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有一种难缠叫凤郡王/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十五章

“东叔情况如何?”凤璟看着木子问道。

“回少爷,韩老身上大部分都是一些外伤,比较严重的是胸前那一处。这搁在以前称不上严重。可是现在…。”木子说着,顿了一下。

“继续说!”

“是!”木子垂首,继续道,“韩老年轻时征战沙场,受过不少的伤,那个时候身体底子好,看起来没什么。只是现在年事已高,那些旧疾沉积对已显露出来。再加上这些年韩老生活粗简,致使身体内虚的厉害。所以,那看似不重的一剑,却很有可能成为致命伤。韩老他恐怕时日无多了…。”

木子说完,低头,不敢探究凤璟神色。韩东在凤璟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木子很清楚。现在,好不容易找到韩老,却又要面临永别的局面。这,就算少爷秉性寡淡,此刻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吧!

凤璟听完,脸上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眸越发沉暗。

沉寂良久,凤璟开口,淡淡道,“以后东叔的饮食就有你来做。”

木子听了抬首,有些不放心道,“那少爷您…”

“让苏子来做。”

“是,小的知道了。”木子应。一会儿要好好交代交代苏子,少爷的身体同样需要好好调理的。男儿身却行不了男儿事,少爷这情况,无论是对他,还是于凤家都是致命的存在呀!

凤璟静坐良久,起身去了韩东处。

“少爷…。”看到凤璟,躺在床上的韩东欲起身。被凤璟制止了。

“你身体差,躺着就好!”

这人果然直白的,一点不安慰人呀!

韩东却很习惯风璟这种秉性,躺在床上看着凤璟,眼里满是骄傲,“十年没见了,少爷真的长大了。”

“嗯!二十有三了,确实大了!”

二十有三了!韩东听到,猛然想到什么,紧声道,“少爷,您的身体…。?”

明天韩东问的是什么,凤璟神色淡淡,不避讳也无所谓,道,“有长大!”

韩东听了眼睛一亮,抑制不住的激动,“那…。可行事儿了?”

“没试过…。”

韩东:……一时被噎的不行。

咽下那口郁气,韩东侧面问道,“那,少爷您看到女子,心里可会有一种冲动之感?有没有想。想那个的感觉…?”韩东觉得他问这话,有些个为老不尊。

“没有!”

韩东听了很是失望,却不死心,继续问道,“那少爷您晚上的时候,特别是早上的时候会不会那样…?”

“哪样?”

“硬…。”那词太不雅,粗俗,韩东赶紧换一个,“就是一柱擎天呀!”

“哦!没有!”

回答的那个干脆,利索!韩东差点流泪。

看着韩东好似打了败仗一样的表情,凤璟眼底溢出一抹浅淡的柔色,“它该好的时候自然就会好了,东叔不必挂怀。”

看着凤璟那淡而无谓的表情。韩东一点都没感觉到安慰。心里感到更加压抑了。

坦白说,现在少爷现在这种身体状况。如果他自己很积极,很期待的话。那么,他们会感到心酸,更加忧心。有期待,少不了就会有失望。他们不想看到少爷失望,失落的样子。

但,现在他这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他们又感到着急,心里同样难受的厉害。少爷呀!你这顺其自然,要是一顺到六七十岁可如何是好呀!那个时就算是好了,您也不一定能用了呀!

韩东叹气,心情那个复杂,有时他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希望凤璟积极点好,还是就这么淡然的好。

看着韩东纠结,变幻不定的表情,凤璟也不说话。安慰他不擅长。而且,这事情也不是安慰就能改变的。其实,就他自己而言,并无太大感觉。或许,没尝过其中滋味,自然也就没有太大的感触。

韩东叹息过后,就收敛了神色,有些事儿压在心里就好。无需表现出来,他不想,一点都不想令眼前这个他一看大的孩子,感到不舒服,或觉得难堪!

适时转移话题,“少爷,你怎么会突然来历城?”

