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忠我亦贞/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赢浅的问题,九公子眼帘微微一颤,眼睛看着她却是不闪不避,瞬间的沉寂过后,开口,不隐不瞒,“有!”

就算有名无实,就算从未爱过,就算只给一个名分,从未拜堂。可,既给了名分,就是名符其实的存在。

对于蔺芊墨,既已心折意动。那么,他不想,也不愿掺入伪,虚之心,真实的心意,真实的坦荡,就算是不好的也不愿意保留,遮掩。

他这一辈子,能表现真实自我的次数应该不会太多。现在,对一个真实不看重他身份,不需要他这份尊贵,而只想过简单生活,并真切的能把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过出一份精彩,一份洒脱的女子,他愿意给予真实。

对于这样一个面对苦涩,危难,背叛,从不见哭泣的女子,他想给予呵护。

而,现在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

赢浅听了不意外,亦不惊讶,当然,也没有失落,或可笑,被戏弄之感。

古代男子十六七成亲的比比皆是。这是一种正常。

古代男子有着一妻多妾的观念,没有唯一的思想。有妻子再看上任何女人,想要占为己有均属正常。

更何况赫连逸这种,位尊身贵的男子。被他喜欢,那是一种荣幸,何谈羞辱一说。

而赢浅没感荣幸,但作为女子倒是真切的虚荣了一下,帅锅喜欢也算是证明了咱的魅力不是!至于羞辱…。也没有。古代规矩如此,而她没有期待,没有喜欢的心,也就没有过多其他感觉。

看着赫连逸,赢浅眸光平和,淡淡一笑,“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赫连逸闻言,心头一颤。

赢浅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变得清清淡淡,“在家从父,出嫁出夫,老来从子,做个一辈子依附在他人身上的女人,才算是一个懂得三从四德的好女人。孝心,忠贞,慈爱,女人不能迈错一步,也不容错迈一步。一辈子的付出,只愿父慈,夫爱,子孝。其实,女人这辈子不易。”

赫连逸听着眼眸微缩,“你想说,我不会是一个好夫君?”

赢浅摇头,“不!我是想说,我做不来那样的女人,做不到为父,为夫舍弃所有,付出一辈子。对于我来说,吾父,你慈我才孝;吾夫,你忠我亦贞;反之,父不慈,女不孝,血缘不会成为牵绊。血缘,也不过留着相同的血,却无缘分之人罢了!而夫君…。”

赢浅说着微微一顿,呵呵一笑,眼眸流转,晶亮璀璨,潋滟流波,带着一丝调皮,又却充斥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彩。那颜色,赫连逸一时看不懂。可却能确定,那里面折射出的不是期待,亦不是羞涩。

赫连逸眼睛微眯,开口,“夫君要如何?”声音透着一丝沙哑,沉厚。

“嘿嘿…。作为夫君,他想纳妾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可以养面首呀?作为夫君,他有一天不喜欢我的时候可以休妻。那,我是不是在不喜欢他的时候也可以休夫呢?”

赢浅说着,笑的眉眼生花,说的理直气壮,“而作为妻子,我不喜欢男人三妻四妾,我也做不到三从四德,还有那所谓的七出之条,我大概都做不到,虽然有些不记得七出都有那些了。不过,有一点我肯定做不到,那就是我善妒,也惯会作恶。俗话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受了委屈,不为难女人,那么就只有为难男人了。男人太不安生,哪里还躁动,那么,从根上一次性解决了。嘿嘿…。”

“而且吧!我还没有从一而终这种忠贞不二的思想。如果有一天,这个男人不爱我了,我就算还有依恋却也绝对不会留恋。我坚信,下一个男人会更好。寻寻觅觅,一辈子的时间,应该会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吧!”

