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发现/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八章 发现

赢浅说完,杨英眼眶发红,“赢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事实而已!”

看着赢浅清冷的模样,杨英心里憋闷的厉害,她不明白,为什么赢浅一下子会变成这样。ZIYOUGE.COM变得这样的冷漠,这样的陌生。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

杨英不认为赢浅是那种寡情薄意的人,也不愿意相信赢浅是那样的人。可,她为什么会这样呢?杨英搞不懂,想不明。

“赢赢,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李氏看着赢浅,轻声开口。

“误会什么?”

“赢赢,其实,我们找你帮忙,只是想请你想个办法救救莹儿而已。绝对不是要用你来交换莹儿,我们没那个意思。”李氏正色道。

杨英听了,眼睛一亮,豁然感觉明白了什么,伸手抓住赢浅的手,紧声附和道,“赢赢,你可是不能生出那样的误会。我们就是再急着救我姐,也断断没有想用你来交换的念头,所以,你可千万别瞎想呀!”

赢浅听了,垂眸,勾唇,“这话听着让人觉得安慰。”

“赢赢,你…你还真那样想了呀?你可真是…我们不会那么想,更不会那么做的,你太多心了。”

赢浅抬眸,看着杨英,淡淡道,“其实,你们有没有那样想,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算你们有那样的念头,我也没有那种舍身为人的奉献精神。而,你们没有那样的想法,我也并不需要感激涕零,感恩戴德,受宠若惊对不对?毕竟,不愿意用自己换取杨莹的我,也并没有罪,是不是?”

李氏听着,脸色变幻不定。

杨莹瞪大眼睛,有些受伤,有些不能接受,“赢赢,你怎么突然之间变成这样?”

“变成什么样?”

“你…。”杨莹抿嘴,觉得心里发凉,“赢浅,我们一起相处那么久,我们把你当家人。可你现在这样…。我们又不是那种恶毒到,想用你换我姐的人,因为你对我们也很重要呀!现在…我们只是想请你想想办法而已。而你却这样,明摆着跟我们摘清关系,把我们当陌生人一样,明显就是见死不救,你这样,不觉得自己太过狠心,太过无情了吗?”

杨英说完,赢浅笑了,“其实,我本来就是那样的人。”

“赢、浅…。”杨英是真的感到有些心寒了。

赢浅的笑意却越来越浅淡,“英子,在这个世上,当自己没能力,需要求人帮忙的时候。那么,首先要摆正心态,认清楚一点。那就是,人家愿意帮你,是仁义,是大义;反之,人家不愿意帮你,那也是应该,是常态!你不能强逼着人家施舍善心。至于人家狠心,无情这种评价。那也不过是更加映衬出自己的无能而已。”

一席话说的杨英脸色青白交错,怔怔,愣愣呢喃,“可你不一样,你不是别人呀!”

赢浅听了,看了她们一眼,却不再说话。抬脚,向前,看着静立在一边的九公子,勾唇,微微一笑。在差不多的距离,忽然眼睛一闭,向前倒去。

九公子瞬时眉心一跳,看着对着他倒下的赢浅,九公子脸色变幻不定,情绪不明,却是不动。直到…。

赢浅几乎倒在地上的瞬间,九公子忽而一弯腰,最终伸手把她给拎了起来。

影一满脸掩饰不住的失望。

影七忍不住的叹气。

九公子垂眸,看着依附在他身上的女人,抿嘴,沉默,良久,忽而拦腰把赢浅抱起。转身,抬脚向楼上走去。

看到忽然倒下,被九公子抱在怀里的赢浅。杨英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声道,“赢赢…赢赢她怎么了?”

九公子顿住脚步,转头,看了她们一眼,开口,“影七。”

“掌柜的!”影七弯腰,躬身应。

“把漏掉的那点故事,给杨二小姐补上。”

“是!”

九公子说完,抱着赢浅,头也不回上楼了。

杨英不明所以,满脸疑惑,“掌柜的在说什么?赢赢她怎么了?”

李氏垂首,有些局促不安。

影七站定,神色温和,甚至还带着一丝浅笑,看着杨英,李氏道,“刚才掌柜的意思是,杨大小姐被劫走这故事,二小姐看的并不完整,其实,还漏了点关键的地方。”

影七话出,李氏脸色抑制不住的变了。

影七看在眼里,淡淡一笑。

杨英皱眉,“我看漏了什么?难道,还有其他人要害我们?”

