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人心叵测,防不胜防/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六章 人心叵测,防不胜防

瞬时…。ziyoUge.com

整个世界感觉的安静了。

安静到,九公子甚至能听到自己不规则的心跳声,眉心直跳。

感受到脸颊一处,那一抹柔嫩,温热,软绵,轻柔。九公子身体瞬时僵住,紧绷如石,手猛然收紧,手中椅子把手,无声断裂。

影一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幕,眼睛圆睁。

主子被非礼了,主子被非礼了…。这个声音不断在脑海中回转,炸的他一时无法动弹,手脚完全僵住。

王云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眼中满是震惊,心砰砰直跳,男…男人跟男人亲…亲了!

这惊悚程度,比起听到刘宝元谋害王豪,受到的震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刘宝元图谋王家财产她一点不意外。只是震惊于那畜生般的行径。可,男人跟男人亲了,爱了,王云闻所未闻,接受无能!

赢浅唇在九公子脸颊上轻触既离,短暂一瞬间,可效果却是极好,该震惊的震惊了,该傻眼的傻眼了!

对此,赢浅表示很满意。心里满意,脸上盈满羞涩,退回,双手捂着脸颊看着王云,透着满满的难为情,却很坚定道,“云儿姑娘,抱歉让你受惊了。不过,我和九公子是真心相爱,爱的情不自禁,爱的坚定不移。就算有违世俗,就算不被世人接受,我们也不会分开。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九公子对我承诺的誓言。而我,亦是,不离不弃,厮混到老!”

厮混到老?九公子盯着那含羞带怯,却表现的坚贞不移的小脸。额头上青筋直跳。

赢浅在王云抽搐,恶寒,凌乱的表情中,深情脉脉的看了一眼九公子。看着他不再温和的面容,声音愈发软腻,“公子,腿不麻了就早点回去吧。明日也别忘了给我留着菜。还有,晚上记得想我哟!”说完,人小跑着走掉了。

那腻歪的语气,那矫情的背影,九公子脸色变幻不定,各种忍耐,让他伤口隐隐作痛。

王云看着赢浅的背影,傻傻呆呆。只有一个念头,以后她再也不喜欢聪颖,明亮的小公子了!

想着,转眸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九公子,眉头轻皱,眼神复杂,是惊骇,是可惜,是无语,还有满满的恶寒。表情之复杂馨竹难书。以后,恐怕连太过俊美的公子也不能放心喜欢了。

男人跟男人竟然也可以…。王云带着一颗受惊过度的心,浑浑噩噩的往外走去。

王云离开,影一顶着一张墨黑的脸,绷着声,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手紧紧攥着,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了,在遇到赢浅后,他第二次保护主子失职。这次还是在眼皮子底下。

影一忍不住暴躁了,头发稍都快竖起来了。体内真气游走,处于随时都要爆发的状态。

“主子,请您下令。”影一蓄势待发,九公子一开口,他马上就砍了那臭丫头。她竟然敢公然对主子下嘴!想来,这次连主子都容不得她了。

九公子靠在长椅上,绷着脸,强忍着不去碰触刚被亲到的地方。轻如羽毛的浅触,犹如羽毛留下一阵痒意,直痒入心底。

对于影一的话,不予理会。静静的坐着,半晌不语,情绪不明。

九公子如此,让影一心里火气更炙,主子这是受委屈了呀!

“胆大包天,妄为放肆。对他,这次绝对不能容。”影一磨牙,怒火中烧,那眼神透着一股杀父仇人的愤恨。

九公子听了,缓缓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怎么不容?让本公子亲回去?”

这话一出,影一猛然抬头,满脸的怒火,变成满满的不敢置信,“公子…。”不敢相信,主子竟然不生气,反而…。反而,反而说出来一句近乎流氓之言。其实差不多就是开黄腔,耍流氓。这念头一起,绝对的大不敬,想想都是一种罪,影一赶紧收起。

心里却忍不住腹诽;您老那个语气,愤慨一点也好呀!最起码,让我知道你其实是恼火的,被非礼了你是郁闷的。可你这淡淡的幽怨算是那会子事儿呀!

