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而是真的想了/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九章 而是真的想了

影七凝眉,“三皇子的近身护卫怎么出现在这里?”

影一眼里染上戒备,“难道是为主子而来?”

影七摇头,否决,“三皇子没那么蠢,惹主子不高兴的事情,他不会做,更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ZiYouGe.com应该只是巧合。不过,不管是不是巧合,也要派人盯着他一些,要是让他发现主子的踪迹。那,敲打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影一应,“我亲自去盯着。”

“嗯!”

“主子,属下现在就去,也顺便查探一下他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九公子点头,影一躬身,弯腰转身离开。

影七看着九公子,轻声道,“公子,杨家是否也派人去查一下?”

“发现了什么异样?”

“杨莹之事,由一知县插手并亲自出面解决,这已经有些反常。而,刚刚跟踪这件事的影卫回来讲;从知县和杨志的谈话中,隐约听出,杨家好像和沈家有着牵扯,且牵扯颇深。”

闻言,九公子眼帘微抬,“沈家?”

“宫内贤妃出自沈家。”影七回禀,低头,不敢直视,探究九公子此时神色。

九公子听了,面无波动,只是眼中清楚划过一抹厌色。

“连小小的清河都威慑到了。看来,沈家现在是越来越有威势了。”声音平缓,话中冷意不容忽视。

“无教养之家,行事难免张扬。”影七诋毁起来沈家那是完全无压力。

影七暗腹;不过,也好在沈家只是商家,并无世家底蕴。不然,就凭着皇上对贤盛宠,对三皇子的宠爱,恐怕京城那繁华之下的暗涌会更加尖锐,血腥之气更重。

但是,京城乱些也好,要是他们都团结,有爱,那对主子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或许,也是因为如此,当初主子才会放沈家一马。

影七想着,不自觉道,“不过,好在赢小公子远离了杨家,不然,就现在这情形,还真是有些不好办。”说完,心里猛然一凛,急忙抬头去看九公子,心里祈祷那句话主子没有听到。然…。

九公子眼神温和的看着影七,淡淡道,“现在是什么情形?”声音轻轻柔柔,余音悠长。

影七头皮一紧,垂首。

“影七…。”

那清淡的声音一出,影七不敢再装傻,当然更不敢忽悠,诚实道,“主子,那赢小大夫挺有趣的,属下看着也合您意。所以,想着,以后要是她跟在你身边的伺候的话。那她跟杨家走的太近,再牵扯到沈家的话,虽然事儿不大,可也挺费神的。”

九公子听了不说话,静静看着影七。

影七躬身,垂首,不动,头顶上那股威迫感却是越来越重。

影七冒汗,不等九公子开口,遂然单膝跪地,敬畏道,“属下不该探究主子心思,请主子责罚。”

一片静默。

良久,九公子开口,随意道,“你觉得她很有趣?”

“是…是挺有趣的。”这问题,这答案,影七莫名觉得不安。

“哦!是吗?”声音越来越轻柔,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影七头皮发麻,他怎么就感觉主子在不高兴呢?他说错什么了吗?

“影肆。”九公子开口。

一个黑衣暗卫从暗处走出,“主子。”

“做鱼汤,让赢小公子看得到吃不到的事。还有,给王豪传递那暧昧消息,阻碍王豪来接赢小公子的事。这些都是出自影七之手。你这话放出去,要做的不着痕迹,还要确保传到赢小公子的耳朵。”

“是,主子!”

“去吧!”

“是。”影肆领命离开,离开前,不着痕迹的看了影七一眼,带着一丝同情。

影七垂首,苦笑!那些事情明明都是出自主子之手,怎么就…。果然是祸从口出呀!

那赢浅可不是善茬,要是她听了那些话…。真要对自己做些什么。那。他也只能受着。就主子这态度,他怎么敢动她,影七有些无力。

不过,最重要的是,主子在为那一句话不高兴呀?是他猜测他的心思?还是,他说赢浅那句有趣?

