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期许多年的一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一下愣住了,在千夜宫主说出第二个之前选择之前,林风是无意听第二个选择的,因为第一个对他来说已经有足够大的吸引力。

而第二个选择的出现,让林风瞬间陷入到一种选择困难的境地之中。他知道千夜宫主秉性是怎样的,她绝对只会给自己一个选择机会,二选一,又是二选一!林风明白了,这才是千夜宫主的残酷惩罚方式。

真是一个厉害到极致的女人,她知道怎么惩罚林风,才会让他心里痛苦。

“你赢了!”林风淡淡地道,先前对千夜宫主的感激瞬间消散,他开始认识到,一切都是千夜宫主做的惩罚他的方案而已。

“当然,你是斗不过我的。不过放心吧,我肯定会信守承诺,这两个消息,我会透露其中一个给你,做出你的选择吧。”千夜宫主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两个都是林风想要的消息,两个都是他不愿意摒弃的消息,以千夜宫主的性格,她会让林风选择其中一个,然后告诉他她要让另一个消息永远沉寂。

龙魂的消息当然是重要的,这关乎的不仅仅是林风和风组织,此为公,父亲的消息重要性也毋庸置疑,虽然此为私。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而鱼与熊掌又二者不可兼得。林风这时候的痛苦,历史悠久,深邃而源远流长。

“我两个都想选,如果你有条件的话,可以与我谈。”林风正色带着恳求道。他承认,丢失的龙魂的消息,父亲的消息,他都迫切地想知道,尤其是父亲的消息,他等了很多年,但没有任何机会让他有可能知道哪怕一丁点,就连母亲叶温玉也一无所知,林风知道她应该无时无刻地也在关注着这个消息。

千夜宫主,这个神通广大的女人,她是有可能知道父亲的消息的,在这样的冲动之下,他非常相信千夜宫主的话。

“我说过了,你只可以选择一个。”

“我接受你用任何方式惩罚我!”

千夜宫主哼了一声,不屑地道:“我已经不需要你跪下了,看在你这么长时间对唐蕊的照顾,更重要的是她对你已经产生了感情,所以我给你提供一个消息,告诉你,没有其它可能性!”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林风在语言上加大了砝码。

千夜宫主静静地看着林风,凝视了他许久,随即才道:“你太贪婪了吧?你知道在千夜宫,贪婪的人该怎么惩罚吗?”

“只要不是被杀死或者那个就行。”林风道。说完一想不对,千夜宫都是女人,那个惩罚自然不可能有。

“秦慕雨犯了最大的贪婪,所以她接受了千夜宫最大的惩罚,她的贪婪就在于,她与我争夺宫主之位。”千夜宫主道。

林风点头表示明白,秦慕雨当年角逐失败,虽然免于一死,但是在千夜宫主逐出了宫之前被废弃了所有功力,如果是这种代价,林风是需要犹豫一下的,他的功力,不仅仅是为他个人服务的,因为他的个人原因而失去领导众人的能力,在他看来是自私的。

“你想多了,不是废去你的功力,而是接受千夜宫的血刑,在规定的时间里,你能够流血不死,就算你接受完惩罚了。”千夜宫主道。

的确,秦慕雨在被废去全部功力之后,还遭遇了残酷的血刑,她能够顺利活下来,不知道是出于她的顽强还是千夜宫主的一时怜悯。

“这个条件还可以接受,我先谢过你。”林风笑着对千夜宫主道,一脸无畏的模样。

“小子,你会死的,我没有理由对你手下留情,我是恨你的,更何况,你们父子的血我都很感兴趣。”千夜宫主道。

林风笑道:“没关系,既然是你的规则,我尊重你的规则,来吧。”

“好,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我!”千夜宫主道,说着伸手击了林风一掌,林风被打了出去,直接靠到了一根立柱上,接着千夜宫主的手下迅速将林风的手脚束缚住,千夜宫主一根银锥直接击出,正中林风手腕动脉,银锥拔出,鲜血便渗了出来,然后顺着林风的手指,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

若水摆好一个沙漏计时器,然后告诉林风沙漏完了才能放他,林风看了看时间,那些沙漏完怎么也得一个小时,而按照他的这种流血速度,不死也得缺血昏厥。

“歹毒的女人,你真想弄死我啊!”林风在心里骂道,他真怀疑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

