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郡王妃/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月的时间,完全无蔺芊墨任何踪迹,这让所有的人都开始怀疑了。怀疑之余,赫连逸心情染上沉重,不由想,那个丫头可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而,赫连珏开始觉得无趣,是死是活都没了探究的兴致。皇上也是差不多的感觉,他每天要操心的事儿太多,哪里会把精力都关注在寻找一个小丫头的身上。

至于贤妃,看皇上如此态度,心里感觉舒服了。看来,皇上对于赫连珏曾经做下的事情,心里也已没有太大的波动了。但就算如此,对于蔺芊墨,贤妃还是觉得她最好消失的好,不然,总是让人觉得碍眼,膈应。

凤璟除了感到有些意外之外,就再无其他感觉了。而且,两个月来,韩东在精细的调养之下,人看起来也精神的不少。可惜,也只是看着精神了很多,身体是如何也不补回来了。

“少爷,属下想回京城一趟。”

凤璟听了转眸,淡淡道,“你的身体不宜远行,如果这里待着不舒服,可以回山庄,那里适合养病。”

韩东摇头,“少爷,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就算再养也没多少日子了。我想在剩下的这点日子里再回京城看看,再给国公爷磕几个头,那样我也算没多少遗憾了。”

凤璟听言,静默片刻,点头,“我让人去准备,明日启程回京。”韩东的身体状况凤璟明白,既他还有心愿,自然要满足,这比干等死或许更好些。

“多谢少爷!”韩东脸上露出笑意。

“你高兴就好。”凤璟神色淡淡。

韩东听了嘴角笑意加深,心里满满的感叹,得少爷如此回报,这辈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少爷,赢浅还没消息吗?”

“嗯!”

“这混小子倒是能躲。”对于蔺芊墨,韩东还是更习惯叫她赢浅,也习惯性叫她小子,因为那样才感觉熟悉。蔺芊墨,于他太陌生,虽然是同一个人。

“是能躲,还是已经丧命。现在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些。”凤璟平淡的说出他的结论。

韩东听言,摇头,一点不犹豫,很肯定道,“那臭小子肯定还活着。”

凤璟扬眉,“东叔如此肯定?”

“凤卫军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的人。搁在其他人身上,我一定认为一定死了。可那小子的话…”韩东摇头,呵呵一笑道,“或许是因为那小子太聪明了吧!聪明的已经到了无厘头的程度。不说其他,就她打探消息这一点。一般人想打探消息,有钱是找人暗中打探,没人的是去茶馆酒楼呀,听些小道消息。可那小子,她找乞丐。”

凤璟听了,眼眸忽然眯了一下,不徐不缓道,“东叔刚说她找乞丐打探消息?”

“是呀!要不是她这么无厘头,当初我一个老丐如何会跟她打上交道。那小子说了,乞丐苦,可乞丐也闲,每天除了看天看地,剩下就是看人了。每天就这么看着,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嗅到几分,而且,得到的消息还可靠。最重要的是花钱少,几个馒头,就能得到不少的消息。呵呵…。我当初也是被他套走了不少的消息,也因此那小子就算初来历城也能混的如鱼得水,不该得罪的,该绕着走的,该避开的,她是门清呀!”

凤璟听着,食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沉寂片刻,悠悠道,“找了那么久,今日才发现,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

韩东不明,“少爷可是想到什么了?”

“嗯,想到了一些东西。”凤璟说完,起身,“你歇着吧!我去九爷那里一趟。”

“少爷,对于蔺芊墨,你真的决定了吗?让她去九爷的身边?”

“我有让她留在我身边的理由吗?”

“可她毕竟是国公爷给您定下的妻子。”

“东叔,赢浅要是想光明正大的活着,在这世上能护着她的只有凤家,还有就是九爷。但是,她要用蔺芊墨的名字活着,只有凤家更合适,但那必须对上九爷。而我找不到为她必须对上九爷的理由。我对她无感觉,而且,我身体情况东叔也清楚。如此,身为一个女人,她跟在九爷身边更合适。而,现在九爷愿意退一步,各自全了各自的体面,如此也算是两全其美。”

韩东听了,叹了口气,没再说话。少爷说的那些他何尝不明白。

说白了,就是少爷不爱她,不愿意护着她,不愿意为她对上九爷。而九爷对蔺芊墨有心,可却因为多少顾忌凤家,选择了退一步,选择了让蔺芊墨顶着赢浅的名字过一辈子。

如此,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局面。只是,却独独忽略了蔺芊墨想要的是什么。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九爷不护着她,她最后会如何也很难说。

韩东想着,一时说不清,是九爷的维护太自私,还是赢浅自己命数该是如此。谁让她当初惹下的事太难以收拾了呢?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说不清楚。

***

“你说她有可能在历城?”赫连逸看着凤璟,沉黑的眼眸染上一抹暗黑,神色不定。

“人往往最容易忽视眼皮子底下东西。”凤璟淡淡道,“不过,不论她在不在,历城确实是我们从未查找过的地方,找找也很有必要。”

赫连逸听言,沉寂片刻,转头看向影七,“带人搜查历城。”

“是!”影七应,心里却不由惊疑不定,赢浅她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吧!

“影护卫可以多问问那些乞丐,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不一定。”凤璟淡淡的加了一句。

赫连逸听了没说什么。

影七见此,颔首,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如果真的在历城找到了她。那…”凤璟说着顿了一下,好像在琢磨怎么形容那种感觉般,静默了半晌,下出结论,“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被人给耍了吧!”

