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我们,不是家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七章 我们,不是家人

“啊…。ziyouge.com”

“赢赢…。”

“赢浅…。”

听到身后传来的惊呼和惊叫,看着已逼至眼前,落入身上的长鞭,赢浅勾唇,脚动,身移,手微转,本欲射向挥鞭之人心口的银针,转而向着脚飞去。

突然的痛意,让红衣女子身体猛然一僵,脸色微变,抑制不住腿晃了一下,脚往前抬了一步,随之长鞭挥出距离超出本来位置,本定会落在赢浅身上的长鞭,却在划过赢浅胳膊,遂然向着她身后飞去。

“啊…。莹儿…”

“姐,小心…。”

“莹儿,快闪开…。”

惊骇,惊恐,慌乱,心惊,伴随着惊叫,李氏,杨志,杨英三人,瞪大眼眸,大叫着,奋而上前。然,那慌不知措的动作,如何能抵得过那灵活,速度的长鞭。

人上前,却连杨莹的衣角都未碰触到,长鞭已卷起脸白如雪的杨莹飞离她们身边。

“莹儿…。”

“姐…。”

对于那边的动静,赢浅充耳不闻。转头,看向刘宝元,对着他微微一笑,在刘宝元阴沉的眼神中。

手伸出,赫然,那尖锐的银针,密集置于五指尖,点点晶光,寒光闪烁。

在寒光映衬之下,尤显,手如玉,而针如冰,一种晶莹,两种冰冷。

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刘宝元看着那银针,故作不屑一股,可那切身之痛,再也挺不起的男儿风,让刘宝元心底对赢浅手中银针,从心底本能的感到一种惧怕。

遂然移开视线,转眸看向赢浅。那稚嫩,漂亮的小脸,此时未见一丝慌乱,惊惧,仍然平静而淡然;那如墨的眼眸,亦没有他预想中的恐惧,祈求,害怕。一双眼睛甚至还带着盈盈笑意,眉眼弯弯。

诡异的淡然,让人发毛的笑意。

刘宝元眼眸紧缩。

这边,红衣女人看着长鞭卷自身前的人,脸色难看,抽出长鞭,转头凶狠看向赢浅。

身上禁锢消失,李氏等人叫声再次响起。

“莹儿,赶紧过来…”

“姐,快跑…。赢赢,快回来…。”

“杨莹,赢浅,回来…”

叫声,伴着脚步声。

“娘…。哥…。”杨莹双眼模糊,呜咽,趴在地上,身体发颤,双腿发软,别说跑,连站也站不起来。可她也知道,这个时候逃命要紧,站不起来,就是爬也要赶紧离开。

赢浅对于身后的叫声充耳不闻,那一处的动静视若无睹,扫了红衣女人一眼,看着刘宝元轻轻一笑,开口,“上次我能打中她的脚,这次我就一定可以废了她双手。所以,刘少爷,见好就收吧!不然,这网破了,你这条鱼蹦着也没意思,对不对?”

闻言,刘宝元冷哼,“你以为本少爷是被吓大的?”

“要不,咱试试…”话落,不等刘宝元回应,一道亮光闪过,已遂然不及之速飞入马鬓中。

吼…

惊起一声嘶吼,一阵惊跳。刘宝元脸色大变,用尽全力扣住缰绳才没至于被甩下去。

看着逐步逼近的红衣女人,赢浅脸上笑意不再,面无表情,“射人先射马,擒贼斩其手足。马废,她残,而你,死!刘少爷,这次,可就不是试试那么简单了。”说完,手起,银针出,杀意现。

刘宝元脸色浑然大变,心口猛跳,口快脑一步,疾声开口,“红玉,抓住刚才那个女人,我们走!”

闻言,红衣女人微微一愣,本欲挥出的长鞭顿住。不是眼前这个女孩,而是刚才那个?

“愣着干什么,快!”

