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凤璟/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二章 凤

李氏昏迷没多久,醒来,红肿着眼睛把杨志,英子,杨莹三人叫到身边。ZiYouGe.com看着他们,看着他们身上的粗布麻衣。李氏喉头哽住,想起过去几年吃过的苦,受的累,杨志受的伤,杨莹受的伤害。

李氏眼睛发红,沉重的愧疚,懊悔,此刻压的她心里发疼。而此刻对自己的孩子有多少心痛,对杨枢霖就有多少愤恨。

“志儿,娘决定回杨家。”

杨志听了凝眉。

杨英不假思索,反对,“娘,哪里都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回哪里干什么?不回去。”

杨莹看了英子一眼,沉默不语。

“英子,娘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你们是正儿八经的杨家少爷,小姐。你们不应该过这种日子,不应该受这种苦。而我,也担不起那样的恶名,承受不了那个屈辱。所以,无论是为了你们,还是为了我自己,我都一定要回去向杨家讨回一个公道,向杨枢霖要一个交代。”李氏面色冷硬,说的坚定。

杨志看着,不由苦笑,摇头,“娘,你还不明白吗?那个家,已经跟我们没有关系了,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李氏冷哼,“哼!这不是由他们杨家一方说了算的。我是杨枢霖八抬大轿,正儿八经抬回杨家的正房嫡妻,我要回杨家,理所当然,名正言顺。”

看着李氏这样,杨志忽然觉得无力,“娘,你还不清楚吗?他们既然给你按上那样一个名声,那就是彻底断了你回杨家的路。”

“我没做过一点有违妇道之事,他们那是污蔑我,侮辱我,我一定要说清楚,给自己讨回一个清白。”

“娘,不会有人相信你的。”

“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没做过…。”

“为什么不相信你?因为杨枢霖巡抚大人,他说的话不会有错。因为巡抚夫人是沈家女,是宫中宠妃的表妹,她说的话就是事实。而你,一个坏了名誉的妇人,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以己度人,如果放在你身上,你会为了维护一个毫不相干的妇人,而去得罪巡抚大人吗?”

李氏脸色灰白,无言以对。

“更重要的是,当初你带着我们离开,在外人眼里就是一证据。他们会觉得,如果你没做错事儿,为什么要带着自己的孩子一声不响的逃离杨家?”

“那是因为,他们杨家和沈家欺人太甚,我只是…。”

“杨家和沈家欺负你什么了?杨大人和沈佳的事情外人根本一无所知。你回去这样说,不但没人会相信,还会被人倒打一耙,说你污蔑杨大人的清誉,诋毁巡抚夫人的名誉。”杨志面色发紧,声音沉戾,“娘,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他们是早就设好了套,做好了局,早已做好了一切把我们摘除在外。现在,你现在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没有人会相信你的,你回去只会自取其辱罢了!”

没了希望,还无法反抗,李氏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浑身冒寒气。

“娘,什么都不要想了,过去的事就当做一场梦,以后,我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清清静静的,没有勾心斗角,其实也很好。”

“是呀!娘,哥说的对,那个肮脏的地方,不回去才好呢!以后,我们陪着娘,娘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过自己想过的日子,那样岂不是更好。”英子劝说,开解道。

而且,英子也从心底里面觉得这种日子更适合她们。跟沈家那些人比心眼,斗心机,她们差的太多。就是回去了日子肯定过的也不安稳。现在日子虽然过的苦点,可最起码安稳,这样没什么不好。

李氏怔怔,呢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娘,别想了,好好休息一下。”

“英子,志儿,莹儿,你们不怪娘吗?如果不是我,你们现在肯定是锦衣玉食,无愁无忧…”

“娘,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能会怪你。我甚至还觉得庆幸呢?如果娘没带我们出来,我们还指不定被那女人给算计成什么样子呢?女儿觉得这样很好…。”

听了英子的话,杨志嘴角溢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娘,英子说的对。我们这样很好。”

“英子,志儿…。呜呜…。是娘让你们受委屈了,娘对不起你们,是娘太过愚昧呀!”李氏看着懂事的女儿,儿子,忍不住抱头痛哭。心里愧疚变得更重。

懊悔,愧疚,愤恨,还有那自我厌弃各种情绪压在一起,如同一块大石死死的压在了李氏的心里。让她一夕间看起来沧桑了许多。

“娘,跟着你我们从来没觉得委屈,你不要多想。”