“找你!”

两个字令韩东眼睛酸胀。

“东叔应该知道我在找你!”

“嗯!属下知道。”韩东垂眸,遮住眼里的感伤,感动,“少爷在找属下,属下一直都知道…”他不知道的是,没想到的是,凤璟竟然一直未曾放弃,十年都未曾放弃寻找。

“东叔如果不特意躲着,我应该能早些找到你。而不是在你几近六十岁,已经垂暮的年纪才与你相聚。”这话不带丝毫抱怨,只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揉入其中,飘落心底。

韩东心里抽搐,难受,“属下身已残,人已老,照顾少爷已有心无力…。”

所以,在那次诱敌离开,致使身残以后,韩东就觉自己已无用,如此,就这样默默的离开,就让少爷以为他死了也挺好。

凤璟听了,垂眸,遮住眼底情绪,伸手自然的为韩东掖了掖被子,随意道,“祖父常年征战沙场,祖母掌管后宅每日不闲,父亲早年受伤缠绵病榻,母亲心疼父亲照顾床前。而我,身为凤家长孙,凤家郡王,衣食无忧,亲人不少,奴仆不缺。”

“然,从我有记忆起,每日陪在我跟前最多的却是东叔,每日睁开眼睛,第一个入眼的总是你,多年已经习惯。而,在你不见后,我每日起床总是感觉少了些什么。在此之前,我以为是因为习惯,”

“只是,在找你后,我才有些明白。对东叔,我不是习惯。而是,有些有些想念。”凤璟说完,抬眸,表情依然平淡,神色依然清冷。只有那从来幽深如古井的眼眸,溢出点点柔光,清淡几不可见,却又穿透入心,刻入心肺。

“作为凤家军,东叔无可替代。而,东叔于我,亦师亦父,亦无可取代!”

凤璟突然的剖白,让韩东眼睛发热,心口滚烫,面皮发紧,嘴巴发颤,喉头发紧。

这个在战场上面对生死,从来不畏不惧,从未掉过一滴泪的人。此刻,却如孩童一样痛哭出声。

无妻,无子,半生孤单!

身残,垂暮,十年苦楚!

油尽灯枯,垂死之际!

一辈子的付出,一句亦师亦父。韩东此生再无所求,死而无憾,死而圆满!

***

“哎呀!小公子长的不错嘛?哪里人呀?”

“走开!”

“哟!还挺凶的。呵呵…不要生气吗?我们哥几个只是想跟认识认识,没有恶意的。”

少年公子没说话,低头,越过他们,欲离开。然,刚跨出,路又被人挡住。

几个年轻男子,继续嬉笑道,“听小公子的声音,好像不是我们当地人呀!你家里哪里的?”

“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让开。”

“嘿嘿…聊聊不就认识了吗?”

“对呀!来,弟弟,哥哥请你吃饭,一起坐下聊聊。”

“我不去,请你们让开。”

“哎呀!别这么怕生嘛!我们都是好人。来,来…”说着伸手抓住少年公子的胳膊。

“放开我…”少年挣扎,却无用。

“走,走…哥哥知道这里有不少好吃的带你去吃。”

“我不去,放开,放开我!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

“我们只是请你吃饭,又没做什么。你叫人,人家听到了又怎么样?再说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儿。你一个外方人,谁会管你的闲事儿?”

少年脸色发白,眼眶发红,却倔强的不见掉泪。抿嘴,咬牙,恶狠狠道,“放手,不然,我跟你们拼了。”

那小兽一样的凶狠样,几个年轻人看了还真是愣了一下。不过,也就是愣了一下而已。随即而来的是一片哄然大笑。

“这小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嘛!哈哈哈…。”

“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说着,手下用力,少年瞬时被拉的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那狼狈的样子,又惹得一阵大笑。几个年轻人好似玩出了兴致。对着少年,你推一把,我拉一下。

