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惊现林家玉坠/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魂队长皱了皱眉,脸上原先乖巧而得意的笑容随即消失不见,外表清纯和善,内心阴冷狡诈是她的特征,这种人只喜欢居高临下的胜利感,根本不可能接受对手的调戏,调戏对于她来说无疑是至高的侮辱。

她生平没有尝试过,也没人敢,对于她来说,这是第一次。

林风对付女人似乎还是很有高招的,对于高傲目中无人的千夜宫主,林风用她无法接受的痛骂来打击她的气焰。而对于同样高傲并且冷酷的对手,她选择的方式是调戏。

“你会为你做的一切后悔的!”龙魂队长皱眉对林风道。

“不会,我正在享受其中的乐趣!”林风作把玩着那件玉坠的样子道,还故意把玉坠拿到鼻前,嗅了一下上面淡淡的女人香。

同时林风也在小心地提防着对方,一方面是应对她袭击自己,另一方面是防止她袭击沈若溪和风天逸雪两人,按照龙魂队长的功力,沈若溪应该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她还要分神保护风天逸雪。

不过许久,龙魂队长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就这样与他们冰冷地对峙着。

不一会儿,江面上两艘疾速驰来的快艇,打破了这种沉寂的对峙,风天家族的保镖们也追了过来,不过他们都很有自知之明,不敢冲过来,只站在不远处举着枪对着他们,却又不敢开枪,因为风天逸雪在那边。

“不想死的就赶快滚!”沈若溪冷冷地对众人道。声音并不高,但那种威严已经足以让那些保镖胆怯不已。这一切就像她当初在训斥着自己龙魂战队的手下们一样,这一刻,龙魂队长的灵魂又回到了她身上。

保镖们被喝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就在这时,一个人从快艇上走了下来,传过这些保镖,直接出现在沈若溪面前。

看到这个人,沈若溪微微怔了一下,但随即移开目光,一副不予理睬的样子,对于这时候的她来说,这个人已经没有什么特别。

威廉看到沈若溪的目光仍然是柔和的,并且仍然带着和以前一样的爱意,带着这种目光,他静静地走到沈若溪面前,静立在那里。

“在得知你彻底离开我后,我的心情你能够体会,你能很好地活着我真的非常开心,可是你终究还是离开我,告诉我为什么吧!”威廉对沈若溪道。

“为了我爱的人!”沈若溪的回答非常简单,当然,这个简单的回答等于直接给威廉的心头来了一刀。

“这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你的前方一片荒芜、黑暗甚至是危险,尽快回头吧,我等着你的回来。”威廉道。

“不需要等,现在就可以给你最准确的回答,如果我回头,我面对的才会是黑暗与危险。”沈若溪冷笑了一声道。她无意多说,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风天逸雪看了看这两人,轻轻笑了笑,她当然不会不知道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又是两个被爱情这一伟大却又残酷的艺术折磨的人!

自己心爱的女人背叛了组织,并且心有所属,威廉无疑是痛心的,不过他不会将这一切挂在脸上,身为黑伞高级头领,他不会也不能像风天朗月一样这么容易被情感左右。但他无疑是不服气的,在上一次的组织对战中,他输给了林风,黑伞华夏势力被驱逐,在情感上,他同样输给了林风。

不过现在,他来不及做报仇这一事情。

威廉走到龙魂队长身旁,在她耳边道:“尽快离开,不要纠缠,总部有新的任务交给你,马上离开香港。”

龙魂队长怔了一下,冷冷地看了林风一眼。

“让你在这个你觉得美丽的世界上多生活一阵子,下次见面就是你见到死神的时刻!”

“你的样子可不像死神,改当爱神更适合一点!”林风继续对她调侃道。

龙魂队长冷笑了一声,随即迅速离开,威廉看了林风和沈若溪一眼,也转身离开,三艘快艇火速驶离了小岛。

林风咳嗽了几声,止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显示出他其实已经受了内伤。对方的功力的确强劲到了某种骇人的地步,林风已经尽了全力了,不过他明显觉得自己未必能战胜得了龙魂队长,如果一直相持下去,真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

之前为了沈若溪的安危和保护风天逸雪,林风没有让沈若溪去协助他,更何况,自己与龙魂队长的对战,林风认为是风组织与黑伞的某种实力对抗,他要证明风组织的实力,所以更愿意与龙魂队长一对一的博弈。

