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杯具是怎样炼成的/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锦燊招呼夏美妍在休闲区的藤椅上坐定,看着海风卷起了夏美妍的秀发,他脱掉自己身上披的大衣,走到夏美妍面前伸手递给她。

“都快入冬了,晚上出来还穿这么少,你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当心别受凉了。”

夏美妍怔了一下,她有些迟疑,并没有接受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父亲,她接过大衣披在自己身上。

“男朋友太不会照顾你了,这一点都没考虑到。”白锦燊笑了笑道。

夏美妍没有言语,只抬眼看了父亲一眼。在心中算了一下,有七年没见了吧,上一次见面还是七年前她十六岁的时候,她带着愤怒和失望离开了日国。

七年后再次见面,她并没有感觉到父亲有什么变化,比如变得更加沧桑之类的应该有的变化,所以她不自觉地认为,父亲一直生活得很好,并没有因为她的失去而心怀愧疚。

想到这儿,悲愤之情又从心底袭起,直到一转眼间,她看到了父亲的双鬓,那里已经有了不少白发,她清楚地记得,七年前的时候那里是没有的。

很奇怪的,就是那一撮白发的出现,让夏美妍心中的悲愤又遏制了下去,一瞬间她平静淡然了许多。

“其实他很会照顾人的。”夏美妍对父亲之前的话表示了些许反驳。

白锦燊笑了笑,随即在夏美妍面前的藤椅上坐定,继续关切地问道:“最近怎么样?当明星是很忙的吧?”

“还好,今晚不是还有时间和男朋友约会吗?”夏美妍道。这时候的她心情还是矛盾的,她这一次并不排斥父亲,但并不代表她原谅了父亲。

“美妍,今晚其实是我特意来找你的。”白锦燊对夏美妍道。

“我知道,林风都告诉过我了,看来他的判断没有错。”夏美妍道。

“这小子还挺厉害,看穿了我的心思用意。”白锦燊笑道。

夏美妍顿了顿,对白锦燊道:“特意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要对我说吧?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快说吧!”

白锦燊也顿了顿,随即望着夏美妍道:“想说的很多,而且永远不会嫌多,看在你这个聪明的男朋友的份上,今天我们多聊聊吧。”

“他在等我,我不想让他等着急了。”夏美妍推脱道。

“他已经走了,看得出这也是他的意思,希望我们多聊聊。”白锦燊道。

夏美妍微微皱了皱眉,也算是默许了。

林风其实已经坐上了秦慕雨的车,行驶在回苏家的路上了,让夏美妍与她父亲多沟通一阵,在他看来是一件合适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他安心地给秦慕雨当司机。

“秦姨,夏美妍的父亲是什么来头?值得您这样的大牌亲自正装接见,当然不会是等闲人物。”林风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作没好气的样子道:“是什么人都不要紧,不要变成你的岳父大人就行。”

林风撇了撇嘴,道了声秦姨你可真会开玩笑。当然对于刚才的问题,他还是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关于夏美妍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继续对秦慕雨追问。

秦慕雨道:“在他没有退出江湖之前,我会告诉你真实的,但他现在已经只涉及商界不过问江湖事了,和雨心的爸爸一样,所以我也没有了告诉你的必要。”

“不行,我必须要弄清楚这个人的来历,必须知道是什么人约见了秦姨你,万一他对秦姨有不良之心怎么办。”林风嬉笑道。

秦慕雨瞪了林风一眼,当下恨不得伸手去拧他耳朵了。

“秦姨,还是告诉我吧,我对江湖之事很有兴趣。”林风道。

秦慕雨想了想,还是如实告诉了白锦燊的情况,让林风知道了他是上古五大门派之一破军门的掌门,也是和千夜宫一样归隐不再过问世事的门派。并且她就是当年夏牧星钟情的那个男子,而秦慕雨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夏美妍就是白锦燊与夏牧星的孩子。

当年夏牧星触犯了千夜宫戒律,她是自愿就死的,而这一切她之前并没有告诉白锦燊,因为她不想因为这个,导致破军门与千夜宫争斗而对立,让这两个已经安静沉寂在这个世界的门派之间起争端。

从内心来说,白锦燊对千夜宫是心存恨意的,但他遵从了爱人的意思,自始至终没有对千夜宫兴师问罪。白锦燊内心是纠结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夏牧星,而后来,他更对不起他们的女儿夏美妍。

“既然这样爱那个女人,为什么当初抛弃了他的女儿?”林风不解地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道:“如果你相信那是抛弃,我也没必要对你解释什么了,如果你不相信,那就是其中一定有原因和苦衷。这一切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不会告诉其他人,但是他会给美妍一个解释,放心吧。”