想着,他立即运行了自己的功力,减缓鲜血的流淌速度,让血的流速瞬间减少了一倍。千夜宫主当然觉察到了林风在运功,当下轻蔑地一笑,两根银针击出,林风感到身体疼了一下,内劲随即松懈,运功减缓血的流速也宣告破产。

要杀人了!林风几近欲哭无泪,这个疯女人!看来自己真的错了,指望一个疯女人讲究情面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千夜宫主面无表情地看着林风,看着林风的血从他的指尖滴落下,红色慢慢地在地上聚集。是报复的快感?是杀死他与否的犹豫?还是其它什么?此刻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害怕吗?”千夜宫主的脸上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冷冷地对林风问道。

林风没有回答,他同样用冰冷的目光回敬千夜宫主。千夜宫主和他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转到了那个沙漏上,看着细沙慢慢地漏下,她看着倒计时,然后闭上了眼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什么人?这里不允许进入!”外面传来了几声骚乱,接着几声简短的打斗,几名千夜宫侍女被击倒在地。一个影子急速向帷幕区飘而去,黑色的影子,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若水立即上前试图制止,结果被对方一招击倒,然后像移形换位一般瞬间窜入了帷幕中,以林风的反应速度,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自己莫名其妙地就从固定他的立柱上下来了,束缚他的东西就这样瞬间解锁了。

千夜宫主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眸子中瞬间抹上了一层强烈的悸动。

猛地回过头,看到了那个身影,千夜宫主再也按捺不住。不过那道黑色闪电迅速又窜出,林风与他近在咫尺,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人救的他。恍惚间疾风一过,一个红色的身影也像疾风一样追了出去。等林风强行冲破自己被千夜宫主阻塞的经脉追出去,一黑一红两道闪电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千夜宫主追出了足有十里,在一个类似的华夏式会所大院内,黑色闪电冲了进去,千夜宫主紧随其后,追进去之后,她看到的是屏风隔断上的一个黑色投影。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轮廓,虽然被屏风阻断在里,虽然那么多年没有相见,但是不可能会有任何错误。无论如何,这么多年你在我心中一直未曾泯灭,即使是因为我那样的恨你。

“是你!真的是你!”千夜宫主玉齿紧咬,声音有些颤抖,她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咬牙切齿,努力让眸子中迸发出恨意,即使她酝酿了很多年,但这一刻她忽然失去了一切控制,美眸闪动之下,居然止不住噙满了热流。

“多年不见!”一个浑厚而深沉的男声淡淡地道。

“是,多年不见,你终于肯出现了,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千夜宫主冷冷地道。

“你让你手下发布的信息我看到了,你用这种方式折磨林风,无非就是想逼我出现,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我这几天会在纽约唐人街出现。”对方道。

他的语气平缓而和蔼,像一个极具内涵的绅士。而平缓的声音之中,又带着无尽的沧桑与峥嵘,极易让人膜拜与遐想。

“躲了我这么多年,现在真正见面了为什么还要躲着我,你不敢面对我吗?”千夜宫主继续道。

“我没有躲避,我也不曾想躲避你,你的性子还和以前一样,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变过。”对方道。

“对!我是有仇必报的女人,这一点从没有变过,我是想杀死林风,他本来就不应该出现,二十年前就不应该有他!”千夜宫主努力止住自己的情绪,可是她觉得自己止不住。

“牧月,这些年你也辛苦了,再次见面,我们都已经到了不再计较恩怨得失的年纪了,我们或许不应该谈论这样沉重的话题。”对方依旧淡淡地道。

千夜宫主身体有些颤抖,这一天她等得太久了,在这一天,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表现的有一丝的怯弱与伤怀,可是这一天真正来临,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有些东西,她控制不住。

这个熟悉的身影与声音,是她无法抗拒的元素。

一咬牙,泪珠顺着绝美的脸颊滚落到嘴角,这是她十几年都未曾有过的经历,泪水对于她来说,太过陌生的东西了,自从二十年前流干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吧?

久违而陌生的泪水重现了,还是那样滚烫而苦涩。

牧月!这是她的名字,是她听到的久违的呼唤,更重要的是,呼唤来自于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