公子呀!您不是最讨厌女人碰触到你的吗?怎么现在,你只见幽怨,而不见怒火了?您这样,让属下怎么办才好呢?您这是逼着我瞎想呀!这想法真的是要歪了上去。

歪想法止不住,这让影一对刚对赢浅升起的愤恨,一下子只剩愤,没了恨!心虚呀!莫名的心虚呀!谁让主子他好像看起来那么情愿呢?连亲回去的念头都有了,这算是意犹未尽么?

影一越想越觉得可怕!

看着影一变幻不定的神色,九公子抚额,有一个心口一致,连表情都不掩饰的下属,有的时候还真挺闹心的。

不过,想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未加思索的话,九公子眼眸沉了下来。有的时候就是因为不假思索,才更显直白,真实。这直觉的意味着什么,九公子不想探究,因为不喜。

抬眸,看了看某处,九公子起身,一言不发,大步离开。

影一跟随在后,第一次如此清晰感到九公子身上的情绪变化。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公子总算是不高兴了。要是九公子这个时候心情愉悦,影一可就真的无法淡定了。

九公子,影一离开。后门处,一人从门后走出,抬头,静静看着九公子的背影,脸色发白,带着一丝嘲弄,几分自嘲。欲擒故纵,欲迎还拒,投怀送抱,借机献吻…做的还真是一个极致呀!这样的心机,那样的放荡,她确实比不了,她没那样的脸皮,也没有那样的恬不知耻…。

***

在自家酒楼静待王云的王员外,在看到自家女儿神不守舍,灰白着一张脸走进来的时候,眉头不由就皱了起来。

赢浅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让她女儿这副模样?

还是,云儿她是真的对那个小子动了真心了?不然,被拒后怎么这副样子?

以上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王豪都觉得有些闹心了。

“云儿,来,跟爹说说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王豪故作不明,满脸关心问。

王云看到王豪,眼神还有一些恍惚,“爹…。”

“怎么了这是?可是赢浅对你说了什么逾越的话了?还是做了什么无礼的事了?”王豪拧着眉问。心里也有些后悔,赢浅准备怎么做,他当初怎么就没问一句呢?

“逾越的事呀?”王云神色有些飘渺,声音有些飘忽。

“怎么?他还真做了?”王豪眉头竖了起来!虽然觉得凭着赢浅的聪明,应该不会做那么蠢的事。但,再聪明总归年少冲动,对着他这精心装扮的女儿,要是一时起了念头…。脑子里一通乱想,王豪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云儿不用怕,有什么尽管跟爹说,无论什么事儿,爹都会给你做主的。”王豪十分护短道。

王云无意的点了点头,王豪看的额头上青筋跳了跳,攥着拳头,忍着撸袖子的冲动,沉声,果决道,“云儿,你说!爹听着。”

“爹…爹呀!赢浅他…。”

“他怎么了?你说!”王豪继续补脑,磨刀霍霍。

“他亲了九掌柜!”

“什么?这混小子,他竟然敢亲…。”袖子撸一半儿,吼声一顿,僵住,神色不定的看着王云,“你刚才说,赢浅他亲了谁?”

“九掌柜!”

“谁?”王豪第一次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耳朵都开始不好使了。

“爹,就是君悦轩的九公子,九掌柜!”看着王豪的反应,王云瞬时觉得自己好多了。

“亲了九掌柜…。”王豪的表情有些木讷。

王云点头,很是直白,坦诚道,“赢浅说,他和九掌柜的彼此情深爱浓,这辈子都要相依相守。”

王豪:……如果这只是赢浅婉拒他女儿的一计!王豪只能说,赢浅还真是敢说。但那一亲…。

“云儿,那赢浅真的亲九公子了?”王豪觉得这问题问女儿实在有些不合适,不过他这心里实在好奇,稀奇。

“嗯!真的亲了,我亲眼看到的。”

王豪不说话了。这招数,无论是不是计,都只能说,赢浅那小子还真敢做呀!亲男人?就算那男人长的再好看,那也是男人呀!

