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身份破/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章 身份破

自从杨莹出事,回来后。ziyouge.com李氏她们就从李大夫那里搬了出来。本来,住在那里不过是为了方便照顾杨志,现在杨志不在,她们也没理由再住在哪里。

所以,就在外面租了一个两房小院暂时住着,忐忑不安的等待杨志归来。

关于杨莹被劫一事,当时镇上无人,刘宝元在劫人的时候自然不会大肆宣扬。所以,除了九公子,赢浅,王豪等人基本无人知晓。

而,这种事关女儿家声誉的事情,知道内情的人只要不心存歹意,就不会四处去宣扬。这种事九公子不屑于做,王豪懒得去做,至于赢浅不想多做纠缠。李氏等人瞒着还来不及,就更加不会去做了。

至于刘宝元,白全等人,就是想,却也已是再也开不了口了。

知道内情的人也保持沉默,再加上回来的时候也保护的十分严密。继而,没有流出任何闲言碎语。

而,对于府衙的人为何会来。在别人问起的时候,李氏只是淡淡道,是为杨志和柱子当初受伤之事而来。

这么一说,观望的好奇的众人立马就接受了,毕竟,杨志当初被人所伤的很多人都是看看到了的。而且,府衙的人好像也确实去了刘家。如此,还真是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李氏最担心的,杨莹最重要的名保全了,这可谓是不幸中最大的庆幸了。

有些东西是保住了。但,有些却是很难再回不到从前了。

英子和杨莹算是彻底生出了间隙。杨莹恼火英子的不依不饶。英子心惊,也心凉于杨莹的无耻,毒辣。

两姐妹住在同一个院子,却彼此避而不见。杨莹在屋不出,英子在另一屋儿呆着不动。

李氏看着两个孩子那样,心里难受的厉害。

极力劝说,“英子,你姐姐肯定不是有心的,你就不能原谅她一次吗?”

“她只要承认了做下的事儿,再去向赢赢认错,忏悔。那我就原谅她。”英子很是固执道,“否则,什么都不用说。”

李氏听了无奈,转而开始劝说杨莹,“莹儿,你们可是姐们两,以后可是要相互依靠的,这样怎么能行呢?”

“对于一个往我身上泼脏水,几乎要逼着我去死的人,我可是不敢依靠。”杨莹面无表情。

“莹儿,英子她还小,你怎么能跟她较真呢?”

“还小就能说出那样的话来,那要是长大了岂不是更加容不得我。”杨莹冷笑。

李氏看着杨莹,忽然说不出话来。神色有些恍惚,思绪飘远,这样的女儿,让她不由想起杨枢霖,她的夫君。

相识十年,成亲十四年,在李氏的心里。她的夫君温文儒雅,温和雅致,彬彬有礼,一直是个完美且不可多得的存在。

过去的二十多年,李氏一直以能和这样的男人相识,并成为夫妻,而感到从心而发的高兴,不止一次感激老天对自己的厚待。

然而...

谁能想到,那样一个人他说变就变了呢?李氏眼里溢出满满的苦楚,沉痛。

为了自己的仕途,为了那个女人。他竟能抛子弃女,竟可逼妻成妾!沉默的容许一切在他的眼皮之下发生,淡漠的看着他们离开而视而不见。

那一日,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天轰然倒塌。一切都是那么措手不及,一切都是那样不可思议。

而现在,看着杨莹,李氏赫然有一种噩梦重现的感觉。她一直温柔良善的女儿,忽然之间变了。为了自己的名誉,她竟然可以倒打一耙,竟然可以把自己妹妹说的那样的不堪,几近恶毒。这样的女儿太像杨枢霖,像的可怕。让人心寒。

而且,对于她为什么对赢浅动手,动那恶毒心思。李氏也差不多想得到。毕竟,她是过来人,有些东西只要稍微想想,也就明白了。

苦笑,还真是父女俩,一个为了仕途,为了女人,可以六亲不认。一个为了男人,为了那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竟然可以如此狠毒。

李氏心抽成一团,压抑的难受,可有些事儿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下来。对杨枢霖她束手无策。但对自己的女儿,她绝不容许她沦为那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抬眸,看着杨莹,李氏不再劝说,转而,淡淡道,“莹儿,再有两个月你就要及笄了吧!”

