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两情相悦/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五章 两情相悦

讨吃被拒,银票到手,赢浅对九公子哪里的活算是彻底撂挑子不干了。ziyougecom

药丸成效还不错,比例确定后,赢浅调制了一些,交给李大夫试卖。如果效果好,再多做。对此,李大夫倒是一点意见没有。

药材,赢浅用他这里的,他就算给她算最低价,那也是有盈利的。而药丸的话,不需要他动手调配,他只需动动嘴,顺顺手就卖出去了,毫不费力。却能在盈利后,得到三成的利钱。

他这是双赢呀!何乐不为。因此,李大夫在推销起药丸来,那是一点不含糊,嘴到,手到。

李大夫在清河县行医几十年,医术虽然称不上最好,可也从未出过岔子。所以,人气,威望还是有的,特别最近仁药堂和王大善人来往密切,在这藏不住秘密的小镇,那众人是都看在眼里的。

所以,对于李大夫拿出的药丸,就算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却也都买下来。

不过几日,赢浅给出的几十粒药丸,李大夫就撒出去完了。而且,收到的回应是热切的。再次询问的人那个热情,直把李大夫笑开了花。

回去,就迫不及待的告诉赢浅,赶紧做,赶快做,发财的机会来了,可是不能错过。

赢浅嘿嘿一笑,转身去了杨志房间。

本以为要杨志接手这活,少不得要磨一番嘴皮子。可出乎赢浅意外的是,杨志对于调配金枪不倒药丸的事,竟然意外的一句有异议的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丝不情愿的表情都没有。

认真的听赢浅分配比例后,拿起药材就开始鼓捣起来。那副心甘情愿,积极向上的态度,倒是看得赢浅愣了愣,这小子转性了?

杨志低着头不用看赢浅的表情,也猜的到她在想什么。神色淡淡,态度很是平和道,“不偷抢拐骗,养家糊口,没什么值得丢脸的。”

说完,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赢浅,又低下头,用力捣着药,道,“这活,比起你,我来干更合适。以后,卖药,调药的事情,都由我来做吧!至于你要操的心,就是看到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就在边上提醒我一下就成。”轻轻淡淡的声音,几乎淹没在捣药声中,可赢浅听在耳中却感清晰无比。

看着杨志,赢浅勾唇一笑,眼里透出一抹复杂难懂的光芒。

孝心,良心,善心,他真的是一样都不差,且每一样都俱佳。这些美好的品德呀!一种美好且令人赞赏的存在。可这些美好,却也证明,他还真的没有长大。

纯心,这些很多人都想留住,却最终因为要长大,又不得不舍去的东西呀!

杨志不知道也是不是如此。如果,在未来某一日,这纯善的棱棱角角都差不多磨平的时候,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那个时候他肯定会怀念今天的美好和傻气吧!

纯心,一种失去后,就再难复还的纯真。就如曾经的自己。

我本良善,却在被丢弃在那暗黑之地后,一切良善都不复存在了。历经打磨,经历挫折,背叛,血色,最终我懂得了生存之道,学会了狠辣,残忍,凉薄。

最后,我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然,却再也做不到相信,丢失了信任,还有那再也再不回的本善之心。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人生八苦,她只经历的三味,生,病,死!

人生有四味:酸,甜,苦,辣!

人生四味道,她都经历过,都尝过。唯一的甜,是在美食,和曾经以为的友情中尝到过。

然,友情遭遇背叛后,留下的是除了是更多的苦涩,再无其他。

只有美食的味道依旧,不曾流失,那熟悉的味道,让我记起太多东西,第一次吃饱,第一次杀人,数不清的血色,流不尽的眼泪,血和泪,猩红和晶莹,其实竟然差不多,都那样痛。

从那以后,我不喜欢血,也再不流泪。因为不舒服,却绝不会有人在意。

想着,赢浅嘴角溢出一抹遥远,模糊,难懂的笑意。吃进口中的东西,原来记载了那么的回忆。原来,她也曾善良,也有同样炙热的喜怒哀乐。只是,现在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赢浅,赢浅…。”

听到杨志的声音,赢浅回神,垂眸,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好的很,你好好捣药吧!我出去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杨志看着赢浅的背影,皱眉。那如墨的眼中明明淡然无波,可他却生生感受到了一抹深沉压抑的悲凉?是他的错觉吗?