红衣女人听了不再迟疑,转身,长鞭挥出,精准落在杨莹身上。

“啊…。”痛呼惊叫。

“莹儿…”

“姐…”

刚跑到杨莹身边,马上就要抓住杨莹的几个人,再次眼睁睁的看着长鞭卷起杨莹,飞离了她们身边。

见红玉得手,刘宝元狠狠的看了赢浅一眼,邪恶一笑,对着李氏,杨志等人道,“如果不想她死,就拿赢浅过来交换。我给你们三天时间,去十里铺找我。时间一过,你们就等着替她收尸吧!走…。”说完,策马离去。

“莹儿…。”

“姐姐…。”

马蹄落,尘土飞,不过一会儿消失无踪。任凭三人再叫,再惊,再怕,都改变不了什么,也挽回不了什么。

“莹儿…。”李氏瘫坐地上,脸色惨白无血。

杨英脸色雪白,惊慌无措,紧紧拉着杨志的胳膊,紧张,焦灼,哽咽,“哥,姐姐她被带走了。现在怎么办?呜呜…。怎么办?”

杨志面色紧绷,看着刘宝元离开的方向,心里是气,是恨,是急,是无力。

杨志沉默,李氏哭泣,杨莹慌乱失措。

“呜呜…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呜咽着,伸手抓住赢浅胳膊,紧紧的看着她,脸上挂着泪珠,带着希翼,急切道,“赢赢,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一定能救出我姐姐的对不对?”

赢浅看了英子一眼,看着她眼里的紧张,担心,焦灼,那种发自内心的牵挂,不安。

赢浅缓缓垂下眼帘,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被鞭子划破的地方,看着被杨英抓住,再次溢出血色的伤口。嘴角溢出一抹寡淡的笑意,抬眸,静静看着杨英,声音轻柔而平缓,温和且平淡,“救你姐姐?”

杨英胡乱点头,焦急道,“赢赢,我姐她现在被刘宝元抓走,你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救她,不然,她会死的,呜呜…。”

“会死呀?那,还真是遗憾!”冷淡的语气,淡漠的表情。

杨英怔住,“赢…赢赢…。你…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

“是呀!为什么这样呢?”赢浅说完,淡淡一笑,伸手拉下杨英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抬脚,越过她,往前走去。

“赢赢…。”杨英看着赢浅的背影,怔怔。

“赢浅…”杨志凝眉,挡在赢浅面前,看着她,神色不定,“你怎么了?”

“很好!”说完,继续往前走去。

“赢…”

“志儿,去救…救莹儿。”李氏说完,忽然眼前一黑,倒下。

“娘…”

“娘,你怎么了?娘,你不要吓唬我呀!”

听着身后的叫声,赢浅嘴角轻扬,却不带丝毫笑意。忽然,眼前微晃,脚下踉跄,凝眉,看向胳膊上伤口处,意识到什么,眼里划过一抹自嘲,又觉好笑,有毒呀!自己竟然才发现。

走着,眩晕感越来越重。按着眉心,站定,伸手拿出银针,看着晃动的针尖,赢浅忍不住低咒,拉开袖子,手抬,针扬,落下,未刺入,手腕忽然被一只大手握住。

“不是刺别人,就是刺自己!这么喜欢玩儿针吗?”

浑厚,低沉,磁性且熟悉的声音,耳边响起。赢浅抬眸,九公子那俊逸,温和的面容落入眼底,呵呵一笑,“九公子,好巧呀!”

“是好巧,刚好给我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九公子看着赢浅微白的小脸,面无表情,伸手从怀里拿出一粒药丸放入她口中。

赢浅含住不动,直到其中的味道才口中化开,才咽下。看着九公子笑眯眯道,“我的情郎,你真好!”

