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千夜宫主的任务/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行人由纽约返回东海,这次莫名其妙的美利坚之行因千夜宫主而起,又因千夜宫主而结束。

他们是分批走的,李青河与李千宠爷孙被千夜宫的人先押回去,沈若溪和程雅诗也随他们一起,而林风是与千夜宫主同行。他不知道这是谁安排的,但他必然觉得这是一个很让他郁闷的安排。

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当真堪称人生十大杯具之一。

两人坐的是顶级商务舱,对坐飞机之类的东西林风一向不讲究,不过千夜宫主不一样,无论在任何方面,她都只选择最好的。因为航线问题没能乘坐她自己的专机,她已经有很大不满了。

“去给我倒杯水。”千夜宫主对林风命令道。

“这个……飞机上有空乘服务人员。”

“我让你给我倒!”千夜宫主皱眉瞪了林风一眼。

得得得,倒倒倒。这哪是丈母娘啊,这分明就是老佛爷!

林风无语,然后顺从地给千夜宫主倒了杯水,端递给她,千夜宫主接过轻轻喝了两口,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意。

林风皱了皱眉,心道这算什么?不会是丈母娘正式接受自己的敬茶吧?一想不可能,千夜宫主这高标准,敬杯白开水算什么事儿。

“龙魂的事情,你自己去解决,一点小事而已,这个事情都解决不好,还当什么组织头领。”千夜宫主对林风道。

“是!这个我必须尽快解决。”林风道,心道又被忽悠了,之前的血也白流了。

“那个……宫主,这次的事情,还是谢谢您。”林风对千夜宫主道,抓获李青河李千宠,的确是千夜宫主的帮助,说声谢谢是应该的,只是称呼上,林风照例还是叫她千夜宫主。

千夜宫主白了他一眼,随即闭目养神起来,看情形,似乎是不太想和林风说话。

这十二个小时对于林风来说是很难熬的,好在千夜宫主之后一直没有再主动找他说什么,晚上八点的时候,飞机准时到达了东海。

千夜宫主想看看唐蕊,林风开上车直接带她去唐家,本来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他也要去唐家的。唐建豪在不在家不知道,但唐蕊一定是在的,这个和她母亲一样难伺候的公主,或许还在为自己突然不辞而别去美利坚而懊恼。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是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关掉!”千夜宫主忽然皱眉道,林风一愣,这才意识到她的意思是把车上的音乐关掉。林风顺从地关掉,扭头之间,他看到了千夜宫主的眸子中,隐约似乎有一丝淡淡的伤感之色。

美人黯然神伤,被陈奕迅激发出来的?

唐建豪今晚在家中,唐蕊最近承受了这么多,无论事务再繁忙,他都要保证自己每天有时间陪伴她,所以他现在基本每天都会回唐家别墅。

林风的到来倒不让他们惊诧,千夜宫主到来也不让他们惊诧,而让他们惊诧的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来的,千夜宫主坐着林风的车来的。

对于母亲千夜宫主,唐蕊是心存怨恨的,不过这一瞬间,她心里还是充满了暖意。这是神马情况?本小姐的最后通牒起效了是吗?

激动归激动,埋怨归埋怨,这时候的唐蕊却没有反应,静静地立在那儿。千夜宫主轻轻地走到唐蕊面前,凝视了她稍许,在她脸蛋上轻吻了一下,继而紧紧地将她搂住。

唐蕊一开始麻木地感觉着这一切,麻木之后心开始复苏,暖流在身体里游动。

“丫头,才几天不见,又瘦了。”千夜宫主捧着唐蕊的脸,爱怜地道。

唐蕊咬了咬嘴唇,美眸闪动望着千夜宫主。

“你不会说话吗?见到我都没反应吗?我可不喜欢你这样的态度,叫我。”千夜宫主嗔怪地捏了捏唐蕊的脸道。

“不想!”唐蕊耍小脾气。

千夜宫主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拿出你做女儿的态度。”

“你就是这样对你女儿的吗?”唐蕊作委屈状道,继而乖巧地唤了千夜宫主一声:“妈妈!”