看着少年被推来,拉去,那副狼狈不堪却还试图反抗的样子。让几人看的大笑不止。

光天化日之下,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发生这样的事,周边的人,路过的人,见到,看着,却都保持沉默,无声的避开。

也许,他们已经见怪不怪。因为,有那样的县令,还有那样一个违逆世俗,放荡不羁的县令公子。恶事他们或许已经见的太多了。

眼前这几个年轻人戏弄一个公子,就他们来看,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就算有不忍的,也只是心里看不下去,不会有人出来管闲事儿。

避祸就福,一种本能。

而不远处,赢浅静静站在一旁,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门,再看眼前这一幕,神色不明,情绪难辨。

有些人你避而不见,却总是出现眼前。不期而遇的相遇,看到那不想看到的事。

这种巧遇,这种巧合,让人不由生出一种造化弄人的感觉。只是,看着眼前这一情景,赢浅嘴角轻扬,眼底溢出一抹冷色。都说无巧不成书,可世上真的就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啊…。”一声抑制不住惊叫,少年捂着胳膊,脸色红白交错。

几个年轻男子一愣,既好奇道,“这小子皮肤可真白呀!”

“是呀!不只白,看起来还嫩,跟个娘们一样。”

“还有,她那脸也是,清秀的就不像是个爷们。”

几个人说着,脸上染上显而易见的探究,对视一眼,在打什么主意一目了然。

少年脸色开始发白,止不住后退,脸上的恐惧再也掩饰不住。

“啧啧,看他那可怜的样子,我都忍不住有些不忍了。”

“嘿嘿…。还是先查探,查探再说吧!如果他真的跟我们想的一样,那我们几个男人可是应该好好怜惜一番…”

“你这话说的对…哈哈…。”

年轻人上前,伸手,少年开始反抗,疯了一般,毫无章法的反击。

“你们这群混蛋,人渣,混账,我跟你们拼了,跟你们拼了…。”嘶吼,怒叫。

然,那举动落在他人眼中却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呵呵…这小子真是有趣…。”

撕拉…。衣服破碎的声音,整条胳膊露了出来。

“哎呀,你们看,这样看这小子更像是女人了。”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来,让哥哥们看看其他地方是不是也同样。”说着,把手探向少年胸前。

“滚开,给我滚开…。”少年的声音染上尖锐,恐惧。人也完全失去理智,变得有些疯狂,不顾一切,手脚乱挥,猛然间抓住地上一块石头,遂然搬起,红着眼睛对着眼前人砸去。

啊…。

惨叫声顿时响起!血色飞溅。

“流…。流血了…。”

身边的人惊了,少年也愣住了,手里还沾着血色的石头落地,明显被自己刚才的举动给吓住了。

受伤的男人,捂着后脑勺,看着那一手的猩红血液,人也跟着红了眼,“他妈的,竟然敢砸老子,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弟兄们,给我上…。”

“敢砸大哥,弄死他,弄死他…。”

激奋,愤怒,这次动手完全没有了刚才戏弄的意思,“给我扒光了他,他妈的…。”

伸手,再次伸向少年胸口,“今天就让哥哥好看看,看你这细皮嫩肉,到底有多…啊…。”

那淫邪的话未说完,手未碰到少年胸口,痛叫声猛然响起。那尖利的声音惊的其他人均是一愣。

“大哥,你怎么了?”疑惑不解。

“谁他妈的拿针扎我…。”

“谁这么大胆子敢多管闲事儿?”

“给我出来,出来!”

几个叫嚷间,少年捂着胳膊惊疑不定间。同时看到了一身蓝衣,缓步走来的赢浅。

看到赢浅,刚才被欺负都强忍着没哭的少年,眼眸睁大,眼泪顺着掉了下来,脸上是满满的不敢置信。

几个年轻人,看到赢浅从最初的惊,变成了怒,大步冲了过来,抬手指着赢浅,张口大骂,“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连大爷的闲事儿都敢…呜…。”

话说一半,人遂然倒地,捂着肚子,面部扭曲,“你他妈的干动手!”