***

接下来的日子赢浅算是彻底清闲了下来,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吃吃饭,逗逗英子,直到英子跳脚,这才心满意足的出去溜达,在镇上找吃的。她还就不相信了,这镇上除了他君悦轩就没别家了。

转了几天,酒楼,饭馆什么的还真是不少。而味道,初吃还真是不错。可多吃两次,就一个感觉,忒腻歪!

“唉!…。唉!…。唉!…”

见赢浅趴在桌上不停的唉声叹气,杨英忍了又忍,没忍住,瞪眼,“你一直哎哎,哎个屁呀!”

“我饿呀!”

“锅里不是有放吗?饿了就去吃呀!”

赢浅听了,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杨英,眨着毛茸茸大眼睛,满是委屈,“英子,你别绣花了。我去给你准备食材,咱练练厨艺好不好?”

杨英脸瞬时黑了,“你…。你这是说我做的饭难吃是吧?”

“这事实,不用我说,看我这日渐消瘦的身材就清楚了。”

“那你就自己去做饭。”

“我不会。”

“那就别觉得委屈!”

“呜呜呜…。小白菜呀!三两岁呀!没吃没喝,又没爹没娘呀!”

杨英抿嘴,好气又好笑,“你多大了,还在这里闹人?”

“我还小。你看,嘴都还没长毛。”

杨英抽,“你要是长毛了,你才要该哭。”说完,皱眉道,“你这几天不是天天蹦着去找吃的吗?就没喜欢的?”

“喜欢一下子,吃过就再不想吃了。”

“那你是欠饿!饿你两天,你就觉得什么都好吃了。”杨英觉得这人就是不值得心疼。

“我都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可还是觉得锅里的饭不好吃。”说着,那眼神颇有些幽怨。

英子咬牙,“不好吃,你以后千万别吃。饿死了算了。”

“呜呜…英子,你这样子,怎么那么像君悦轩那无良掌柜呢?看着好闹心呀!”

“看着他闹心,你还天天去人家酒楼吃饭?”

“饭好吃,可就是掌柜太讨厌,一天就给吃两个菜,多一个都不多给。张嘴闭嘴规矩,规矩,钱送上门都不愿意挣,他这种驴头上挂胡萝卜的做法,太招人恨。”

“闭嘴吧!别给我说了。”

赢浅憋闷,继续吐槽,“都说无奸不商,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假。特别是那九掌柜的,玩儿的一手沽名钓誉,让人求着送钱上门,他摆着高姿态,数着我的血汗钱。想想,我都觉得当初下针的速度太快,我应该慢慢的扎,狠狠刺,不刺的他流血流泪,直到他求着给我饭吃。”

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英子呀!我现在才知道,这世上最惨无人道的事,不是其他,就是看到好吃的在眼前,却生生用钱都买不到呀!无良掌柜,太欺负人呀!每次善良,总是要我吃一次亏,都让我后悔,这不是逼着我做恶吗?英子,你说…。”

赢浅还未说完,嘴巴猛然被英子给捂住了。

赢浅抬头看着她,英子僵着一张脸,僵笑,“九公子,王员外,大哥,你…你们怎么过来呀!”

听了英子的话,赢浅拨开杨英的手,转头。

嘴角带笑,一脸温和的九公子;绷着脸,紧抿着嘴的影七,神色如常,好似什么都没听到王豪;脸色略带尴尬的李大夫,杨志。

还有站的略远,脸色也分外不自然的李氏,眉头皱起的杨莹和满脸探究,好奇的陌生少女。

看着这些人,赢浅扬眉,眨眼,来的还真是够齐的,表情够丰富的呀!从表情,看城府。

其中,非九公子这个被说还带笑的人最深。其次就是好似什么都没听到的王豪了。剩下的这些…。都是真性情的人呀!情绪都表现在脸上了。

沉默只是一瞬,王豪最先打破沉默,笑着问,“几日不见,赢小弟最近可还好呀!”

“托员外福,很好,很好!”应完,赢浅呵呵一笑,看向九公子,“九掌柜的,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可都听到了?”

这话问的,众人有些无语。九公子点头,轻笑道,“都听到了,一字不漏。”

这话回的,众人更无言。

闻言,赢浅转头,分外幽怨的看了杨英一眼,“英子,他都听到了,你嘴巴捂的太晚了!”