男人跟男人,王豪还真是听说过。但,就自己身边之人发生这事儿,还是真是第一次。这心里,还真是那么一点不自在。

事情解决了,可这父女两心里都有那么一些怪怪的。

***

事情发生以后,最自在的还是那个罪魁祸首赢浅。第二天一大早就颠颠的跑到君悦轩吃饭去了。

看着眼前的三菜,赢浅笑了,九公子的城府有的时候还是很令人喜欢的。

对于楼下欢快用餐的女人,九公子听到禀报,脸色连一丝变化都没有。只是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他是被亲了一下,可那又如何呢?他是男人,难不成要他跟个女人一样,羞愤着避而不见?生气着折腾?如果他真那么做了,才显得更为可笑。

想到赢浅,九公子大笔挥毫,在宣纸上写出四个大字‘来日方长’。

那小精怪太过不羁,放肆。如果不适当管教一下的话,那么,他这看戏的,就成了被调戏的了。

蔺芊墨吃饱喝足,给了钱,交代了一句,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边,柜台账房先生收了钱,拿着银子犹豫了一下,抬脚上楼了。

到了楼上,把手里的银子拱手递到九公子面前,恭敬道,“公子,这是经常来的赢小公子让小的转交给您的。”

九公子看着掌柜手里的二两银子挑了挑眉,拿起,把玩儿着淡淡道,“给我的?”

“是,那赢小公子说,为昨日的事向公子道个歉,这银子算是给公子压惊的。”

账房先生话说完,瞬时感觉房内的气氛变了,影一脸黑了,掌柜的笑了,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油然而生。账房先生吞口水,不明所以。

九公子丢下手里的银子,淡淡道,“好了,下去吧!”

“是!”账房先生疾步离去。

“公子,那臭丫头太放肆了。”

对影一的话,九公子充耳不闻,拿起大笔,又挥出四个大字,‘难得糊涂’。

影七扫了一眼九公子写出的八个大字,眼神闪了闪,慢慢移开视线。公子的字还是那么有气势,就是今天看着,那上面的字怎么看,怎么分析都有一种自我安慰的意思?是他想多

了么?

***

“赢小弟,这是这次药丸盈利的银子。”李大夫把账册和一些碎银子放在赢浅面前,笑眯眯道,“一共五两四钱,你先看看账本有没有错的。”

“好!”赢浅拿过扫了一眼,即放下,数了一下银子,拿走三两四钱,剩下的二两递给李大夫,轻笑道,“以后还要继续辛苦李大夫了。”

李大夫看了一眼眼前银子,二两银子可真是纯赚的呀!这才半个月,可是真是不少。看着银子李大夫眼里闪过一抹不舍,犹豫了一下,最终笑着把银子又推给了赢浅。

赢浅看着挑眉,“李大夫这是…。”

“赢小弟呀!这以后分利什么的就算了。”李大夫笑呵呵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有件事儿想请赢小弟帮个忙,不知道是否可以?”

赢浅食指扣了扣桌面,轻笑,“李大夫请说。”

“这个…。我的一个小孙子对赢小弟这身医术,还有那手针灸之术很是向往。所以,如果赢小弟不介意的话,可否在空闲的时候教导他一下。”

李大夫说着,赶紧补充一句道,“当然,只略教一二就行,只要他能学会赢小弟你的一点皮毛,那么,我这仁药堂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李大夫满脸恳请,希翼的看着赢浅。

舍了好处,一定必有所求。而且,对于李大夫的要求,赢浅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她除了这一身的医术也没有其他闪光点了。

赢浅沉默,眉头微皱,带着一丝为难色。

李大夫看了,叹了口气,“当然了,如果赢小弟为难的话,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赢浅听了,抬眸,重重的叹了口气,“其实,这针灸之术,赢家的规矩是只传本家人,所以…。”

“是吗?如此,那就算了!倒是我强人所难了。”李大夫虽然失望,却也知道这事儿强求不来。传本家什么的,就算是假话,李大夫也是能理解的,好的东西,哪里会那么轻易就教给外人。

“不过,李大夫既然都开口了,那么,我也断没有拒绝的道理。”

闻言,李大夫眼睛一亮,激动之色尽显,“赢小弟,你…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愿意教?”

