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没试过/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双温热,干燥的手。

一张俊美熟悉的脸。

只是脸上的温和不再,此刻凝满冷色,清晰的透着不愉。

“半年不见,还是这么喜欢玩儿针!”柔和的声音透着丝丝凉意,好似斥责,又好似其他。

九公子…。

赢浅眨眼,很是意外!

见赢浅看到他,眼里不要说惊喜,就连一丝喜色都没有,除了满满的意外再无其他。

看此,九公子本就冷凝的脸色,瞬时又多了一抹暗沉,心里那不舒服的情绪压都压不住。遂然松开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的小手,垂眸看着下面的厮杀面无表情。

赢浅这个时候可没有那么多兜兜转转的心思,就连他姓赫连这事儿也暂时忽略不计,只是看着下面完全陷入苦战的韩东,飞针,抬手,边应敌,边道,“掌柜的,英雄惜英雄,帮个忙。”

那语气,听到九公子耳朵里,跟唤狗一样。九公子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她不动。

那副袖手旁观的高冷姿态,让赢浅蛋疼起来,如果不是理智还在,赢浅差点抬脚踹人。以一副救星,英雄的姿态出现。让人眼前一亮,心里燃气希望。结果,人家纯粹是来看戏,打酱油的。那感觉,憋屈的闹心呀!

奢求不了的帮助!评价不了的善恶!

平常心,平常心!深吸一口气,赢浅转头不再看他,抬手,翻身,抬脚,一跃而下,近身相搏。

几道寒光飞过,一片怒骂声起。

“他娘的,又出暗招,真他妈的小人…”

“你个小杂碎,就会使些下三滥的招数,有本事给老子凭真本事打一场。”

赢浅听了沉沉一笑。以多欺少,为恶不做之人,竟然还敢说什么凭真本事?一口盐水喷死你。

不过,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快。老子要留着力气,憋着气,一口气弄死你。

下毒,下针,搏杀之时,下三流,小人招,踹你下三路,扎你心肺眼。

小人是什么,下流是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生死面前,君子是个屁。

祸水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咱不需要惊艳谁!因为,我只想祸害谁,你不让我活,我先让你死。

看着下面灵活,敏捷,完全不按套路出招,却也不畏不惧的人儿。九公子忍不住按了那眉心,有些无力,更多是无奈。不知不觉只要面对她就有了一种无处着手,无可奈何的无力感。

“影…。”

九公子的话还未说完,眉心一跳,抬头,看着某处眼睛微眯。

影一,影七等暗卫看着某个方向,心里亦是陡然一凛。

弑气铺面儿来,锐气铺天盖地,势不可挡,锐无可慑,汹涌磅礴。一股让令人心惊又心颤的铁血之气。

人未到,威慑现。

那股气势,让影七,影一个等暗卫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神色紧绷,无声散开,以九公子为中心绕成一个圈。戒备,防御,蓄势待发!

马蹄响,人影现,气势冲天,弑气逼近,压抑顿生,悍气迫人。

“影一,把她给我带上来。”九公子沉声开口。

“是。”

影一一跃而起,向着赢浅飞身而去。然,还未碰触到赢浅,一股威压迎面而来,极致的压迫感忽然而至。无形的气力,迫使影一再难往前一步。

那股压迫感令人影一惊骇,抬手,真气凝集,欲攻,然,在看清眼前人的面孔后,动作不由顿住,神色一怔,眼里溢出意外,惊讶!

凤家郡王——凤璟!怎么是他?

凤璟看了影一一眼,既移开视线,神色无一丝波动。抬眸,对着站在马车之上的九公子,微微颔首,波澜不惊,一片平静。

转头,在看到身染血色的韩东后,眼睑微微一动,眼眸深如古井,平静幽深,看不清颜色,看不出情绪。

开口,声音幽沉,磁厚,清淡如水,却透摄人心,“一个不留。”

“遵令!”

一令出,群雄起,声冲天,气盖地!

脚动,人移,手起刀落,血色蔓延,无声无息,只余血红一片。

旁边的王猛在看到这景象后,心缩成一团,眼睛发直,双腿发颤,那救命的话噎在喉咙里怎么都发不出。

只知道惹了不该惹人,惹到要命的人。

县令日子,看着脸色也白的厉害。然,也许是出生牛犊不畏虎。看着,竟然拿起地上的剑挥了起来,大喝,“老子今天给你们拼了…。”

豪言壮语吼完,人也随着瘫倒在地,双眼暴凸,未反应过来,已身首分离。

一招既死,不留余地,绝杀!