杨英望天,不怪她呀!要怪就怪王豪,没事儿生的那么高,那么胖干什么呀!挡的九公子那么严实,让她那么晚才看到。

九公子轻笑,很有风度的给出台阶,“其实,赢赢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

赢赢?听到就九公子对赢浅的称呼,杨莹脸色变了变,抿嘴,才几天的功夫而已,竟然已经这么亲近了吗?

赢浅看了九公子一眼,扬眉,这面具又挂上了!

看着赢浅那挑高的眉毛,九公子轻咳一声,神色不变,越显诚意道,“我这几日特别反省了一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所以,今日特别给赢赢送了些吃食过来,算是表达我的一点歉意,还望赢赢不要再生气才好呀!”

那低姿态,杨莹嘴巴越抿越紧。她忍着羞耻过来,没得到一个眼神,一句话,反而看到的他对另外一个女孩的殷勤,小意。这结果,让她的患得患失变得格外的讽刺,可笑。她什么时候已经落到如此地步了呢?被人无视的彻底…

赢浅看了一眼食盒,眼神闪了闪。这人果然讨厌,抓住她喜欢吃这一点,玩儿一把反反复复,他这明显是逗着她玩儿呀!这食盒她要是接了,吃着都憋屈呀!

赢浅抬眸,看着九公子,皮笑肉不笑“九公子言过了,你是守规矩的人,守着自己定下的规矩,何错之有呢?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还请九公子不要放在心上才好。”说完,不再看他,对着王豪,脸上溢出笑意,“员外今天怎么得空过来了?来来,里面请!”

这两幅表情,这两种态度,完全的差别待遇。众人叹,你要不要做的这么明显呀?

王豪忍着略微的不适,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过两天我准备在镇上办个感恩宴,借此感谢一下清河镇父老乡亲这么多年对我的抚照,这宴会也办了好几年了,算是我的一份心意,今年也照旧。赢小弟刚来清河镇,所以,特别来给你说一下,到时候可一定要来捧个场子。”

感恩宴!这噱头打的还真是够让人感动的。看来,王豪这威望还真不是纯粹用钱堆出来的,关键还是脑子够用呀!

“我说这两日镇上怎么这么热闹呢?处处透着喜庆儿,原来是因这事儿呀!这,我可一定要去。”说完,赢浅满脸崇敬的看着王豪,赞叹,“这清河有员外您在,真是何其有幸呀!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可一定要好好向您学习一番,不然都对不起这番结识,亏对自己呀!”

这眼神,这马屁,这高帽,让王豪都忍不住咧了咧嘴,“赢小弟言重了,言重了,哈哈…。”

九公子听着赢浅把那谄媚的话,生生说出了感动,慷慨的味道。不由好笑,同样的话,从她嘴说出来,怎么就感觉那么不同呢?

恼人的尤其恼人,好听的又特别好听。九公子看着赢浅那晶亮的眼睛,叹;或许是表情太到位了吧!那眼神,还真是看不出一丝虚假的意思!

“爹,女儿可以跟赢大夫说几句话吗?”边上一直沉默的少女,忽然开口。

“哦!”王豪猛然想到什么,拉着少女,对着赢浅道,“赢小弟,这是小女!”

“是王小姐呀!失礼失礼!”

“赢大夫不要客气,我单名一个云,你叫我云儿就好。”王云呵呵一笑,满脸和气,爽快。

这份爽朗倒是分外少见,也格外讨喜,赢浅会以微笑,“云儿姑娘。”

“赢大夫,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这…。爽快的,有些豪爽了。

赢浅看向王豪,“这…。”适时的表现出为难,毕竟,她现在可是男人。

“我这女儿从小当男孩子养着,这性子也有些跳脱,失理之处,还请赢小弟不要见怪才好呀!”

“哪里,哪里…。”

“我女儿对医术也特别的有兴趣,所以,对你很是崇拜,这不一直都想来见见你。如果赢小弟不介意的话,还请指导小女一二才好好!”

还真是找了一个高大上的理由。

人家这又是崇拜,又是指导的,她还能说什么呢?赢浅笑着起身,分外捧场道,“员外如此抬举,我受宠若惊呀!如果云儿姑娘不介意的话,我带你去前院看看药材去?”