如果是前者,影七不意外。如果是后者,影七眉头轻皱。那,主子对赢浅恐怕就不是感到有趣,感到好玩儿那么简单了。

***

杨莹历劫归来,抱着李氏就开始大哭。

李氏虽然对自己女儿做的事情感到心痛,失望。但是,看到受尽苦楚,备受惊吓,平安归来的女儿。一切都变成了疼惜,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开心,心疼。抱着杨莹不撒手,一边抹泪,一边安慰。

杨志静静看着,面色平静,沉默不语,情绪不明。

杨英抿嘴,看着狼狈不堪的杨莹,神色复杂,有放松,也有冷意。

“好了,莹儿,不哭了,已经没事儿了。”李氏声音哽咽。

“娘…。呜呜…”杨莹呜咽。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

杨莹抹泪,转头看向杨志,杨英,“大哥,英子…。”

“嗯!”杨志淡淡应了一声。

杨英抿嘴,没吭声。

“莹儿,大哥有件事儿想问你。”杨志淡淡开口。

“哥,什么事儿?”

李氏脸色微变,“志儿,莹儿才刚回来,能不能…。”

杨志看了李氏一眼,“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区别吗?”

“志儿…。”李氏脸色有些发白,对于杨志对自己妹妹如此不依不饶的,李氏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大哥,什么事儿?”杨莹皱眉,此刻,也发现英子和杨志好像哪里怪怪的。看到她回来竟然连一点热乎劲儿都没有。

“大哥,英子你们怎么了?”

“不是我们怎么了,而是你,是你怎么了?杨莹,你…。那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做的出来?”英子忍不住开口,压抑在心里的火气瞬时涌了上来。

“英子你在说什么?我做什么了?”

“你做了什么还用我说吗?”

“莹儿,我问你,当时在鞭子挥过去的时候。你是不是推了赢浅?”

杨志话出,杨莹心口微颤,眼眸紧缩。然,脸色却无一丝变化,反而带着一丝茫然,满满的不解,“推赢浅?没有呀!大哥,你怎么这么问?”

听了杨莹的话,杨志皱眉。

杨英冒火,“你还不承认?”

“英子,我什么都没做,你要我承认什么呀?”杨莹满脸不明所以。

李氏看着杨莹的神色,李氏皱眉,神色不定。

英子看着杨莹那样子,激动起来。“你把赢赢推到鞭子下面,害的她受伤,中毒。这些,都是你做的,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还装什么糊涂?”

英子话出,杨莹脸色大变,双眸睁大,惊骇,不敢置信,“你…你刚才说我推赢浅,说我害她?”

“难道你没有吗?”

杨莹苦笑,“英子,你这话从何而来呀?我…。赢浅是我们家的恩人。对她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我又怎么会去害她?”

“是呀!赢赢是我们家的恩人,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去谋害她?我们也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做?”

“哥,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杨莹眼睛泛红,流泪,满满的伤心,“我到底做什么了?呜呜…我被人关了两天,这两天我有多害怕,多恐惧,你们连问我一句都不问。回来,就这样逼问我?”

“是我们逼问你吗?那还不是因为你做了昧良心的龌蹉事儿。”英子气恼。

杨英话出,杨莹猛然站了起来,脸色一变,沉冷,厉声开口,“龌龊事儿?昧心事儿?杨英,就算你是我妹妹,我也不容许你这样往我身上泼脏水。不过,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看来在你心里也已经是没把我当姐姐了吧?怎么?看我被人抓起来,关了两天一夜,觉得我已经变得不堪了?嫌弃我给你丢人了?”

“你…。”英子被杨莹给刺儿的,眼睛都红了,“你说的那是什么屁话?”

杨莹冷笑,满脸嘲弄,“屁话?我说的都是你的心里话吧?不然,你能说出我谋害赢浅这样,无凭无据,无依据的话来。其实,不就是嫌弃我丢人,想随便给我按一个恶名出来,然后,不认我这个姐姐吗?”

