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居心莫测的宫主/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在千夜宫主的地盘居然莫名地晕厥了,虽然他有自信这绝对不是自己失血过多,被千夜宫主放的没有多少血,还不如她女儿上次给自己那枪放的,最近也没有房事过度啊,为毛现在身子这么娇气了。

醒来的时候林风就一直纳闷,直到见到千夜宫的两名侍女,他才知道自己的晕厥是出自她们之手。

林风这时候泡在院子里的一个温泉里,受伤的手腕已经经过了处理,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就已经看不出明显的受伤痕迹了,身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更证明了他并没有失多少血。

“你的伤已经处理过了,温泉里我们加入了千夜宫的药剂,促进你身体恢复,你现在和没有流血之前一样。多泡一会儿吧,宫主要晚些时候再回来。”一名侍女对林风道。

“呃,谢谢!”林风应付着道。他更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时间不长啊,未来岳母大人的态度为何发生了这么巨大的转变?

他当然想到了之前那个快如闪电的黑色身影,那个是什么人呢?林风其实也大胆地猜测他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不过只是凭空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他并没有觉得那个有多大可能性。

“好好休息下,宫主对你做的那些也是考验你,不要记恨她,更何况她的身份你也知道,我们宫主喜欢顺从的人,不喜欢叛逆的。”一个年纪不大长相很乖巧的侍女对林风道。

林风笑了笑,心道还是谢谢岳母大人的关心吧,这个古怪的女人,把她的古怪脾气遗传了很大一部分给唐蕊。

“对了,我的朋友呢?”林风问起了程雅诗和沈若溪的消息。

“哦,那两个女孩子啊,宫主说你和那两个女孩子关系道不明,宫主本来准备杀死她们,后来手下留情了,只毁了她们的容貌。”侍女轻描淡写地道。

“不开玩笑!”林风皱眉,以千夜宫主的狠辣作派,他担心这种事她真的做得出来。

“看你担心害怕的样子,看来宫主的猜测没错了。”

“好啦灵儿,别逗他了!”旁边那名年纪稍大的侍女轻轻推搡了她一下,转而对林风道:“放心吧,她吓唬你的,你的朋友没有事。”

林风有些无语,他不知道这一次千夜宫主又要搞什么名堂,但就目前的情况看,一切似乎还好,这个女人应该不会再往死里整自己了。

“我想出去走走,和我的朋友一起,这个自由我应该有吧?”林风对两名侍女道。

“可以,不过一定要在宫主回来之前回来,宫主大概六点会回来。一定要按时回来,如果宫主回来你们不在,她一生气有可能会打断我们腿的。”那个年纪小的古灵精怪的侍女提醒他道。

林风皱了皱眉,接着对她们表示自己很有时间观念。正准备从浴池中起身,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在心里汗了一声。

“这个……是你们帮我沐浴更衣的?”林风脸有些发青,脑门都开始发热。丫的,千夜宫的女子似乎都是很少见到男人的,本少爷这风华绝代的身躯……。

“当然咯,不是我们还会是谁呀!”

“呃……!”

叫上了程雅诗和沈若溪,几人一起沿着唐人街溜达,唐人街是纽约非常重要的社区,也是重要的华夏人聚集地,这里到处都洋溢着浓厚的华夏风情,和在华夏国无异。

程雅诗心情不是很好,这时候倒需要散散心,沈若溪更特别一点,她和正常女子有很明显的不同,她没有像蓝玫瑰那样狡猾得那般明显,不过论深沉深邃,林风认识的人中很少有比得上她的。

程雅诗心情不好的原因自然和李青河、李千宠有关,他们被千夜宫主截获,现在功力也都尽失了,等待他们的就是回国接受审判,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本质上是最好的结果,但无论哪种结果在程雅诗看来都是不愉快的。

“别再纠结那些事情了,你从市政府一直纠结到了华尔街,全世界最高端的地方可不适合你这种心情,还是想想以后唐风-诗雨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事情吧。”林风打趣地安慰程雅诗道。

“那看你的表现了!”程雅诗嗔怪地瞪了林风一眼,作没好气状道。两人互相调侃逗乐一阵,程雅诗心情也好了很多。倒是沈若溪看到两人亲密无间,很自觉地和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路边一个号称现代毕加索的流浪艺人在街头作画,程雅诗有些兴趣,随即做了现代毕加索的生意,端坐在那里让他为她画像。

“在想什么事情?”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你为什么觉得我在想事情”沈若溪反问道。

林风道:“你这种女人,脑子是不会停止思索的,所以你做的梦都会比正常人多。”

沈若溪笑了笑,随即道:“我在想,千夜宫主大概是真的接受你了,她在帮你把黑伞亚洲区代理人彻底消灭后,会不会再继续帮你消灭其他代理人?比如这次来美利坚,是不是帮助你消灭黑伞美洲区代理人呢?”