赫连逸听了抿嘴,不语。心里对凤璟的直白,再次感到有些气闷。什么都不掩饰的人,有的时候同样令人感到讨厌。

凤璟对于赫连逸气闷无所觉,只是颇为无奈道,“最近一直在养身体,脑子好像有些不够用了。”

闻言,赫连逸脸色变得有些怪异。凤某人养身体养的脑子不够用了?那他呢?是不是闲的太久了,这脑子也跟不上了?

“跟这样的女人过日子,动了心思,还要动脑子。九爷你不觉得麻烦吗?”凤璟问的纯粹,还多少带着那么一丝好奇。

赫连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就不劳凤郡王费心了。”

凤璟听了点头,“这倒是!”

赫连逸别开脸去,实在不想看到凤璟。他那副麻烦有人接手的庆幸样子,实在碍眼的紧。

赫连逸不想开口,凤璟也无意在多说,两个男人沉默的坐着,等待消息。

凤卫和赫连逸的暗卫下去,效率非同一般,不到两柱香的时间就把历城给探了个底朝天。探过,结果出。

影七看着赫连和风璟,神色变幻不定。

“可找到人了?”赫连逸开口,凤璟沉默静待。

“迟了一步,人已经离开了。”

闻言,赫连逸眉心一跳,“什么意思?”

“赢浅在历城暗藏了二十多天,现在已经离开了。”

“离开多久了?”

“有二十余天了,去了何处现在无从得知。”

影七话出,赫连逸一个没忍住低咒出声,“该死!”

凤璟一时无言。待了二十多天才离开。这些,他们竟然一无所知。还真是如东叔说的那样的聪明的有些无厘头了,同时也大胆的不成样子呀!走了,竟然还敢折回来,胆敢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沉寂,死寂,无言的挫败。

良久,凤璟转眸,看着赫连逸,意味深长开口,“在这里待了二十多天,想来这里的动静她基本是都看在眼里了。毕竟,当初影卫和凤卫军的动作不小。这么一来的话,隐遁一事,她怕是也已经知道无望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她接下来会做什么呢?会去哪里呢?”

凤璟话出,赫连逸脸色几经变幻,静默片刻,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神色均是有些微妙,赫连逸脸色越发难看,凤璟的眉头也轻皱了起来。

凤璟起身,“我即日准备启程回京了,九爷可要一起?”

“影七,打点一下,马上回京。”

“是!”影七应完,不由道,“主子,郡王,你们怀疑蔺小姐现在可能在京城?”

“我们是顺着正常人的思绪,觉得总是离京城越远越好,毕竟她当初离开的时候好像也是顺着那个方向去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杀个回马枪,先是迷惑了我们,又来个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她在京城的几率应该很大。”凤璟说着,不由道,“现在,只希望一切不要太迟才好呀!”

“郡王说的不要太迟…。?可是担心蔺芊墨被发现?”影七忍不住问道。

凤璟摇头,“不是那个…。”说着顿了一下,若有所思道,“总是感觉有什么超出预料的事情要发生了。”

“是什么?”

“很麻烦,感觉不是太好!”凤璟呢喃。

赫连逸凝眉,此刻他感觉同样不好。如果赢浅真的已经回到了京城。那么,他的另一重身份她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吧!那她会如何呢?

“主子,影二传来的消息。”影卫突然出现在眼前,拿着一支简短的空心竹送于赫连逸面前。

赫连逸接过,凤璟无声的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处,赫连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透着一股极致的沉慑,极端的冷硬,“凤郡王也看看吧!”

凤璟听了,转头,看着赫连逸脸上的沉怒,眼里翻涌的怒火,那毫不掩饰的情绪,让凤璟微微挑眉,却什么都没说,转身,退后,拿过赫连逸手中的直跳。

看着上面简短的一行字,凤璟眉心一跳,终于明白了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

国公爷请旨,凤郡王亲事定,蔺家芊墨为郡王妃!已定。

一个旨意,赫连逸;所有谋算成空,凤璟;所有麻烦归己。那个让人费脑的女人归自己了。这一瞬间,凤郡王有种姻缘早定,麻烦紧随的感觉。

影七看着自己主子沉戾的脸色,还有凤郡王那一向风轻云淡的面容染上烦恼的模样。一时不知道该什么好。主子求而不得人,在凤郡王眼里是个麻烦…。他是劝慰不了主子,也对凤郡王说不出恭喜。

凤璟看着那张纸条,良久,抬眸,看了赫连逸一眼,微微低头,“九爷,京城再会。”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这个时候,这种局面,再说什么都显得有些多余,也有些可笑了。

跟另外一个男人谈论,这个名分已正式入他名字下的女人,凤璟还真没那兴趣。事已至此,他不予再多说什么,该如何决定就看赫连逸自己的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应对,无论愿意不愿意。

凤璟离开,赫连逸沉默不语。这个时候要说什么确实显多余。只是这道圣旨来的太过突然,还有国公爷亲旨的时间也太过异常,在所有人都在寻在蔺芊墨这种微妙的时候请旨?透着一股明显的怪异…。

赫连逸凝眉,压下心底所有情绪,看着影七开口,声音带着一抹沉暗,“准备一下,回京!”

“是,主子!”

另一边,韩东在听了凤璟的话后,眼睛瞪大了,惊疑不定,“少爷,你…你刚才说,国公爷请了旨了?赢浅为郡王妃已经定下了?”

“嗯!”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国公爷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请旨?”

“不清楚!”凤璟淡淡道,“一切等到回京就会明了了。”

现在京城恐怕也被这忽然的旨意,给惊起来了不小的波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