这样的杨莹,让人感到很是陌生,杨志和杨英忽然觉得有些不认识她了。

那冷笑的样子,那嘲弄的表情,那尖锐的话语。让人忽然想不出,过去那个温柔似水,纤弱含笑的杨莹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杨志心里憋闷的难受,沉声开口,“莹儿,英子说的那些话并不是无凭无据。”

杨莹心头猛跳,脸上却不屑一顾,冷笑,“是吗?既然有证据,那就把证据拿出来呀!正好县太爷也在这里,衙役也都在,直接把我抓起来带走刚好。”

杨志听了眉头皱的更紧。

杨英已经说不出话来,愣愣的看着杨莹。她的姐姐被刘宝元抓走两天,为什么回来后会变的跟刘宝元一样了?变得这么陌生,这么尖锐,这么…无耻…

“为什么都不说话了,证据呢?不是说有证据吗?拿出来呀!”

杨志沉默,良久,开口,“你推赢赢,九掌柜的看到了,他身边的随从也看到了,还有…。”

未说完,被李氏厉声打断,“志儿,不要说了,别说了!”

杨志看了李氏一眼,抿嘴。

“九掌柜的?呵呵…。看到的人还挺多的吗?看来,想我死的人也真是不少呀!”杨莹笑,笑的脸色发白,身体发颤,泪珠如线外涌,长长的指甲紧紧的按入了手心而不自知,更不觉痛。

那个人,那个人…他竟然也看到了。这让杨莹心里发慌。可他竟然说出来,这又让杨莹感到心里发寒。一时间只觉得心扭成一团,嘴里又苦又涩。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还能说什么?外人看我不顺眼,想让我死也就罢了。可我没想到,连我自己的家人,我的大哥,我的妹妹,也宁愿相信人家那种无中生有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的无辜。不但如此,还跟外人一起污蔑我,逼迫我。原来,我在你们心里就是那样恶毒的一个人。”杨莹泣不成声。“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完,人猛然向墙上撞去。

“啊…快拦住她,快拦住她…”李氏大叫。

随着李氏的叫声,杨英快速伸手,杨志迅速起身。

杨英拉到了杨莹衣角,虽只有一瞬就从手中滑落,可那也瞬的力道,缓冲了杨莹的速度,让杨志得以挡住了她。

那撞击的力道,撞的杨志后退几步,闷痛出声,脸色发白。

杨莹反弹回来,晕倒在地。

李氏惊呼,“莹儿,莹儿…。”

看着晕倒在地,脸色雪白的女儿,李氏痛哭,转头看向杨志,“志儿,你是不是非要逼死你妹妹你才甘心呀!”

“娘,怎么是哥逼她,做错的是她?”

“英子,你姐都这样了,你还不能相信她吗?”

“我怎么相信她?人家九掌柜的都看到了,而且,娘你不也是…。”

“我说了,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而且,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赢浅她自己都不追究了,你们又何必揪着莹儿不放。”

“娘,你怎么可以…?”杨英不敢置信,李氏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到李氏的话,杨志觉得心口疼的厉害,果然,他们都是自私的。

“其实,就算是她承认了,我又能如何呢?”杨志苦笑一声开口,“她就算再不是,也是我的妹妹。就算是她承认,我也不可能把她送到牢里去。”

“哥…。”娘这样,杨志也这样。杨英眼泪流出,赢浅说的没错,她说的不错。她们不是家人,像她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家人?

杨志看着晕倒在地的杨莹,涩涩道,“只是,她认了,我心里会舒服些,知错能改也是一善。但,她现在这样,让人更觉心寒。”

“志儿…。”李氏心里也难受。可杨莹再不是,也是自己的孩子。她不能不护着。

“好了,什么别说了。”杨志觉得疲惫,“英子,你在家里照顾好娘,我可能要离开几天。”

“哥,你去哪里呀?”杨英呆呆问,觉得心里发慌,看了一眼外面的衙役,“哥,你是怎么请得动他们的呀?”

“我…。”杨志刚开口,外面衙役的声音传来。

“杨公子,县老爷让来说一下,我们该提起程了,还要赶路耽误太长的时间,让巡抚夫人等着我们可就不太好了。”

闻言,杨志面色变得紧绷,“好,我知道了。”

“那我们就在外面等着您了。”

“嗯!”

衙役离开,杨英神色不定,“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呀?是要去见巡抚夫人吗?”