赢浅笑的一脸真诚,“就凭李大夫这些日子的关照,我也万万没有拒绝的道理。不然,可不显得我太不懂事儿了吗?”

“可您赢家的规矩不是…”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规矩再大,那也打不过人情去。您说呢?”赢浅说的那个大气。

李大夫是真的有些感动了,有些话不论是真是假,可听着让人心里舒服呀!自己这面子大的,都大过人家家规了。

李大夫看着赢浅,动容道,“赢小弟呀!你这,都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李大夫你呐,什么都不用说,你孙子真要跟我学到时候可是要吃点苦头的,到时候你别心疼就行。”

李大夫听了神色一正,很是坚定道,“学东西哪里有不吃苦的,他要是吃不了那个苦,不用你说,我第一个不饶他。”

赢浅听了笑了,“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起身,“李大夫你先忙着,我去杨志哪里看看。什么时候你孙子来了,你叫我一声就行。”

“好,好…。赢小弟呀!以后要让你受累了。”

“哪里,哪里…”

赢浅走出去,李大夫看着赢浅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人还真是贼精,贼精的呀!人家架子摆了,面子卖了,最后连保证也得了。说不得,孙子跟着他是真要吃点苦头了。

李大夫心里有那么一些落差呀!你说,他李家人怎么就没出这么一个鬼精鬼精的人呢?就冲这份精明劲儿,就算医术不行,也绝对能发家呀!

看王员外对赢浅那热情的态度,赢浅发大财那是早晚的事儿。

这可真是人比人得死呀!李大夫带着那么一点不平衡的心,去找自己孙子了,不聪明的孙子,要指望上,唯一的办法就是敲打,使劲儿敲打。

***

第二日,李大夫就带着自己十四岁的孙子李福过来了。

对着赢浅那又是好一番的感谢。对着孙子又是一顿很敲打。

敲打的李福差点哭了,直呼,“爷爷,您说的我都记住了,这话在外面您就被重复了,您老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吧!”

“屁话!在师傅面前你要什么面子。给我好好的干活,好好的学才是正道,知道吗?”

“是,是…。我知道了,知道了。”李福看着赢浅稚嫩,又漂亮的过分的小脸,深深的觉得不自在了。这师傅太小,也太漂亮了一点儿。漂亮的他心跳都不稳了,奶奶的,这脸都发烧了是几个意思。

李大夫说完一番客套话,训导话,走人了。

赢浅看着眼前,青葱的李福,和蔼的笑了,“小徒弟,我们现在开始吧!”

“好…好的。”李福觉得心跳跳,手足无措,“那,现在开始我要做什么?”

“你呀!先脱衣服…”

“什么?脱,脱衣服?”李福脸红了,没听说过师傅认徒弟,连身体都要认识一下的呀!

“脱了衣服,我才好教你认穴道吗?”赢浅一脸严肃道。

“认穴道…”

“对,认穴道。人体呀有上千个穴位,今天我先教你认几个。”说完,一抬手,几个银针赫然出现在手指中,纤细,尖锐,冒着寒光。

刚脱了上衣的李福,不由抖了一下,鸡皮疙瘩冒出来了。

赢浅看着李福,嘿嘿笑了!

李福抖的更厉害了,那种逼良为娼的感觉,挡都挡不住。

“好了,第一个穴道,就是…”

“啊…。”

针落下,痛嚎起。那犀利喊声,让药仁堂听到的人均是抖了一下。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福回到家里,看到李大夫差点哭鼻子,“爷爷呀!救命呀!”

“干什么呀?这是?”李大夫一惊,紧张道。

“痛呀!”

“哪里痛呀?病了?”