说着溢出一丝叹息,眼里染上怅然,“因为,看不透人心,想爱一个人,大概免不了的受伤吧!所以,爱情真的是很奢侈的东西…。”

“一辈子孤单总是不甘。而相依相伴,厮守到老的那个人却总是难寻。而一辈子只守着我一个人,看我变老,变丑也不嫌弃;看我无论为恶,无论为善都能包容的男人,恐怕更是可望而不可即吧…。唉…。”

赢浅由衷的叹了口气,看着赫连逸道,“女人觉得男人混蛋,男人觉得女人麻烦。一番相处下来,不是我受不了你,就是你容不下我。磨合着过日子,还真是不容易…。谈情说爱,谈何容易!我这都还没幻想,先开始失望了…”

看着赢浅那唉声叹气的样子,赫连逸眼神变幻不定,隐晦莫测。她说的那些话他从未听到过。做不到三从四德,做不到从一而终?你忠她亦贞?如果不忠呢?是休夫?还是软你根?

一番逆天之言,话说的理直气壮,且理所应当!于世俗面前,她这话听起来可笑至极,完全无理取闹。女人贤德,女人忠贞那是由古而来的规矩,是女人该遵守的道德,礼范。

女人的一切如何能跟男人相提并论,相对而立?简直荒谬不可言…。

赫连逸想说,赢浅完全是在无理取闹。然,想起这些日子,从跟赢浅相识以来,她的所作所为…女扮男装,调配阳药,软废刘宝元,戏弄他,一手银针,杀人,伤人,救人,一份杀伐果断,一种与众不同,不羁世俗…。

想着,赫连逸忍不住按了按眉心,那些逆天之言,倒是符合她的秉性。还真是没有她不敢做的,没有她不敢说的,没有她不敢想的。

“墨儿…。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打消所有念头吗?”

“我只是想问,这样的我,您觉得可以接受吗?”

赫连逸听了,看着她,淡淡一笑,摇头,“坦白说,不能!因为,我绝对不会接受你养面首,也绝对不容许你不喜欢我的时候,撒腿就走。至于,三妻四妾…。”

赫连逸微微一顿,看着她,满脸无奈,“你连一句喜欢都没有,可我却要一妥协到底了吗?”说着,叹了口气道,“三妻四妾,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没有。但是,你是绝对不容许有。至于三从四德…。”

赫连逸抬手抚上赢浅脸颊,眼里的宠溺不再掩饰,潋滟悱恻,“墨儿,你一从就好。对夫从一而终可好?其他的,随你喜欢!”

赫连逸说完,赢浅脸上惯有的笑意不见。看着他,眼里溢出一丝迷茫,怔忪。自古男儿多薄幸,皇家尤薄情。这种相处不久,就许下这种诺言的事情,这种情深似海的情爱,搁在一般男儿身上尤显意外。何况赫连逸如此尊从的身份。这,太反常…。

“掌柜的…。”

“嗯!”

“你是不是病了呀?”

九公子:……。

长叹一口气,伸手把人拉入怀里,圈住那娇小的人儿,感受那一抹柔软,温热。眼里盈满温软,盈盈波光流转,闪烁魅惑,“墨儿,本公子说了那么多,你就不能说句我想听的吗?”

这副亲昵的姿态,赢浅很不适应。对于赢浅来说,男人的誓言,就跟那复杂的人心一样,捉摸不定,说变就变,是完全飘渺的存在,可信度…。完全没有。

赫连逸一番话赢浅听完,就想照照镜子,她何时变得倾国亦倾城了?

“九公子…。”

“说!”

“你有做人贩子的潜质。”玩儿的了深情派,做的了人贩子。如果没有前世的经历,单纯的只是一个十五岁女孩儿。此时,恐怕早已晕头转向。白马王子从天而降,完美爱情从天而至,她这一落难千金,完美大逆转呀!

赫连逸听了,揽着她腰身的手紧了一下,“墨儿,并不相信我刚才说过的话,对吗?”

“娶妻娶贤,我不是贤妻。哦,当然了,我也肯定不适合做你的良妾!”