“你要不要紧?”沈若溪关切地对林风道,风天逸雪看在眼里,沈若溪的那种目光再加上她之前对威廉说的那些话,她不可能还看不出什么。

她觉得林风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除了她之外还有很多人欣赏品鉴,并且钟爱他,沈若溪便是这些人中之一了。

“以后遇到她一定要小心!”林风很含蓄地表示了龙魂队长的实力在自己之上,沈若溪更加不是她的对手。

说着,林风拿起那件玉坠,这也算是他挽回颜面的战利品了,只是很奇怪,龙魂队长临走居然没有把它抢回去,难道真的是因为任务太紧急了忘记了吗?

这件玉坠看起来应该是家传的,非常的重要,他自己和苏雨心都有这种家传玉坠,这种东西是可以证明某个身份的。

林风好奇地看了看那个玉坠,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明龙魂队长身份的信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惊愕得连玉坠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林风在心里道,他翻来覆去地将玉坠看了个遍,直到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然后心中疑云密布,一时间甚至有些乱了方寸。

这种情形对于林风来说是极其少见的,毋庸置疑眼前的这一幕对林风造成的冲击有多大。

这玉坠居然是……!

玉坠是祖传的规格,上面有两扇很精巧的门,打开门,里面赫然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木”字,双木为林,这块玉坠属于林家。

龙魂队长拥有一块林家的玉坠也没啥奇怪的,大不了就是个巧合,说明她也姓林罢了。但是让林风惊愕的是,这块玉坠与唐蕊的那块一模一样!

而唐蕊的那块林家玉坠,是当初林家与唐家订婚交换的信物,这种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它怎么会跑到龙魂队长身上?难道唐蕊……?

林风很是吃了一惊,唐蕊的玉坠落到了龙魂队长手里,唯一的结果可想而知了,并且以龙魂队长的狡猾狠辣程度,为了和自己作对她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林风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两人离开了该岛,上岸后他立即用手机给唐蕊打了电话,电话能打通,不过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林风连续拨打了几遍都是这样。

看到是这种情况,林风皱了皱眉,他并不是个容易把事情往坏处想的人,但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止不住地升起了一股担忧。

他随即拨通了唐家别墅的电话,这一次倒是很快有人接听了,正是唐家的保镖头领阿彪。

“彪哥,唐蕊在不在?”林风听出了阿彪的声音,立即问道。

阿彪:哦,那个……是姑爷啊,小姐她……不在。

林风:去哪儿了?让她接电话。

阿彪:(吞吞吐吐),那个……这个……!

林风:发生什么事了?

阿彪:姑爷,我们这两天一直在联系你,可是一直都联系不上,都快急疯了。小姐她不见了,都好几天了,我们也都联系不上她。前几天她自己出了一趟门,然后把我们甩了就不见了,我想她一定是去找你了吧?姑爷,你现在在哪儿啊?赶紧回来把小姐找回来吧。

林风道了声“我马上回去”,随即便挂断了电话,又打了个电话让手下用最快的速度帮他订一张最近时间的机票。

“发生什么事情了?”沈若溪问道。

“唐蕊失踪了,我要尽快回去一趟!”林风道,他对于这个是深信不疑的,唐蕊之前就有过独自外出的经历,无论是之前和自己闹了大别扭,还是自己在泰王国出事,她都一个人擅自出门。而这一次林风本以为他已经把唐蕊安抚好了,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到这儿他感到很自责。

不过仔细想了一下,他又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按照唐大小姐的性格,故意搞怪的可能性似乎也不小。

唐家别墅内,唐蕊却很得意地坐在电话旁,阿彪放下电话,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小姐,都按照你的意思做了,林先生的语气听起来非常着急,不出意外,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我都听到了,彪哥你很给力哦,回头请你吃棒棒糖哈,顺便介绍公司那个你喜欢的女保安给你认识。”唐蕊高兴地道。

林风突然给她打来电话,她倒是很欣喜的,想了一下便故意不接电话,让保镖配合她上演了这出好戏。

唐蕊的奇怪心理又在作怪,林风给她打电话,她认为是林风示弱的象征,这个时候的她更要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

哼!禽兽,本小姐这次能把你骗回来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