前院人多,只适合干正事儿!姑娘家清誉是大事儿,她还是谨慎一点好。

这边,王云听到赢浅说前院,脸上笑意扩大,眼神透着一股莫名的满意。

九公子恰巧的看到了,不由眉毛挑了挑,不知想到什么,饶有趣味的笑了。

赢浅离开。李氏带着杨英,杨莹也随着走了出去,屋里剩下几个男人说着话。

***

这边,随着感恩宴的逐渐逼近。白全秉持拿人钱财于人消灾的原则,也开始谋划,怎么样才能自己不担一点风险,还能把事情给办好了。

白全觉得这事儿还是保险着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找几个人的妥当。

白全这边忙活着,刘宝元也没闲着,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东西。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对于每天都闹腾不停的刘家,不停哭闹的老娘,那是从不过问。

而,刘家的人,见他们这么狠打王玲,王豪都没一丝的反应,那是十分确定,看来王豪是真的不再管王玲了。如此,刘振打起王玲来更是没个轻重。而,下面的奴才,踩高爬低,见风使舵,更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对一无是处的王玲,她们本来就打心眼里瞧不上。现在看她失势,那欺负起来是一点不含糊。冷嘲热讽,冷汤剩饭,高兴了就去讽刺两句,不高兴了连一点冷汤剩饭都没有。

看着春风得意的柳姨娘,看着每天对她怒骂不休的婆婆,看着每天横眉冷目的丈夫,看着对她完全无视的儿子,再看这些大胆放肆,已经欺负到她头上的奴才。

王玲彻底糊涂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哥哥一不搭理她,所有的一切也都跟着忽然之间全部都变了。

婆婆不是说过,最喜欢她这个媳妇的吗?

相公不是说过,这辈子都会对她好的吗?

儿子不是说,以后一定孝敬她的吗?

还有哥哥,哥哥也说过这辈子都会疼爱她的吗?不过,哥哥现在恼了她,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王豪那么狠心,她无法理解。她是起了坏心,可他不是没事儿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她一次呢?要对她这么绝情呢?

难道以前他们说的话,对她的好都是假的吗?哥哥十多年的疼爱,和相公十多年的恩爱,一切都是假的吗?王玲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他们这样的转变。

每天浑浑噩噩中,想要弄个明白。

王欣每天冷眼旁观,越看心里越冷,越看心越寒。王豪对王玲有多疼爱,她是最清楚的。现在,王玲遭遇这样的对待,她就不相信父亲会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知道,却还选择视而不见的话。那么,是真的要看着她们自生自灭吗?

王欣忍不住心里发颤,不,不想死了,也不想重复每天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她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刘家。

王欣这边对于逃走,还未想出个头绪。那边,王玲却自以为想明白了什么。第二天,傍晚,以刘家不防备的情况下,跑去了王家。

在刘家人发现的时候,人已被王虎送了回来,不但如此,还很顺便的收走了刘家,不,是王豪曾经送给王玲的陪嫁门面。

然后,对着刘家人,王虎道,“如果再让刘夫人贸然去王家,那么,老爷送出去多少,就会收回去多少。”

说完,人走了。

刘家等人,怒了!对着王玲不用说,又是一番好打。

王虎回去,把事情禀报于王豪,包括王玲被毒打一事儿也一并说了。

王豪听了脸上不见一丝波动,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淡淡道,“注意看着,差不多了,记得禀报我。”

“是!”

“去把二小姐叫来。”

“是!”

王虎离开,片刻,王云走进来,“爹,你找我?”

看着王云,王豪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以前有王欣在,他总是觉得这个女儿为人处世太过直接,不够圆滑,不够聪明。可现在看来,这种简单,直白,才是最大的难得!

像王欣,就是太过聪明,人家想一步,她已想了百步。所以,最后竟然连弑父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说王豪不心寒,那绝对是瞎话。

王云见王豪看着她,发呆,不说话,不由摸着脸颊道,“爹,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哦!没有!云儿,来坐!”

“好!”王云坐下,顺手给王豪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爹,喝茶!”

“乖!”抿了一口放下,看着王云道,“云儿,关于赢浅…。?”