赢浅看着心也抑制不住的颤了颤,脸色有些发白,他妈的,遇到变态了。

剑所指之处,血红飞散,人所到之处,生息全无。

而,在这剑对上赢浅的时候。两人的脸色瞬时变了,两道声同时起。

“少爷,停手!”

“风璟,住手!”

一惊慌,一冷戾!

风璟眼神闪了闪,在凤军剑出,收不住,即落之极。抬手,广袖抚过,赢浅只感觉腰上一紧,还不给她反应的时间,接着屁股一痛。痛的呲牙!不过,好在命保住了,没做那剑下亡魂。

韩东松了口气。九公子抿嘴,看着坐在地上的赢浅,神色莫测。刚才刀落之际,他那一瞬间的惊慌失措说明什么。不想探究。却也已不容置疑,有些东西已经存在。就算无视亦难抹去。

凤璟缓步走到韩东身边,蹲下,看着他,嘴角溢出一抹柔色,“东叔…”

看着凤璟,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容,韩东忍不住眼眶发热,声音轻颤,“少…少爷!”

凤璟点头,“一别十年,东叔安在,这很好!”

韩东听了喉头发哽,“属下老了。不过,少爷长大了,这真好。”

“愁别离,喜相聚,确实如此。现在,我很高兴!”

听到性情寡淡的凤璟说出这句话,韩东眼角划出一抹水色,声音哽咽,“属下能在死之前看到少爷,也已心满意足。”

那伤感的话,凤璟听在耳中,看着他身上的血色,情绪却没太大起伏,伸手点住他身上穴道,拿出几粒药丸放入他口中,淡淡道,“是有人会死,不过,不是东叔。”

那话平淡的,不见一丝怒火,也听不出一丝安慰。好似,他只是在叙说一个事实。

“少爷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祖父也经常这么说。”

听到这话,韩东不由笑了。护国公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因为,少爷这波澜不惊的性子,每每都把脾气火爆的国公爷气的跳脚。

想着,韩东此时看着凤璟才有一丝真实感!现在确实不是他在做梦。

赢浅捂着屁股,心里想骂娘!救人跟杀人真是一线之隔呀。

痛意过去,赢浅抬眸,在看到那个跟韩东说话的男人后。眼睛不由花了一下,有那么一点眩晕感。什么是倾国倾城,什么是惊艳决绝,什么是…。赢浅感觉词语匮乏了。男人如此,你让女人情何以堪呀!

跟男人比力气输了,这很正常,机能如此嘛!

可跟男人比容貌,还被秒成渣。这…。妖孽呀!

赢浅叹息!而马车之上的九公子从风璟出现后,他就不由盯紧的赢浅,想看看这丫头看到凤璟那张脸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果然…。

她还真是一点都不让他失望。眼里的那个惊艳,是满满的一点都不掩饰。

看到他就是不意外,看到凤璟就是惊艳。不经意的比较,显而易见的结果。九公子眼里划过冷色,可又觉得这比较很无意义。收回视线,抬脚走下马车,缓步走向凤璟,在刚好的距离停下脚步,那位置…。

赢浅看着眼前这双脚,抬头,看着毫无所觉的挡住自己视线的人。瘪嘴,看景都来凑热闹。

抬脚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该死的死了,危机解除,余下的热闹她是一点都不想凑了。

“赢子…”

刚迈出脚步,韩东的声音在后面响起,顿住,转身,看着韩东,轻轻一笑,“想跟我说谢谢?”

韩东也不矫情,正色道,“赢子,这次谢谢你。”

“我会携恩求报的,所以,一定要多多的感谢。你知道的,我最喜欢黄白之物了。”

韩东听了笑了,“你这小子…。”

凤璟听着,抬眸看了一眼赢浅,没什么表情。

赢浅扫了他一眼,腹诽;真是白瞎了他那张脸。

“韩叔,留着力气多喘气吧!你的欠我的人情,我会铭记在心的。以后多存点钱给我留着。”

“你小子就不会说句好听的。”

“嘿嘿…。这不是跟你学的嘛!好了,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吧!”

“你去哪里呀?”

“随便走走,转转。”

“赢哥哥,谢谢你!”翔子上前,拉住赢浅的胳膊,脸上是满满的感谢,眼里泛着泪花。

赢浅看了,伸手抹去他脸上那一点湿意,道,“别嘴上说谢谢,要跟你韩爷爷一样,多多存钱,以后除去娶媳妇的钱,剩下的都存下给我买吃的,知道吗?”