影七点头,“其实,也可以这么说。”

“是谁?还有谁想要害我们?”杨英满脸怒色,激动道。

“英子,我们…我们先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你哥他应该回来了。”李氏伸手拉过杨英,急切道。

杨英果断甩开李氏,愤然道,“娘,这一定要问清楚。”

“英子…。”

李氏还未开口,影七轻笑着道,“其实,杨夫人倒是不用听,因为杨夫人当时应该什么都看到了,对吗?”

影七话出,李氏摇头,急切回应,“我什么也没看到,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急切,带着一股欲盖弥彰的味道。

杨英皱眉,声音冷厉,“娘,你看到了?是谁?”

“我什么也没看到,走,回去。”

“娘…。”

李氏拉着英子欲往外走,影七开口,声音平缓,却清晰有力,“当第一个鞭挥至你们身边的时候,赢公子及时的推了你们一把,你们避开了。也因此,杨志,你,还有杨夫人,你们三个站在了赢浅的对面。所以,在第二鞭再次挥过去的时候,你和杨志应该是只顾着看着鞭子跟赢公子。因此,倒是没有太过紧张,太过关注,当时站在赢浅身后,置身危险之外的杨莹吧!”

随着影七的话,李氏脸色越来越白。

杨莹越来越迷惑,不过,看着李氏的神色,杨莹直觉的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心神不定,“你说的不错。当时,那鞭子离赢赢最近,我只顾着看鞭子和她。所以呢?这有什么不对吗?”

“是没什么不对。不过,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那鞭子明明就快打到身上了,赢公子当时就算不往后推,也断断没有,突然奔着鞭子跑过去的道理吧!”

“赢赢往前跑了吗?哦,对,她当时是突然往前面走了几步。不过,她那应该是想要拿住那个鞭子吧!”杨英这么说着,心里却莫名砰砰直跳。

“呵呵…那鞭子如此凶狠的力道,赤手空拳之下,只有傻子才会想接它。其实,赢公子当时站着的距离刚刚好,一个鞭长莫及的位置。既不会被鞭子打到,又能够很好的利用手中的银针刺向那挥鞭之人。本来一切危机,在赢公子银针射出的那一刻,就能够瞬间结束的。可惜呀…。”

影七摇头,看着杨英神色不定的小脸,颇为遗憾道,“可惜一切都被你的好姐姐那么用力一推,全部给破坏了。赢公子的银针射偏了,人也被鞭子打伤了。”

赢七话落,杨英心口紧缩,双眼圆睁,满满的惊骇,“什…什么一推?推什么?”

“自然是,你姐姐推赢公子了!当时,那一幕,杨夫人应该看的清清楚楚才是,毕竟,你坐的那个地方可是刚刚好。身为母亲当时眼里肯定也只有自己的女儿,所以,杨大小姐做了什么,你必定看的清清楚楚。”

杨英脚下微晃,如遭雷击,被炸的整个人有些发懵。

影七叹了口气,“人心难测,好人难当呀!本是好心护人,结果,却遭遇算计。所以呀!狠心,无情什么的,还真不适合用来说赢公子,她还真担不起。用来形容你姐姐,倒是恰到好处。”

影七说完,转身,再看到站在门口,同样面无人色的杨志后,不见一丝意外,面色淡淡道,“杨公子来了正好,还请带杨夫人和二小姐回去吧!今天酒楼有病人,需要静养,就不招待各位了。”

“你刚才说的那些是真的吗?莹…。我妹妹她真的推了赢浅?”杨志紧紧的看着影七,心里绷着一根随时都欲断掉弦。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那是因为我正好也在!当时,如果不是你妹妹那么英勇,不怕死的一推。那么,那一鞭子就算赢公子应付不了,我也会出来帮一把的。在下虽然不才,可对付几个宵小之辈,却也不在话下。可,看了你妹妹那举动,我还真是没有那份好心的兴致了。”

影七风轻云淡的补完刀子后,给出一句总结,“自作孽,食恶果,她应得!”说完,离开。

留下,面无人色的杨志,泪流满面不敢置信的杨英,还有脸色灰白的李氏。

自作孽不可活,怨得了谁!

***

楼上,进入房间,九公子转手把赢浅丢在软榻上,居高临下看着仍然闭着眼睛的女人。九公子静默,良久,按了按眉心,吐出一口浊气,极力做到淡然,可吐字却是掩饰不住的火气,“不想被丢下去,就把眼睛睁开。”

说完,就看到床上的女人眼睛瞬时睁开了,还对着他嘿嘿…。没心没肺的一笑。

九公子:……原来,太听话,也那么气人。

不轻不重哼了一声,“要别人帮忙,一般人最起码还会提前知会一声。可赢小公子倒是不同呀!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赖上了。”话里透着清楚的讽刺。

赢浅听了,咧嘴一笑,洋洋自得,“所以呀!我不是一般人儿。”

闻言,九公子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开口,“都有心情跟本公子逗乐了?怎么?这么快就不伤心了?”

