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二选一的机会/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人?在对方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林风一瞬间已经能够猜到她可能来自哪里了,再一眼扫了一下对方的眼睛,基本确定。

“喜欢看我表现的考验我的,一个是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另一位就是我亲爱的岳母大人,你是千夜宫的姐姐?”林风嬉笑道。

对方黛眉一蹙,林风猜得没错,她的确就是千夜宫的若水,和若兰一样,她也是千夜宫主的贴身侍女之一。

她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着千夜宫主的出现,林风很诧异,千夜宫主怎么会来纽约呢?并且听若水的语气,让杰克劫持李青河把林风引来纽约,就是千夜宫主的意思。

这个古怪的女人,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进行个游戏,又是棒打鸳鸯的游戏吗?

“既然你猜到了,就作出选择吧,是跟我过招,还是束手就擒?”若水道。

林风笑道:“一家人还打什么,我束手就擒吧。”

沈若溪似乎并不乐意,她的性格还是像之前做龙魂队长那样,很有亮剑精神,林风不方便和对方动手,她可没有这个顾虑。

“呃,还是停止你的想法吧,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林风道,千夜宫这些妖孽般的人士林风太清楚了,更何况,他现在更想去面见千夜宫主。这个女人一向不屑于过问世事,这一次跑到大洋另一端,要说其中没有蹊跷谁也不会相信。

林风一行在若水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纽约的Chinatown,顺着坚尼街走入一家类似休闲会所的大院。

这里是著名的唐人街,街道上络绎不绝的很多都是华夏人,四周的商铺和餐厅也充斥着华夏的风格,行走在这里和行走在华夏的街道上感觉很相似,林风他们一时间倒并没有身在异国他乡的感觉。

林风没想到千夜宫在这里也有产业,这个会所的面积非常大,要知道这里是曼哈顿的寸土寸金区,国际金融中心华尔街就近在咫尺,且不说这样一个大面积的会所是一个不小的产业,更重要的是这种地方不是有钱就有资格拥有的。

会所里有很多千夜宫的使女,林风很惊叹,如果这些人一个个都像若兰那样,那自己简直就是进入了一个超能人士基地,因为睁开眼睛随便看到的一人都足够秒杀世界顶级高手。林风没有感到害怕,但是他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一种压迫。

李青河和李千宠被直接关在一个房间里,在林风和程雅诗的要求下,若水才勉强同意向她的主人请示对他们进行必要的救治。

不过程雅诗和沈若溪倒享受到了贵宾待遇,她们一起被请到贵宾室,侍女们给她们安排了最高级的宫廷香薰浴。

林风汗了一声,如果千夜宫主知道自己与程雅诗、沈若溪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些,她们享受到的就不会是这种待遇了,被千夜宫主直接化了都有可能,这个女人,林风觉得她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所以在面见千夜宫主的过程中,他心中的确还存在忐忑。

“我已经跟你来了,千夜宫主在哪儿?”到了院子最深处的内堂,林风对若水道。

若水轻笑了一声道:“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要带你见我们宫主?”

林风笑道:“姐姐你记性真差,之前是谁要和我进行个游戏的?”

“没错,不过我忘了告诉你,游戏如果不过关,宫主不想见你。”若水道。

“正合我意,其实我也不想见她,所以不用游戏了。”

“你不可能就这样走的,为了避免你的朋友在洗香薰浴的时候化成一池血水,尸骨无存,你还是配合我们的游戏吧。”若水美眸闪动笑道。千夜宫的女人真是深得千夜宫主真传,杀人这种残忍的事情,她们能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并且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纯净无暇的笑容。

境界!的确是境界!

“什么游戏?千夜宫主这么恨我,是让我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林风无奈地道,女人真是麻烦,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喜欢整人。他可是知道,千夜宫主整人可不是一般的整,她会整得比较狠,更何况自己是她痛恨的人。

到目前为止林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一次李青河被纽约黑帮从黑伞手中抢过来,是千夜宫主指使的,血修罗和男孩的出现只是为了替黑伞救人,他们之前未曾预料到会在纽约遇上林风。

千夜宫主的目的自然是把林风吸引到纽约,至于更深一层的目的,林风有过种种猜测,但都不肯定。这个被他骂作变态的女人,她的行为是林风难以理解的,不过他知道一点,千夜宫主不会在无用之事上浪费精力,这一次,必然有特殊目的。