“你不会是妾!”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九皇爷,祸水不长命。”

“你没有毁了谁的婚,也不是祸水。”

“九公子,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

这人竟然也会耍赖?赢浅皱眉,“九爷,你不适合做这纠纠缠缠的事。而我只想找个会做饭的男人,过简单的日子。”

“跟着我也可以过简单的日子。”

“身在皇家,就没有简单一说。”赢浅忽然觉得无力,这话怎么又绕回来了?刚才那么多白说了!

“就因为我是皇家人,所以你不喜欢?只是不喜欢我的身份?”不是不喜欢他!这句矫情的话,九公子到底没吐出来。

他没说,可没代表赢浅没听出来,“不喜欢你的身份。至于你,不讨厌却无关男女之情。”

九公子听了抿嘴,拒绝的话听了第二次。不说赢浅,就是九公子自己也觉得他这副样子,已经趋于死缠烂打了。变得有些不受控制,有些可笑了。遂然转移话题,却没松开放在赢浅身上的手,淡淡道,“杨志已经到了京城。”

闻言,赢浅心头一跳,“然后呢?”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这流氓的念头,极快的从九公子的脑子里面闪过。眉心狠狠一跳,瞬时把那念头他屏退,只是耳垂染上一抹暗红。移开视线,不看赢浅,面无表情道,“我让人把他劫下,暂时圈禁起来了。”

“所以呢?”

“你活着的消息,暂无遗漏。”

“九爷不愧是事先诸葛,太有智慧了。”

九公子听了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对赢浅夸赞,很不欣赏,“不过,你的事情早晚会被人知晓。”

“所以,我正在做未雨先绸的准备。”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活着的事情一旦泄露,这天下之间将没有你安身之处。”这句话是事实,也是赫连逸的切身体会。在外八年,无数次遇袭,如果不是身边暗卫守护,如果不是赫连昌做事有所顾忌,不敢做的太过明目张胆。他或许早已丧命。

他尚且如此,何况是蔺芊墨。身边无人守护,赫连昌不会有所顾忌。蔺芊墨想活着的都是一种奢望。

“无论如何,总是要一试!不能坐以待毙等死,是不是?”

“这世上有能护住你,也愿意护着你的人,为何不愿意一试呢?”

赢浅听了抬眸,眼底划过什么,既微微一笑,“这世上,谁有能护着谁一辈子呢?”

“如果你愿意,就有可能!”

赢浅听了,看着他,沉默,良久,溢出一声感叹,“爱情,依赖,犹如罂粟,美好却带毒。一旦沦陷,一旦依赖,我怕会变得习惯,那样,如果有一天头上这遮风挡雨的羽翼不再的时候,我恐怕会更加辛苦。折翼的鸟儿,想重新飞起来,很不容易。而且,我不习惯,也不喜欢依附在谁的身上。那,不会让我有安全感。所以,无论好的坏的,还是自己先学着承担的好。”

赫连逸皱眉,“墨儿…。”

“赫连逸,谢谢你!不过,我不愿。”

一声赫连逸,一句我不愿!

赫连逸只感心口又酸又涩,缓缓绕绕的,涌上来的是满满无力感。

“墨儿,你不应该这么倔强。”

赢浅听了轻轻一笑,“就是因为这么倔强我才活着。因为,我运气不会每次都这么好,在危难的时候,遇到一个愿意护着我,也能护住我的人。所以,我从来信奉,靠人不如靠己。在灾祸面前,父母尚且都可以选择无视我的存在。如此,我对任何人都无法信赖,也不会试着去依赖。”

赫连逸听了心里一窒,心口那酸酸涩涩的感觉越来越重,有些胀痛。

赢浅拿下赫连逸放在她腰上的手,这一次赫连逸没有坚持,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信任,信赖,真的不是一句话就能令人兴相信的。那种感觉,他很明白…。

是他太心急了,是他有些强求了!