李氏的话,让杨莹心头猛然一跳,“娘,你忽然说起这个做什么?”

“呵呵...及笄了可就是大姑娘了。所以,娘琢磨着,或许也该给你说门亲事儿了。”

李氏话出,杨莹脸色遂然大变,“我不想定亲!”

“傻孩子,姑娘大了,都是要嫁人呢?怎么能不定亲呢?”

“娘,你是不是现在也觉得我碍事儿了?想趁早把我给打发出去?”

杨莹这话,让李氏脸白了白,可神色却无太大波动,继续道,“我觉得柱子很不错,人老实,踏实还能干。而且家里也就他一个人,以后成了家,不但清净也不会被人拿....”最重要的是,杨莹被劫一事儿就算是被捅破了,只要柱子有心,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不会发生被婆家唾弃,厌弃一说。

李氏的话还未说完,杨莹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神色激动,尖锐的话脱口而出,“为你,我可以不做官家女,难道这样还不够吗?现在,你还想让我嫁给那孤儿,做一辈子的农家妇不成?娘,你是我娘吗?你到底想要我多惨才算满意?”

杨莹话落,李氏摇摇欲坠,面无人色。杨莹看着李氏那样子,脸色也白了,可心里却是一点不后悔那样说。

抿嘴,别过脸不看李氏,神色冷硬道,“我是绝对不会嫁给柱子的。如果娘非要我嫁。那,女儿宁愿一死。”

李氏听了,满脸苍凉,怅然一笑,带着一种决绝,就如当初带着杨志等人离开一样,“杨莹,就算你死,柱子你一定要嫁。”

“娘,你...你说什么?”杨莹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氏。

“如果你要死,娘这次不拦着,大不了陪着你一起死。但,人你一定要嫁。所以,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不该有的念头,就此给我断了吧!”说完,起身,脚步不稳往外走去。

李氏离开,杨莹瞬时瘫坐在地上。怔忪,慌乱。不该有的心思,不该有的念头,娘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她看出什么了吗?想此,杨莹脸色红白交错.....

君悦轩

影七拉肚子,在狂拉了两天后,终于止住了。如果不是影七身体好,那真是要虚脱了。不过,就算没虚脱到爬不起来,影七走路腿也是软的。

对他下黑手的人是谁,不言而喻,除了那个赢浅不会有第二个人。可就算知道又如何。影七长长的叹了口气,有冤伸不得的感觉,憋屈呀!

你说,主子他怎么就对那样一个坏心眼的女人感兴趣了呢?影七心里忍不住怨念。

而此时此刻,九公子看了一眼被丢在一旁的棋盘。垂眸,再看楼下对着拿勺之人,笑的跟花一样女人。也忍不住问自己,这么一个心性不坚,却贪吃成性的女人,他怎么就觉得她有趣了呢?

“小刘师傅呀!我可算是见到你了。我本以为你能做出那么多美味菜肴的人,一定是位老爷爷了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青春年少,你一定是做菜的天才。”

赢浅看着眼前青葱年少的青年,那是掩饰不住的热情,“小李师傅,我叫姓赢,单名一个浅。你可以叫我赢赢。小刘师傅呀!请问你全名是什么呀?”

“刘....刘明!”

“刘明呀!日月相合,这名字好呀!”

刘明拿着勺子干笑,有些不自在,拘束不安。他不过就是出来看看今天菜色而已。怎么就变这样了呢?刚才这小公子在听到林子说他就是做菜的大师傅后。那表情,那眼神....