赢浅听了,弯腰,勾唇,看着他轻笑,“要打我吗?来,打这里!”赢浅指着自己的脸颊,很是好商量道。

男子听了,呸的哼了一声,傲气道,“老子凭什么听你的。”说着,爬起来,对着赢浅的腿踢了一脚。本以为赢浅会躲开,谁知她竟然站着没动。

几个人看此,眼里极快的闪过什么。为首的男子,狠狠的瞪着赢浅,怒,“想挨揍是吧!好,我成全你…。”说着手抬起。

“赢赢,小心…。混蛋,我给你拼了。”叫着,弯腰捡起石头,向着男人砸去。

赢浅看着,眼神闪了闪。

而,这边男人手抬起,未落下,人突然飞了出去。少年拿着石头砸了空。

赢浅神色微动,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突然出现的精壮男子,转身,看向后面,在看到不远处缓步走来的男人后。

赢浅微微一愣,眼里划过一抹意外。怎么是他?

“赢…赢赢,你没事儿吧?有没有被打倒?”

赢浅听了,抬眸,看着眼前狼狈不堪,却拉着她上下打量的少年。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

“我很好!英子…。”

少年不是别人就是英子。

英子听到赢浅的话,泪水给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看着赢浅,眼里满是沉厚的歉疚,哽咽,“赢赢,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那句对不起,看着英子被扯破的衣服,外露的肌肤。赢浅什么都没说,打开包袱,随手拿出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给她系好,看了她一眼,揉了揉她的头发,淡淡一笑。转头,抬眸看向那已来至身前的男人。

嘴角扬起笑意,眼里带着敬畏,“凤郡王,好巧呀!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你。”

凤郡王?这称呼,让英子脸上露出惊色,抬头看向凤璟。在看到凤璟那绝美的面容后,不可抑止眼里溢出惊艳。然,不过片刻,英子移开视线,瘪嘴,挪动脚步,默默站在赢浅身边,静静的看着她,眼底溢出清晰的喜悦。能再见到赢赢真好,这是此刻英子的内心。

凤璟垂眸,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纤细,面容稚嫩,身高刚及自己胸前的男…。男孩儿。

不及十五岁的影浅,再加上比起一般男孩都显细弱,矮小的身材。那副模样落在凤璟眼里,她就是一个孩子。

看着她,凤璟淡淡开口,“不是巧合!”

“不是巧合?难道凤郡王是特意来找的不成?”赢浅轻笑问。

凤璟点头,“嗯!是特意来找你的。”

呃…。这男人坦白的,直白的。让人连刚才那一点怀疑都不由消散了。

笑意淡去,纯粹有些好奇,道,“凤郡王找我何事?”

“东叔好像很喜欢你!”这话牛都不对马嘴,听到让人不明所以。

赢浅挑眉,呵呵一笑,“我确实讨人喜欢。”

这自夸的话,凤璟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直白道,“既然如此,那你去陪陪东叔吧!”

赢浅:…。这人是什么逻辑?而她,经常自夸,可自夸掉坑的感觉却是第一次。

“觉得我讨喜的人多了,我不可能一一都去陪着。所以,凤郡王,我很抱歉,我没空去陪韩叔。”

凤璟听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不过,想到东叔提起她用到的刁钻一词后。随即恢复那副清冷寡淡的模样,“别人不用陪,只陪东叔!”

神思维!脑回路不再一个节奏上。赢浅满脸抱歉,态度谦和,恭敬,“很对不起,陪韩叔我也没时间,我很忙!”

“忙什么?”

那口气,好似只要她说出,他就欲代劳一样。

“就是吃喝拉撒呀!挣钱娶妻呀!赚钱养家呀!凡夫俗子,做繁杂俗事,就是各种忙活。”这些你大爷的预备代劳哪样呀?是吃喝拉撒呀?还是替我娶妻呀?