赢浅转身,走到马前,翻身上马,策马经过赫连逸身边时,停下,看着他,露齿一笑,“九公子,来日有缘再见的话,希望您老还能给我一份维护,让我也能够给你一份自在。”

“贪心的丫头…”

赢浅听了嘿嘿一笑,“男女之间的缘分,不一定非要是情缘。另一外一种缘分,或许更能长久呢!”

“这个时候还不忘忽悠我!你这台阶,本王不稀罕。”

“不稀罕拉倒。本公子还不屑哄你呢!”说完,抬手,挥鞭,策马离开,“九公子,后会有期!”

留下一句余音,人策马离开。

看着那毫不犹豫的就离开的人儿,赫连逸脸上的淡笑消失。他陷的比预想中的深,而她,拒绝的比想象中的彻底。可他,有些失落,却出乎意料不感到失望。

面对他的身份,面对他的承诺。态度不变,骄傲不改。

赢浅她还是那个赢浅,那样与众不同…。

“影一!”

赫连逸开口,影一闪身来到跟前,垂首,“主子!”

“带上十个暗卫,暗中跟着她,保护她!”

影一闻言,猛然抬头,带着一抹不可思议,“主子…。”赢浅那臭丫头,不识好歹,拒绝主子的话他就算是避开了,却也都清楚的听到了。主子他怎么还…。

看着影一的神色,赫连逸眼眸沉了下来,“影一,在她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本王不容许她有一丝一毫的损伤。你明白吗?而,这些话本王不会说第二遍,她于本王是何等重量,本王不希望你错估了!”

这话,极致的宠,清楚的斥,影一心头一凛,遂然单膝跪地,“是,属下明白了!属下会竭尽全力保护好蔺姑娘。”

“嗯!好好护着她。别让她察觉了,免得她误会成为有心之人,让她紧张。”

“是!属下明白。”

“另外,好好看看那些靠近她,妄想伤害她的人都是谁。都给本王一一记着。”一副秋后算账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

“去吧!”

“是,属下告退!”

影一飞身离开。

“影七。”

“主子!”

“传信给影二,告诉他密切注意皇宫的动静。关于墨儿的事情,一旦察觉泄露。让他即可把消息散播出去。”

“散播出去?”影七一怔,“主子的意思是…。”

“暗中行事,只会让他们无所顾忌。而,摊开来,看似危,其实却多了一分安。宫里从来不容一个人得意太久,想来,等着抓沈蓉小辫子的人也是大有人在。有那些人盯着,沈蓉会多一分顾忌。”

影七听了点头,“主子说的是。不过,沈蓉会顾忌几分,但皇位上的那个人怕是…。”

赫连逸听了,勾唇,眼眸幽沉隐晦,“让影二另外再传出一条消息。”

“主子您说!”

“告诉他,本王不日即将回京。”

闻言,影七心里一骇,猛然抬头,“主子…。”

“本王的行踪在对那些人动手的时候,已经不再是秘密。如此,说与不说,都不存在太大的差异。不过,赫连昌知道本王要回京。想来,可能要忙上一阵子,有些事儿怕是无暇顾及了。”

赫连昌对他有多忌惮,就有多畏惧。他手里握着的东西,他的存在,足以令赫连昌日夜难安。呵呵…。如此,赫连逸一点都不介意让他再多闹心一些。

影七垂眸,哭笑,主子还真是动了情了。都被人拒绝了,还能在背后为人家操心。真是…。唉…。情之一事儿,果然最扰人呀!怪不得有人说,温柔乡英雄冢,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

主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那个丫头,现在连颜面都不计较了。

在影七心思不定间,赫连逸的声音淡淡在耳边响起,“告诉影二,在散播墨儿消息的时候,要带上三皇府的影子,要让人知道,这消息是从赫连珏那里传出的。毕竟,珏儿那阵子可都是在找墨儿,想来这样更有说服力才是。”