刘明现在想起忍不住都颤了颤。如果不是年纪不合适,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蹦出了来个孩子呢!看他那眼神灼热,透着感动....

“赢公子,我....”

“叫我赢赢,赢赢就好。”

“赢...赢赢,那个我还有事儿要做,你....”

“刘师傅,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

“那比我大。嘿嘿,刘大哥,我快十五了,你可以叫我赢弟。”

刘明:。。。。。自己不是爹,而是哥!而且,他刚才说的好像是要去忙吧!没说什么认亲的字眼吧!

“刘大哥,你成亲了吗?”

这问题....太直接,太不含蓄。刘明脸色有些泛红。二楼的九掌柜笑了,带着一丝凉凉的味道。

“刘大哥....?”

“没...没有!”

“真的?”那眼睛亮的,让人无法直视。九公子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别有所图,他倒要看看她图什么,刘夫人的位置?

看着眼前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公子,那高兴的样子。让刘明更加不自在,耳垂都红了起来,就是心里觉得有些别扭;腹诽,我这么大还没成亲,他高兴个什么劲儿呀!

“刘大哥,那,以后我可以去你家做客吗?”赢浅笑的那个热情。没有成亲,他就算是去打搅,也不存在打搅人家夫妻温存这一说了,嘿嘿...晚上可以去刘师傅家里开小灶了。

九公子也看出了赢浅那点小心思,不过,还自动补脑补出一点东西,比如,近水楼台先得月什么的。

“呃....”刘明不太适应,这热情的快节奏。

“刘大哥,不欢迎吗?”赢浅眨眼,满脸遗憾。

“没...没有!你想来自然是可以。”

“太好了,那我今天晚上就去可以吗?”

“可...可以!”

“那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刘哥哥你先去帮吧!我准备准备东西,晚上在这里等你一块回家。”

“呃..好...”

“那我出去了,嘿嘿...”

“呃...”

看着赢浅欢天喜地离开的背影,刘明挠头,大晚上的来客人,也不是亲戚什么的,这要怎么招待才好?而且,那赢小公子都说了‘准备准备东西’这明显是要带礼物来。人家如此慎重,他也不能轻怠了不是。可他除了做吃的,别的都不太擅长呀,这....到底怎么招待才好呢?

刘明深深苦恼。其实,真想说一句,刘师傅呀!你会做吃的,就这一点,绝对足够了。

楼上,九公子见赢浅跑出去,收回视线,转身去了房间。下棋什么的,果然还是一个人更有趣。跟一个臭棋篓子过招,还真没什么意思。九公子抱着这种想法,决定完全无视那贪吃的女人,继续自娱自乐。

另一边,影七整理一下仪容,往九公子房间走去。走到门口,正好碰到由外面回来的影一。

“回来了。”

“嗯!”影一点头,看了影七一眼,忽然顿住脚步,皱眉,“脸色怎么白成这样?出什么事儿了吗?”

影七拍了拍脸颊,“没发生什么事儿,我就是吃坏了东西拉了两天肚子,没大碍!”

“拉肚子?”影一惊讶。

“咳咳...不说这个了。你呢?可发现什么?”

影七话出,影一眉头皱的更紧了,脸色也有些不太好,“进去说吧!”

影七看着影一异样的神色,也不再多问,点头,随着走了进去。

“主子!”

“嗯!人已经离开了?”

“是,属下看着凛一离开清河后才回来。”

“他来做什么?”

“回主子,他应该是来找人。”

“找人?”

影一点头,皱眉,神色染上一抹厚重,“而且,找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赢浅。”

影一这话一出,影七神色不定。

九公子扬眉,放下手里的棋子,转头,看着影一,重复问,“你刚才说,他找的人是小精怪?”

“回主子,是的。”

“怎么发现的?”

“属下一路跟着凛一,在两天,凛一在每个落脚点,停下稍息的时候,总是不忘拿出一张画像向人打探,问人家可曾见过画像上的人。那画像,属下找机会看了一下,应该就是赢浅不会有错。不过,是我们首次见的那个胖胖的赢浅。”

“关于小精怪,他都打探到了什么?”