然,赢浅那话,凤璟听了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道,“吃喝拉撒,我会给你安排地方。至于其他…。”说着顿了一下,看着赢浅那根本就未长全的样子,道,“其他,再等等不晚,先去陪陪东叔。”

这话理所当然的,这话霸道的。更让人无语的是,他刚才那是什么眼神。虽然,她在他眼里什么都没看到,可傻子也知道,那一眼打量,明显是在说她是雏鸟,还不够格娶妻的雏。

赢浅笑了,“郡王,小的除了个子小,可其他地方却是一点不小。所以,娶妻也到时候了。等到小的成亲了,到时候一定携妻带子一家人来陪陪韩叔。现在请恕小的难以从命。郡王,告辞!”说完,颔首,伸手拉过英子,转身,准备离开。

“东叔已时日无多,等不到你娶妻生子了。”一句话,分风轻云淡,即可消散在风里。

赢浅听在耳中,心里却猛然一沉,脚步顿住。那个老人…。时日无多!

不相干的人,相处不久的人,谈不上什么感情。只是,那一日,那悲壮的一幕,却不由勾起一股莫名的触动。不是不舍,只是有些遗憾,英雄末路,多寂寥!

凤璟看着赢浅的背影不言。

赢浅沉默,片刻,开口,声音清清淡淡,“人总有一死,谁都避免不了,也无能为力,唯愿他一路走好!”说完,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去。

凤璟一直波澜不起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赢浅已快走远的身影,忽然,动了。

前方,赢浅只感风过身边,闪眼,某人已来自眼前。

那速度,赢浅眼眸微缩。

“郡王,您这是…。?”

“为什么不愿?”凤璟垂眸,语气依然淡淡。

“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郡王应该已经听到。”

“那都不是理由。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郡王不觉得有些强人所难吗?”

“如果东叔能开心,我不介意强人所难。”

理直气壮的不讲理!

“那你还问我原因做什么?”

“东叔很喜欢你,如非必要我不愿逼迫你。如果你有非要离开的理由,我亦会让你离开。”

“父死母丧算理由吗?”

“那是理由,却不是你的理由,东叔说你是孤儿。”

赢浅抿嘴,话多果然是一种错。

“无理由,找借口,误时间,不要把请变成迫,那对你并不是好事。”

口气清冷,不带丝毫情绪,完全陈述事实。

也就是因为如此,赢浅听着觉得头痛,武斗不过,理说不通,有一种难缠叫凤郡王。

“凤郡王要听实话?”

“我从未说过要听假话!”

赢浅听了点头,“郡王曾说过,‘愁别离,喜相聚’,那么,应该能懂得,生离只是愁,而死别却是伤!如此,既然知道韩叔时日无多,我不愿再去跟前。付出关心,收回的却是死别。郡王,人不是动物,纵然铁石心肠,面对一个刚才还对你欢喜言笑。下一刻,却是就会离开,再也醒不过来的人。那种随时迎接死亡,面对失去的感觉,我不喜欢,一点也不喜欢。这就是我真正的理由。”

赢浅说完,凤璟神色微动,沉寂的眼眸划过一抹异色,瞬息又消失无踪,恢复如常,清淡无波!

赢浅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抬脚,欲离开。刚迈出一步,手腕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

垂眸,凝眉,抬眸,“凤郡王…。”

“你去陪他两日,两日后我派人送你要去的地方。”

赢浅听了皱眉,“郡王如此执着有必要吗?”

赢浅说完,看到从初见都一直看不出情绪的郡王,眼里竟然溢出一丝迷茫,“我只是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

清清淡淡的一句话,赢浅听了眉头皱的更紧。

“不过,他提起你时好像很开心。”

赢浅:……

“你…。”赢浅的话未说出,被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

“凤璟…。”

听到这个声音,赢浅垂首,沉默下来。

凤璟看了她一眼,移开视线,转头,“九爷…”

听到凤璟对九公子的称呼,赢浅眉头跳了跳。一个郡王对他如此尊称。呵呵…。看来,九公子这赫连姓氏,十有八九是错不了了,真是连侥幸的机会都不给人呀!