“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女儿觉得很开心。”

李氏听着哭的难以自持。

杨莹坐在一边怔怔的看着。看着痛苦又无能的李氏,看着懂事又愚昧的哥哥妹妹。杨莹忽然觉得绝望。这样如何能回杨家?她真的要做一辈子的农家女了吗?不,她不想这样,一点不想…。她要离开,她一定要离开…。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犹如白驹掠过,庸庸碌碌无所觉,眨眼间半年悄然过去。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要走的走了,想留的留了。一切都在不着痕迹的改变着。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赢浅。

半年的时间,她走走停停,悠悠转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那叫一个悠然自在,怡然自得。

半年的时间,她白皙的皮肤染成小麦色,圆润的身形变得纤细了,人也长高了,蓝色的袍子一穿,一个俊秀的翩翩公子诞生了。

一人一马,低调不张扬,低调不落魄。要的就是一个不招人眼,防抢防盗防欺负,低调为上。

而每到一个地方,赢浅根据当地食物的美味程度,不定时的停留。好吃就多待,一般就走人。随意且充满期待的往下一个地方而去。

这种每天都有期待,下一个明天遇到更多美味的惊喜感,让赢浅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而每到一个地方,想要最快了解这地方的风土人情,想要最快的吃到好吃的东西。你会选择问谁呢?当然,古代是没有什么导游的。而,赢浅一到地方,想了解哪些,一般都是直奔我们的丐帮兄弟而去。

嘿嘿…。丐帮兄弟,每日观天,观人,吃百家饭,尝百种味。他们是不容小觑滴。最重要的是打探事情,还不用付银子。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事,偶尔会招人不待见。比如,现在…。

“你怎么又来了呀?”衣衫褴褛的五十多岁老人,捧着碗,一脸不喜的看着眼前俊秀的小公子。

“嘿嘿…韩叔,你昨天给我说的那家菜很是不错。我今天特别来谢谢你呀!”赢浅说着,拿出一个袋子,笑眯眯道,“我还给你带了一份过来,来,还热着的赶紧尝尝。”

韩东看着眼前的吃食,目光复杂的看了赢浅一眼。

赢浅眨眼,捧着脸,卖萌,“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爱?感动了吧?”

韩东瘪嘴,拿起筷子捞一块肉放进嘴巴里面,嚼着,很是不快道,“我都还不饿,就直接被你给喂饱了。你这样让我很没成就感。”

这贱贱的话,赢浅还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也从最初的无语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嘿嘿一笑,“是我来早了,我下次一定等你饿的快咽气儿的时候再来,保证你成就感十足。”

韩东听了瞪了她一眼,“你少咒我!我就是再背,每天也能讨到吃的。绝对不会有饿死的那一天。”

“是,是!我这都赶着,求着给你送吃的了,你哪里会有饿着的一天。”

“哼!只要你少来,我就不会讨不到。”说着,嫌弃的看着赢浅,“就你这样的,往我这里一坐。人家看了,还以为我来了什么贵亲戚呢!以后,我再出来人家谁还会给我吃的。说不得都认为我这是装可怜了。你还让不让人混了?”

那个抱怨呀!赢浅忍不住笑了,“是我碍眼了。不过,这会儿人还不多,妨碍不了你多少的。所以,我再呆一会儿就走也没关系。”

“只能待一会儿呀!”韩东斤斤计较道。

“知道,知道!”赢浅笑着点头,还很捧场子的夸赞道,“韩叔,你人可真是不错。你不知道,我刚出来那会儿,人生地不熟的。就跑到一个丐哥哥跟前儿,问了一句,大哥呀!问一下这地方那里的东西最好吃呀?我才问完,你猜怎么着?”

韩东好奇了,“怎么着?”

“那大哥眼皮都没抬,手一挥,直接泼了我一碗儿馊水。然后,哼了我一声,说,‘这地方,这东西最好吃?你吃吗?’。”赢浅说着啧啧摇头,“那大哥脾气真暴躁。”

“哈哈哈…。”韩东听了大笑,指着赢浅幸灾乐祸道,“你活该!你这长相,这打扮去问人家那种问题,人家没向你吐口水就不错了。”

“你这话真让人安慰!”

韩东叹气,“出来讨饭的,若非懒惰成性,一般都是有逼不得已的原因的。不然,谁愿意做这被人瞧不起的行当。可,就算是讨饭,我也从不觉得我们有多下贱,最起码我们不偷不抢,人家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我们也不会赶着上去烦人家。为活一命,我们就图人家一善心过日子。像你上去就问人家那样一句,不是赶着上去埋汰人吗?泼你馊水,该!”

