损失点身外物,比沾染到不知名的漩涡要好的多。挺好,挺好!

可惜,天不遂人愿呀!才觉得清净了,影一就出现了。

看到影一,蔺芊墨皱眉,表情不愉,这人还真是不经念叨。

同样的,看着蔺芊墨,影一脸色也不好,绷着脸,硬邦邦道,“跟我去看看公子伤口。”

“没空。”

“你说什么?”

“你聋了!”

“赢浅,你不要太过分。”

“哎呦喂!我还以为影大侠只懂得掐人脖子呢?没想到还知道过分这两个字呀!过分!你这是自言自语吧!”

抬杠什么的十个影一也说不过一个蔺芊墨。这点自知之明,影一还是有的,聪明不再做那无意义的事,磨嘴皮子,憋死自己。

抿嘴,说出来之前,九公子交代的话,“公子说,让你过去顺便谈谈报酬一事儿。”

蔺芊墨听了,眼神闪了闪,随即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一点不为所动,她是那种为了一点钱就折腰的人么?太小看了她。

影一见她如此,面无表情的又补一句,“最近厨房大师傅又研究了出了几个菜,公子说,如果赢公子有空的话,可以去尝尝味道,顺便再提提意见。”

影一说完,看到刚才提到报酬都不屑一顾的人,在提到菜后,表情立即变了,眼睛大亮,透着一股忽视不了的灼热,影一感觉,他甚至都听到了蔺芊墨吞口水的声音。

影一差点翻白眼,这女人竟然还是一个贪吃的。说话不矜持,吃饭不矜持,她这张嘴,肯定比一般人都累。

“你刚才说新菜?”

“嗯!”

想着过去一段日子尝到的美味,蔺芊墨抑制不住又吞了一口口水,过去十多天,每天两个菜,硬是没吃到重样的。现在,竟然又出新菜色了?这是,吃不完的美味呀!那满足感油然而生,美好的感觉挡都挡不住呀!美好到连不讨喜的影一此刻看起来都顺眼了不少。

“影一呀!那个我问一下,你们大师傅到底会做多少菜呀?”先听听这数字,值不值得她冒险。

“具体多少我不清楚,不过,上百种只多不会少。”

闻言,蔺芊墨深深的纠结了。她想吃,可不想沾染麻烦。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撂挑子。那,不要说新菜品,就是旧的说不定也吃不到了。

麻烦与吃不到美味相比较,那个更可怕呢?对于蔺芊墨来说,结果不言而喻。人总是有弱点,而蔺芊墨最大的弱点就是吃。

不过,就这么让人给诱惑住,还真是让人不爽呀!

想着,笑意一收,脸色一正,“咳…。我现在有点忙,你先等一下吧!”

影一听了,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透着明显的鄙夷,脸上写着几个大字,装腔,拿乔!

蔺芊墨磨牙!她这故作态的样子,确实是可笑了些。

大眼瞪小眼,沉默间,李氏,英子,杨莹几个人走了进来。

英子一看到蔺芊墨,欢快的咋呼道,“赢赢,赢赢,你看我们给你…诶,影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呀?”

听到英子的问话,本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杨莹,瞬时抬头,看到确实是影一,心口一跳,眼睛快速转了一圈,而后暗淡了下来。那个让她恼,让她气,却又牵挂不已,怎么都放不下的人没在这里,眼里划过一抹失望,失落。

不过,对于影一出现在这里,明显来找赢浅的情形,杨莹忍不住探究。他找赢浅是九公子的令吗?想着,杨莹抿嘴,心里溢出熟悉的酸酸涨涨。

“杨姑娘!”影一微微颔首,客气的回了一声。

“影大哥,你是来找赢赢的吗?”

“嗯!”点头,不多说。

杨英也不探究,问了一句,不再多问,转头看向赢浅脸上带着兴奋道,“赢赢,你看我们给你买了什么?”双手抱成一个拳头,在蔺芊墨面前晃了晃。

那明显让人猜的动作,透着一分幼稚,几分无语。

但,蔺芊墨看着却笑了,满是期待道,“这么神秘,看来肯定一份我意想不到的礼物!”

“嘿嘿…。你猜嘛,猜嘛!”

“我猜,是包子!”

杨英笑僵住,白了她一眼,“不对,再猜!”

“那,是烧麦?或者是桂花糕?”

“不对!”