千夜宫主难得地笑了笑,正色道:“不要哭,都多大的姑娘了,像小女孩一样哭哭啼啼的妈妈最不喜欢了。”

唐蕊顺从地点了点头,咬住牙努力不让自己眼泪流出来。

唐建豪从沙发上坐起身,走到林风面前,笑着对他说了声“好久不见”。

林风微笑颔首,好久不见?刚才车上陈奕迅唱的吧,让千夜宫主都黯然神伤了,勾起她某个回忆了。

“回来?”唐建豪对林风道。

林风一时间没有表态,千夜宫主对唐建豪道:“先吩咐你的下人准备晚餐,我和你女婿都没吃。”

一旁的许曼妮立即起身去安排,千夜宫主叫住了她,许曼妮愣了一下,千夜宫主和她之间有过节,上一次曾毫不留情地给了她一个耳光,虽然许曼妮不是个记仇的女人,但这个女人终究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她也无意去得罪这个女人,只能按照正常的方式对待,不指望她能对自己有好的脸色,也尽量不与她有冲突。

“我说过了,是吩咐唐家的下人去做,又没有让你,在唐家,你可别把自己当下人。”千夜宫主对许曼妮道。

许曼妮怔了一下,继而嫣然一笑,算是对千夜宫主这句话的感谢。千夜宫主的意思很明显,她承认许曼妮是唐家的女主人。

今晚林风和千夜宫主都没有在唐家留宿,林风是赶回基地商讨要事,丢失的龙魂还在寻找中。不过千夜宫主的离开倒没有任何理由,她本就是个做事不需要理由的女人。

“我会经常来看你。”这是千夜宫主留给唐蕊的话,唐建豪能够很清楚地听得出话中的意思:我是唐蕊的妈妈,但我不会是唐家的女主人,更不是你的妻子。

对唐建豪来说,这或许是个比较残忍的方式,但毋庸置疑,这是最完美无损的方式,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尤其是无辜的许曼妮。

我爱的男人不是你,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我无法与他在一起,但他会永远在我心中,我还要与他并肩做一些事情。对你来说一切或许很残忍,但或许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得到我的男人,只有你,只可惜,你不是他!

一个无人海滩,沈若溪立在海风中,静静地等待着什么,她没有等多久,在并没有完全领略深秋海风的凉意后,千夜宫主已经到了。

在离开美利坚之前,千夜宫主就对她表示要单独约见她一次,沈若溪是个很敏感的人,她觉得一切会与一起洗浴时发生的那些事情有关。

“您找我是什么事?”沈若溪直言不讳地对千夜宫主问道,和她一样,两人都是惜语如金的人,不会多说一句无用的话。

千夜宫主道:“有事情求于你。”

“这个玩笑您可千万不要开,我担当不起。”沈若溪道。

千夜宫主少有地笑了笑,随即道:“那好吧,确切地说,是有个任务交给你,虽然你不是我千夜宫的人,但我也要你答应我。”

“告诉我做什么之后,我如果不答应你,你会杀死我的。”沈若溪笑道。

“很好,你这么有悟性,我更觉得你是最佳人选了。没错,我说出来,你只有选择接受。”千夜宫主道。

沈若溪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道:“您直接说吧,毕竟你差点杀死我一次了,如果我拒绝,结果一定更坏。”

千夜宫主看了看沈若溪,道:“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确切地说,一个女人。”

“一定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吧?”沈若溪道。

“当然,所以任务很特别,这种任务自然要交给能够让黑伞龙魂队长的人。”千夜宫主道:“你要找的这个女人,或许你见过,甚至每天都能见到。”

沈若溪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千夜宫主道:“她和你一样,身上有那个东西,不过,她身上藏匿的才是真正的魔鬼。”

这个意思沈若溪明白了,千夜宫主要她寻找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上也有隐藏的纹身,并且就是千夜宫主要找的那种纹身。

“她身上的魔鬼是什么样子的?”沈若溪问道。

千夜宫主没有说话,玉足拨动,瞬间地上便出现了一个无比简单却又无比复杂的图案。

“这……五芒星?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沈若溪道。

五芒星,最神秘的图案之一,巴比伦神话中它象征着冥界女神尼斐提斯。而在黑伞中,它象征的是黑伞的最高头领,这是黑伞最高层才知道的秘密,五芒星,代表着黑伞的总头领。

“为什么不可能!这是一个神降临到了人间,所以变得默默无闻,你们都不相信,其实她很可能就在你们其中!”千夜宫主正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