“不是,今天师父教我认痛穴,然后,在我身上一个劲儿的扎针。还说,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滋味了,才会真正理会何为痛穴。”

李大夫听了嘴巴抽了一下,不过,第一天就教认识穴道了,虽然是痛穴,可人家那是认真的教了,这没什么可说的。

李大夫尽力摆正心态,脸色一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你不记得了?”

“那这有什么相干呀?”

“废话!那医仙也是尝过各种草药,试过各种味道,经历苦涩才成为医仙的。医者本该如此,知道其中的滋味那是最基本的。特别是穴道,自己感受一下很有必要,你师傅教的没错,你给我好好学。”

说完,不管李福怎么抗议,都充耳不闻。下午,挥着棍子把李福给赶过去了。

下午,药仁堂倒是各位的安静,昨天的哀嚎声,是一点没听到。

李大夫知道后放心了,晚上李福回来的时候,李大夫赶紧问,“怎么样?今天学习了什么呀?”

李福面无表情的看了李大夫一眼,“下午扎的是麻穴。”

“哦!麻穴,不错!一天就学了两个穴位。”

李福木着脸不说话,表情都做不出,只感觉浑身还麻的厉害。

翌日上午,李福再去,药仁堂众人是在一阵阵疯狂的大笑中度过的。

那笑声,听得人头皮发麻。

杨英用棉花塞着耳朵,对着李氏道,“娘,我怎么感觉赢浅这丫头根本不是在教人家,纯粹是在找乐子呢?”

“你这丫头浑说什么呢?”

“可不就是嘛!这嚎一晌,笑一晌的,哪个受得了呀?”

“学医就这样,不懂别瞎话,让人听到了会误会赢赢的。”

杨英瘪嘴,“我是不懂,可我懂赢浅呀!那丫头坏起来,那是蔫坏,蔫坏的。”

当初,王豪不就因为银票拿的晚了一会儿,然后被赢浅忽悠着爬了好几天的山?这话杨英没说出来,这事儿杨英也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就怕万一传出去了,让王豪不喜,对赢浅没好处。但,就是很多时候想起来,忍不住一个人闷着乐。

下午李福回到家里,直接抱着李大夫的腿不撒手了,红着眼睛,大哭,“爷爷呀!几千个穴道呀!孙儿要是都尝一遍的话,您一定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呀…。”

话落,就被李大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爷爷,孙儿我不想死呀!你不知道,我那小师傅她是个笑面虎,白面狼呀!人美,心贼黑…”

“闭嘴!有你这么说自己师傅的吗?”

“爷爷…。”

“赢小弟刚才已经给我说过了,人体没那么多穴位,那是吓唬你的。而且,最痛,最难忍的穴道,这几天你也都试过了,就那么几个,后面都没了,也不会一一都让你尝试。”

“那他…他那是整我?”

“他那是看你学习的心坚定不坚定,看你能不能吃苦,有没有那个学好的决心。”李大夫说着,咬牙,“可看看你这几天的表现,真是丢人呀!”

李福:……愣愣,没有被训的羞愧。只有一个念头,那小师傅恶人先告状!而他,晚了一步!

“明天,你给我继续学,好好学!再给我哭爹喊娘的,我…回来,我就让你给我继续自刺痛穴。”

“爷爷…。”李福想尖叫了。

李大夫冷哼了一声,身上在李福头上点了点,郑重道,“死穴…。”

李福…。这什么意思?受不了了,就让他自刺死穴,去死么?

“除了这个穴道,别给我扎以外。以后,赢小师傅让你刺哪里,你就给我刺哪里,敢多说一句,我打断你的腿。”

“爷爷,您对我可真好,只要我活着就行呀!那,请让我吃糠咽菜的活着吧!”

“滚犊子!”

“爷爷呀!求您了,让我掏粪过日子也行呀!呜呜…。我现在一看到那小师傅我都腿发软,我不要学了,我不要学了…”

李大夫听听着这话,那心肝肺都是疼的,气的…。

而,九公子那边,在听闻了赢浅这几日做的事后,对于李福遭受的折磨,九公子摸了摸脸颊,心里诡异的觉得舒服了。

***

春光明媚,万里无云,微风徐徐,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天气里,在万人期待中,感恩宴如期举行了。

一大早的,赢浅还没睁开眼睛,就被杨英给扒拉了起来。

“干什么呢?捡到钱了吗?这么兴奋?”赢浅眯着眼睛,睡意甚浓。

“今天是感恩宴呀!感恩宴,你这丫头还睡。”杨英声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不是还没开始吗?”