那称呼,影一脸黑了,狠狠瞪了赢浅一眼,这人果然不值得同情,亏他刚才还替她不值。这才转眼,她就调戏起主子来了,真是本性难改。

九公子笑了,满脸温和,弯腰,垂眸,看着赢浅,带着一分阴魅,三分魅惑,沉沉开口,“你的情郎,其实,真的很好。”说完,伸手,揽过赢浅腰身,跟拎只小猫儿一样,大步往前走去。

影七望天。

影一抿嘴。

你的情郎?这话,主子怎么就那么轻易说出口了呢?那恶寒的话都说了,现在又粗鲁给谁看!

影七第一发现,其实主子竟然还是个别扭的。

影一没那份发现,只是看着赢浅闹心。

赢浅被拎着,也不反抗。叹了口气,提议,“九公子,其实这个时候把我打横抱着,会更显得你威武不凡,霸气十足。你现在这架势,不好,不好呀!”

“如果不喜欢,本公子可以松手,让你自己优雅的走。”

“那算了!就这么着吧!”

“倒是让你委屈了!”

“我们两个谁跟谁呀!我委屈,最后心疼的不还是你,嘿。唔…该死…。”话没说完,人就被丢在了地上。

九公子看着捂着屁股,皱着脸坐在地上的臭丫头。微微一笑,拍拍衣袖,扬长而去。

赢浅嘴角抽了抽,坐在地上没动。

影七,影一看着主子的背影,眼睛灼灼,主子就是该这气势才对。

才感叹完,就看他们主子忽然顿住脚步,转身,一脸高冷的对着蹲坐地上的人道,“酒楼有间空房。”

赢浅听了,眨眼,“哦!”

“住进去的人,本公子供应三餐。”说着,顿了一下,慢悠悠道,“小刘师傅的菜。”

话刚落下,刚还蹲坐地上表现出一脸懵懂,不明所以的人,一下子就来到了眼前,“公子…。”声音柔腻,又谄媚。

九公子神色不动,看都未看她一眼,只是淡淡道,“不过,想要住进那个房间,有一个条件。”

赢浅听了,脸上笑意一收,下巴一抬,对着九公子哼了一声,然后,迈着四方步,扬长而去!

那个嚣张,那个,比起刚才某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影七,影一同时低头,对于九公子脸色,不敢直视。

影七忍不住腹诽;公子,你这算计,人家连条件都懒得听!这…失败的彻底呀!您还不如舍了面子,直接卖个好呢。那样,还不算丢脸,现在…。丢脸丢大发了。

主子明明还是那个主子。可为什么每次跟赢浅过招,总是就落于下风了呢?影七觉得无力了!

看着已走远的人儿,九公子抿嘴,那丫头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下。可问题是,怎么管?这是个问题!

***

赢浅忽然的改变,让杨英,杨志一时想不明。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时间探究那个。当务之急是救出杨莹要紧。

既,把李氏送到家里后,杨志就急忙去了宴会场找王员外。

对于杨志的再次到来,王员外已预料到了。对于为何所来,王员外也猜到了。因为在在之前,跟着赢浅的那两个已经把当时的情况说于他听过了。

刘宝元会报复赢浅王豪不意外,可没想的是竟然会大胆的选择今天这个日子。还是用那种极端的办法,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人给掳走了。

“员外,舍妹的事,还请您一定要帮帮忙,不然…。会发生什么事儿我真是不敢想象。”杨志说着,眼睛都是红的。

王豪看着杨志,正色道,“你放心,就算你不说,这事儿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刘宝元那货,这次一定要好好治治他。”

“员外,大恩不言谢。如若以后有用的上我的地方,我一定衔草结环,大…。”

“好了,这些咱们先不说。先救你妹子要紧。”

“是!”