“赢浅胖胖的样子,见过的人好像不多。所以,很多人都说没见过。偶尔,有个别人说有些面熟。在凛一继续往下问的时候,听他们说是谁家闺女,谁家亲戚后。凛一也就作罢了,没继续问下去。”

九公子听了,食指不自觉的扣着桌面,若有所思,“你们说小精怪她会是什么人呢?”

影一皱眉,“凛一是三皇子的人,他找赢浅,明显是受了三皇子的令。能让三皇子如此费心寻找的人,还是这么一个女人.....”

影一顿了一下,正色道,“秉性刁钻,言辞大胆,容貌姣好,可那身形太差。就凭着赢浅开始那副臃肿的模样。留在身边伺候,三皇子应该看不上。如果不是放不下的女人,又不是哪个表妹,亲戚。却还要如此大费周章派人来找。那么,或许,只有一个可能....’

影一说完,心里猛然一凛,“难道是曾对三皇子不利之人。”

影七听了凝眉,沉声道,“就赢浅那大胆的个性,还有那一手精妙的针法,做一些妄为之事确实有很大可能。而,她也确实有那个本事。”他不就是无声无息的中了招,然后拉了两天吗?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皇家之人,也从来都是只记仇,不记情的。当然,在影七个心里,他家的主子是例外。

影一抿嘴,“主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赢浅,就不得不防了。”

九公子听完,静静靠在软椅上,沉默不语,静默,良久,开口,“小精怪是个聪明人,她不会轻易被人利用,如果没有一个强硬的理由,她绝不会和皇家之人对上。如若她真的对赫连珏那小子做了什么。那,只有一个理由....必定是赫连珏先做了被她不容之事。”

最后一句,说的清清淡淡,不温不火。却带着绝对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种相信.....

令影一感到震惊,影七感到惊心。

主子竟然如此相信赢浅?

相信,信任...这种东西,那些没有经历过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各种阴谋算计,血腥风雨的人或许还有。

可他们主子,在皇宫那个最奢华也最残忍,最血腥的地方,沉沉浮浮近二十年。信任,相信,这些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一个笑话。

就是他们这些暗卫,能让主子相信,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的命,都系在他身上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从小就跟随在他身边的原因。不然,要想主子信任他们,那是天方夜谭。

可现在,主子竟然会相信赢浅这样一个人,相信一个才接触两个多月的人。

这如何不让人感到心惊。

九公子看着影七,影一的神色,自然之道他们在想什么。缓缓垂下眼帘,遮住眼中同样的复杂。

他竟然这样相信赢浅?呵呵....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或许,是因为她的善良。不,其实她也不是特别的善良,她该绝情的时候,也很绝情。看她现在对杨家的不闻不问,看她对杨莹的生死完全不在意,就可以看出,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善良。

可哪有如何呢?如果都以怨报德,那,何以以直报怨?

对于委屈,她不曾说。对于背叛,她不曾抱怨,选择冷漠。一种让人忍不住心疼的清冷。

比起以牙还牙,这种清冷,已是一种最大的难得。

其实,如果她想,让杨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她却没有,或许,是因为那个英子吧!在不经意间,在无意识间,九公子排斥了因为杨志的那种可能。

“影七。”

“主子。”

“把小精怪的画像传到影二那里,让他查探一下小精怪的身份。”

“是。”

“另外,让影二查探一下赫连珏的动静,再查一下这半年内可曾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之事。”

“是。”

“去吧!”

“是,主子。”

***

此后的几天,赢浅那是天天晚上往刘明家里跑。白天的时候,得空就往刘明的身边凑,凑到他身边,看着他做菜,在一边塞几口,然后继续对着下一盘流口水。对这不断能吃到不同口美味的差事儿,赢浅那是从心底里感到满足呀!