“我们可以先去凑热闹呀!”杨英高兴,期待道,“你不知道,听说今年的彩头最高有一百两银子呢?一百两呀!”杨英眼睛放光了。

“所以呢?”

“所以,我也想去参加。”

“哦!那祝你好运。”

“你这丫头真是无趣。”

“嗯!所以,让我再睡会儿吧!”

“别睡了,别睡了!走,跟我去凑热闹去。”杨英拉着赢浅,拖着,说着,“等我挣了彩头就给你买好吃的。”

“你确定你能挣的彩头?”

“我不确定呀!不过,我姐肯定能可以的。”杨英很是自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姐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

“哦!你姐姐真厉害。”

“那是!所以,这彩头我们一定可以拿到。走,去看看我姐装扮好了没。”

赢浅打着哈欠,被杨英拖着,拉着去了李氏那里。

“我女儿今天可真漂亮。”李氏把发簪插入杨莹发髻上,看着铜镜里经过装扮,显得越发娇俏的女儿,眼中满是自豪,还有一抹酸涩。

杨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了勾嘴角,柔和中带着一丝嘲弄。

“莹儿,你真的准备去夺彩吗?”

“娘,你不想我去吗?”

“莹儿,那天人太多,娘不想你抛头露面,受那份委屈。”

“娘,这是王员外办的宴会,不会有人乱说什么的。只要我能拿到那一百两银子,我们家的日子就会松快不少。所以,我一定要去。”

“莹儿…”

“娘,为了我们一家人,我没什么委屈的。”

“其实,你不去真的没关系,你哥现在跟赢赢一起做药丸,卖药丸,收益还是不错的。我们家的日子…。”

“娘,难道你真的想哥一直去卖那种东西吗?”杨莹眉头皱了起来。

“其实,那…那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些补药。”

杨莹看李氏的神色就知道,其他她并不是那么赞同,轻轻一笑,声音柔和了下来,“娘,哥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我希望他越来越好,想来娘也跟我一样想看着哥哥成才。但如果,他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一辈子说不定真的就此毁了。而,作为妹妹,我绝不容许他去卖那种药,沾上那一辈子都抹不去的污迹。所以,这次夺彩我一定要去,只要拿到那一百两,哥哥就不用再买什么药丸,他可以趁着养伤的时间去读点书,那才是正道。”

杨莹说完,李氏眼里的歉疚更重,“莹儿,就算是为你哥,娘也不想你去受那份委屈。所以,如果是钱的事,娘可以先找赢赢去借…。”

李氏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杨莹戾声打断,“娘,难道你宁愿向一个外人低头,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吗?”那声音,激动的有些尖锐。

李氏吓了一跳,“莹儿,娘怎么会那么想,我…。”

“娘,姐,你们准备好了没?”杨英欢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李氏顿住要说的话,杨莹收敛神色。转头,就看到杨英拉着赢浅走了进来。

看到赢浅,杨莹眼神微闪。

李氏莫名紧张,“英子,赢赢你们过来了呀!”

“嗯!”赢浅点头,微笑。

看着赢浅的神色,李氏松了口气,她这样子应该是没听到什么吧!

“哇,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呀!”杨英拉着杨莹的手,真心的赞美,心无城府。

杨莹笑了笑,“英子今天也很漂亮。”

“嘻嘻嘻…。赢赢帮我搭配的衣服。”

“是吗?很好看!”杨莹说着,看向赢浅,对她笑了笑。

赢浅回以微笑。两人均没说话。

赢浅待了一会儿,就以梳洗为由回去了。

不会儿杨志过来,对于杨莹参加夺彩的事同样表示不太赞同。但,看杨莹态度坚决,李氏也赞同,最终没多说什么。

没多久,王豪就派下人来请赢浅及杨家几人了。

几人也没耽搁,随着一起想宴会场赶去。

走到宴会场,还真的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空旷的大场地,中央搭建了起一华美的台子,四周全部都是人,很有一种唱大戏的氛围,热闹非凡呀!

