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大明星之父/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怔了一下,心道猜得没错,果然非夏美妍的亲生父母,她和袁琳的命运有某种相似,不同的是,袁琳所在的是一个简单安稳的家庭,而夏美妍却历经了坎坷。袁琳的那些生涯很短暂,夏美妍的却相对漫长。

十几年的时间,的确很漫长,还好有她的呵护与陪伴。而让夏美妍痛心的恰恰是,十年的安宁结束了,她也结束了,留下一句让她更加痛心疾首的话。

一直以来,她只以为那个凶残禽兽的父亲是她的继父,这个善良的母亲如此爱她、不顾一切的保护她,她为她做的一切,只有亲生母亲才能够做到吧!

她居然一直隐瞒着她这个事实,直到最后一刻才告诉她,这个善良的女人的用意很简单,她已经照顾不了夏美妍了,不可能让她就此无依靠,也不可能把这个秘密带到地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想的仍然是夏美妍的未来。

“她很简单地走了,留给我的只有那个信息,那个事实我不想接受,我宁愿相信她就是我亲生的妈妈,但最后我又必须按着她的意思去做。原因很简单,我没办法生存,我必须要离开那个家,自己生活下去,而我当时十六岁,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夏美妍淡淡地道。

林风点了点头,夏美妍说的是对的,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那个时候生存这个概念对于她来说已经异常残酷了。不过她解决的方式很简单,只要找到一个人就可以,而不用像苏雨心那样,一个人艰难自立地生活了好几年。

“也许是小时候生活境遇的原因吧,一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一切都会想着从实际出发,所以我能成为大明星,除了该坚守的原则外,我会很灵活地对待,这就是生存哲学,我必须要遵守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而且不仅仅是生存,还要生活得很好。”夏美妍,说着她拿起了酒杯,又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

林风并没有阻止她,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她还是需要这些东西的。

夏美妍举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放下酒杯美眸一闭一睁的一刹那,无数惆怅与忧郁从眸子中犯出。林风其实并不了解夏美妍,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他是个乐观外向的女孩,也和唐蕊她们一样有女孩子特有的任性,他从没有见过她的深沉。

这一刻的她和以前有些不同,当然,也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迷人,止不住让人有呵护她的冲动。

夏美妍继续道:“在解决完一切事情后,我就离开了那个家,不仅仅是听从她的遗愿,也是生存哲学告诉我应该这样做。我当时只有十六岁,想着法子找别人帮助,办好了签证去了日国,找到了那个人。”

“你的父亲?亲生父亲。”林风对夏美妍道,这一点其实是毋庸置疑的,按照夏美妍自己描述的性格,即使她不愿意去找他,但他一定有找他的必要。

夏美妍点了点头道:“是的,见面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才是我亲生父亲,他也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他亲生女儿。人真的很奇怪,十几年的时间,足够让两个人发生巨大变化了,更何况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就是有一种力量让我一眼就感觉到了。”

“他很风光,比我现在出入上流社会见到的所有人都要风光,他的所有东西都是订制的,世界独一无二,他的财团几乎垄断了当地的经济命脉,在日国这样一个拥挤的国度,他居住着占地上百亩的大庄园。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很普通,只能让我相信他是一个为生计奔波的普通中年人。”

“我没有叫他,也没有与他多说多少话,在他对我承诺要给我最好的生活的时候,我见识到了他生活的豪华,但是我毅然离开了他。”

“你对他还是心存怨恨的。”林风道。

夏美妍点头道:“是的,因为他当年抛弃了我,更因为,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另外的女人。”

夏美妍坚决地离开了他,到了华夏,他挽留不住夏美妍,但是给了她一笔不小的钱,夏美妍只拿了一个较小的数字,她觉得自己需要这些钱,而他也有义务给她这些钱,拿了一个小的数字,是告诉他,这些钱并不能弥补她什么。