“这个,可能性不大吧,她那么恨我。”林风道。

“你不完全懂女人!”

“怎么说?”

“一个女人要是连恨你的意思都没有,她对你根本就没有关注度,那才是可悲的。千夜宫主是恨你,但这是变相的关注你,你今后的发展,她很可能是最大的支持者。”沈若溪肯定地道。

林风开玩笑地道:“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就好像你是千夜宫主的心腹一样。”

沈若溪皱眉道:“你觉得我就这么像间谍吗?到处都是身份?你觉得我的身份还不够多是不是?”

“虽然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但我希望你还是不要生气。”林风笑道。

沈若溪作没好气的样子白了他一眼,林风倒释然,如果真的像沈若溪说的那样,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母亲是西兰国元首,岳母是千夜宫主人,这种强大阵容搭配,林风觉得是非常可取的,这年头,有背景总比没有背景好。

“你对千夜宫了解多少?”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道:“不会比你多,我毕竟不是黑伞真正的龙魂队长,我只知道,千夜宫是上古五大门派之一,和你师出的天龙门同属上古五大门派。如果是我姐姐,她有能力告诉你更多,可惜……。”

说到龙魂队长,沈若溪面色黯然了下来,在知道龙魂队长是自己姐姐的那一刻起,沈若溪也陷入到一种痛苦之中。她的痛苦在于,她已经坚定不移地站到了林风这一边,可惜她有个执迷不悟的姐姐,顽固地与他们对立。

立场一旦遭遇到了亲情,痛苦便不可避免,沈若溪,程雅诗,她们都如此。

林风没有说什么,他伸手拍了拍沈若溪的肩膀,算是安慰她。沈若溪会意地笑了笑,她很自然地倚在林风肩膀上。

“画好了,看看像不像!”程雅诗拿着画走了过来,抬眼间,她看到了两人似乎有些许的亲密表现。

“很像啊,我还以为他像毕加索一样,把人画得让人无法理解。”林风调侃地笑道。

程雅诗挽住沈若溪柔声道:“你也来一张?”

“不用了,我不喜欢拍照也不喜欢被人画画。”沈若溪轻笑婉拒道。

几人逛了几个小时后回到会所,千夜宫主在一个小时后才回来,她看着林风的目光依旧严肃并且不友好,不过又似乎有那么些不同,至少林风是这么认为的。

接下来很破天荒,千夜宫主居然邀请了他们一起共进晚餐,林风觉得有些无厘头,甚至有些忐忑,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该不会又整鸿门宴吧?

不过,这个女人要对付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鸿门宴,他们这几个人在千夜宫主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并且,这个女人可不是喜怒无常,林风只见过她怒,倒没见过她喜。

“早点休息吧,结束这两天的行程,你们就回东海。林风,龙魂的事情我随后告诉你,你尽快解决。”千夜宫主道。

“好,谢谢……宫主。”林风道,那个称呼还是别扭,还是叫宫主道。尼玛,貌似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和善地对自己说话吧?这到底是哪一出啊!

“谢谢宫主!”程雅诗和沈若溪也随即附和道。

晚餐结束,几人准备离开,千夜宫主留住了他们。

“今晚就住在这里,回东海的机票我明天让人帮你们准备,不用那么麻烦了。”千夜宫主道。

林风其实很想说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变态一点好,你突然这种态度我们大家都很不习惯。虽然千夜宫主的态势依旧是高傲盛气凌人的,有不允许别人拒绝的态势,但已经有了很大改观,这种改观林风首先就感觉不适应。

“这个,不方便吧?”林风道。

“少说废话,就这样决定了。”千夜宫主命令似的道。

几人只得应允,然后千夜宫主对程雅诗和沈若溪道:“时间还早,睡觉之前陪我一起泡个温泉吧,你们跟我来。”

说着转身就走,那态度同样不允许两人拒绝。程雅诗和沈若溪面面相觑,千夜宫主再次命令似地邀请了她们,她们才勉强同意。

转过身,千夜宫主的眸子中掠过一丝神秘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