“不过,杨志呀!有句话,我先给你提个醒。”

“员外请说。”

“刘宝元那人,我从小看到大,对于他我还算是了解的。那人混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想当初他对我都敢动手。可见,杀人的事情他是绝对做的出来的,那别的事就更不在话下了。所以,我真的并不一定有绝对的把握,能保证你妹妹平安无事。”

王员外那话外之意指的是什么,杨志心里明白,就是因为明白,才更觉得自己无能,攥着拳头的手发抖,声音紧绷,几乎咬碎了牙齿,开口,“只要她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不重要…”

王员外看着,叹了口气,拍了拍杨志的肩膀,算是安慰,随即问,“赢小弟呢?他怎么没一起过来?”

“她…她有些不舒服。”

看杨志神色不对,王豪猛然响起,刘宝元提出用赢浅换杨莹的话。眼神闪了闪,聪明的不再多问,只是忍不住失望道,“如果赢小弟来就好了,他主意最多,或许能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也不一定。”

杨志听了没说话。

“老爷,人都准备好了。”王虎走进来,道。

杨志精神一震,急忙气势,紧声道,“我也跟着去。”

“杨志你不会武艺,去了恐怕有危险。”

“员外,请你让我跟着去,我不会给你的护卫添麻烦的。”

王豪有些犹豫。

“员外,求你,让我一起跟着过去。”

王豪看杨志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叹了口气,点头,“好吧!”

“多谢员外。”

“王虎,你多带些人过去,保护好杨公子,也务必要救出杨姑娘,知道吗?”

“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好了,去吧!”

“是。”

杨志,王虎等离开,王豪坐下,王夫人,王云从内间走出来。

王云脸色不好看,愤慨道,“那刘宝元真是越来越混了。”

这话,王豪,王夫人均未回应,无声默认中。

王夫人叹了口气,道,“刘宝元提出那样的要求,这一下子,杨家和那赢小公子之间怕是要生出间隙了。”

王豪点头,认同,却也略微不解道,“不过,这赢浅一下子这样不管不问的态度,倒是也有些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就这种情况,赢小公子除非答应去换杨莹。否则,无论他怎么做,落在杨家人的眼里都觉得,他都是自私的。认为他是自己不敢冒险,却甘愿看着杨莹送死。”

王豪听了,皱眉,“杨家如果真的流露出那样的想法,可真的就不太聪明了。那样也不怪赢浅不管了。”

王夫人附和,“是呀!当初杨志出事儿,要不是赢小公子出手相救,李氏那儿子早就死了,还有那杨莹也早就被毁了。要是再生出用赢小公子换杨莹的念头,那可就真的太自私了些。”

说着,叹息,“不过,倒是也能理解,杨莹跟他们才是一家人,谁让赢浅是外人呢?搁谁,谁都是更心疼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手足。杨家会那么想倒是也不奇怪。”

王云听了有些愤愤不平了,“那也不能那样呀!自家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是不命了。再说了,说道祸根,最开始还是杨家那女儿惹出来的。”

“其实,那次的事儿倒是也不愿杨家那女儿。都是刘宝元太过不羁,拿她开玩笑才害了她,她也是无辜的。”王夫人就事论事道。

王云听了瘪嘴,不以为然,“刘宝元是戏弄了她,可那周丽呢?难道她也是冤枉她吗?当初我可是听说,周丽来镇上,对着杨家人,大骂杨莹贱骨头呢?说杨莹对哪个男人年念念不忘什么的。”

这话,王夫人一时无言。因为王云说的也是事实。

王云毫不掩饰她的不喜,“反正,我看着那个杨莹就不喜欢。看她那轻声慢语,娇滴滴的样子,我总觉得她跟我们不一样,格格不入的。她说话,动作什么的我看着就得矫揉造作的厉害。爹,娘,难道你们不觉得她今天在台上弹琴的是时候,很是一副高高在上的作态么?”

“这,我倒是没感觉到。就感觉她弹琴还不错。”

“我可是感觉到了,她那个头仰的,下巴抬的,完全是在蔑视下面,一副看不起我们的样子。”

“你这丫头,想多了吧!”