杨志没接话,转头看向李氏。

李氏脸色灰白,声音发颤,“志儿,你是不是?是不是去…。”

“是,我去求了杨大人曾经的下属。”说着,顿了一下,看着李氏眼里溢出不忍,声音却愈发冷硬,“娘,杨大人现在已经是巡抚了,如果不出意外,他还马上就要进京,做京官了。”

杨志话出,李氏瞬时瘫坐在地上,脸色青白。

英子怔了一下,片刻回神,脸色猛然大变,伸手用力抓住杨志,神色惊疑不定,“哥,你说的那个杨大人,他,他是…。”

“我们的爹!”杨志面无表情。

英子瞬时跳了起来,“哥,你怎么可以去求他?你忘记他当初为了那个女人,是怎么无视我们?怎么逼迫娘的吗?”

“是哥无能,不能救出自己的妹妹,只能求人。”

看着杨志,英子心里赌的厉害,眼睛酸涩,“哥,那怎么能是你的错呢?这都是…。”

“英子,不说了!乖乖在家等哥回来。”

“哥…。”

“志儿…志儿…你等等,你等等。”李氏回神,踉跄着站起来,疾步走到杨志身边,激动异常,“你告诉娘,你是不是答应了那女人什么条件?她才会同意救人的?是不会…是不是…?你说呀!”

“娘,你先照顾莹儿吧!一切,等我回来再说。”杨志说完,挣脱李氏的手,转身离开。

“志儿…呜呜…。巡抚…四年升两级,还要做京官了…哈哈哈…杨枢霖你好样的,你好样的…”

“娘,你不要这样。”

“英子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爹,靠着一个女人给他铺垫仕途,为了他的官位,哪怕抛弃妻子都在所不惜。也怪娘没本事,怪娘没有一个得力的娘家,更没有一个做宠妃的姐姐,英子呀,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呜呜…。”

“娘,你在说什么呢?那样爹女儿不稀罕,女儿喜欢跟着娘,女儿不苦…。”了氏这样,让杨英心酸,也心疼。

“呜呜呜…。”李氏痛哭难自持。

英子和李氏陷入自己的情绪,均没发现躺在地上本已昏倒的杨莹,睫毛轻轻颤了颤。

君悦轩

相比杨家的那一团乱,这里尤显清净,安适。

窗外,绿枝摇曳,石榴飘香,微风徐徐,清香淡淡。

窗下,棋盘之上黑白环绕,一旁茶香缭绕。两边,软榻之上,一人托腮苦恼,一人温和带笑。

轻抿一口茶水,九公子看了一眼棋盘,勾唇,“赢公子,你又输了!”

闻言,赢浅丢下棋子,小手一扬,杀气腾腾道,“再来一盘。”

“都已经第五盘了。”

赢浅听了抬了抬眼,不以为意,“五盘怎么了?谁规定不容许人输第六盘。”

“倒是没人规定。”

“那就接着来,我又不是输不起。”

“赢赢,你输的起,可我赢的有些无趣了。”

“赢的烦了,那就输给我一次。”

“本公子也想。可关键是你不让我如愿呀!”九公子叹气,很是烦恼,颇为遗憾。

赢浅啪的一下拍下黑子,气势磅礴,“这次,我一定让你如愿。”

九公子听了,看了一眼黑子,抚额,“赢赢。”

“什么?”

“黑子是我的。”

“呃…。抱歉,抱歉,一不小心拿错了。来来,接着来。”

“赢赢,要不,咱们下点赌注什么的吧!”

赢浅听了,看了他一眼,很是不可思议道,“就我这名字,你还敢给我下赌注。”

“你名字怎么了?”

“赢浅赢、钱!”

“呃…”九公子笑,很中肯道,“很吉祥的一个名字。”

“那是当然!所以,下赌注什么的,你会输钱输到哭的。”

“可看刚才那五局…。”

“我们那里规矩;输了的拿钱,赢了的出钱。”

“这规矩…。”

“很合理!”

“怎么说?”

“输了棋,已经伤了心,要是再出钱,那多没人情味。所以,那些钱来安慰受伤的心,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呀!”

“原来如此!”