林风道:“其实我想知道的是,他今晚找秦姨你谈什么事情?我知道你们是当年的老朋友,不过我知道这些朋友是轻易不会见面的,你们一定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一见面自然内有乾坤。”

“你想多了吧?”秦慕雨嗔怪地对林风道。

“呃,没有,我相信秦姨心中只有苏先生一个人。”林风道。

秦慕雨黛眉一蹙,推了林风一下道:“越说别没边了,你再胡说八道……。”

林风嘿嘿笑道:“所以啊,不要有小秘密哦。”

“真怕了你了,好了好了,告诉你,白锦燊是要我帮他找个人而已,是五大门派中一位掌门当年遗失的一个女孩,现在这个女孩要成为门派继承人,所以必须要找到她。我们都是当年的朋友,自然要为他帮这个忙。”秦慕雨对林风道。

之所以隐瞒了那个女孩是黑伞最高头领的事实,是害怕事实出现导致的不良影响,如果让林风知道他自己其实是在自己的身边寻找他最大的敌人,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很难接受的,说不定他会因此而排斥这件事情,让五芒星就此隐藏在他身边,而寄希望于她永远不要被发现,不要成为黑伞的总头领。

林风诧异地道:“门派继承人?那个女孩就在我们认识的人之中?”

“只是有这种可能性而已,既然有可能性,所以就应该尝试一下吧。”秦慕雨道。其实现在,她觉得这件事情让林风知道的必要性是很大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因是,找到五芒星,必须使用功力击打对方身上的相应学位,才能够让五芒星图案显现出来。

而现在,秦慕雨已经没有任何功力了,随说千夜宫主也在暗中做这个事情,但是她对于与林风接触的女子了解得并不多,并且,让她知道太多林风身边的女子,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会给林风带来某种麻烦和压力。

所以,秦慕雨觉得,五芒星还是要由林风自己去寻找才最好,当然了,他并不知道自己寻找的是黑伞继承人五芒星,而是秦慕雨编造的那个谎言,某门派继承人。

“我身边的女孩,身上隐藏着五芒星的图案,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林风对秦慕雨问道,对于秦慕雨陈述的一切,他是深信不疑的,并没有怀疑秦慕雨会对他隐瞒什么。

秦慕雨道:“林风,帮秦姨这个忙,尽快找到她吧,毕竟她是上古门派继承人,如果不着急白锦燊也不会来托我帮忙,你帮了他们的忙,他们高兴之余帮助你对抗黑伞,不也是一件好事嘛!”

林风点了点头,这好处当然是大大的,如果有上古门派协助自己,战胜黑伞势必指日可待。林风这时候的想法还是很单纯的,不会认为自己被秦慕雨摆了一道。

送秦慕雨回了苏家别墅后,林风也回到了唐家别墅,今晚上不只有唐蕊在家了,很久没有在唐家的李思瑶也在唐家。两位大小姐都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唐蕊现在每天都准时上班,作息时间也规律了好多,以前喜欢上网打游戏什么的都戒除了,每天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七点准时起床,这个可爱的好习惯,这些天还都坚持下来了。

倒是李思瑶每天被她陪的时间少了有些无聊,看着唐蕊准时上了床入睡,她也不好意思打扰她,一个人悻悻地也准备回房间。

“禽兽哥,陪我打两圈吧!”唐蕊不陪李思瑶,林风自然成了救命稻草,李思瑶直接拉他进了她的房间,要他陪她打游戏。

林风也知道她无聊,索性就陪她玩了一会儿,不过林风的技术太渣了,惹得她很不满,气嘟嘟地倒床上也准备睡觉了。林风帮她收拾下残局,转过身却发现李思瑶玩累了真的睡着了,他小心地将她抱好,准备帮她盖好被子。

“咦,这倒是个好机会,先拿她试试?”一个念头从林风脑中闪过,他想起了秦慕雨教她的方法,如果她身上有五芒星就能显出的方法。虽然李思瑶来历确定,几乎没有可能,但是本着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原则,林风还是要对她试试的。

点了李思瑶的睡穴,让她直接昏睡,林风解开李思瑶的衣服,让她平趴在床上把光洁的后背都露出来,林风找准了穴位,当即准备下手。虽然看似比较邪恶,但林风不会去占这小妹妹的便宜,毕竟这个过程会很快。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李思瑶的房门忽然开了,唐蕊推门直接走了进来,眼前的一幕被她尽收眼底。

“禽兽哥,你……你在干什么?”唐蕊诧异而愤怒地对林风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