“我才没有想多,不信您问爹有没有这种感觉。”

“我呀!就感觉你现在呱噪的厉害。好了,赶紧出去吧!吵的我头都痛了。”

王豪那满脸受不了的样子,王云好笑,“爹…。”

“好了,出去吧,外面还有客人呢!去招呼着些去。让我和娘在这里歇一会儿。”

“知道您们这是嫌我了,我呀,这就走。”

王云离开,王夫人摇头,脸上带着笑意,“这丫头现在越来越活泼了。”

王豪没接话,只是若有所思道,“如果赢浅真的跟杨家闹的不睦,不再插手杨家的事的话。那,想救出杨莹来无异于天方夜谭呀!”

王夫人听了心头一跳,“老爷,你不是派人去救杨莹了吗?怎么还会…。”

王豪转头看着王夫人,神色莫测,“夫人,现在杨莹在刘宝元的手里,只要他拿着刀子往杨莹的脖子上一放。那么,你说,杨志看到会怎么做呢?他敢冒那个危险,让我去救人吗?”

王夫人听了脸色一变,张口无言。

王豪淡淡一笑,神色淡漠,“所以,我就是派再多的人过去也没用,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想到杨莹那样的年纪,却…王夫人面露不忍,“难道那杨家姑娘,最终还是难逃一死吗?”

“如果赢浅还愿意护着她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反之,除非天降贵人,除非刘元宝放手,否则,杨莹必死无疑。”

王夫人听完,忍不住问道,“老爷,那赢小公子,真的那么有本事儿吗?”

王豪听了沉默,良久,摇头,“坦白说,那人,我看不透。”

“老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很多,聪明的人也不少。可那样狠辣,果决,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王豪意味深长道。

“狠辣,果决?老爷,你说赢小公子?”王夫人神色不定。

王豪没说话。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从第一次接触赢浅的时候就清楚,她不单纯只是一个聪明的人,她还足够的狠,从她对付刘宝元那两件事儿中就可以看出。一次软了他的根,一次端了刘家一窝。

包括算计自己的时候,也是精准的直打七寸。那手段,那心机,每每自己想起都有些心颤,同时也叹为观止呀!

那样的年纪,就有那样的手段。他以后,不知道会成长成什么样子。而对赢浅那样的人,王豪打从心底不愿得罪。

君悦轩

九公子皱着眉回到酒楼,伙计林子就疾步迎了过来,弯着腰,满脸敬畏,笑着道,“掌柜的,您回来了。”

“嗯!”

“掌柜的可要准备饭菜。”

“无须。”九公子说着,往楼上走去。

林子看着,忽然想到什么,赶紧道,“掌柜的,那赢小公子来了,说有事儿找您。”

闻言,九公子脚步猛然顿住,情绪不明,静默,片刻,开口,“人呢?”

听到九公子问话,影七眼里闪过失望。主子怎么就没无视过去呢!

“在那里!”

顺着林子所指的地方看去,看到那趴在桌上,头枕在胳膊上,缩成一团,好像已经睡着的小人儿,九公子眉头跳了跳,心里无端生出一团火气。

刚才还那样目中无人,牙尖嘴利,嚣张的对他的话不屑一顾。现在,又跑到这里做出这副无依,又无靠的可怜样子给谁看?

林子看着一直温和儒雅的掌柜,现在盯着那赢公子变得有些阴晴不定的脸色,不由愣了一下,掌柜的这是在生气吗?他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掌柜的生气。那,是不想看到那赢小公子吗?

