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夏家两千金/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按照林风的意思,把那块放在她房间衣柜抽屉里的玉坠拿了出来,这就是那块刻着林字的玉坠,是唐蕊和林风订婚约的信物,和它放在一起的还有那个龙魂队长戒指,那是林风母亲叶温玉托林国正带给林风的订婚礼物,也是送给唐蕊的。

这块玉坠有一次是唐蕊和林风闹别扭,直接丢还给了林风,后来被蓝玫瑰拿去了几天再还回来,除了那一次,它再没有离开过唐蕊,一直被唐蕊锁在衣柜抽屉的首饰盒里,享受着家传宝贝的待遇。

“你怎么忽然间要看这个啊?你想悔婚啊?”唐蕊开玩笑地对林风道。

“我还能悔得掉吗?”

“哼!本小姐可没有黏着你的意思,怕你悔婚了你自己哭晕在厕所。”

林风笑了笑,随即拿过唐蕊的那块玉坠,再拿出自己身上的那个比对起来,仔细一比对,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差异,连很多雕刻的细微的地方都是一样的。而且从玉质上来看,同样都是高档上品好玉,两块玉同为精品,绝不可能是一块高仿另一块。

林风感到无比奇怪,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两块玉坠一定都是出自林家,只是这东西为什么会有两块?并且另一块怎么会在龙魂队长手里。

“禽兽哥,这是怎么回事?你从哪里又得到一个这东西?”唐蕊也很奇怪地问道,她拿过了自己的那块,似乎害怕搞混了。

“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我们的传家宝,我想不通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林风道。

唐蕊美眸一眨,随即嗔怒道:“哼!也许是这样子的呢,你们家一堆传家宝,到处和别人家的女孩子定亲,只有我爹地这么实在,就这样认准你们林家了。”

林风皱眉道不要胡说,不过听唐蕊说到订婚,他忽然怔了一下,一瞬间想到了一些什么。

订婚,这玉坠的作用或许就是订婚,如果是这样,那龙魂队长的这块,就是她的订婚信物,这是她和林家订婚的信物。如果能知道当初林家还与哪家订了婚,就不难查出龙魂队长的真正身份。

只不过,林家这一代应该只有自己一个孩子吧?叔叔林国正是没有子嗣的,父亲林千叶也只有自己一个儿子,难道,自己从小就被父亲既同龙魂队长订婚,又与唐蕊订婚吗?自己的父亲,一定不会是这样不讲究诚信的人。

难道?自己还有个兄弟?林风莫名其妙地有了这种猜测,他甚至想到了那个同样也叫“林风”的人。白龙曾经自称自己是林风,当然那是因为觊觎林风的身份想取代他,威廉也曾经以林风这个名字在那个大院接受了多年的训练。这世上,还有“林风”吗?

林风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欣慰了不少,他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去向自己的母亲求证一下,她应该知道这些自己所没法知道的事情。

“好了,没什么事情了,早点休息吧,很晚了。”林风对唐蕊道,让她把东西都收好赶紧休息。

“你……什么意思啊?”唐蕊美眸中迸发出娇羞,对林风道。

林风道:“没什么意思,我今晚不走,不过在另外的房间睡觉。”

“哦,真没劲!”唐蕊嘟嚷道。

“那个其实……!”

“呃不,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晚安。”唐蕊道,说着蹦到床上抱被子裹住了自己。

林风回到了他平日在唐家休息的那个房间,不过他没有心思睡觉,在屋里踱了几步后,还是忍不住给母亲叶温玉打了电话。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他并不太想把事情拖到明天,哪怕仅仅是几个小时以后。

林风:妈妈,这么晚打扰您休息了。

叶温玉:儿子,你现在在哪儿?

林风:我在东海,在唐家。

叶温玉:嗯,回去吧,这边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进展,有消息我会通知你,如果可以的话,你先把唐家的事情解决好。

林风表示他会尽快回西兰,并且把他与龙魂队长交战并且抢到了她身上的这件玉坠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叶温玉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吃惊,当然她立即就反应过来。

“原来是这样,原来龙魂队长是她?”叶温玉喃喃道,说完止不住轻叹了一声,毫无保留地让林风知道了其中有内情。

“妈妈,怎么回事?她是谁?”林风急问道。

叶温玉淡淡地道:“这里头还有一段故事,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只是很可惜,这个女孩子现在竟然也成了黑伞的龙魂队长。”

