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隐藏的魔鬼/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夜宫主这家会所是不对外营业的,其作用仅仅是作为她到美利坚国的下榻之处,会所后的那个大院林风一直还没进去过。

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千夜宫的风格设计的,豪奢至极,无论在千夜宫还是在千夜宫世界各地的产业中,这种场所都会存在,不过这样豪奢的场所只有一个作用:供千夜宫主沐浴。

这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当然有着和所有美人一样的爱好,喜欢不受打扰不受拘束地享受着顶级汤池之水的滋养。

温泉池以汉白玉石打造,假山、莲舟、小桥景致一应俱全,仙雾缭绕,恍若人家极致仙境,和繁华喧闹的外界相比完全是不同的境地。

虽是极尽豪奢,但却丝毫不媚俗,华贵而不失静怡。所以,即便是世间最顶级的水疗、洗浴,在千夜宫主看来都是根本入不了眼的渣渣。

当然了,这时候程雅诗和沈若溪只有纳闷,对于千夜宫主虽然她们不是特别了解,但有一点她们是心知肚明的:这是个极其古怪自视极高的女人。

她邀请她们陪浴?这可能性似乎不大,如果不是故意威逼她们给她作陪浴侍女,那就一定带着某种目的。关于这一点,程雅诗和沈若溪都能达成共识。

有些心悸地相视一望,千夜宫主已经走进了迷雾中,接着一阵轻柔的水花泼撒声,她如玉一般的香躯已经浸入了温泉中。

“下来吧,这里是天下最好的温泉养生水,还有玉石水疗,这是所有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千夜宫主对二人道,招呼二人下水。

二人都还在犹豫,或者说抗拒,她们都不喜欢与人同浴,程雅诗倒还好,沈若溪在这方面表现得比较突出,她讨厌甚至是憎恶自己的身体被自己以外的人看到。

“都是女人,有什么好顾虑的?这可是你们莫大的荣幸,我可不会接受任何拒绝。”千夜宫主道,她的语气很硬,与其说是邀请,不如说是她是在强迫。

程雅诗和沈若溪这个时候才勉强放下顾虑,卸下身上的衣物也泡进了温泉之中。

水温非常合适,身体泡在里面,整个人就像进入了一个流动的气旋,浑身沉寂的细胞都被激活了起来,疲劳、困乏的肢体感觉瞬间一扫而空,精神也极大地放松。程雅诗在高档水疗会所做过水疗,不过她真切地觉得,那些地方和这里比起来,真的是天与地的差别。

沈若溪之前在新加坡受过伤,因为恢复时间短,所以还没有完全达到恢复状态,不过这种水疗直接让她的伤彻底终结。

正如千夜宫主所说,她给予她们的这种待遇是高端到极致的,而凭借这一点,千夜宫主的奢华便不可避免地展露。

“怎么样?感觉还行吗?”千夜宫主对两人问道。

“很好,谢谢宫主的盛情。”程雅诗礼貌地回道,沈若溪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千夜宫主,这时候的她,更想努力地从她的美眸中读出一些什么。

“哗啦”一声,千夜宫主原本和她们两人之间有段距离的,现在忽然到了她们身边,她的目光凝聚在了程雅诗身上。

即便同样是女人,程雅诗也不好意思就这样被别人盯着看,她很不自然,却又不好对千夜宫主表示出不自在。千夜宫主忽然接近了程雅诗,玉手在她的玉臂、香肩雪肤上拂过,然后拂过玉颈托住了她的下巴,像凝视着一件完美艺术品一样凝视着程雅诗绝美的脸。

“眉若柳叶、眸如璨星、樱唇贝齿肤如雪,好一个人间尤物!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没法抵挡得住你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魅惑,你是一个会让男人发疯的女人。”千夜宫主端看着程雅诗,似笑非笑地道。

程雅诗轻咬了咬嘴唇,从千夜宫主的话语中,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什么了。这也是她最怕面对的事情,千夜宫主是什么人,她会允许她的女婿林风有别的女人吗?更何况,自己还是李家的表姑娘。

“宫主,您真会开玩笑。”程雅诗不自然地道,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麻木了,想挣脱千夜宫主但是浑身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

千夜宫主道:“我没有开玩笑,在常人看来你无疑位于天下最优秀的女孩子之列,迷人的容貌身姿、显赫的家世、无与伦比的事业,一个凡间女子该拥有的一切你都拥有了。”