摸了摸自己又变得圆润的脸颊,赢浅圆满的都想哭了。这日子才叫日子,真是有滋有味呀!

可惜,好日子才维持了没几天。先是厨房那边,不准许赢浅进入了,说是她在太影响刘师傅做菜。

好吧!这是理由,她接受。这里不容许她凑,那晚上她就去刘明家里继续。

谁知,到了晚上,刘明一脸不好意思的告诉他,“赢小弟,不好意思,这几天恐怕不能招待你了。”

“嘎!刘大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如果有,我也是可以帮忙的,搬搬抬抬什么的,我都会做的。”

“不是。”

“那是....”

“我姑妈来了,我要跟着我娘一起照应。”

“哎呀!是姑妈来了呀!那正好呀!正好我可以帮姑妈把把脉,调理调理身体什么的。”

“不用....”

“刘大哥你不相信我的医术?”

“不是,其实,我表妹也来了。”

“诶?”

“我...我想好好招待表妹。”刘明说着脸红了。

赢浅看着那抹红,了然了。“那,我可以....”

“不可以!”

赢浅的话刚开头,就被刘明十分果断的给否决了。

“那个,刘大哥,我还没说完呢?”

刘明根本就不听赢浅说什么,只是一板一眼,很是认真道,“我娘说了,绝对不能让你和我表妹多接触。”

赢浅听了眨眼,忍不住好奇,“这个,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我娘说,你长的太好看了。”

赢浅:。。。。。

其实,她喜欢的是男人。不过,如果她这么说的话,肯定直接就把刘明给吓走了。

“刘大哥,其实我刚才想说的是。等你表妹走了,我还可以过来玩儿吗?”

这话一出,刘明脸色更红了。赢浅直呼;不会吧!

“我表妹此次来,就不走了,我们....我们马上要成亲了。”

啊...还真是这样呀!

“刘大哥,你不是还没定亲吗?怎么就....?”

“是呀!我没定亲,我是直接成亲。”

这...这不科学呀!赢浅泪奔,不用说,表妹成了老婆,她就更不方便来了。长的好看是中错。打搅人家新婚燕尔是种罪。

这才痛快的吃了几天呀!怎么这么快就被华丽丽的抛弃了呀!

赢浅失魂落魄的走了。

那边,九公子得到禀报,品着茶,淡淡的笑了。

“今天这茶味道不错。”

“那属下再去泡一杯来。”

“不用了。”

“是!”

接下来几天,赢浅除了不去刘明家了,其他还跟以前一样。

几天后

“公子,赢大夫来了。”

听到影一的禀报,九公子眉头扬了扬,透着满意。

“让她进来。”

“赢大夫请!”

赢浅听了,抬眸看向影一,上下打量着他。

那眼神,影一皱眉,“赢大夫在看什么?”

“影一,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好看了。”说完,不看影一抽搐的嘴角,抬脚走了进去。

“赢赢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呵呵....其实我是一直有空,不过就是怕打搅掌柜的清闲所以没过来。”赢浅坐下轻笑道。

“赢赢这话可就太见外了。以后,如果没事儿,可以随时过来。”

“谢谢掌柜的的美意,不过,以后大概没时间了。”

九公子听了扬眉,“怎么?赢赢有事儿要忙?”

“不,其实,我今天过来是向九公子说声告辞的。”说完,把几张银票放在九公子面前,“这几天谢谢九公子的收留,现在我伤已经基本无碍了,再住在这里就有些不合适了。”

“那间房其实一直空着,赢赢一直住在那里也没关系。”

“谢谢九公子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会觉得不方便。”

九公子淡淡一笑,“赢赢不想,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不过,出去后赢赢可有住的地方?”

“先四处看看,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到时候一定告诉掌柜的去做客。毕竟,我们关系可是不一般。”赢浅调笑道。

“那好!我就静待赢赢消息了。”

“呵呵...”赢浅轻轻一笑,起身,“那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

“嗯!”

