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如此的考验/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夜天气晴朗、月明星稀,而林风却觉得天雷阵阵、电闪雷鸣。

一抬眼,便看到了唐蕊娇俏的眸子中绽放的一道道异光,那简直就是一把把利剑,何止将他大卸八块,简直就是将他当场凌迟。

麻痹的,这现场,换了任何人进来,林风“禽兽”这顶帽子是躲不掉的。李思瑶趴在床上昏睡,粉嫩的小酥背,上半身武装就要被林风尽褪下。更要命的是,李思瑶的小裤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褪下来一截,后方小沟沟和两团白肉也露出了一些。这时候,这种罪案现场着实能要了林风亲命。

“蕊蕊!”林风一瞬间真乱了,慌乱地用被子帮李思瑶盖上。不过很明显,这种很自然的举动会变成掩饰罪行。

“禽兽!”唐蕊玉齿轻咬,半懊恼半娇嗔,眸子中透出的那种失望与伤怀的目光,无比惹人怜爱。

“你该不会以为我想强……瑶瑶吧?”林风一脸无辜的模样。

“比这个更禽兽,你是打晕了瑶瑶迷……。”唐蕊咬牙掐腰一本正经地道。

“你觉得以我的人品,可能做出你说的那种事情吗?”林风苦笑了一声道。

“可能,因为你是禽兽!大大的禽兽!”唐蕊抓狂了,瞬间变咆哮姐。

林风笑道:“怎么可能,这种能给二人带来快乐的事情,我怎么会一个人享用,瑶瑶会自愿,我哪需要用这种下三滥招数。”

这是林风的辩驳之词,想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心怀恶意,但是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因为他这才意识到这话对唐蕊来说刺激更大。

“禽兽,你去死吧!”果然,唐蕊气急败坏了,骂了一声愤怒地拿起桌上一个杯子,直接朝林风丢了过去。

林风没有躲开,他觉得唐蕊不会丢,就算丢也是塑料杯,就像以前丢洋娃娃和抱枕一样。

“啪”一声,杯子直接砸到了林风额头上,竟然碰掉了一个口子,然后摔到地下摔得稀碎。

杯具啊杯具,居然是瓷的。林风觉得额头一热,有东西直接就流出来了,顺着脸慢慢往下流淌。

“啊?!”唐蕊吓坏了,慌忙冲了上去查看林风的伤势。

“笨蛋,你躲一下都不会吗?”唐蕊没好气地对林风道,她其实也是气急之下无心之失,也没想着扔那么准,谁知道就砸上了,隐约间她看到林风刚才好像挪动了一下脑袋,很变态地故意迎击了一下。

“你不相信我,才让我更心痛,我的心流血比这个厉害多了。”林风道,躲开?开玩笑,躲开以后我还有活的机会吗?

“相信你什么呀?除了那个,你还有什么理由去脱瑶瑶的衣服。”唐蕊皱眉道,说着迅速拿过一条毛巾甩给了林风。

林风道:“当然有理由了,其实我在找东西。”

“找东西?在瑶瑶身上找东西?”唐蕊不悦地道。

林风如实地告诉她,他在找一个身上带有纹身的女孩,所以这样的接触不可避免,不过他对天发誓,他要看的只是对方的上半身并且是后半身。林风已经没有说这种纹身是隐藏的,需要用内劲击打身上的特定穴位才能显现,这情形一说出来唐蕊指定又要抓狂。

“那是不是你接触的女人你都要看啊?曼姨你也要看,苏雨心的妈妈你也要看是不是?你想太多了,瑶瑶的身上怎么会有奇怪的纹身呢,我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以前还在一起洗澡,我都什么都没发现。”唐蕊不满地对林风道。

“哦,这样啊,那我今天多此一举了。”林风道,现在他也不多想了,先把唐蕊这关过掉再说吧。

“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唐蕊努着嘴没好气地踹了林风一脚。

“我会是那个例外,我是上半身动物。”林风咧嘴笑道。

唐蕊气还没有消,她可以相信林风对瑶瑶没有恶意,真的只是检查她的后背,但是真正让唐蕊不悦的是林风刚才说的那句话。

“我问你,如果哪一天,瑶瑶真的勾引你,你会不会那个?”

“当然不会,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林风正色道。

“那如果哪一天,瑶瑶用殉情威胁你呢?你是不是就被她感动了?”

“当然不会,我不会让她殉情得逞的。”

“如果哪一天,瑶瑶身中奇毒,必须要有男子与他那个才能救她的命,而那时候只有你,你会不会?”