“都不对呀?”蔺芊墨抚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我知道了!”

“是什么?”杨英盯着蔺芊墨,都有些紧张了。

蔺芊墨咧嘴,很肯定道,“是绿豆糕!怎么样?猜对了吧!”

杨英脸黑了,“对你个头!你个吃才,就只能想到吃的吗?没出息的你。”

“又不对呀?那,我再猜猜?”

“算了吧你!再让你猜下去,都成了报菜名。”说完,手伸开,一块色泽温润的玉佩映现眼帘。

蔺芊墨扬眉,拿起,“这是给送给我的?”

蔺芊墨的表情有些看不出情绪,杨英不由有些紧张,嘴上却凶巴巴道,“怎么?你不喜欢?”

蔺芊墨抿嘴一笑,见牙不见眼,伸手在杨英额头上点了一下,“小屁孩,一边呆着去。”说完,不看杨英不满的样子,转头,对着同样有些忐忑的李氏,笑眯眯道,“我最近正琢磨着买点什么来装扮一下自己。大娘,你是不是看出来了呀?所以,这么刚好的给我送了一块玉佩。”

听到蔺芊墨这话,杨英嘴角抽了抽,绷着笑,白了她一眼,“小马屁精。”

这话,李氏听着也觉得高兴,收礼的人高兴,送礼的人也舒心,李氏笑道,“那倒是没有。不过,就是一直想送点东西给你。算是我们的一点谢意。毕竟,这些日子要是没有你,志儿还不知道能不能扛过那个坎儿,我们也不知道熬不熬的下去。赢浅,真的谢谢你,这礼物不值多少钱,还望你不要嫌弃。”

“送礼送需,这礼物对我再合适不过,我很喜欢。”说完,把玉佩戴在腰上,打量了一下,不住点头,透着满满的喜欢,“不错,这玉佩一带更显得我玉树临风了。还真是翩翩公子风采尽显呀!”

杨莹看着蔺芊墨,嘴角溢出一抹依旧温的笑意。然,却带着一分勉强的,三分复杂,几分不屑。

巧言令色,舌如莲花,这搁在一个男人身上或许是优点吧!可一个女子如此,却未免显得太过呱噪,没有矜持且不够端庄。

还有那一身的医术,为男子算是一长项,养家糊口,四处奔走不用有太多顾忌。可身为女子,那就是她抛头露面,行事不端的证据。更别提,还给王员外看那种生孩子的病。

没有一个男儿身,赢浅她纵然再有本事,在身份被拆穿的那一天,必遭所有人唾弃。她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到时候…。

想着,杨莹垂眸,本还暗淡的眼眸,瞬时迸闪出一种异样的神采,隐晦不明,莫测难懂!

李氏轻笑,真心夸赞道,“赢赢就是不带玉佩,也是一翩翩玉公子。”看着赢浅那精致的小脸,李氏心情复杂。多好的一个女孩呀,可眼前却只能以男儿装扮示人。说到底,还是他们连累了她。

李氏叹气,当初救她,不过是举手之劳,从来没想过要什么回报。可现在…。她们一家暂时能指望的竟然只有她。虽想说,一切都是因为好心有好报,种了善因才得了善果。可,李氏心里清楚,对赢浅她们家欠了大恩,单单就她救活了杨志这一点,就让自己无以回报。

蔺芊墨听了轻笑,“大娘这夸赞,倒是实话,我还真一点都不心虚。”

杨英笑的不行,“臭美的你。”

“臭美那也要有美可显摆。”

“你就得瑟吧!”

“嘿嘿…。不跟你说了,我出门了。”

“这马上就饭点了,你还去哪里呀?”

“这么漂亮的玉佩,这么俊俏的公子,自然是要去显摆一圈,得瑟一番去。”蔺芊墨说着,抬脚往外走去,影一跟随在后。

杨莹听了,眼神闪了闪,眉头皱了起来。显摆,得瑟!去九公公子那里吗?

杨英好笑,“得瑟完了赶紧回来,别误了饭点,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我今天可能不回来吃饭了,不用做我的了。”

影一跟在蔺芊墨后面,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玉佩,确实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她看起来却挺开心。是真的开心?还是,只是故作开心?