林子有些惴惴不安,赶紧道,“掌柜的,要不,小的现在就去请赢公子离开…”

闻言,九公子收回视线,面无表情,“不用管他。”说完,抬脚上楼。

“是,掌柜的。”林子听吩咐,退了下去。

影一听了九公子的话,高兴了。主子这样才对嘛!对赢浅那可恶的丫头,就该无视,主子最好一直无视才好。

影七想法却完全相反,这都能影响主子情绪了。无视什么的怕是不可能了。

***

另一边,果然不出王豪预料。

杨志等人赶到十里铺,也确实见到了刘宝元。刘宝元看到他们,不等他们动手,一句不说,抬手对着杨莹打了几个巴掌,接着大手就扣住了杨莹的脖子。对着他们阴沉一笑,满脸戾气,“你们过来呀,只要你们敢动一步,我现在就弄死她。来呀,要不要试试。”

“咳…咳咳…哥,救我…”杨莹脖子被掐住,脸色憋的通红,泪眼汪汪,脸色雪白,惊恐至极。

杨志脸色铁青,灰白,恨不得把刘宝元千刀万剐了,可最终却不敢动分毫。

刘宝元看着大笑,笑过,表情一转,阴狠,暴戾尽显,“既然,你们想玩儿,那本少爷现在就陪你们玩儿玩儿。现在,三天时间现改为两天,再不把赢浅给弄来,或者再给老子耍花样的话,老子即刻就毁了她。不信的话,你们就试试。”

说完,看着杨志意味深长道,“杨志,我奉劝你最好还是赶紧把赢浅带来的好,不然,你这妹妹保不住,就连那赢浅也是必死无疑。所以,你还是识相点的好。”

杨志听了,眉心猛跳,“你什么意思?”

“我记得,那鞭子好像打到赢浅身上了吧!好像还见血了吧!”刘宝元阴邪道。

闻言,杨志猛然记起,赢浅胳膊上那一抹红,脸色遂然一变,眼睛爆红,咬牙切齿,“你在鞭子下了药?”

“哈哈哈…。你还不笨吗?”

“你个混蛋,你他妈的不是人…。”

“哈哈哈哈…。我就是混蛋,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刘、宝、元…。”杨志眼睛赤红,嘴唇被牙齿咬出血来,却无所觉。

杨莹看着杨志那个样子,眼泪流的更凶。本来对于自己冲动推赢浅那一下,在过后,还惊骇于自己的举动,懊悔那样做过。

可现在,看着杨志,杨莹心头百感交集,百种滋味。她没想到哥哥对那赢浅竟然在意至此。在他的心里,或许,赢浅比自己这个妹妹还重要吧!

看着杨志,想到九公子,那一瞬间,杨莹觉得心里又悲又凉。直觉得,或许就这样死了也好。这样不用面对丑恶的自己,也不用面对那个关心过她,却又故作不记得她的人。

也不用面对,那些看似在乎她,其实却并未把她真正放在心上的人。

看着杨莹的眼泪,再想到他对赢浅那抹血色的忽视。杨志眼角溢出一抹湿意,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

***

看书,品茶,下棋,平日九公子都在做的事。现在,也与以往无二,手执一盏茶,手握一本书,看起来悠然而闲适,悠然而自在。

想到现在在楼下的赢浅,影七忍不住,不着痕迹的观察某些细节。然后发现…。

平日绝对不喝一口冷茶的主子,刚才已经抿了好几口已经冷掉的茶水,却无所觉。

然后,他发觉,平日翻书速度很快的主子,今日翻起书来格外的慢,一页停留许久,看的格外认真…认真的走神。

影七忍不住叹气,果然还是被影响了。不过,倒也不是大不了的事,主子毕竟是男人,碰到一个感兴趣的女人,这也很正常,其实,也算是一种难得。毕竟,要是主子一直不允女人近身的话,那他也是需要担心的。

现在这样也挺好,除了感兴趣的女人,看起来有些让人闹心外,其他也没什么。

“掌柜的…。”林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影一等人还未说话,九公子自己亲自开口了,“进来!”