“嗯!我一定多存钱。”

“有这志气很好。不过,不要说的这么煽情,我又哭不出来,这样显得你自己多傻呀!”

“我…我就是忍不住…”

“算了!你韩爷爷刚才还哭了呢!他那么大了都不觉得丢人,你这么点也没什么。”说完,叹气,“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流血不流泪,这话还真不是对你们两个说的。”

这话,翔子听着就是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倒是没什么。

可韩东老脸挂不住了,又黑又红的,“你个混小子赶紧给我走吧!”

赢浅听了,对着翔子呵呵一笑,“看到没,你韩爷爷他害羞了!”

“赢、浅…”

“都恼羞成怒了,好吧,我走了!别再给气出个好歹来,那我那些谢礼可就收不到了。”赢浅说完,揉了揉翔子的头,笑了笑。

“臭小子,以后有事儿记得往京城凤家送个信儿。”

“知道了!我没钱的时候一定给你送信。”

“赢哥哥再见。”翔子挥手。

“好,再…。”赢浅的话没说完,在看到翔子手里握着的东西后,脸色不由一变,笑意隐没,皱眉,“翔子,你手里的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吗?”

“哦!可以。”翔子见赢浅脸色不对,赶紧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赢浅拿过那粗陋的发簪,看到那发簪下面扭曲字,脸色暗了下来,变得紧绷,“翔子,你发簪你哪里来的?”

“这是跟我一起被县令儿子抓来的哥哥掉的。”

翔子话出,赢浅眉心猛跳,“你刚才说,跟你一起被抓来的哥哥?”

“是…是的。”

“那哥哥多大年纪?”

“比。比我大一点。”

“长什么样子?”

“长的好像很清秀的样子,我…我没看的太仔细。”翔子说着,赶紧又加了一句道,“那狗公子把我们抓来后,就把我们关在了屋子里面。现在那个哥哥应该还在里面?”

赢浅听了,一言不发,抬脚,大步往里走去。

九公子看着赢浅的背影,收回视线,看向凤璟。

“凤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凤璟起身,看着九公子微颔首,声音清清淡淡,“九爷,一切可还安好?”

“嗯!还好。”

凤璟对于一直影踪成谜的九公子忽然出现在这里,一副既不好奇,也也不惊讶的样子。让九公子看着,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意。这人还是这样子,对什么都这副波澜不惊的态度。

对任何人,任何事。均是从不好奇,也从不探究,守着他自己的一套规矩做事儿。他的眼睛只看他想看到的,他的嘴巴也只说,他自己想说的。

一个既直白,又极为滑溜的人。一个连当今皇上很多时候都恨的牙痒痒,却又无形中极为看重的人。一个从来不容小觑的人。

因为他是凤璟,因为他出自凤家。

凤家,大瀚的一个传奇。

保家卫国,忠君爱国,这是他们凤家一直遵循的。从赫连家打下江山的那天起,守护着这片疆土的就是他们凤家。

历经三代,他们铸就了非凡的战绩,也堆砌了泼天的荣耀。然,跟那极致的荣耀相反的是,凤家越来越重的规矩,越来越低调的行事。

聪明的人,做聪明的事。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很明白,到了他们这个位置,怎么样做才是最好的。

所以,他凤家守规矩,懂规矩。在凤家最重的就是规矩。

先皇诰令在手,大瀚重兵在握,他们凤家要是不守规矩,第一个睡的不安稳的恐怕就是那龙椅上的人了。

而,凤家除了皇上,从不听令任何人,哪怕是皇子也一样。他们也从不靠拢任何人,亦不拉拢任何人。

功高震主的事他们不做。

兔死狗烹的悲剧他们也不要。

凤家在大瀚自成一格,历经三代成为一个不可撼动的存在。现在,就算是那王位上的人想动他们,怕是也只是只能想想罢了!

看着凤璟,九公子看到了凤家荣耀的持续延续。

在九公子思绪蔓延间,赢浅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不见刚才的异色。此刻,神色看不出情绪。走到翔子身边把发簪还给他,说了一句,走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九公子看了眼里闪过什么,却什么都没说。转头,看着凤璟,温和道,“可在历城逗留?”

“嗯!停留两日。”

“住何处?”

“未定。”

“一起吧!好久没跟你下棋了。好不容易遇到,下两局如何?”

“好!”

“护国公他老人家可还好?”

