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兴趣/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王爷,有事告急,我必须马上离开。还请郡王派人送我一程。”赢浅一句多余话不多,对着凤璟直接了当道。

“两日,今天才第一天。”

“事有轻重缓急。”

“何事?”

“不便告知。”

“明天下午。”

赢浅说的简洁,凤璟回的干脆利索。明日下午一锤定音。

赢浅抿嘴,却也不再多说。转而问道,“郡王爷何时回京?”

“未确定。”

“大概何时?”

“不久后。”

赢浅:……她问了废话,他答的屁话。吐出一口气,道,“请郡王回京途中,及回到京城之后帮我顺便查找一个人。”

“我只答应送你离开。”

“顺便之事,郡王又何必斤斤计较?”

“因为麻烦!”凤璟说的自然又淡然,其实,对于赢浅,凤璟心里自有一番计较。

赢浅不想和凤璟接触太多。同样的,凤璟亦是。就如他完全不探究她的来历背景一样。他不予参与她任何事。因为九公子,因为,或许意味着麻烦。

九公子和赢浅如何相识,何时相识,这些凤璟完全不好奇。但,有些东西他就算不探究,却也清楚能察觉到。

比如,在凤卫手中长剑几欲落在眼前之人身上的时候,九公子那和韩东一样掩饰不了的紧张呼声,以及九公子声音中那清晰的冷戾。凤璟听的很清楚。

还比如,眼前这人,本来很抗拒跟着自己回来陪韩东。然,在九公子出现后,她变得积极而主动。明显躲避九公子的举动,他看的很明白。

九公子的紧张,她的躲避,透着一股诡异。凤璟不予探究其中存在着什么。但同时,他也确定不予参与什么。因为麻烦,而他讨厌麻烦。

赢浅看着凤璟,那平和,淡然的语气,却完全透着一股完全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的回答,没有模拟两可,吐口的就是答案,不存在任何商量一说。

这人,让人头痛!

认真的执着,固执的原则!

见赢浅盯着他不再说话,凤璟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韩叔的身体大概撑不了两个月,不过,如果郡王愿意帮忙,我可保韩叔撑过半年。”赢浅说完,看到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

回头,神色不变,平淡依然。然,冷意却清楚袭来,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

这个男人生气了,慑人的威迫,变得更为幽沉的眼眸,他在不高兴,不容错辨。

赢浅垂眸,丝毫不感到意外。凤郡王对韩东的在意,她感觉得到。在意的人,性命被他人握在手心里加以威胁,这种胁迫,不会有人高兴。更何况,韩东对她,亦曾经舍命相护。虽然,可说是因她种善因,得到的善果。可那种相护,仍然是一种难得。

可现在,她却用韩东的命为胁迫,寻求帮助。这,说卑鄙,无耻都不为过。

凤璟缓步走到赢浅跟前,垂眸,看着她,开口声音沉沉,“你可知,你如此,会令韩东感到伤心?”

赢浅抬眸,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绝美面容,勾唇,轻轻一笑,“韩叔不会伤心。因为…。”赢浅说着顿住,伸手从袖带了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药丸,轻声道,“给韩叔调理身体的药,我已调配好,也已开始给韩叔服用。所以,刚才的话,不是威胁,更不胁迫。只是,想向郡王邀个功而已。”说完,把盒子递给凤璟。

凤璟看着盒子里的药丸,没接,只道,“你的忙,我仍然不想帮!”

赢浅听了,不掩饰她的失望,叹气,“威胁你,我不敢。功劳邀不到。如此,还能如何呢?郡王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吧!这些,本来就是要给韩叔的,你拿着吧!如果不放心,可找人先验验!要是觉得可用,我再把方子给你。”

凤璟看着,沉默,片刻,开口,“以退为进!”不是猜测,而是肯定。

闻言,赢浅咯咯笑了,脸上的失望隐没。笑的眉眼弯弯,眼睛晶亮,纯粹如琉璃,却又灵动而俏皮,“是以退为进,也是攻心不备!可惜,被郡王看出来了。不过,郡王不忙帮,我确实无法。还有这药,也确实是给韩叔的。”

凤璟听了不说话,只是看着赢浅那花一般的笑颜,忽然抬手,抚上赢浅那带笑的嘴角。

赢浅一怔,身体反射性的有些僵硬,同时伸手在嘴角上抹了一下,“沾什么东西了吗?”

凤璟回答赢浅的话,只道,“东叔说的没错,你是个奸猾,狡诈,可却又不令人感到讨厌的人。而且,一个诡计多端的人,笑起来竟然还很好看。”凤璟说着,抚在赢浅嘴角的手,轻轻游动了一下,那过于柔软的触感,让凤璟眼里再次溢出一丝讶然,男人的唇角,还有脸颊,竟然还有这么柔软的?跟他的很不一样…。

赢轻:……如果不是眼前这男人表情太纯正,眼睛太平静。如果不是她现在男人装扮,她几乎都要以为,凤大爷是在调戏她了!