影一不懂。不过,看她刚才收到礼物说的那些话。影一暗腹;没想到她也会说那些讨人开心的话。

***

蔺芊墨到了君悦轩,见九公子神色间已完全不见了当日的尴尬,羞恼。看到她,脸上那是连一丝不自然,不自在都无。

九公子又恢复了那个风轻云淡,风光月霁,翩翩儒雅的九掌柜了。

就是人略显消瘦了些。微白的脸色,羸弱的模样,不见多少病态,倒是生生多处一种惹人怜惜的味道。

男人呀!生成这样真是祸害人。

“赢公子,又要劳烦你了。”九公子笑意柔柔。

蔺芊墨勾唇,“一点不麻烦,能为掌柜的效劳,我深感荣幸。”

这一团和气的样子。恐怕没人想象的出,九公子曾经有过那么一瞬对蔺芊墨动过的杀心。

而,蔺芊墨对九公子也有那么一些由衷的不待见,不然,也不会看到他憋闷的样子,就幸灾乐祸不已。

这两人,对彼此有过,有着那样的心态,却还能如此笑言相对。只能说,都是太沉得住气,也都是脸皮够厚的主呀!

“九公子这两日感觉怎么样?”

“赢公子妙手回春。除了活动不方便,一切都还好。”

蔺芊墨点头,对那夸赞的话不放心上,“我看看伤口。”说完,自然的掀开九公子衣服。

那一瞬,九公子身抑制不住僵了一下,不过即刻又恢复舒缓。

那瞬间的异样太快,蔺芊墨没察觉到,只是看着伤口,眉头皱了一下,“九公子你这伤口可是恢复的不太好,这缝合处已出现红肿痕迹。”说着,看向九公子,“你这两日是不是下来走动了?”

“轻微,走动!”

蔺芊墨听了,看着他,淡笑,“九公子,请问你‘轻微’的走动了了几次呀?”

轻微两字咬的尤其重,带着明显的挖苦。哼!有本事你倒是重重的走动一次来看看呀!那,我才服了你。

九公子自然听出来了,轻咳一声,略有不自然。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可她这么一说,倒是显得他好像怕被训,在故意遮掩什么似的。显得他幼稚了!

摸了摸鼻子,九公子一片坦然道,“如厕的时候走动了一下。”

“以后,小便用夜壶,大便用恭桶!在床上安稳的待三天,在伤口没有彻底消肿以前不许下来。”说完,看着他,轻飘飘的又加了一句,“要是九公子不听医嘱,搞得伤口恶化,恢复不好的话。那么,我只能给你拆了线重新缝合。”

她可是没有兴趣,三天两头的来这里看他小腹。

这是命令他,吓唬他,又威胁他!所有都是初次体验,九公子忍不住笑了,“好,我一定谨遵赢大夫嘱咐,绝不违背一步。”

听到九公子的回答,影一,影七等人放心了,看来这赢浅还是有点用处的。

蔺芊墨看了九公子一眼,抖m型的?

见赢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九公子轻轻一笑,很好脾气道,“赢公子可还有别的什么吩咐?”

赢浅摇,既道,“我肚子饿了!”

这,讨吃的直接的,让影一翻白眼。

九公子勾唇,“影一,去看看小刘菜准备好了没?”

“是!”

“我去洗洗手。”说完,人就不见了,那跳着窜跑的背影,带着显而易见的开心和迫不及待。

看着赢浅的背影,九公子摇头,脸上带着不自觉的无奈。叹气,见到男人,听到吃的,女人哪个不是表现出最矜持,端庄的一面?可她怎么就这么不同呢?对男人淡而无谓,对吃的热衷不掩饰。从未在女人身上见过的随性,自在…。

站在一边的影七,看到九公子脸上那一抹无奈神色。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对于赢浅的他在影一的口中已经基本都了解了。包括,赢浅是女儿家的事。

最开始以为赢浅是男儿,主子对她如何他倒是没多想。可现在,却不由不多想一分呀!现在又看到主子这副神色,影七更是不得不往其他方面多想了。

***

相比赢浅这边的隐晦的暗波,刘家可完全是鸡飞狗跳了。

跟王豪决裂,算计落空,一番动作,最后结果,鸡飞蛋打。

这结果,让刘振彻底失望,心里是憋了满满一肚子郁火。回到刘家后,一点儿都没再忍着,统统的都发泄在了王玲的身上。

跟王豪闹翻了,刘振再也不要顾忌什么了。对着王玲动起手来,那是一点负担都没有了。

在王玲不敢置信,不能接受的眼神中;在王玲不断惊呼,尖叫的声音中,刘振一点不为所动,骂骂咧咧,拳打脚踢,直接把她给揍了个鼻青脸肿,打的趴在地上半天怕不起来,连哼唧都哼唧不出来。