“是,主子!”影七压抑着抽搐的嘴角应。什么更有说服力,主子他根本就是想在赢浅哪里抹黑赫连珏吧!要是让赢浅知道,她活着的事情,是赫连珏说出去的,想来赢浅以前对他有再多的爱慕,也被恼意取代了吧!更别提,她还失去了了记忆,爱慕什么的根本一点都没有了。

如此,就凭那丫头那小心眼的性情。让她再对赫连珏生出什么好感,可就太难了。

影七想着,叹气,主子护着人,还不忘黑一把赢浅曾经爱慕的人,以绝后患。这份心思,想的够远的呀!在主子这样的谋算下,以后赢浅说不定还真的会成为他们的主母。

赢浅做主母,影七很纠结。觉得不错,又觉得看现在的情景,主子一个弄不好恐怕会变成看女人脸色的那个。唉…。

其实,赫连逸的黑不止如此。他不但一句话抹黑了赫连珏,他还适时的警告了某人。

比如,凤某人!

有些事儿,凤璟不特意的探究,却不代表他不会关注。毕竟,明了一些真实内情,才能更加精准的找好应对的态度。

既,赫连逸和赢浅在门口说的那些话,那些接触,还有赫连逸最后的吩咐。都一一传到了凤璟的耳中。

凤璟听完,那一直纹风不动的表情,终于起了点波澜。眉头皱了皱,伸手,看着自己的大手,恍然…。怪不得她的手和她的脸颊都那么柔软,细腻,原来她是女人!原来女人是那样的,和男人确实不同。触感不同,很舒服!

舒服?这算不算是一种感觉?

凤嗜见郡王听完,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自己的手看,一时想不懂凤璟在想什么。虽然郡王一直都是这样一副清清淡淡,万事不离其表的脸。但,这个时候还如此沉的住气,未免有些让人着急,无力。

凤嗜看着一直沉默不言,若有所思的凤璟,忍不住开口,低声道,“郡王,您可有什么吩咐?要不要,给国公爷写封书信?”

凤璟听了,眼帘都微动,淡淡道,“回京之后再说。九爷的事情,心里有数就够,其他跟我们无碍!一切,禁口。”

而且,九爷如此毫不遮掩的在他的门前来这么一出,凤璟有种九皇爷故意让他看到,让他知道的感觉。直觉上,凤璟有种被警告之感。

想着,凤璟再次看向自己的手!难道是因为自己碰触了赢浅?凤璟不懂情事,可却不代表他不谙世事。

除了对女人,对情爱以外。凤璟对其他事都格外的敏感。他的感觉不会错,九皇爷是在警告他,让他离赢浅远一点。看来,这次他派人护送赢浅离开的事,恐怕也令九皇爷很不高兴吧!

不过,九皇爷那样的男人,那样的身份,竟然对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凤璟感到不能理解,很是疑惑,第一次对男女之事感到有些好奇。抬眸,看向凤嗜!

“凤嗜!”

听到凤璟再次开口,凤嗜眼睛一亮,“郡王!”

“喜欢女人是种什么感觉?”

凤嗜:……

“女人的魅力在哪里?能令一个男人如此屈尊降贵的喜欢呢?”

凤嗜:……

“为什么不回答?很复杂吗?”凤嗜的沉默,令凤璟越发不能理解。

凤嗜深吸一口气,才能保持面部的平静,道,“郡王,属下从来没有碰触过女人,也没接触过女人。所以,属下…不懂!”

凤璟闻言,眉头扬了扬,沉默,片刻,看着凤嗜开口,“等回到京城,你去试试吧!回来,告诉我感觉!”

这话说的认真,又纯粹!

凤嗜眼前一黑,如果不是知道郡王从来不说笑话,他都以为郡王这根本就是在戏弄他!试试…。女人?

“郡…。郡王,这个…属下怕是…。”

看着凤嗜那为难的样子,凤璟道,“你也不行?”