林风纳闷了,心道哪听来的这种段子,唐大小姐你饶了我吧。

“这个……其实我挺希望中奇毒的是你。”林风坏笑道。

“禽兽,你居然诅咒本小姐中毒,哼!”唐蕊不乐意了,伸手就去抓挠林风,不过抬眼一看林风的血都顺着下巴滴到地上了,慌忙用毛巾捂住他受伤部位,带他去楼下并把家庭医生叫来,帮林风处理好了伤口。

“唉,本小姐是不是对你太残忍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唐蕊默默在心里念叨道。

唐蕊对林风道:“那个你还要继续吗?如果你要看谁的后背,告诉我一下我帮你,反正这种事情肯定不能是你做。”

林风心道这种事情唐蕊也做不了,那种纹身是隐藏的,没有功力的人怎么能使用劲力将它催生出来呢?更何况这一切可都是秘密进行的,其中还有很大风险,他可不能为唐蕊带来麻烦。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实在解释不清楚,他才不会将这个告诉唐蕊。

“那你要看曼姨的,或者是苏雨心的妈妈,你怎么看啊?”林风笑着对唐蕊问道。

“我可以偷看她们洗澡啊,或者我找机会约她们一起泡温泉啊,大不了我请她们咯。”唐蕊正色道。

林风淡淡地笑了笑,一瞬间他很有些感动,唐蕊真心地愿意去为他做一些事情,去接近她不喜欢的人,着实是让林风感动的。有一种看似轻微的付出,其中蕴含的恰恰就是真情。

“谢谢!”林风略带感激地对唐蕊道。

唐蕊对林风道:“还记得我刚才问你的那个问题吗?就是瑶瑶如果中奇毒了,你会不会帮她解毒那个问题。”

林风点了点头,心道你该不会非得逼我说出个答案吧,这样子很有意思吗?虽然在那种场合下无疑是占女孩子便宜,是禽兽之举,可是眼睁睁看着女孩子快要死却见死不救,那岂不是禽兽不如。

在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之间,当然要选择前者。

“那个事情是真的,我就是这么来的。”唐蕊道。

“嗯?”

唐蕊道:“就是二十年前的一次偶遇,我妈妈遇到了爹地,而那个时候妈妈就是这种情况,身中奇毒,她必须要找一个男子和她发生关系才能够救她,普通的男子也可以,所以他们……。这些我本来也不知道,是爹地告诉我的。”

这些林风也听说过一点,千夜宫主虽然没明说,但林风也猜了个差不多。唐建豪当年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这条逆袭之路走的,骑着女人逆袭。

不过其实也很悲催啊,唐建豪这些年的痛苦也是源于此,一个为他生下女儿的女人,心中却丝毫没有他。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世间男女最大的的杯具之一。

这时候林风的心里倒有一个疑问:千夜宫主这样的高人,当年究竟是什么人伤到了她?林风认为自然是五大门派中的人可能性最大,只是千夜宫到底与他们起了怎样的冲突呢?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点休息吧,别犯寻思了,被你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本小姐明天还要上班呢。”唐蕊埋怨了林风一句,说着匆匆上楼回卧室了。

白锦燊与夏美妍一直又聊了很久,看时间太晚了,白锦燊才主动提出今天的交谈到此为止,他还是很开心的,今天女儿对他的态度有了改观,由一开始的相对排斥变得比较接受,虽然她心中对他的芥蒂并没有完全消除,但能够愿意陪着他一起聊这么久,这足够让白锦燊很为释怀了。

“很晚了,这次谈话就到这里吧。”白锦燊对夏美妍道。

夏美妍点了点头,起身的时候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日国?”

白锦燊道:“最近应该不回,那边的生意我都安排好了,我暂时会在东海一段时间,有事情会来回往返吧。好了美妍,我现在送你回家吧。”

夏美妍没有反对,直接跟着父亲一起坐进了他的座驾,一直驶到了夏美妍居住的海景天城。

“一个人住在这里?”白锦燊望了望窗外,对夏美妍问道。

夏美妍点了点头,白锦燊继续问道:“林风呢?”

“他怎么可能与我住在一起呢?再说了,他其实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别再误会了!”夏美妍说了实话,之前她把自己与林风的经历也简单地对父亲说了一下,不过她也没有强调林风是她男朋友,一切都是白锦燊的误解。

“你喜欢他吗?”白锦燊对夏美妍问道。

夏美妍没说什么,只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喜欢,我就会让你拥有!”白锦燊伸手拍了拍夏美妍的肩膀,正色对她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