赢浅垂首,纤长的睫毛颤了颤,也只是一瞬,再抬头,已恢复巧笑倩兮,灵动骄横模样,笑嘻嘻道,“九公子,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这人心呀!其实就跟女人身一样。除了第一次的时候会疼的厉害以外,再往后就是疼,也不过会一会儿的事儿而已,忍一下也就过去了。哪里会天天如初夜般的疼,次次刻骨铭心的痛。那样还怎么活呀!你说是不是?”

这比喻打的还真是让人闹心。

九公子听着,心口却控制不住的颤了颤。不是不痛,只是经历过更多的痛苦,所以,面对那种伤害,才会如此淡然以对吗?

不过,想到赢浅对初夜什么精准的形容,九公子看了她一眼,抿嘴,转身,在窗前软椅上坐下,不再搭理她。

看此,赢浅赶紧起身,颠颠儿的凑了过去,嘿嘿一笑,“掌柜的呀,看在小的有伤的份上,可否收留咱几日呀?”

九公子端着茶杯,微微抬眸,“这次要帮忙,倒是知道打招呼了!”

“其实,在楼下找你帮忙的时候,我也想打个招呼的。但是,我不是怕你给拒绝嘛!嘿嘿…。九公子也知道,我脸皮薄。”

听到最后几个字,九公子看着手里的茶,庆幸,幸亏刚才没喝。

放下茶杯,看着她,温和一笑,带着一丝凉意,“这么说来,本公子刚才应该一句话不说,直接看你倒在地上不管就对了?”

“坦白说,其实你接住我,我还真挺意外的。”

赢浅说的那个认真,九公子咬了咬牙。

“赢公子既然已经没事儿了,就请回吧!”

“有事儿呀!你看,我受伤了,我好像还发烧了。”赢浅凝眉,西子捧心态,一副可怜兮兮样。

九公子看了一眼,移开视线,“那跟本公子无关。”

“九掌柜的,咱不是打招呼了吗?所以,您老大发慈悲就收留一下小的吧!好不好?”

“不好!”

“哎呀呀,您这样不是逼我吗?”赢浅满脸为难。

九公子冷淡以待,不搭理。

“你真的不帮?”

不搭理,淡定的品茶。

“我们都已经那样了,你都不帮?”

听到充满怨气的话,九公子诡异的想到了那浅浅一吻,面皮微颤,这茶有些品不下去了。

“九公子…”声音软腻。

“出去!”

“你想守寡?”口气强横。

九公子:……

最可气的她还不把他归于寡?这是说他是妇人不成?

“想我帮忙也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

“你说。”

“在我面前,必须听我的。”

“行!”

答的这个利索,九公子微微挑眉。

“嘿嘿…。谁的地盘谁做主,这个我懂,所以,我一定客随主便。”

“是吗?”

“是!”

“那么,现在,出去!”

九公子话出,赢浅一点不迟疑,转身往外走去。

九公子看着扬眉。

就连影一都愣了愣。这臭丫头这次怎么这么听话。

这疑惑刚出,门口传来一吼。

“林子,有贵客来了,你家掌柜让你赶紧腾出一间房来。”

“诶!好嘞,小的这就去。”林子应的响亮,对这话他还真是没怀疑。因为,阳奉阴违,假传指令那一般的是背着人,哪里会有人当面这么干的。掌柜的可就在房间,所以,这话不用怀疑。

听到这答复,赢浅很满意,转身进来,看着九公子满脸敬色,“尊敬的掌柜,咱现在正式在你地盘上讨饭吃了,以后一定遵从您老的规矩。有什么忌讳你尽管讲,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吩咐。虽然我一定办不到,但是我一定会听你讲完的。”

说着,弯腰,规矩道,“好了,小的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先告退了。”说完,人飘飘然离去。

影一目瞪口呆。这人,这人…。脸皮怎么炼成的?

赢浅身影消失,九公子收回视线,垂眸,情绪不明。

***

杨志,杨英回到家里,杨志看着李氏,声音发颤,“娘,刚才那个影七说的是不是真的?”

杨英也觉得心口抽搐的厉害,“娘,你是不是真的看到姐…姐她推赢赢了?”

“我…。”李氏脸色灰白,不敢与对视,“我没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

那闪烁的眼神,那不自然的表情,答案是什么,杨志,杨英已然明了。

“杨莹她…。”杨英双眼发直,浑身发冷,“她疯了!”