“进去吧!”若水带着林风进入了大厅里的一个帷幕之中,这是由轻纱在四周围起来的密闭空间,看起来诡秘异常。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面前一尊玉石雕像,林风看得出来雕的正是千夜宫主。

“跪下!”若水看了看雕像,再看了看林风正色道。

“这个玩笑不好玩。”林风皱眉道,跪下?刘老头养活了自己二十年,自己都没给他跪过一次,还让他做一个不要给任何人下跪的人。他怎么可能跪千夜宫主,更何况,只是一尊雕像。

若水道:“你曾经亵渎过我们千夜宫主,并且是极大的不敬,你需要向我们宫主请罪,不止是跪下,还要很虔诚地一直跪着,直到宫主授权你起身。”

“我说过了,这个玩笑不好玩!”林风正色道。

“如果用一个的消息和你交换这些呢?”若水道。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交换我的膝盖。”林风的态度很坚决。

“如果用你……!”若水话还没说完,帷幕里忽然多出了一个身影,一只玉手卡主了若水的脖子,使得她的声音没有发出来,接着一个响亮的耳光招呼在了她脸上。

肤若凝脂、美若香玉、丰腴魅惑、倾国倾城,眼前这个女人一出现,立即就自动诠释了这一系列形容词。

虽然林风很讨厌这个女人,但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美艳是绝世罕见的,而唐蕊很好的地遗传了她的基因。

“宫主!”若水见到千夜宫主立即跪拜,那一巴掌让她知道,她刚才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她已经意识到了,不该那么早把那个与林风交换的条件说出来。

“出去!”千夜宫主黛眉一蹙冷冷地喝斥道,若兰立即恭敬地退了出去,帷幕包围之下只剩下林风和千夜宫主两人。

“对我下跪有这么难吗?”千夜宫主凝视了林风稍许,语气依旧不友好。

林风道:“很难!”

“如果我一定要你给我跪下呢?”千夜宫主道。

“千夜阿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聊。”林风作无语状道,他自己都有些不耐烦了,失去耐心之下的他,这时候都有给千夜宫主下跪的冲动了,当然不是诚心实意地下跪,而是已经忍受不了她的这种纠缠态势。

千夜宫主冷笑了一声,道:“我可以给你个机会选择,不过就冲你曾经骂过我这一点,我已经不可能再接受你,更何况你还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对我不敬的后果你大概不知道,不过你肯下跪,我可以考虑让你少受一些惩罚。”

“你的确够强大,但是这两件事情,实在把你显得太渺小,如果你是这样心胸狭窄的女人,我也不会接受你。记住了,唐蕊一定会给我做老婆的,现在是我选择你,而不是你来挑我,你应该想办法给我留个好印象才对。”林风道。

千夜宫主皱了皱眉,不排除她这个时候也有上前给林风一巴掌的冲动。她觉得自己遇上极品了,林千叶父子,难道他们注定就是我们母女的克星吗?

“直接告诉我,你骗我到纽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仅仅是让我给你下跪,我可以给你跪一次,你是长辈我是晚辈,并且你是唐蕊的妈妈,是身份高贵的千夜宫主,但这一跪只是对之前辱骂你而跪还你,没有任何乞求你什么的意思。”林风正色道。

他心里当然很清楚,千夜宫主毕竟是唐蕊的妈妈,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能够一直这样势同水火,更何况那一次的确是自己一怒之下亵渎千夜宫主了。他更知道,千夜宫主只是脾气古怪,她并不真的是个心胸狭窄记仇的女人,否则她就不会去消灭玫瑰组织了,而这一次李青河被劫持,林风认为这极可能也是千夜宫主变相地在帮助他。

“好,你做到了,我就会给你那个选择,有两个消息带给你,不过你只能选择一个。”千夜宫主道。

“我想先听听是哪两个消息。”

“第一个:有关那艘被劫的龙魂货轮的消息。”

“就选这个了,足够了!”林风道,他喜了一下,知道这是千夜宫主给他的福利,一瞬间他对千夜宫主都没那么憎恶了,她带来了自己想要的,看来是来帮助自己的。

“你还是听听第二个吧,就是有关你父亲的消息。”千夜宫主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