王豪的话还未说完,王云就很果断,肯定道,“爹,他很不错!医术精湛,为人刚正不阿,说话彬彬有礼,知礼,知趣,更重要的是他聪明,就能治住刘宝元,刘家人这一点儿,女儿就觉得他特别不错。爹,以后有他在,刘家那些人就再也不用你费心了,你正好清闲下来,赶紧给我生个弟弟。”

“你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呢?还有,生弟弟这话也是你一个女儿家能说的。”王豪好笑又好气。

“女儿天天在菩萨面前求弟弟。菩萨面前都能说,爹面前自然也能说。”王云理直气壮道。

王豪听了笑了,“云儿,你有心了。”

“那还不是应该的嘛!有了弟弟,我们家才能安生。”说完,看着王豪问,“爹,你对赢浅不满意吗?”

王豪摇头,意味深长道,“他很聪明!”关键是太聪明了,让人有些不安呀!

“就是要他聪明,那样才能拿捏住刘家。”

“这事儿,你一个人说了不算,首先要人家同意才行。”

“嗯!女儿明白。但毕竟是女儿家,不能做的太过,不然把人给吓跑了。所以,爹你经常去镇上的时候,也帮女儿说点好话。”

这么豪迈的女儿,王豪有些说不出话来。长长的的叹了口气,他这心里还真说不清,到底是赢浅应下好呢?还是拒绝好?唉…。

***

王豪这边纠结的厉害。

倒是赢浅这里,纠结倒是一点没有,无语倒是满满外溢呀!

“唉…。那王小姐,才是真的女汉子一枚呀!”一面之缘,二十句话不到,那王小姐忽然转移话题,来了一神对话。

“赢大夫,听说你还没成亲?”

“没有,没有!我还小。”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还没有!”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赢浅当时是呆的,“什么?”

“如果我让我爹向你提亲,你会同意吗?”

赢浅:……桃花来的太突然,还是一女桃花,赢浅表示,亚历山大。

“那个,我知道有些突然了,不过我是真心的。你好好考虑一下,过两天我再来找你。”说完,人家王小姐飘飘然的走了。

赢浅哭笑不得,从现代到古代,她第一次被人求婚,还是一女的。还真是可歌可泣呀!

赢浅望天,姑娘呀!我要是应了,你这辈子可就只能守寡了呀!

“唉…。”

“赢赢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儿吗?”李氏看着不断唉声叹气的赢浅,忍不住问。

赢浅还未开口,杨英很淡定的回答,“娘,你不用操心,她肯定又是因为什么吃食在那里乱伤感呢!”

“唉!这世上令人伤感的事情还真是多呀!”

杨英白了她一眼,“怎么?后悔没接九掌柜的吃食了?”

“唉!提到这个我更伤感了。”

“让你摆架子,现在好了吧!人家不搭理你了。”

“小屁孩,你不懂。有些人你不搭理他,他反而觉得高兴。”

杨莹听到这一句,绣花的手顿了顿,脑子瞬时蹦出一句,欲擒故纵!

杨英不懂,摇头,瘪嘴,“那人得多贱才会那样!”

“或许…。”

“赢小弟,你在里面吗?王员外和九公子来了。”

李大夫这声音传来,杨英嘴巴合不上了。李氏忍不住抿嘴笑,巧的让人发笑。

杨莹眼神闪了闪。

赢浅看着杨英扬了扬眉,“看到了吧!”说完,起身,往外走去。九公子你这次敢来,那我三餐三菜绝对不能放过。还有,王员外您老终于来了。

杨英看着赢浅的背影怔怔,呢喃,“没想到九掌柜也是个贱的?”

“英子,怎么说话呢!”李氏斥了一句。

杨英抿嘴不说话了。

杨莹所有所思。

赢浅走出去,看到九公子,赢浅一句话不说,转身拉着王豪就紧声道,“员外,借一步说话。”说完,拉着王豪走向一边。

九公子挑了挑眉,看了影一一眼,影一无声的走开了。

赢浅对王豪也不多做寒暄,直接把王云的话给说了一遍,说完看着王豪,忐忑,不安道,“员外呀!在下对云儿小姐真的没有一丝逾越之举呀!云儿小姐那话,真是折煞小的了。”

王豪看着赢浅那样子,倒是笑了起来,“赢小…赢贤侄,小女那些话是真心的。”

赢贤侄?这称呼都变了,您老这是怕差辈儿了?这是表态了!赢浅更无语了。

“赢贤侄如果觉得小女还不错的话,老夫倒是乐见其成呀!”

赢浅呵呵…找我为婿,您这是真想绝了王家一门呀!