“我觉得我必须知道真相!”林风道。

叶温玉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道:“好吧,这些也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

香港的夜也深了,相对于东海,它的夜只是微微温暖一些而已,同样不平静。大屿山海边,一个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长发迎风飞舞,如同此刻拨动她心弦的万千思绪。

沈若溪在等一个人,一个她根本没想到的人,在接到她约见的电话时,她根本没有答应她约见的意思,直到对方给她的手机发来了一张照片。

不可思议,这世界真是奇妙,沈若溪本来就觉得自己的身世足够传奇,没想到上天还是觉得不够浓墨重彩,它还是要重重地添上一笔。

事情就是朝着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的,完全不可预见,并且谁也没法阻止。命运,这就是命运,和命运相比,任何强大的人,都会渺小得根本不堪一击。

海风吹拂,海浪翻涌,沈若溪心潮澎湃。

两道汽车光朝这边射来,一转脸,沈若溪就看到一辆枣红色的敞篷车向她这边驶了过来,在这个荒芜的并没有什么人会来的地方,她当然可以确定对方就是约见她的人,她又转过脸,目光继续停留在眼前的大海上。

那个人的车在沈若溪身边停下,然后下了车,轻轻走到沈若溪的旁边,玉手搭在栏杆上,照样也看着大海。

“该怎么称呼你呢?”龙魂队长对沈若溪道:“很可惜不能叫你队长了,很简单,因为我在这儿,并且你已经不是龙魂队长了。”

“那就直接叫名字吧!”沈若溪道。

“叫哪个?沈若溪?林寒烟还是什么?”龙魂队长的脸上依旧是清纯的笑容,除去战斗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感觉得出她是十恶不赦的龙魂队长。

“我现在是沈若溪!”

“这不是你的名字,身份变了,为什么连名字都不要了,明明姓夏,偏偏要姓沈,你以为改掉名字就改掉了一切吗?”

沈若溪扭头看了龙魂队长一眼,淡淡地问道:“你早就已经知道我了是吗?真正的龙魂队长是你,我只是你引人耳目的一个幻影是吗?”

“这些并不重要,已经没法改变的东西,说它也没有任何意义,你已经不用再做幻影了,不是吗?”龙魂队长笑道。

沈若溪转过身,凝视着龙魂队长,正色道:“我的遭遇已经够不幸的了,没想到你的更糟糕,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改变你吗?”

“我可没想着改变,你不用为你的失败找借口,你对那个林风动了真情了是吗?这就是你失败的地方,仅凭这一点,你已经没法再获得成功了。”

“我可不觉得这是失败,你已经变成这样并且无法改变,才是真正的失败吧!”沈若溪正色道。

龙魂队长再次不屑地笑了笑,她似乎并不想就这些立场问题与沈若溪作口舌之争,如果口舌能够解决问题,世上哪里还会有那些麻烦的纷争。

龙魂队长不是惜舌如金的人,但是她是相信杀伐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人,只不过对于眼前这个人,她暂时还不会实行杀伐,至少下一次见面之前不会。

“你来找我,到底是哪一个目的?如果是为了劝我回归黑伞,那我只能劝你死了这条心,让威廉也死了这条心。”沈若溪道。

龙魂队长道:“的确是威廉的意思,我可没有劝你回来的意思,因为我知道这不可能,对于已经不可能的事情,我不会去努力,那样子只会很可笑。”

沈若溪道:“嗯,我的态度你已经很清楚了,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以后也将会是。以你的无情,你一定也是这样想的,不介意我替你把这些说出来吧。”

“当然不会,我还要加上一条,我们今后将会是敌人,如果真的到了生死对立的时刻,你会杀死我吗?”龙魂队长笑着对沈若溪问道,她的笑容带着挑衅。

沈若溪犹豫了一下,随即道:“我会的,因为我杀死了你,同样杀死了你身上的无知与邪恶。”

“那我杀死你,就是杀死你身上的背叛和愚蠢。”龙魂队长回应道。

“好,就此再见吧,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龙魂队长道。沈若溪闭上了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海风有点凉,心有点冷!

“再见吧,妹妹!从出生到现在我第一次这样称呼你,当然,也是最后一次!”龙魂队长道。说着,她快速驾上了车疾驰而去。

“姐姐!”沈若溪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轻声地道,眸子中闪烁晶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