杨志脸色铁青,眼睛爆红,心扭成一团,愤怒,悲凉,失望,心痛,各种感觉齐齐涌上,说不出的气,说不出的愧。

“志儿,英子,或。或许,是我看错了,是我们误会了。莹儿她绝对做不出那样的事。或许,当时她…。她碰赢浅,应该是想拉她也说不定你呢?所以…。”

“娘…。”李氏话未说完,杨志嘶吼出声,面部扭曲,颤抖,“拉她?拉她,会把她拉到那长鞭下面吗?”

“志…志儿…。”

“娘,人无耻,也要有个限度。杨莹已经够不堪,我不想你也变成那样。”

“志儿…”那种直白的谴责,那尖锐的用词,还是从自己儿子口中说出,李氏有些承受不住。

“赢浅因为杨莹受了伤,还中了毒,如果赢浅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们欠她的,除了人情债,又多了一份人命债!这些,要怎么还?用什么还?”杨志眼底溢出泪花,声音紧绷,沉冷,透着一股灭顶的压抑,“是用我的命?还是用杨莹的命?娘,你说?谁来还!”

“志儿…。”李氏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看着儿子被逼成这样,她心如刀绞,而杨莹做出那样的事儿,她又何尝不心痛,“你们都不用偿命,我来偿,用我的命来向赢浅赔罪,呜呜…”

杨英听言,猛然跳了起来,眼睛通红,脸色白的可怕,眼睛却亮的渗人,低吼,激动难自持,“凭什么要哥来偿命?这事儿谁做的谁还。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杨莹她既然敢做,那就不要怕死。赢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叫杨莹去死,让她去偿命…。”

“英子,她是你姐,你怎么可以…。”杨英的话,李氏听得几乎窒息。这是手足相残呀!

杨英眼眸赤红,咬牙切齿,“赢赢,只是不同意帮忙,我就说人家狠心,无情。那我姐呢?她都敢推人家去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她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

啪…。

杨英话未落,脸色猛然一痛,头一阵眩晕。

李氏看着自己的手,眼前发黑,声音颤抖,“就算杨莹他做错了,可她终究是你的姐,你不可以这么说她,不可以…”

杨英捂着脸颊,泪如雨下,失望,心痛,不能接受,痛哭出声,“从小打大,我姐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一个温柔,善良,漂亮又体贴的人。娘,我不能相信,也无法接受,她竟然会做出那种恶毒的事,呜呜…。她为什么要那样,为什么要害赢赢?”

李氏不说话,抱着杨英痛哭。

爱之深责之切。那种感觉李氏懂,杨英的心情她也明白。李氏自己也同样无法接受,自己女儿竟然变成了那样一个阴损,狠辣的人。

杨志看着抱头痛哭的母亲和妹妹,沉默,良久,直到整个人抑制不住开始颤抖,脸上溢出满满的苦涩。而眼里却透出一抹诡异的放松。

“英子,你和娘在家等着,这两天哪里都不要去。”说着,顿,加重语气,沉声道,“尤其不要去打搅赢浅。”

“好!哥,你呢?你要去干什么?”

杨志没回答,只是面无表情道,“你们在家等着就好,我会把杨莹安全救出来的。”说完,转生往外走去。

“志儿,志儿…你去哪里呀?”李氏问着,杨志已经走远。

杨英凝眉,心里各种不安。

君悦轩

赢浅看着胳膊上的伤口,有些无力。毒倒是并不难解,就是有些耗时,没有个十天八天的身上这种无力感怕是消散不了。

这种无力的感觉,赢浅最是不喜欢。有种随时任人宰割的不安全感。

现在外有刘宝元那只狼,她很需要一个安定一些的地方养伤。身边有高手存在的地方,也就九公子这里,还有就是王豪那里。

九公子这人性情难捉摸,虽然身边有高手,可在安全感和危机感并存呀!这高手对外的时候,她倒是安全。可一旦对内,她立马遭殃呀!而且,还连个还手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相比较来说,倒是王豪那里更合她意!不过,想到王云…。赢浅眉头皱了一下,随即又释然了。就她对着九掌柜那么一亲,那云儿姑娘怕是看到她,都要躲着她了,呵呵…不错!

王云哪里不需要顾虑。那么,现在剩下的就是,怎么过去倒也是个问题。九公子身边那几个人她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大爷的,使唤不动呀!

想着,赢浅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另一边…。

“公子,赢浅刚出去了。”影一很尽责的禀报道。

九公子听了,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这边,赢浅舍了点钱,找了传话人后,就回来了。如果没什

么特殊情况,王豪应该很快就会派人来接她了。

结果…。

从上午等到黄昏,也没见到来人。赢浅还真有些意外,这么高冷的反应,不符合王豪那圆滑的性情呀!就算不想她过去,也不至于连面子功夫都懒得做了吧!