“我不在,他很好。”

“呵呵…。你这话,他听到恐怕又要不高兴了。”

“我在他没高兴的时候。”

“这倒是!”

“近之不逊,远之则怨,他不好伺候!”

这平白直述的话,九公子听着笑了,“凤璟,那一句不适合用在你和护国公之间。”

“嗯?”

“那适合用在你和女子之间,小意之言。”

“原来如此!”

“凤璟可成亲了?”

“没有!我的身体状况,九爷应该知道。”

“还未复原吗?”

“不知道,没试过!”

闻言,九公子嘴巴抽了一下。

凤璟十岁那年,被护国公拉到战场上,要他阵前观战,说要磨砺他胆子,锻炼他气势。可结果呢?护国公兴奋了,凤璟却遭殃了。

两军对持,护国公奋勇杀敌。战场之上受伤,流血,丧命,这本是常见之事。可坏就坏在,敌军袭击护国公时,一边的凤璟出手给挡了一下。结果,却一不小心伤到了最要命的地方。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击中。

在那之后,凤璟整整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这就是观战的结果。在当时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连赫连昌都亲自过去探望了。可伤到那个地方,谁去探望都没用。

御医言;凤郡王这辈子恐怕难行房事了!

这对于男人可谓是一致命打击。可凤璟当时不知道是年纪尚小,还尚未能完全理解,通透那其中的意思。反正,他一直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直到后来大了,好像也还是那样,情绪未见什么起伏,秉性也未见有何失常,除了特别冷淡了些,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只是外人看着凤璟这长相,忍不住唏嘘,惋惜,替他亏的慌!

所以,现在凤璟一句,没试过!让九公子无言以对呀!

***

另一边,赢浅回到客栈,猛灌了几大口水,扑倒在床上,瘫倒不动。

人不动,可脑子却是停不下来。那簪子她没看错,是她雕来玩儿送给英子的。而,那被关起来的几个人她也没看错,其中有一个就是杨英,女扮男装的杨英。

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赢浅一时想不明白。也觉得头痛的厉害。总是遇到一些不想遇到的人,让人闹心的厉害。

救她的寻常百姓,其实却是官家人。开酒楼的人老板,实则却是皇家人。而,乞讨的老丐,竟然是凤家军一员。

大瀚真是遍地都藏龙卧虎,她这可真是处处遇贵人呀!

如果她真的只是一流浪女。那遇到这些贵人,她还真是求之不得,最起码黄白之物能挣不少,出去也能有人罩着,很好的机遇呀!

可现在,她背负着那么一个过往。最不想遇到的就是那些位高权重之人,还有那些官场之人。不然,万一被察觉到什么,传出点什么,对于她来说都是致命的危机。

赢浅觉得头痛,这个个都深藏不漏的是要那样呀!唉,是非之地,她还是赶紧离开的好。没有谁能照顾谁一辈子,英子为什么在这里她也好奇不起。

梳洗,换衣服,打点行囊,准备出发。做好一切,刚准备出门。小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赢公子,你在里面吗?”

“什么事?”

“有位公子来找你。”

“就说我不在。”

“咳咳…。那个,赢公子我把人带上来了,现在就在门口。”

“跟他说赢公子不在。”

小二:…。这明显睁眼说瞎话的事儿,里面那小公子怎么做出来的。

而令小二意外的是,他身边的人听到赢浅那句话竟然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人虽没进来,不过,赢浅也多少猜得到。不过,无论是谁这会儿她都没有叙旧的兴致。

结完账,拿着一个小包袱离开了。

***

“公子,赢浅并未见属下。而,她已离开客栈。看样子是要离开历城了。”影一禀报道。

九公子听了,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瞬息又恢复如常,淡淡道,“什么时候她也成了如此急性子的人了?”

影一不知道如何回应,说他感觉赢浅好像在躲着某个人吗?而这个人如果不是主子,那就是杨家母女?

沉默,片刻,影一开口,“主子,今日凤郡王在这里遇到你。不知道他会不不会…。?”

“他什么都不会做,也什么都不会说。凤家没有多管闲事的人。而凤璟更加不会。”

闻言,影一不再说话。确实如此!

沉寂了一会儿,九公子开口,“影一,你现在去办件事儿。”

“主子吩咐!”

“你现在去…。”

九公子说完,影一眼睛闪了闪,却什么都没敢说,点头影应是,闪身离去。

影一离开,九公子品着手里的茶水,眼底划过一抹暗色。追着人跑,他不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