刘振喘着气,觉得心里舒服多了。看着王玲那样子,刘振那一刻甚至觉得,跟王豪决裂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他再也不用忍耐这蠢妇了。

看着这样的刘振,谁还敢说刘宝元不是他儿子。儿子会那么混,果然不是没有缘由的。刘宝元那真是天生的,从根上坏。

刘老夫人看着刘振这样,对儿子更是心疼,儿子忍了十多年,竟然只得到这么一个回报。

刘老夫人心里的那个火气,失望比起刘振只多不少。为儿子不值,也为自己抱屈呀!她年纪大了,本还想着临死前好好的享受一下贵门老太太的生活做派,可现在一起切都落空了。

刘老夫人心哇凉哇凉的,此刻,看着刘振打王玲,只觉得解气,在一边直大呼,“使劲儿打,往死里给我打!这不孝顺的小娼妇,这些年看着她在我这个婆婆面前端着架子,摆着,我早就忍的够够的了,如果不是碍于她那个有本事儿的哥哥,我怎么会忍她!早就让你休了她。”

同刘振一样,压在心里多年的不满一下子大爆发,刘老夫人是使劲儿的火上浇油,叫道,“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了娘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就凭你这模样,要什么样子的女人,娘都可以给你找来。好看的,听话的,能生儿子的,娘统统给你找来。现在宝元也指望不上了,我们这一门的子嗣还要指望你,以前有这个女人拦着,让你受委屈了。但以后不会了,今天,不,一会儿娘就把柳丝抬了姨娘,从今天晚上就开始伺候你。”

刘老夫人说完,站在她身边的娇美丫头,瞬时低头,羞红了脸。

刘振看着,眼神闪了闪。

这边,王欣听到老夫人说,宝元指望不上了这句话时。抑制不住眉心一跳,转头看向刘宝元,正好看到他黑青的脸色,爆红的眼眸,阴戾,狂暴的样子,惊的王欣赶紧垂首,心里不好的预感加深。

刘宝元冷冷一笑,看了刘老夫人等人一眼,转身,大步离开。对于自己娘正被毒打,勾不起他太多感觉。

而本已被刘振打的快晕死过去的王玲,在听到柳丝,姨娘,伺候几个字后,立马给打了鸡血似的,猛的站了起来,横眉冷目,激动道,“谁说要抬柳丝的?我告诉你们,没有我的同意,谁敢抬了她,我跟谁急!”

“谁管你同意不同意!”老夫人冷笑。

“果然,果然又是你这老东西要坏我们夫妻感情!”王玲看着刘老夫人恨恨,跌跌撞撞的向刘老夫人跑去,嘴上嚷着,“你这个老东西,我给你拼了!”

那柳丝姑娘见此,赶紧护在老夫人的身前,满脸害怕,却很是坚定道,“夫人,您要是不高兴打奴婢就好,可老夫人她是您的婆婆,您这样可太过分了。”

“我呸,小贱蹄子反了天了你,竟然敢数落我!”说着,一个巴掌挥过去。

啪…。

可惜,王玲未打到柳丝,反被刘振狠狠的大了一个巴掌。

王玲本就肿胀的脸颊,肿的更高了,转头,眼眶发红的看着刘振,“相公…。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

“贱人,竟然敢那么称呼自己的婆婆,你是欠打!”刘振满脸阴狠。

王玲捂着脸颊流泪,“我为什么不敢,谁让她为老不尊的,谁让她总是想破坏我和你的感情的。我告诉你,纳妾的事情,我不准。你也说过的,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所以,抬柳丝做姨娘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这话,听到一边的几个下人,忍不住笑了,眼里满是嘲弄。被老爷那样打,还说什么夫妻感情。这话忒可笑,不过,王玲的死心眼,蠢笨她们也不是第一天看到了,不奇怪!

王欣看着眼前一幕,眼里满是了冷色,还有一抹压抑不下的慌乱。

“呸!你不准?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是王家大小姐么?”刘老夫人满脸讥讽,“王玲,想做我刘家的媳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从现在起,我会好好教你的。黄婆子…。”

“老奴在!”