“宫主你也说了,我只是凡间女子,哪里能够比得了仙女一样的你!”程雅诗道,她卖乖的时候倒是极少。

“没法和你比,即使我任何方面都超过你,我也永远无法超越一点,只能永远落后你,因为你年轻。”千夜宫主笑道,说着轻轻放开了程雅诗,轻轻走向了沈若溪。

程雅诗皱了皱眉,看着千夜宫主转而对沈若溪那样,她更加确信这个女人是用这种方式对她们进行某种警告。毕竟沈若溪和自己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林风的女人。

不过,千夜宫主没有再说什么,几人之间也不再说话,静静地洗了一会儿泡浴,然后更衣离开这里。

“等一下,我也有话对你说,并且是单独对你说。”沈若溪准备披上浴袍,千夜宫主玉手拉住了她即将披上香肩的浴袍,制止住了她。

沈若溪怔了一下,背对着千夜宫主扭过头,精致的侧脸轮廓之下,便是迷人的雪肤酥背。

“同样的风华绝代,你比程雅诗更可怕一点。”千夜宫主像之前对待程雅诗那样对待沈若溪。

“千夜宫主,我不觉得我比你还可怕。”沈若溪转过身对千夜宫主道,她的眸子中毫无惧色,即便是面对这个她口中的可怕的女人。

“我很可怕?”千夜宫主道,她并不喜欢沈若溪的说话方式。

“是的,因为我看不透你,也不了解你。”沈若溪道。未知的、看不透的,永远都是可怕的,更何况是这个女人。

“你知道你为什么可怕吗?因为你的身上,或许有一个魔鬼!”千夜宫主道。说着,她忽然抓住沈若溪的手臂,玉指紧扣,连击沈若溪后背的神道、心俞、魂门三位。论身手,沈若溪与千夜宫主无论如何也不在一个层次上,她一阵剧痛,止不住叫出声来。

千夜宫主并没有因此而手下留情,手上一用力,沈若溪随即便全身酸软完全失去抵抗力,千夜宫主一把扯掉她的浴袍,沈若溪洁白的后背上,果然显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图案。

这是一种用特殊材料制造出的纹身,平日不会有任何显示,只有通过刺激人体相应的学位才能够让它显现出来。

“我检查过了,程雅诗的身上不会有,和你比起来,她无论心境还是来历都单纯很多,魔鬼终究是在你身上。”千夜宫主冷笑道。

沈若溪道:“我想你应该是弄错了吧,一个纹身而已,我承认它是隐藏的,但这并不代表什么,它未必就是魔鬼。”

“你为黑伞服务了这么久,早就是魔鬼的习性了,不要再做无意义的辩驳,否则你会更痛苦。”千夜宫主冷笑道,说话间加大了施加给沈若溪的劲力,沈若溪再次止不住痛苦地叫出了声。

“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用意,可是我也阻止不了你,如果你想杀死我,请随便吧!”沈若溪咬牙皱眉对千夜宫主道。

千夜宫主道:“你身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你如实回答我,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沈若溪回道:“那是我的家族族徽,在我很小的时候家人就给我纹下了,与黑伞没有任何关系。”

“死到临头还不肯说时候,这就是黑伞龙魂队长的风范吗?是不是你的前任的那个姓叶的女人也是这个德行!”千夜宫主皱眉没好气地道。

“我没有任何欺骗你的意义。”沈若溪道。

沈若溪没有说谎,她身上隐匿的那个图案,的确和黑伞无关。那的确是她的族徽,是她的父亲夏青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纹上的,平日里并不显示,只有按照千夜宫主这种方法才能将图案逼出来。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千夜宫主冷冷地道,望着沈若溪的目光中似乎充满了杀机。

“不需要,我不想再重复回答你,也不需要你相信我!”沈若溪继续用无畏的目光望着千夜宫主,正色道,大义凛然这几个字就写在脸上。

千夜宫主没再说什么,继续静静地凝视了沈若溪一会儿,卡着她脖子的手才慢慢地松开,她伸手将沈若溪推开,将浴袍扔给了她。

“你可以走了!”千夜宫主道。

“你不准备杀死我了?”沈若溪道,她其实有些莫名其妙,对于千夜宫主的做法很疑惑,并不知道她的目的。

“如果你再不走,我真的会考虑!”千夜宫主皱眉警告她道。

她已经完全证实了沈若溪说的是真话,当然她放过她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沈若溪身上的那个图案并不是她要找的那个图案。

这个女子,不是林千叶要她一定要尽快找到的那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