“我就知道九公子这种善良的人,肯定能明白!”

“是明白了。很特别的规矩。”

“因为公平嘛!”

“确实!”

“嘿嘿…”

“哎呀!不好意思,赢赢,你看我一不小心怎么就输了呢?”

“哎呦!我咋就赢了呢?”

九公子笑意浓浓,赢浅笑意深深。

“呵呵…。输了拿钱,赢赢,给钱吧!”

赢浅听了,小手一抬,伸到九公子面前,笑眯眯道,“掌柜的,应该是你给我钱。”

九公子听了挑眉,“赢赢,刚才不是说,输了拿钱吗?”

“是呀!我们哪里的规矩是这样的。可,你不是我们哪里的呀!所以,不用遵守我们那里的规矩。还是按照这里的,输了输钱,赢了就赢钱的规矩来。”

“你们那里的规矩…。?”

“就是不讲理!”

九公子:……

“这么说来,我只能愿赌服输。”

赢浅眨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带着满满的不敢苟同,“难道你想耍赖?”

隐没在暗处的暗卫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一个无赖竟然说人家耍赖?

九公子看着赢浅,不由笑了,笑的温润而魅惑,潋滟而悱恻,如风拂面,如百花盛开,灼灼其华,魅惑勾魂!

赢浅眼花了一下,看的目不转睛,毫不掩饰赞叹,“都说美人一笑百媚生,没想到男人一笑,也同样倾国亦倾城呀!真好看。”

“赢赢喜欢?”

那魅惑的语调,赢浅眨眼,“喜欢!”

“是吗?”

赢浅点头,“很是秀色可餐。就因为这,我呀!每次看到你就是肚子不饿也想吃东西。”赢浅说着砸吧咂嘴,“我又想吃东西了。”

九公子不笑了。他这是被人当做一盘菜了。

放下手里的棋子,放松靠在软椅上,看着赢浅,九公子恢复以往的温和清淡,“赢大夫准备什么时候,把解药给本公子的随从呀?”

看着九公子那张面具脸,赢浅笑了。春天都过了,男人的发情期还在乱蔓延。

对于九公子那番作态,赢浅真想说一句,腻歪呀!这得躁动的多厉害呀!对着她这个男人都起了意了。那感觉,犹如那隔夜的菜,在美观也难以下咽。

“赢大夫,在看什么?”

看馊掉的菜。赢浅心里无声回应,脸上却笑意盈盈道,“没看什么。”

赢浅的眼神,让九公子忍不住皱眉。总感觉那里有一股嫌弃的味道。

忍不住哼了一声,“赢大夫准备什么时候给解药?”

“九公子急什么,这不是才第一天吗?”

“你想几天?”

“最少要两天。身为属下,当然也得把自己主子那一份给担了不是?”

九公子听了眼神闪了闪,“我的一份儿?”

“没有你这主子的同意,影七他敢传出那种话。”阎王不发令,小鬼怎么能擅自行动!

“影七传了什么话?我怎么不知道?”

“掌柜的,那缠绵悱恻的话,你想听,我可是不想说。不过,掌柜的,我喜欢的真的是女人。”

“哦!是吗?那当初亲本公子的是谁呀?对着本公子说是相亲相爱的又是那个呀?”

“肯定是二子!一切都是二子。”

闻言,九公子眼睛微眯,忽然向前,靠近,俯身,看着赢浅笑意带着满满的魅惑,声音低沉,“赢赢记性如此不好,也许本公子该做些什么让你长长记性。”

赢浅听了,看着近在咫尺俊美面容,扬了扬眉,忽而一笑,抬手,拖住九公子下巴,轻言细语,柔柔道,“美人,别调戏俺,俺身体还没复原。春天都过了,这春情也要试着冬眠,别太热情了。咱家的墙还是很高的,你可不能做那红杏。不然,我可是会伤心的。所以,忍忍吧!乖…。”说完,松手,起身,离开。

九公子看着赢浅的背影,沉默,许久,起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情绪不明。

良久,抬手抚上自己下巴,皱眉!他刚才…。好像,真的不是在吓唬她。而是,真的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