“晚上的时候带她过来,让她先学着伺候我起夜。”

“是,老夫人!”

刘老夫人说完,看向王欣,眼里满是厌恶,对王家的人她是一个也不喜欢,“也把她带来,等调教好了再让她伺候宝元,我刘家的男儿可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伺候的。”

黄婆子听了点头,看了王欣一眼,道,“老奴会带少夫人过去…。”

“什么少夫人!一个连媒人,嫁妆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是我刘家的少夫人。”老夫人冷哼一声,道“都给我记住,她就是我刘家的一个丫头,要是规矩学的好,我会考虑让给她一个妾位的。”

“是,老夫人!”

这下好了,刘家的日子彻底热闹起来了。

王欣低头静静的听着,看不清神色。而在人们看不到的长袖下,手指狠狠的掐进了肉里而不自知!

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一念地狱,她输的彻底!

她错估了王豪的狠心,也低估了刘家的恶狠!

另一边,刘宝元出了刘家,直奔赌坊而去。

伙计看到刘宝元,疾步迎了过来,满面笑容道,“哎呀!刘少爷,您来了!今天想怎么玩儿,是…”

话未说完,就被刘宝元戾声打断,“白全可在这里?”

“百爷呀!在呢!”

“去把他叫来,就说爷我找他。”

“哦!好嘞,刘少爷你稍等,小的…。”

“少他妈的说废话,赶紧去。”刘宝元抬脚在伙计屁股上踹了一脚,满是不耐。

伙计不敢多说,拔腿跑开了。

不一会儿,伙计带着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瘦小男人出现。

“白爷,您看,小的我可是没唬你把吧!真的是刘少爷要找您。”

“算是爷我错怪你了行了吧!要不,爷我在这给你道个歉。”

“不敢,不敢。两位爷你们先聊着,有事儿就叫小的。”伙计机灵的走开了。

白全嘴巴里吊着根草,吊儿郎当的看着刘宝元,邪笑,“刘少爷今天怎么想起草民了?”

“废话少说,一句话,想发财不?”

“刘少爷这话问的,发财小的我自然想了。”

“想就好。”刘宝元说着,把一个装满元宝的钱袋子丢了过去,“这是定钱!事成后,还有双倍。”

白全掂了掂手里的重量,笑的一口黄牙全露,但却没有马上揣起来,反而谨慎问道,“不知道刘少爷想让小的办的是什么事儿呢?”

“帮我弄死一个人。”刘宝元说的阴狠,既平淡。

白全听了,神色也没太大波动,杀人的事他不是没做过。不过,给这么多钱,就是不知道让弄死的是谁。太难搞的他可是不会做。有钱没命花,这事儿他可不干。

“不知道刘少爷想除掉哪个?”

“赢浅!”

闻言,白全扬了扬眉,“是他呀?刘少爷,那小不点倒是不难对付,可他身边有你舅舅的人跟着,那几个人我可是打不过呀!不然,这口气,不用刘少爷吩咐,小的早就去替刘少爷解决他了。”

刘宝元冷哼,嗤笑,“你一个打不过,不会多找几个人吗?只是事儿办成了,爷我不会吝啬多给你几个钱。”

白全听了,眼睛转了转,犹豫中。

“别耽误爷时间,做不做一句话,你不做爷我找别人也一样。”

“别,别,您也容我想想是不是。毕竟,这是清河镇,这事儿一做,算是彻底把你舅舅给得罪了,你是无所谓,可我恐怕是再也不能待下去了。”

刘宝元听了,眼里满是自嘲,“只要有钱,待在都照样潇洒。”

“刘少这话说的也对。不过,对付那几个人,我还真是没把握。”

“蠢货!不敢硬碰硬,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王豪留在那里的也就五个人而已。护着一个赢浅是没问题,可他们能连杨家几个人也都护的住吗?”

白全听了眼睛一亮,“刘少爷您的意思是?”

“往年这个时候,王豪总是会在镇上举办一场感恩宴,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了。”刘宝元眯着眼睛,阴沉道,“感恩宴上,王豪会准备不少的彩头,送给在宴会上表现好的人。到时候就是奔着彩头,这清河也几乎没有人不去凑这个热闹的。这杨家的人必定也会去,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单凭几个护卫是绝对护不住她们的,所以…。”

“呵呵…刘少爷的意思,我明白了。”白全笑着点头,把钱袋子揣进怀里,“刘少爷你就等着瞧好吧!小的一定把事情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如此,那是最好不过。”

***

看着两个干干净净的盘子。九公子小不淡定了,这丫头,太能吃了!