九公子对凤璟温和一笑,只是那广袖之下凤璟握着赢浅手腕的姿态,落在九公子眼里却是一双交握着的手。

看此,九公子脸上笑意收敛了几分,神色却无一丝变化,上前,笑的温和,却是看着赢浅,“赢赢也在这里呀?”

听到九公子对赢浅那亲切非常的称呼,凤璟眉头微微一动,此后再无表情。

赢浅勾唇,抬眸,看着九公子笑的如以往一样,“掌柜的,好久不见呀!”

“嗯!好久不见,赢赢可好?”

“呵呵…。每天吃吃喝喝,很好呀!掌柜的呢?可还好?”

“挺好!”九公子笑应着,眼睛却似有若无的看着那交握着的双手,心里一种不舒服的情绪正在攀升,控制不住,压抑不下!那感觉九公子很不喜欢。

同时,凤璟神色淡淡,握着赢浅手腕的手松开。松开的那瞬间,赢浅好似无所觉似的,手自然一动,小手瞬时滑入凤璟手心内,转头看着他,无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满脸担心道,“郡王,韩叔身体有恙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他该担

心了。”

九公子闻言,眼睛微眯,看着赢浅神色莫测。

凤璟听了,转眸看了赢浅一眼,那一眼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赢浅表示她什么都没感觉到,继续满眼不放心的看着凤璟。

不再看她,凤璟对着九公子微微颔首,道,“九爷,东叔身体不适,我就先告辞了。”

一个称呼韩叔?一个唤着东叔?还真是一致…。

九公子点了点头,神色无一点异样,依然笑的温和而亲切,“回去吧!”

“嗯!”凤璟颔首,抬脚,手忽然被拉了一下。

“郡王,我弟弟,还麻烦你派人照应一二。”

凤璟听了,开口,“凤和!”

“郡王!”

“看着!”

“是!”

说完,凤璟抬脚向前,赢浅随后,放在凤璟手心的小手松开,凤璟无反应。只是心里有一些讶异,男人的手还有那么软的?手腕细的好像用力一握就会碎了,手软的好似无骨。

凤璟想着,无意识的握了握自己的手。跟他的完全不同…。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一前一后渐渐离开九公子的视线。

影一,影七垂首站在一边,感受到他们主子身上冷意寸寸蔓延。

英子看不懂眼前的情况,就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赢赢刚才不是还不乐意去吗?怎么忽然又跟着那个什么凤郡王走了。

还有九公子,英子觉得他看着赢赢和凤郡王的眼神,怎么说呢?英子一时说不好,有一点倒是很清楚,那就是一直挂着笑容的九掌柜的,脸上的笑没了,消失的干干净净。

没了笑意的九掌柜的,透着一种别样的清冷,威迫。让人感到压抑,不敢直视。

英子低头,心里有些紧绷,不敢再看。

低头,在看到身上赢浅的衣服后,心情不由舒缓下来。赢赢又跟她说话了,这真好!

推荐好友现代美文,蜜宠逃妻文/顾梦晓

程曦为了母亲被迫嫁给了S市的首富乔默笙,做了他的枕边人。五年前,她怀着乔默笙的孩子突然消失……

五年间,乔默笙除了将自己的家族生意越做越大之外,还多了另外一个嗜好。

他在S市的最中心建了一座奢华无比的艺术厅,邀请全世界所有的芭蕾舞团来S市演出,只为了寻找那个悄然在他身边消失的倔强女人。

他一次次在浓妆艳抹的舞蹈演员间寻找那个连笑容都格外清冷凉薄的女人,却每次都怀着失落的心情直到曲终人散。

于是,他身边的人都悄悄议论:这世上,除了那道晨曦之光,怕再没有一个女人可以照进乔默笙的心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