赢浅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九公子放下茶杯,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银票,眉头皱了起来。这丫头还真是说走就走呀!

***

赢浅走出君悦轩,回头,想起几天前的晚上无意中听到的对话,眼中透出一丝淡淡的凉意。

“明子呀!那赢小公子人挺好的,自从吃了她给我开的那几服药,我感觉好多了。现在,我们这么骗她,好吗?”

“娘,我也逼不得已的。您也知道,我从进君悦轩那天起,就是签了生死状的。我命都在掌柜的手心里捏着,何况其他。现在,掌柜的不想我和赢小弟多做接触,我唯有听从,哪里能说一个不字。”

“唉!你说,一般人招人干活,一般也就是要卖身契。可你们掌柜的,怎么会让人立那么可怕的东西呢?”

“娘,其实无所谓了。只要我安安分分的做事儿,就是签了生死状也无大碍。而且,那生死状也不是一直的,只要掌柜的不用我了,或者,他离开了,也就没什么了。倒是我,反而能得到不少的银子,那钱绝对够给娘治病了。”

“明子,都是娘不好,是娘拖累你了呀!”

“娘你说什么呢!我可是盼着你好。到时候,我再给您找个儿媳妇,给您生个孙子,我们一家人安安乐乐的过日子,多好呀!”

“好,好...我可就盼着那一天了。”明子娘笑的开心,说着,轻声道,“不过,在君悦轩干活,你可是要小心着点。娘总是觉得你那掌柜的不是一般人。不说其他,你看他连个姓氏都不透漏,可见是个有秘密的。明子呀!娘就担心他不会是个命犯什么的吧!”

“娘,你放心吧!掌柜的他绝对不是什么命犯。”刘明说着,压低声音道,“我们掌柜的,很可能是个贵人。”

“什么?贵人?”

“嗯!前一段时间,掌柜的不舒服,就一直没下来用饭。有一次我给掌柜的端饭上去,掌柜的半躺在那里,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就露了出来,我无意中看了一眼。娘,你猜我在上面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赫连!娘,我看到了赫连二字。”

“赫连?那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瀚皇室的人,正是这个姓。”

“什么?你....你说的是真的?”

“绝对不会有假的。所以,我跟着掌柜的的你放心,只要我不出错,就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天哪,竟然是皇家的人....”

“娘,这事儿你可千万别透漏出去,不然,说不定会给儿子惹来祸端。”

“这个娘知道,你放心,放心,娘绝对不会透漏一个字的。天哪,没想到我这辈子还有机会能见到贵人...”

“呵呵....我娘是有福气之人。”

“都是托了我儿子的福。”

听着里面的对话,赢浅垂眸看看自己手里的几服药,凉凉的笑了。吃了人家饭,送老人一点补品,这也算是礼尚往来。可没想到,竟然能听到这样一段,足以让人震惊之言。

老实,爱羞的刘师傅,竟然也是个演戏高手。

还有那九掌柜的.....呵呵...果然不止是一个掌柜。

未免九公子过多的联想,所以,从刘明家里离开后,她又多待的那么几天,这也算是不愧对刘师傅供应的美食了。

转头,看向仁药堂,曾经呆过的地方。吐出一口浊气,已没什么需要期待的了。

清河镇,她也该离开了。大海百川,雪海高山,绿洲草原,这些才是她应该期待的地方。

还有那各地的美食,那才是可以拥有的东西。

一个地方呆的太久,呆的太舒服,会让人不由想留恋,这并不算是一个好事儿。四处走走,自由走一遭,这样更好。

赢浅离开的突然,离开的九公子完全没有防备。

在他察觉到的时候,已完全不见了她的踪影。

“公子,影二传来的消息。”

来的刚刚好,“拿来!”

“是。”

九公子拿过,展开,看着正是关于赢浅的消息。

看着,九公子脸色越来越暗,看完,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眼中聚满风暴。

“蔺、芊、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