用这些钱,夏美妍在燕京安心地生活、接受教育,当然,她还是给了她的养父一部分,不为了他,而是为了她死去的养母。毕业之后,夏美妍把剩下的钱她都捐给了慈善机构,从头开始打拼。

她的立场很明确,她的父亲有义务养育她并让他接受教育,等她走进社会后,她便再不会接受他的帮助,从形式上,夏美妍其实已经与他断绝了父女关系。

那些年他们都没有再联系,夏美妍初入社会遭遇到很多挫折,一个女孩子在燕京住着地下室、吃着方便面,邻国就有一个完全可以改变她命运的人,她选择了视而不见,选择了将他淡忘,一直到现在。

这些事情,她一直放在心里,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有些事情想忘记,但是却忘不掉,她想找一个人倾诉,却找不到。

生活的压力、内心的苦楚纠结、未来的迷茫……,在成为明星的那几年,夏美妍是孤独而无助的,为了生计她不得不去接一些模特、写真演出之类的,也就是那一次在海上的际遇,让她结识了林风。

“其实我对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你是改变我命运的人,而这不单是因为你救了我的命,在荒岛的那几天,你更多的是我精神力量的来源,一直到现在都是。你可以不在乎我,我却不能够不在乎你。”夏美妍深情地对林风道。

林风道:“你能够成为明星,不敢保证其中没有他的帮助,只是一切都是暗中的,你不知道而已。”

“我说过了我不在乎,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不会在乎任何人。我的经历和成长环境你都知道了,你认为在我的世界里,我还可以去在乎谁吗?一个就是她,我叫她妈妈的那个人,她已经不在了,另一个就是你,你不会有这种体会,你能够在我的身旁,我会有多安心快乐。”

“真的不再见他了吗?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是你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更何况,他是爱你的。”林风对夏美妍道。

按照夏美妍说的这些,还并不能判断出她父亲的身份,只是单纯的富豪显然不可能,夏美妍的极阴之体应该是他打造的。他远在日国,并且夏美妍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他,她现在都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日国,有没有移民去其它地方。

“已经从我的记忆中抹灭了,再提起有什么意义,如果不是你今天追寻,这些事情我也不可能再提起了。”夏美妍道,说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努力甩给林风一个潇洒释然的笑容。

夏美妍醉眼惺忪,不胜酒力的她再次灌了一杯红酒后,有些撑不住了,坐在沙发上直接就倒在林风身上,林风很自然地将她搂住,她闭上眼睛静静地睡过去。

“不要抛弃我,别像他们一样无情,都抛弃我,我已经没有了一切,不能够再没有你。”夏美妍睁开眼睛,望着林风深情地道。

“不会的!”林风柔声道,他第一次主动轻抚了下夏美妍的脸,将搭在她俏脸上几缕有些凌乱的秀发拨了去。

“我不相信,你拿出点行动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比如……你要了我。”夏美妍娇嗔地笑道,这一刻她又恢复了往日的俏皮。

“好啦!知道太勉强你了,主动吻我一下总可以吧。”

林风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在夏美妍额头上轻轻吻了下,夏美妍闭上眼睛,带着一种期待静静地睡去。

东海海边的一处海岸上,一个男子静静地立在那里,微微仰首看着对面的景色。对面就是程雅诗的唐风-诗雨,东海最绚丽的项目之一,正在井然有序的建设当中。

当然,男子的兴趣并不是唐风-诗雨,因为他的目光,正聚集在唐风-诗雨的那张巨幅广告上,那是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是唐风-诗雨的代言人,也是时尚朝气、充满活力的现代大都市东海的代言人,美丽而富有才情的当红歌星夏美妍。

事实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不定时地就会出现在这里,沐浴阳光、海风,垂钓为乐,当然更重要的,是看一看他现在正在注视的这道风景。

他的着装很普通,静静地坐在这里,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只会被当成一个普通的海边垂钓者。堤坝上的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这时候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保镖状人物,他径直走到了那个中年男子面前。

“掌门,千夜宫主约见的时间差不多到了。”保镖恭敬地对男子汇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