赢浅几个人一到,就直接被带到了主位置。

赢浅坐在了王豪身边。李氏,杨英,杨莹几人被安排在王夫人身边坐着。

所有人坐定,王豪手边一边是赢浅,一边是九公子。看着这两人,王豪咧了咧嘴,脑子自动溢出一个画面,这一下,王豪莫名有些坐立不安了,怎么坐都感觉有那么一丝不自在。

然,边上的两个当事人可是一点不自在的意思都没有。

九公子看看赢浅,笑了笑。

赢浅看着九公子,弯了弯眼。

那无声的打招呼方式,落在王豪的眼里,那就是暗送秋波,眉目传情。王豪没忍住,干笑一声,大手一挥,连致词什么的都免了,直接一句,“开宴!”

瞬时一片欢呼!王豪松了口气,热闹一点好,热闹一点才能分散注意力,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

凑这份热闹,为那份才彩头,冲王豪这份面子,感恩宴参加的人可是不少,且个个都很积极,很踊跃。

男的挥个大刀,耍个拳头,演个杂耍,写个大字,那是什么都有表演的。

至于女的,略微含蓄些,大部分都是唱个曲,跳个舞,弹个琴,表演个绣花什么的。

反正大家水平好像都差不多,表演完,大家都很捧场的叫个好,给个热烈掌声。

赢浅随着一块乐呵着看,图一热闹。

直到杨莹上场,还真别说,特意打扮过的杨莹还真是让人眼睛一亮。

看着今天格外娇媚的杨莹,赢浅不着痕迹的看向九公子。

然后,很是巧合的,九公子也正在看着她。

赢浅扬眉,端起手边的茶水,微微一笑,移开视线。

九公子勾唇,学着赢浅的动作抿了一口茶水,看向别处。

那一瞬间的对视,无心之人没在意,有心之人看的清楚。

王云叹气,王豪又动了动屁股,台上杨莹抿了抿嘴,看了九公子一眼,移开视线,与以前的含羞带怯完全不同,带着一股冷若冰霜的味道。

那改变,九公子看在眼里,眼帘都未动一下。

影一面无表情,比起赢浅那臭丫头的可恨,台上那女人更是不知所谓。小手段玩儿的可笑。

台下,心思各异,台上杨莹纤手落于琴弦之上,瞬时,一曲婉转,悠扬,情义,绵长的曲子悠然响起。

别说,比较刚才那些琴曲,杨莹确实要强上许多。

听着动听的曲子,看着杨莹身上难掩的大家闺秀气质。赢浅眼睛微眯,杨家不是一般的乡村百姓。这,赢浅早就察觉到了。

但,经过这一段日子的接触,赢浅可以确定杨家也非商家,因为杨志对于经商一窍不通。那么…。

赢浅看了杨莹一眼,缓缓垂眸。如果不是商家,又出身不一般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出自官家!如果是官家的话…。

赢浅吾自知想着心事儿,至于杨莹什么时候弹完的并未注意。

直到…。

“赢赢,赢赢…。”

听到耳边猛然响起的焦灼声音,赢浅转头,“英子,怎么了?”

