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往事不堪回首/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承认自己约见夏美妍是带有目的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夏美妍有着朋友的关爱,正因为这样,他才对夏美妍的身世很为关注。

从那次秦慕雨的描述中,林风就判断当年三个争夺千夜宫主之位女人中,夏牧星很有可能就是夏美妍的母亲,而夏牧星已经逝去,想验血证明已经不可能了。

秦慕雨声称她们一直没有找到当年夏牧星的女儿,但她应该是见过夏美妍的,即便不是当面见过,夏美妍在电视里、各种杂志、海报广告中出现的频率这么高,可谓家喻户晓。

秦慕雨并没有表露出什么,她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但林风认为夏牧星的那个女儿就是夏美妍,这一次是绝对不会错的。当然,他不知道夏美妍的父亲是谁,是什么来头,能够让千夜宫高贵的头领之一夏牧星心生爱慕的,说是寻常男子肯定不现实。

是夏青云吗?这点似乎已经不太可能了,毕竟夏青云被认定的是有两个女儿,一个是现任龙魂队长,一个是沈若溪,夏美妍和夏家并不存在血缘关系,她姓夏很可能是因为她随母姓。

“你很想知道吗?”夏美妍望着林风,问道。

林风正色道:“是的,我很想知道,所以希望你如实告诉我。”

“怎么了?你是想找他们提亲呀?如果是我才告诉你。”夏美妍戏谑地对林风道。

林风无语,夏美妍再次笑了笑,随即笑容收敛,表情变得正式却黯淡了起来。

“我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你今天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些问题,我不觉得那是你的良心发现,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切过我,关注我内心的感受。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我并不在意别人对我的关心,只有两个人例外吧,一个是她,一个就是你!”夏美妍望着林风,淡淡地道。

“以前的时候,我对你有点胡搅蛮缠,可是你不知道,每一次我其实都是那样的需要你,你觉得我做一个明星只拥有绚丽的光环是吗?当然不是,我们的光环,其实是为了照亮我们心中的黑暗,因为没有为我驱散黑暗的人。当然,其实是有的,有两个人可以做到,只可惜,她已经做不到了,而你,不愿意去做。”

夏美妍说着眼眶一热,林风已经很清楚地看到内部有东西在闪动,他看到了夏美妍内心的悲戚,因为心中某个过往的伤痕被再次揭开。

林风没有说什么,主动轻轻握住夏美妍的手,夏美妍望着林风道:“可以靠在你的肩膀上说吗?在你的怀里,我才不会那般痛苦。”

林风点了点头,伸手轻搂住夏美妍,安抚了下她的情绪,夏美妍轻轻靠在林风的肩膀之上。

“你以为我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我的父母一定是很有才情和背景的人是吗?最起码比较富裕,能够给予我足够的金钱和机遇?恰恰相反,他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并且一个好好的家庭,因为我所谓的父亲的无尽挥霍,而变得一贫如洗,一个伟大的女人含辛茹苦地撑起了这个家,直到她到生命的尽头。”

林风听了觉得有些不对,千夜宫的富裕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夏美妍说的这些和自己推断的完全搭不上调啊。

不过这个时候,林风还是要继续听下去,无论是什么结果,他都要当夏美妍的一个倾听者,正如夏美妍之前说的那样,这些她其实早就想对林风倾诉了,只可惜林风一直没有当她的一个倾听者。

夏美妍对父亲的印象很不好,一度是太狠,他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理阴影,母亲带给了她童年和少女时期的一切快乐,而父亲恰恰相反,他带给她的是这个时期的一切苦难。

从懂事开始,她每天放学回到家,面对的是母亲温暖的笑容,还有不大的屋子里满布的饭菜香味,一起吃饭、一起唱歌、玩着母亲和女儿之间最温情的游戏。

简单而温馨的幸福,取决于那个人是否回来,如果他回来,这种幸福就会终止,被一种噩梦所取代。

难闻的酒气充斥着整个屋子,愤怒的咆哮、恶毒的辱骂和拳脚,还有母亲无奈的哭泣,瞬间就将所有的幸福与温馨吞噬。

夏美妍家的生活很拮据,靠着母亲开着一家很小的洗衣店勉强维持,他的父亲是一个眼中只有酒瓶与赌牌的人,为了这两样东西他可以付出一切,当然也包括她和她的母亲。

酗酒、赌博,赢了钱花天酒地,彻夜不归,输了钱还是酗酒,把母亲打得遍体鳞伤,被人追债,几度把维持一家人生计的洗衣店盘卖出去,母亲想尽一切办法,再把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收入来源赎回来。