“赢公子,要用饭了。”

听到吃饭,赢浅什么问题,疑惑都先丢在一边了。

“来了,来了。”

打开门,伙计上前,“赢公子,你的饭菜,我给您端上来了。”

赢浅听了扬眉,这么好的待遇。但,低头看到菜色,赢浅整个人不好了,白粥,咸菜,还有一份鲜鱼汤。

看着眼前几样吃的,赢浅脸色不好,“这是给我的?”

“是的。”

“你们掌柜的吩咐的?”

“是的。”

那干脆利索的回答,赢浅忍不住咬了咬牙。

“掌柜的说,赢公子得了伤寒,最好吃的清淡一些。”

“吃的清淡,还给我搞一条鱼来做什么?”

“掌柜的的说,清淡归清淡,可也不能缺了营养不是,所以,这鱼汤是给你补身体的。”伙计说着,看着赢浅,脸上写着几个大字‘看看,掌柜的对你多好呀!’。

伙计那表情,赢浅给郁闷笑了,“哎呀!可不是吗?你们掌柜的可真是有心呀!知道我胳膊上受了伤,还特意给我炖这么一锅香喷喷,勾死人的鱼汤给来给我喝。他这是准备补死我呀?还是准备用这发物,发死我呀?”

伙计听了,转移视线,在看到赢浅胳膊绑着的一处,再看看这鱼汤,皱眉,不假思索道,“你有伤口怎么不给掌柜的说呢?这不白白让掌柜的的费心吗?”说完,把吃食给赢浅随手放在屋里,走人了。

临走的时候,还颇为埋怨的看了赢浅一眼,“下次可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

那个话,把赢浅给郁闷的呀!那个鱼汤,看的赢浅给抑郁的呀!捶胸顿足。那个无良掌柜,那个黑货。

看着好吃的,却不能吃。那感觉…。

九公子还真是体会不到,不过,却能想象的出赢浅盯着鱼汤,却只能喝白粥会是什么样子。伸爪,无处挠!

九公子心情愉悦,晚饭多添了半碗。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王豪来了,对赢浅先是表示一番关心,又表示一下歉意,“赢小弟呀!其实,我昨天本来是要来接你的。但是,后来想想又觉得有些不适合。毕竟,九掌柜的都那么说了。所以,我想了想也就没过来,还望赢小弟不要心生不快才好呀!”

对于王豪的话,赢浅敏感的听到了一个奇怪的点儿,“员外,你刚才说,九掌柜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跟您说什么了?”

“这个…。”王豪有那么一丝尴尬,不自在。

“员外有话请直说,不然,您这样我倒是挺不安的。”

“那…那我可就直说了。”

“您说。”

“咳咳…。那个,九掌柜的说,他…他晚上的时候闹你闹的有些厉害,惹得你有些不高兴了。所以,你才会想去我哪里。咳咳…”王豪说这话,压力有些大,额头上溢出了些许汗珠,硬着脖子道,“九掌柜说,想好好哄哄你,让我先不要接你…。”

晚上闹的厉害?哄哄?

赢浅面皮抖动,再看王豪那隐晦的暧昧眼神。赢浅…。咧嘴,笑的五官各种颤动,“呵呵…哈哈…。原来是这样呀!原来是这样…。”

看着赢浅的表情,王豪赶紧道,“赢小弟呀!你也别生气了。夫妻,哦,不对,那个…。”

怎么称呼都好像都不对,王豪索性,“两个人过日子,床头吵架床尾和嘛!九公子年轻,那样,倒是也很正常,所以,你应该理解,应该理解的,毕竟你也是男…。”

这话怎么说怎么别扭,王豪浑身都冒汗了。赶紧转移话题,“赢小弟呀!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告诉你。那个杨莹她被救出来了。”

闻言,赢浅眼神闪了闪,却没多问,只是淡淡道,“是吗?”

“是呀!而且,杨家好像也并不是一般的人家。”

“不是一般的人家?”

王豪点头,“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府衙的人都亲自出面了,对杨家的态度也客气的很。所以,我才有那么一猜。”

赢浅听了没说。

另一边,影卫对于杨莹被救出的事看在眼里,在跟九公子禀报的时候,却是一语带过。他们关注的是另外一件事儿。

“主子,竟然属下在清河外发现了一个人。”

“是谁?”九公子漫不经心问。

“凛一。”

九公子听了抬眸,眼睛微眯,“凛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可是小三儿的人?”

“是,正是三皇子赫连珏的近身护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