抬手,拿开凤璟的大手,把手里的药盒塞到他手里,“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等一会儿再回去。”说完,转身走了。

凤璟看了看手里的盒子,转手递给身边的木子,“看看,是否适用于东叔。”

一直稳重,机灵的木子,此刻却呆若木鸡,傻愣愣的看着凤璟,对于他的话,完全没听到一句。此刻木子脑子嗡嗡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脑子里全部是刚才郡王摸赢浅脸的那一幕。

郡王说赢浅笑起来好看,这是郡王第一次夸人好看。而,对方是个男人。

郡王第一次主动出手去触摸另外一个人。而,这人他是个男人。

郡王他…他对女人没感觉。可,对男人感兴趣了!

木子有些些眩晕。这是好事儿?还是晴天霹雳?

“木子…。”

“啊…。”在凤璟再次的唤声中,木子总算是回神,回过神来,看着凤璟,嘴比脑子更快一步,一句话脱口而出,“郡王,赢浅他是个男人,你不能喜欢他呀!”那哀怨的声调。

凤璟眉头挑了挑,看了他一眼,拿着盒子,抬脚走了。

留下木子一个人继续在哪里哀伤,纠结!

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国公爷呢?国公爷呀!郡王爷终于注意到一个人的美好了,可却是男人!国公爷,男孙媳您老要吗?

木子心情沉重的想哭。是他无能呀!还没医治好郡王身体上的病,还又让郡王爷染上了心理上的病。他失职…。

***

“这是五百两银子,你们拿着,留着这段日子用。”

英子,李氏看着眼前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子。抬头,看着赢浅神色不定,“赢赢,你这是做什么呀?”

“我明日就离开历城了,你们先留在这里吧!我会找人帮忙找杨志,等找到他了,就让他来这里接你们。”

英子听了猛然起身,紧声道,“赢赢,你要离开?去哪里?”

“有一些必须要去的地方。”

“我们…我们能跟着你一起去吗?”英子满是希翼道。

“不能!”

闻言,英子眼眸暗了下来,掩饰不了的失望,“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

“那你回来可会来找我们?”

“看情况!”

赢浅不予和她们多说,交代她们收好银票,说了一句万事小心,就离开了。

英子看着赢浅的背影,心里是满满的失落,“娘,你说,赢赢她因为杨莹,已经不想再和我们接触了?”

李氏看着桌上的银票,叹了口气,“是与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你哥早些回来。”

“大哥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

彼时,杨志看着四面的围墙,郁郁葱葱的树木,看着这安静非常的院落。同样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何处。

两个月前他就已经到京城了,然,刚到京城还未开始打探赢浅的消息。他就被人打晕带到了这里。

他整整在这里呆了两个月了。每日除了一个送饭的哑老伯以外,他再也没见过其他人。

没人告诉他为什么把他关起来,也没有人虐待他。就是这么不声不响,完全想不到缘由的软禁着他。

杨志从最初的惊惧,焦躁,愤怒。到了现在只剩下深深的无力,还有担心。担心李氏,英子,杨莹她们。也担心赢浅,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唉…。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杨志抚着头,满心的无力,挫败。

历城*翌日

凤璟果然遵守承诺,第二日下午,赢浅给韩东告过别,去找凤璟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对着身边的护卫吩咐道,“凤和,送她离开。”

“是,郡王!”

“多谢郡王!”

凤璟点了点头,又淡淡的说了一句,“人我会帮你留意。”

这话出,赢浅笑了,伸手从包袱里拿出一张画像,放在了凤璟手边的桌上,“多谢郡王爷!”

见赢浅把画像都准备好了。那副好似早就预料到,凤璟会答应的样子。让凤璟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感受到凤璟的不愉,赢浅抿嘴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站在凤璟身边的木子见赢浅走了,他家郡王还好似心情不愉。木子那历经一夜刚恢复过来一点的灰暗心里,瞬时又巴登儿沉了下去。

郡王爷竟然都不舍得人家离开了吗?国公爷呀!这样小的如何是好呀?是赶紧把那赢小子给清理了呀?还是帮着给留下来了呀?

“郡王!”

“嗯!”

“九爷来了。”

凤璟听了抬眸,眼里划过什么,意外的坐着没动。果然,护卫随后又加了一句道,“现在九公子在门口跟赢公子说话。”

闻言,凤璟把坐上赢浅放下的画像放入袖带中,起身,去了韩东处。

至于迎接,他到一点儿那个意思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