再看赢浅盯着盘子,还不停砸吧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九公子好笑,“赢公子,这么好吃吗?”

“好吃,可惜没了!”

“想吃就来,明天还有。”

赢浅不接话,笑眯眯道,“九公子咱们说说这个报酬问题呗!”

九公子听了眼里极快的闪过什么,笑了笑,“这个必不会少。”说着看了一眼,影七。

影七上前,把一个盒子递给赢浅。

赢浅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看到里面银票的厚度,赢浅呲了呲牙,眼里划过一抹不舍。不过,也没犹豫,随手又放在了九公子面前。

九公子挑眉,“赢公子这是?”

“不要赢公子,赢公子的,你直接叫我赢浅就好。”

九公子勾唇,“好,赢浅!赢浅对这可是不满意?”

“不!九公子出手之慷慨,都让我受宠若惊了。不过,咱都是江湖儿女,相互帮着还不是应该的,收钱什么的不就显得太薄气了么。我可不是那么没人情味的人。”

影一听了,忍不住白了赢浅一眼,人情味?她还真是大言不惭。

九公子听了,肩头微颤,感叹,“听赢浅一席话,我真是倍感温暖。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做个只会谈钱的无趣之人,所以,这钱…。”九公子伸手刚碰触到盒子,赢浅一只手也瞬时用手按住。

九公子笑。

赢浅嘿嘿一笑,甜腻腻道,“所以,钱什么的就不提了。只求九公子能赏我口饭吃就好。”

“赢赢的意思是?”

“让我在这里吃半年饭吧!一日三餐,一餐三菜!”

听到这话,九公子笑眯了眼,看着赢浅灼热的眼神,轻咳一声,移开视线,“这个,恐怕不行。”这话说出,九公子清楚的感觉到,赢浅的视线更灼热的,添上了一抹火气。

“九公子,大家都是江湖儿女,您可不能小气!”赢浅仍然笑眯眯道,只是按在盒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了。

九公子看了一眼赢浅的手,胸口笑意涌动。脸上却满是为难之色,“赢赢,这规矩是早就定好了的不能破。不过,如果你要是喜欢的话,一日两个菜,我让厨房提前给你准备好,不用再提前预定。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不行?”

“无规矩不成方圆。”

赢浅咬了咬牙,退一步,憋着一口气,磨牙,“再加一个菜。”

那憋气,不得不让步,讨要吃食的样子,九公子差点笑出来,忍着,摇头,“只有两个!”

“一个都不能多?”

“不行!”

这话落下,九公子手下瞬时空了,钱盒子落入赢浅手中。九公子看着,喉头发痒,忍不住又咳了一声。

美食飞了,赢浅恼了,抱着钱盒子,脸上那甜腻腻表情不见了,盯着九公子,皮笑肉不笑,“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我们果然是江湖儿女,我湿了鞋,你挨了刀。不过,我这鞋一会儿就干了,九公子这刀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吧!”

这翻脸的速度,这变脸的直接。

影七目瞪口呆,影一哼了一声,怎么就那么不意外呢!

九公子手握拳,抵在唇边,企图挡住嘴角那压不下的弧度。还真不想真的惹怒,这个因为没了吃食,正在发脾气的贪吃猫。

可再挡,那弯起的眉眼,遮不住的笑意,赢浅看的一清二楚。

盯着九公子的伤口,冷哼,“掌柜身上的这一刀,恐怕不是什么匪徒砍的!而是被那个情郎给砍的吧!看看砍的那个位置,上一寸,显多余;下一寸,废了你。现在这位置真是刚刚好呀!极度完美的表现除了对你的又爱又恨。不过,就我看来怎么就不往下一寸呢?废了你一个救了千万个,那样才是极好,极好的哟!”

说完,抱着盒子,迈着八字步走了出去。

徒留一众影卫无语中。

九公子忍笑,闷痛中!

人都有软肋,可这小精怪的软肋竟然是吃食。

九公子暗想,如果他等下告诉她,答应她的要求,她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莫名,九公子恶趣的期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