“赢赢,我娘好像不舒服。我们要回去了,你也跟我们一起回去给我娘看看吧!”英子脸上带着担心,急切道。

“哦!好!”赢浅点头,看向王豪,“员外,抱歉,我先走一步了。”

“好,好,赶紧过去把!有什么需要记得叫人来说一声。”显然,对于刚才杨英的话,王豪也听到了。

赢浅应了一声,起身,离开。

九公子看了一眼赢浅,见她离开,收回视线。

杨志背着李氏,杨英在边上扶着,杨莹抱着琴紧紧的跟在一边,兄妹三人看着脸色发白,直冒冷汗的李氏,脸上均是满满的担心。

“娘,你怎么样?娘…”杨英声音都有些发颤。

“我没事儿,大概吃坏什么东西了。”李氏捂着肚子,忍着痛。

“娘,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到家了。”

“好…”

赢浅跟随在后,远离宴会场,看着越走越寂静的小镇,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站住不动。

杨莹跟赢浅同时跟随在后,最先发现赢浅的动作,转头,皱眉,“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走了。”

杨莹话出,杨志顿住脚步,回头,杨英亦是。

“赢赢,快走呀!”英子催促。

赢浅看着他们,淡淡道,“今天的小镇格外的安静呀!”

“人都去宴会场了,当然安静。赢赢,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走吧!我娘难受的厉害。”杨英急不可耐道。

赢浅抬眸看向杨志,嘴角勾起一抹莫测的笑意,带着一丝凉意,“杨志,我们现在最好还是重新回到宴会场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杨莹语气不好,“我娘现在不舒服,怎么可以回去。”

赢浅看着不远处,晃动的身影,看了她们几个一眼,“运气差了点,想回去有些难了。”

“什么意…。”杨志的话没说完,在看到眼前十多个黑衣蒙面人后,脸色遂然大变。

杨英脸色发白,抿嘴,手紧紧的扶着李氏。

杨莹抱着琴,面色雪白,双腿发软。

赢浅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两个人,感恩宴去的人太多,为了安全起见,王豪多留了几个人守在哪里,以至于赢浅身边就剩下了两个。

赢浅看着他们,开口,“对付他们,你们有几分把握?”

两人听了,其中一个开口,“没过招,不好说。”

“是吗?那就去试试吧!”

赢浅这边声音刚落,那边,人已经对这他们冲了过来。

瞬时…。

兵器的碰撞声,伴随着尖叫声响起。

刀光剑影,拳来拳往,尘土飞扬,还真有几分厮杀的意思。

那两人也确实有几分本事,两个人对十几个,虽无法击败,却也能打个平手,相互都无法脱身。

赢浅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看向杨志,“呼吸放稳,脚步迈稳,走!”

看着赢浅平静的小脸,杨志压下心里的惊惧,双手紧紧抱着李氏,深吸一口气,疾步往宴会方向走去。

杨英,杨莹赶紧跟上。

“赢赢,那他们…。?”

“别说话,看前面,往前跑,去找王豪,带人过来。”

“好…。”

刚跑出几步,一声冷喝,伴着一道长鞭,直面而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赢浅伸手推开杨志几人,人也快速闪开。

啪…。

鞭子落地,一声重响,带起一片尘土。

尘土散去,人至眼前!

是他刘宝元!

这下几人都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不由脸色也更加难看了。

刘宝元眼神阴狠的看着赢浅。

赢浅眨眼,满脸惶恐,“刘少爷,您有什么不高兴的,你说,咱一定好好改正。真的没必闹这么大动静吧!这刀剑无眼,伤了我不要紧,要是不小心伤了你,那多不好呀!你说是不是?”

“少他妈的给我废话!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别呀!咱有病治病嘛!你要是有空,咱们坐下好好聊聊,咱最近研制了一味好药,对你,保证药到病除。”赢浅满脸善意,笑的和气。

刘宝元冷哼了一声,“爷会一会儿定会跟你好聊聊的。”说完,挥手,“动手。”

一脸上带疤的红衣女人上前,冷冷一笑,面部狰狞,手中长鞭,扬起,用力,甩出,鞭起,尘扬,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道。

那力道,让赢浅眼睛微眯。慢慢后退,胳膊轻抬,手动,银针落入手中,置于指尖。

长鞭飞出,赢浅继续后退,屏息静止,她倒是要看看,是她鞭子的速度快,还是自己银针的速度快。

五米,四米…。长鞭逼近,赢浅定住不动,手微转,指尖寒光出,抬手…。却在银针欲飞出那瞬间,背后一双手,猛然推向她,把她推出安全距离,推向那飞驰而来的长鞭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