“员外这话,小的受宠若惊,但却实不敢应。”

“哦!老夫可以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还小呀!”更重要的是下面什么都没有呀!

王豪听了叹了口气,“可小女儿对赢贤侄可是赞誉有加呀!一直对老夫人说你知礼,聪明,单单就你压制刘宝元一事儿就让她赞叹不已,敬佩非常呀!”

赢浅听了眼神闪了闪,聪明?压制刘宝元?这是…。

女儿想进孝心,爹爹却心里打鼓吧!她就说嘛!被她迷倒的这么快,太有猫腻了。男人要是长她这样,还真不见得有魅力。身材,身高都跟不上呀!原来是想用她长期对付刘宝元。

为了对付一个人,豁出去自己一辈子,王云过娘,果然非同一般的豪爽。

赢浅摇头,别有深意道,“员外,对于您来说,太聪明的女婿,还真不比一个闹心的亲戚省心。毕竟,人心易变,贪嗔痴斩不断呀!”

赢浅话出,王豪眼神微缩,果然太聪明的人,总是让人不放心。

叹了口气,王豪为难道,“赢贤侄确实年纪太小了些,可,我女儿是个死心眼的人。她打定了主意,恐怕一时很难更改呀!”

赢浅听了沉默片刻,笑了,“如果员外不介意,一会儿让王小姐再来一趟吧!上次还有好多药物没介绍给小姐认识呢?”

虽然不知赢浅打什么主意,不过,王豪还是应下了,这事儿自然是早点解决早点好,省的传出什么闲话。

王豪此时和赢浅一个心态,快刀斩乱麻!

没多久,王云就过来了,比起第一次过来,穿着明显精致了不少,一看就是特意装扮过的。

赢浅嘴角轻扯了一下。有女人特意为她梳妆,她也算是圆满了。

“赢大夫,九掌柜!”王云笑颜如花。

九公子微微颔首,“王姑娘。”

赢浅干笑,心里暗恼,王员外这是一句都没透漏,明摆着恶人全让她自己当呀!

“云儿小姐请坐。”

“好!”

王云坐下,九公子开口,“我还有事儿,就先走…。嘶…”话未说完,倒吸一口凉气,俊逸的面容有些扭曲。

“公子…。”影一声音透着紧张。

“九掌柜,你怎么了?”王云疑惑。

九公子手在桌下紧紧按住那个忽然掐自己大腿一把的小手,本绷着声音,看了赢浅一眼,移开视线,淡笑道,“无事,就是腿有些麻了!”

“腿麻了!那就再坐一会儿吧!”赢浅很是善解人意道。

“好…好呀!”那一停顿,又被掐了一下。九公子眉心跳了跳。

“云儿姑娘,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赢公子请说。”

“其实,我吧!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王云瞪大了眼睛。

九公子微微侧目,有喜欢的人了?这丫头到又在玩儿什么把戏?想着,用力握了握,刚才被他不经意握在手心里的小手。那柔嫩的触感,让九公子瞬时松手,面色开始紧绷,抿嘴。

赢浅看了九公子一眼,转头看着王云,满是歉疚道,“很抱歉,上次骗了云儿姑娘。”

王云听了皱眉,眼里带明显的怀疑,“赢大夫,你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还是…还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才会这么讲的?”

“当然不是因为云儿姑娘。”

“真的不是?”

“不是!”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为什么要瞒着?”

“这个…不是不说,实在是有不得已的原因。”赢浅满脸为难。

而赢浅越是如此,王云越是觉得,那是她的托词,“那,赢大夫可以让我见见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吗?那样,我也就死心了。”

“这个嘛!”

“这要求让赢大夫很为难吗?”

“也不是!其实,我喜欢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转头看向九公子,深呼吸一口气,正色道,“就是他九掌柜。”

这话出,九公子心跳失常,嘴角抽搐。

影一瞪眼。

王云目瞪口呆,“你…。你喜欢九掌柜,可他…他是男人呀?”

“就是因为是男人才喜欢。”

九公子脸皮都开始不自然的颤动了。

影一手痒痒,想打人了。

王云张口结舌,“可,可…”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是互相爱慕,两情相悦。”一番话那是说的铿锵有力,说完,抬手,起身,在九公子神色不定的眼神中,唇,果断落在他脸颊上。

瞬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