赢浅摸了摸鼻子,很是无辜道,“你们这是以貌取人嘛!你看我,这眼神多纯洁,多真诚呀!。”

“没看出来。”

“你年纪不大呀,怎么眼神就开始不好了呢?”

“去,去!说完了,就一边儿玩儿去,我要开始讨饭了。”

“你不是都吃饱了嘛!”

“我讨了下顿吃,你有意见吗?”

“岂敢,岂敢呀!”赢浅嬉笑,摆手,起身,“那我也去找好吃的了。”

“去吧,去吧!别在这里烦人了。”

“是,是…。”

赢浅转身准备离开,韩东忽然开口,叫住她,“等一下。”

“呃!要我晚上给你带饭回来吗?”

韩东白了她一眼,“山珍海味不适合我,粗茶淡饭我更习惯。”

“哦!”

“王县令家那恶霸儿子回来了,你这几天小心些,别被他给盯上了。”

赢浅眼睛亮了,这就是丐帮的魅力呀!这消息灵通的,果然不是盖的。

“韩叔,你这话有点不清不楚呀!我有什么值得他盯上的地方呀?你给说明白点,我好赶紧改呀!”

赢浅那没出息的样子,让韩东颇为嫌弃,嗤笑一声,“改不了。”

“什么意思?”

“他喜欢俊俏的小男人。”说着,打量了赢浅一眼,颇为肯定道,“就是你这样的!”

赢浅听了眨眼,再眨眼,然后,看着韩东笑了,“他喜欢男人呀?真是缘分呀!我也刚好喜欢男人。”

赢浅话出,韩东的脸绿了。

赢浅哈哈笑了,“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说着,学着韩东刚才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然后颇为确定道,“韩叔,就算我喜欢男人,你也很安全,所以,放心啦,放心啦!”

“滚!你这混小子。”韩东黑脸,拿起手边的拐杖对着赢浅挥去。

赢浅赶紧跳着躲开,“哎呀!这脾气暴的。”

“滚远点,今天不要再出现在我跟前儿。”

赢浅听了摇头,满脸无奈,“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话真是一点不假。韩叔年纪不大,可都开始任性了。这是变老的征兆呀!要不得哟!”

“你这混小子,你再说一句。”

“不说了。”

“给我一边去。”

“遵命!”赢浅说完,迈着四方步,晃晃悠悠的走了。

韩东看着赢浅的背影,久久,嘴角溢出一丝慈和的笑意,收回视线,溢出一声叹息,“真是个奇怪的小子。”

翌日

“咳咳…。咳。”韩东看着赢浅那张完全变黑的脸,还有嘴角那一颗大痦子,刚吃到嘴里的馒头,直接卡住喉咙里下不去了,使劲儿的捶着心口,脸憋的通红,好一会儿才咽下去。

看着韩东的反应,赢浅摸了摸嘴角的大痦子,心里很是满意。

“混小子,你…。你这是什么打扮?想要我命呀!”韩东灌了一大口水,瞪眼。

“嘿嘿…。你不是说我那长相招人眼吗?我就特意装扮了一下,怎么样?不错吧!”

“是不错!都招人恶心了。王县令那儿子看到你能吐一地。”

“那就好!”

“好个屁!你这模样去吃饭,人家会让你进门吗?”

“这个嘛…”

“还有你自己,吃饭的时候不怕那大痦子掉自己碗里去呀?”

“这个嘛!”

“赶紧把那大痦子去掉,涂黑就够了。”

“真的够?”

“人家王县令的儿子也是很挑的,就你这乌起码黑的样子,谁愿意看你。”

韩东说的那个嫌恶,赢浅竟然觉得感觉不错!这…还真让人有些不淡定?难道她是喜欢被人凶的类型?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她竟然习惯这老头的念叨了,还真是要命呀!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掉,我还要吃饭呢!”

赢浅瘪嘴,“我不弄掉你还吃不下饭了?”

“我怕一会儿看到它滴流下来,我看着会呛死!”