九公子这是抢了自己属下的活儿。

林子进来,看着九公子有些忐忑,欲言又止。

“什么事儿,说吧!”九公子很是温和道。

林子看着九公子,又恢复以往那个温润谦和的掌柜,不由放松了一些,开口,“掌柜的,那赢小公子好像病了。”

闻言,九公子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病了?”说着,遂然想到她胳膊上的伤口,脸色沉了下来。

“是,小的看她一直趴在那里不动,有些担心,就上去看了看。然后,发现她脸色红的厉害。叫她,她也不应,小的害怕出什么事儿,所以…。”

林子说完,九公子好一会儿没反应。

就在林子觉得自己禀报这事儿有些多余的时候,就见他们掌柜的起身,往楼下走去。

看着九公子的背影,影一有些垂头丧气。

影七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没忍住。

“小二,有一位赢公子有没有在你们这里?”

“赢公子?哦,他在。”

“那就好,那就好。”

九公子走到楼下,听到门口处传来的声音,顿住,静止不前。抬眸,看着李氏和杨英,满脸焦灼的向赢浅走去。

“赢赢,赢赢…你醒醒呀!”

“赢浅,赢浅…。”

看着杨英和李氏推晃赢浅的动作,力道,九公子微微眯了眯眼。

“赢赢…赢赢,赶紧醒醒…”

“赢赢…”

“嗯!”

“赢赢,你醒了呀!走,我们回去…”杨英说着,拉着赢浅就欲往外走。

“松手!”

“赢赢,我们先回去,你…。”

“我再说一次,松手!”声音依然平缓,却带着不容错辨的凉意。

杨英怔怔,赢浅的冷淡,第二次感觉到了,这不是错觉。

“赢赢,你怎么了?”

赢浅摸了摸自己额头,感觉到上面异样的热度,放下,伸手按住自己脉搏,片刻,松开,吐出一口热气,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找我什么事儿?”声音带着一丝绵软,沙哑。

“赢赢,我们能回去说吗?”李氏有着自己的顾虑。

“我有些不舒服,有话就在这里说吧!”赢浅按了按眉心,淡淡道。

“赢赢,我们回去吧,在这里说不方便。”杨英感觉今天的赢浅怪怪的。

“不方便就别说了,我想休息一下,你们回去吧!”

“赢赢,你怎么可以这样?”杨英眼眶红了。

“那样?”

“你…。”

“好了,别说了!”李氏打断杨英要说的话,看着赢浅,不再犹豫,脸上满是祈求色,轻声道,“赢赢,请你帮帮我们,想办法去救救莹儿吧!”

赢浅听了,抬眸,神色淡淡,语气淡淡,“救她?她是我的谁?”

“赢浅,你…你怎么这么问?”

赢浅看了她们一眼,勾唇,淡笑,“你们,又是我的谁?”

杨英瞪大了眼睛,“赢赢,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赢浅看着杨英,不能接受的样子,微微一笑,“英子,你说,我是你们的谁呢?”

“你当然是我们的家人呀!”杨英不假思索道。

“那,如果我不去救杨莹呢?那,我还是家人吗?”

“你为什么不去救?”杨英问的单纯,直接且直白。

赢浅听了,起身,看着杨英,轻声开口,“英子,单纯不是一种错。可,却并不是每个时候都那么讨人喜欢。”说完,抬手抚上她的脸颊,嘴角轻扬,带着一丝莫名的味道,“但,我还是很高兴,当时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不是你!”

“赢赢,你在说什么呀?”

“避免不了的老病死,挡不住的人心易变。人呀!明知道最后会死,却还是想活的精彩;明知道或许会受伤害,可还是忍不住期待。”

“赢赢…。”

“英子,如果你刚才问我一句‘你还好吗?’或许,看在你的面上,我还真的会试着原谅一次。谁让人在不舒服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感动呢!可惜…。是我生出了不该有的期待。”

“赢赢,你…。”

“英子,有在意的人,心里还保有那种纯粹的关心,这样很好。虽然都跟我无关,不过这样的你,让人喜欢。但,也只是喜欢,也因为无关。所以,我们不是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