“不…属下倒是…没什么问题。”

“嗯!那就可以了。京里好像有专门的那种地方,你就去那里吧!别祸害良家妇女。”

凤嗜:…。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跟着郡王这么多年了,难不成在郡王的眼里他就是一流氓无赖?

凤嗜觉得嘴里发苦,如此,有些倒是说起来顺溜多了,“郡王,九皇爷看上的那个人姓蔺,叫芊墨。所以,郡王还是派人回京去探查一下,确认一下的好。”

“确认什么?”

“确认一下,这个蔺芊墨是否就是左相府的那位蔺大小姐?”

“缘由?”

“如果她就是,那么,有些事儿郡王可能必须参与了。”

“直说!”

“是!”凤嗜垂首,正色道,“如果她是左相府的蔺芊墨,那她是韩琦招的外孙女。”

“所以呢?”

“韩琦招曾是国公爷最得力的助手,当初在战场之上,他还曾给国公爷挡过刀,为此搭进去了一条胳膊。也从那以后,国公爷和他几乎兄弟相称。后来,韩琦招战死,国公爷可是伤心了很久,本想提拔他的后嗣做一门之将,何曾想其子竟然也死在了战场之上。”

凤嗜说着,看着凤璟的反应,见他神色仍然无任何波动,继续道,“韩琦招的后嗣死后,国公爷很是愧疚,常说是他没照顾好韩将领的孩子,让他韩家断了香火。奈何死者已矣,国公爷为了弥补,亲自上京请旨封赏韩家,皇上也因此封了韩家一门忠烈的荣誉,并封了韩琪招的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其女韩暮云为公主,封韩暮云之女蔺芊墨为郡主。算是给了他韩家一门荣耀。”

“那些我基本都知晓。”

“郡王真的什么都知晓?”

“你觉得有什么是我不知晓的?”

凤嗜沉默了一下,欲言又止,郡王他这副表情,实在让人看不出,那件事儿他到底是知道呢?还是根本就不知道?

“继续说!”

“是…。”凤嗜看看凤璟,咬了咬呀,低头,闭着眼睛道,“禀郡王,那蔺芊墨其实是国公爷自幼给你定下的妻子。”

凤嗜说完,一片静寂!

凤嗜低头,此刻,怎么都不敢抬头看凤璟的神色。

沉寂,死寂,良久,凤璟特有的,那磁沉的声音响起,清清淡淡,此刻却不再波澜不惊,反而透着一丝暗沉莫测,“你刚才说,蔺芊墨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是!”

凤璟听了点头,食指轻扣桌面,眼波流转,幽沉暗深,明暗交错,暗涌莫测。片刻,眼睛微眯,不徐不缓道,“如果门口那蔺芊墨确实是其人的话。那,九爷刚刚岂不是抱着本郡王未过门的妻子,在我的眼皮底下说了一番情话给我听?”

听着这话,凤嗜猛抽,额头开始冒汗,这么一说,他有种郡王被绿云罩顶的感觉。

“如此,九爷那番宣主警告非礼之人的做法,是不是应该本郡王来做才更合适?也更有立场?”

凤璟说的清清淡淡,凤嗜却听的满头大汗,抬头,看着凤璟那千年不变的表情,轻声道,“郡王,你…你不会是打算给九皇爷…。抢…抢人吧?”

凤璟听了眉梢微动了下,很是自然道,“抢人?那蔺芊墨可不是九爷的人,她不喜欢他!”

凤嗜听了嘴角猛然一抽,郡王,人家也没说喜欢你!

“不过,你刚才说,那蔺芊墨想嫁一个会做饭的男人?”

“是…蔺大小姐是这样说的。”

“她要求倒是不高。不过,这要求,九爷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凤璟说着,顿了顿,面色清淡道,“我也不会!”

凤嗜觉得头痛,郡王您能说点有用的不?

“她是个奇怪的女人…。”

凤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