几年的时间,就在这无聊的循环中度过,似乎永远不会有终结。这段时间对夏美妍的影响很大,因为那个时候楼下的心理阴影,她对喝酒的人特别讨厌,在出席任何公共场合都拒绝饮酒。

她现在成了大明星,家中有数不清的名贵服装服饰,她的房子中也有一个专门用以存在各种服饰的大房间。

可是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公司的私人化妆间,她都不允许别人把衣服挂在一起,暴露在她的视线之内,那样的场景,不自觉地会让她想起当年那个小小的洗衣店,那个含辛茹苦的身影。

几年后的一天,她们的噩梦似乎解决了,父亲因为欠了赌债参与了盗窃被判了十年,他进了监狱了,十年都不可能骚扰她们了。

这并不是个好消息,但是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她们一起过了十年简单而安稳的日子,虽苦但是和睦、甜蜜,她们再不想见到那个人了,在他快要刑满释放的时候,她们决定搬走到另外一个地方,他找不到的地方。

可惜晚了一步,她们刚刚有这个想法准备实施的时候,某一天他忽然回来了,这样的人居然获得了减刑半年的机会,是她们不敢想象的,当然,这更是让她们害怕的。

十年的生涯并没有让他有丝毫改进,他的暴虐与日俱增,他强令妻子给他弄了好酒菜,在贪婪地享用着酒菜、醉意萌发之时,他的目光凝聚到了女儿身上,十年不见,女儿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姿色过人,身体曲线已然呈现。

他喝令妻子出去给他买酒,将妻子支开,然后饿狼一般地朝女儿扑了过去。

“这个……!”林风在心里大骂了一句畜生,同时他也明白了,这一对夫妇必然不是夏美妍的亲生父女,之前自己的判断又有了希望,不过这时候,他倒是想听夏美妍继续说下去,不仅仅是充当她的一个倾听者。

“他朝我扑了过来,十年的沧桑和艰苦让妈妈老了很多,姿色没有了,而十六岁的我的身体,对他已经构成了致命吸引力,这只禽兽就这样子准备作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夏美妍咬牙恨恨地道。

看到林风看着自己的诧异目光,夏美妍淡淡地笑道:“放心吧,我仍然冰清玉洁,在那种情况下,心怀着对那个人的刻骨恨意,我当时的念头就只有一个。而我,也是那样子做的。”

酒瓶子打碎了,半截直接没入了他的下体,他罪恶的念头永远结束了。后来他虽然及时去了医院,但是因为伤势过重,只保住了一条命,他成了一个废人。

够狠!林风汗了一声,他原本以为这种事情,只有蓝玫瑰才能做得出来,听夏美妍的描述,当年的她是一个很安静内向的女孩,并且胆小,那一次可谓是强烈的逼迫之下最无奈的反抗。

夏美妍是悲痛的,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是因为在这之后没多久,她的母亲就去世了,是多年积劳成疾,严重的肾衰竭,十年的含辛茹苦,再加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彻底垮了。走得很快,放弃了一切治疗,重病之后没多久便撒手人寰。

这是夏美妍最大的遗憾,子欲养而亲不在,今天她拥有的越多,那一幕的回忆就越让她痛苦。

“你的那个父亲还在?”林风对夏美妍问道。

夏美妍冷笑了一声道:“还在,在当年破旧的房子中,仍然活着,只是再不能赌博、再不能饮酒了。我很仁慈,经常会派人送一些钱和礼物给他!”

“我不觉得这是你以德报怨,如果是,只能说你心胸够宽广。”林风道。

夏美妍道:“在知道我送什么礼物给他之前,还是不要这么认为了。”

林风看了看夏美妍,听得她继续冷冷地道:“他已经失去做男人的尊严了,也没有女人愿意陪伴他,我不会让他那么孤单的,所以我经常送他充气娃娃,各种各样的,并且都是最好最优质的。”

女人真可怕!林风皱了皱眉,夏美妍也逃不过这一定律。

夏美妍道:“你知道我母亲临终时对我说了什么吗?除了那一句: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让我当你的妈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