“沾的还是很结实的。”

“少废话!快点去掉。”

“早知道你这么不喜欢,我就沾两个过来了,让你一次恶心够,一天不用吃饭。”

韩东听了手又痒了,看着手边拐杖蠢蠢欲动。

“韩爷爷…。”

听到这声音,赢浅和韩东转头,就看到一衣衫破旧却白白净净,略显纤弱的男孩儿捧着个大碗走了过来。

“翔子,你怎么过来了?”韩东看到男孩,脸色变得柔和,慈爱道。

“刚才有个好心人给了我爷爷一大碗儿鱼肉,我爷爷让我端过来给韩爷爷也吃点。”刚满十岁的翔子,纯真的小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韩东听了,抬手在翔子的头上抚了抚,柔声道,“你爷爷身体不好,怎么又出来了?”

“我爷爷说,今天天气好,他也想出来转转。”翔子说着,脸上的笑意变得沉重,歉疚,“总是让韩爷爷一个人这么辛苦,我和爷爷心里都觉得过意不去。”

“傻孩子,说什么呢!我这又不受累,每天就坐着就成。再说了,当年如果不是你爹我这条命早就交代了,哪里还会有现在。而且,现在您们还让我住你们家,不至于让我这瘸子流落街头,给我一遮风挡雨的地方,这是多大的恩德呀!所以,要说欠那也是我欠你们的。过意不去这话以后可是不要说了,不然,你们家我可是不好意思再住了,你想让韩爷爷走呀?”

翔子听了连连摆手,急切说道,“不,韩爷爷,我没那意思,我就是…。”

“呵呵…。韩爷爷都知道。所以,以后客套话就不好说了。以后有韩爷爷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你爷爷这阵子咳的厉害,就别让他出来了。你在家好好照顾你爷爷,得空的时候,就练习一下我教你写的字。好好学,等以后长大,出息了,我和你爷爷可就指望你了。”

翔子用力点头,“嗯!我一定好好学,以后让韩爷爷和爷爷过上好日子。”

“那,我和你爷爷可就盼着那一天了。”韩东笑了笑,满满的慈爱,“好了,回去吧!让你爷爷也回去歇着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韩爷爷你也早点回来。最近天有些凉了,凉着了你腿又该疼了。”翔子看着韩东一条缺失了大半儿的腿,眼里有着担心。

“我知道,你别操心了,回去吧!”

“嗯!”说着,抬头对着赢浅友善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在看到赢浅脸上的大痦子后,变得有些不自然,“爷爷我走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赢浅摸着大痦子,摇头,“果然是孩子,都不知道掩饰一下。”

韩东听了,抿嘴笑了,“你以为翔子是你呀!”

“我怎么了?”

韩东没接话,只是看着赢浅若有所思道,“也许该让翔子多跟着你跑跑,那孩子太单纯,太实心眼了。”

闻言,赢浅翻白眼,“你这话反过来听,岂不是在我说太不单纯,心眼太多?”

“看看你那黑炭脸,大痦子,你心眼还不多呀!”

“我尊老爱幼,我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吃的去。”

“赶紧走,省的碍我眼。”

赢浅哼了一声,揪着她的大痦子走了。

柏逸山庄

假山流水,亭台楼阁,绿林成荫,百花环绕,清香四溢,风景如画,画如此景。

亭台之内,一男子坐在石凳子之上,背脊挺直,手执一本书,垂首,看的入神。

四周百名暗卫隐于暗处,守护,无声无息,无处不在。

百余人,却一片静谧,除了偶尔一声鸟鸣再无其他声音。

沉静的气氛却不显压抑,反而有种令人心宁的祥宁。

一名小厮,走进亭台,看了看亭内的男子,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信函,似不忍打破此刻的宁静。犹豫良久,抬脚,缓步上前,在距离男子三步之遥的距离停下,轻声开口,“郡王,护国公的信函。”

男子听了没反应,小厮垂首站立静默不动。

片刻,男人看完最后一页合上书,放下,缓缓抬头,面容映入眼帘…。

一双比赫连珏更为魅惑的眉眼,灿若琉璃,美若桃花,星月无光。

一张比九公子更为俊美的面孔,似魔若仙,勾心动魄,百花失色。

男子看了一眼小厮手中的信函,伸手,“拿来!”声音低厚,磁沉,惑人心弦。

小厮赶紧伸手,恭敬送上。

男子打开,快速浏览,看过,眉宇间留露出一丝浅淡的波动,“木子!”

“小的在。”

“准备车马!去历城”

“是,小的这就准备。”

凤垂眸,看着手里的信函,缓缓闭上眼睛,希望这次不会再失望而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