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李青河的隐藏/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程雅诗早早地起床了,梳妆完毕早餐完毕,她叫李思瑶起了床,然后带她一起吃早点,并给她安排一天的活动。

李思瑶退学未遂,当然,程雅诗和李家人也是反对她退学的,每天派人强行送她上学。因为上次和唐蕊闹得不愉快,李思瑶现在一直都没回唐家,天天在程雅诗家。

今天是周五,李思瑶今天没课,程雅诗也休假不用上班,不过今天她有其它事情要做,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肯定是没时间陪李思瑶的。

家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程雅诗倒是很关注李思瑶情绪的,虽然知道李思瑶是天生乐观单纯的女孩,但她仍然担心家族剧变给李思瑶带来的心理创伤。

其实在李家,除了爷爷李青河、哥哥李千宠,李思瑶和家里其他人并不亲热,就连和自己的父母都似乎没有特别深的感情。也许是李思瑶长期在唐家,和家里走动的比较少,俨然就是唐家的家庭成员。

李思瑶的世界也很简单,有亲密的朋友唐蕊,有体贴疼爱她的姐姐,现在又多了一个白马王子禽兽哥哥,她觉得人生已经很充实了。

和所有富家千金一样,李思瑶也是娇生惯养,她的小姐脾气比起唐蕊来,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平时她表现出脾气的机会比唐蕊少一些罢了。这次她受到了唐蕊的刺激,真的伤心了,当下真心不想再理会唐蕊。

“瑶瑶,大礼拜天的你也没事做,我一会儿要出去,我让人送你去唐蕊家,她今天也在家。”程雅诗对李思瑶道。

李思瑶努着小嘴说不,声称和唐蕊姐妹关系已经破裂,友谊已经不在,坚决不愿意再去唐蕊家了。

“瑶瑶,你不是小孩子了,别在我面前耍小孩子脾气!”程雅诗皱眉正色对李思瑶道。

李思瑶道:“我就不,我不想去唐蕊家,我与她势不两立,她让我伤心了,我要与她对抗到底,我……我要当她的情敌!”

“你……!你再胡说八道,我家我也不让你呆了,把你送回你爸妈那里去。”程雅诗真懊恼了,她其实只年长李思瑶几岁,不过她总觉得自己对待这个妹妹就像是母亲对待女儿一样。

李思瑶看了看程雅诗,鼻子一酸大眼睛一眨,随即便眼眶盈盈闪动了。

“你们都一个样,没人愿意心疼我,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好受,你们不陪我就算了,还一个劲强迫我、左右我,还把我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李思瑶虽然没有梨花带雨,但这阵势看着似乎也不远了。

“不让我呆我就不呆了,我现在就走,你满意了吧?”李思瑶起身生气地道,平日里她的脾气其实是伶俐乖巧的,最近她的心理变化很大,其实程雅诗这时候才真正地发现。

“好了,瑶瑶,对不起。要不你这样吧,在家里呆着玩游戏,等我回来再陪你吧,今天我刚好有时间,我好好听听你到底想要什么,能答应你的我一定答应你,等我回来吧。”程雅诗对李思瑶道,她看了看时间,得抓紧出门了。

李思瑶没有说什么,直接气嘟嘟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程雅诗也直接出了门,开上她的宝马疾驰而去。

东海南郊,洪城监狱,程雅诗抬眼看了看高耸的围墙,还有围墙上架设的据说带电的铁丝网。秋风拂过,卷起阵阵落叶和尘土,也吹起她的秀发,秀发拨开,她忧郁的眼神微微显露。

程雅诗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倒不是害怕,只是心情有种异样的沉重,让她一度有一种窒息感。

今天她原本想带李思瑶一起来的,或者是带其他家人一起来,可是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自己只身前来。

十年前,苏鹰石因为李青河的迫害,走进了这个监狱,十年后他出来了,当初送他进去的人现在进去了。

这真是一个可笑而无奈的轮回!

程雅诗轻叹了一声,然后默默走了进去。

“来做什么?”狱警对程雅诗问道。

“探监!”程雅诗说出了她平生第一次说出的词,当然,这也是她平生第一次来监狱,做一种叫作探监的事情。

“犯人姓名,编号。”

“李青河。”程雅诗报出了她要探望的犯人的名字,然后说出了那个属于李青河的编号。

狱警将程雅诗带到探监室,然后让她在那里等着。

程雅诗并没有等多久,然后狱警领着一个穿着狱服的老者走进了探监室,正是李青河,程雅诗起身,仔细地端详了他几眼,外公的状态倒是还好,气色也不错,见到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但这时候程雅诗眼眶一热,要不是咬紧牙关她指定会哭出来。

“外公!”程雅诗轻声地唤了一声。

“坐吧!”李青河倒是很爽朗,笑着伸手招呼了程雅诗一声,两人随即就着桌子坐下。程雅诗能够来探望他,他自然是感到开心的,在他现在的境遇下,实在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东西。

李青河和李千宠被抓获后,很快就经过了最高院的审判,判决也立即下来,李青河也没有上诉,服从了判决。

让程雅诗稍感安慰的是,李青河和李千宠算投案自首,并且主动交代了这些年的各种犯罪纪录,争取到了一定程度的宽大处理。李青河没有被判死刑,而是判了无期,而李千宠判了有期徒刑十五年。

“最近都还好吗?”李青河关切地对程雅诗问道,他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在服刑的犯人,倒和以前一样,像在家里一样家长式的谈话。

程雅诗努力笑了笑,道:“都很好,家里人都很平安。外公,您还好吗?”

“看我的样子像不好吗?你的项目怎么样了?你的心血唐风-诗雨,这才是你的关键。”李青河继续问道。

程雅诗知道外公的秉性,即便是再不好,他在她们的面前一定是泰然自若,他是个桀骜自傲的人,即便在最糟糕的境遇中,他也保持着极高的姿态,这种姿态总能让人心安定。

“很好,一切都很顺利,各方面都到位,按时竣工不会有任何问题。”程雅诗道,她也让李青河心里安定。

“那就好!”李青河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嘲地笑道:“可惜啊,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你的荣耀了,你的项目落成典礼,我和千宠都参加不了。”

程雅诗道:“您会看到的,安心在这里吧,争取到减刑的机会,您一定可以出来,我再让您安享晚年!”

李青河笑道:“我无所谓,一把老骨头扔在这儿也就罢了,好在千宠还能出去,十几年后如果我还在的话,你们带着你们的孩子记得来看我就行。”

“你来看我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你来了,我非常高兴。”

“我会经常来看您的,一定会。”程雅诗道。

李青河摆手道:“那倒不用,这种地方不要经常来,我已经是风烛残年,曾经风光过就足够,李青河一辈子做了不少坏事,也做过好事,做过对事做过错事,总之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不亏。你们,走好你们自己的路就行,我没有什么值得你们留恋的。”

“我还是会来看您的,但我会一个人来!”程雅诗有些明白李青河的意思,她强调了一下道。

李青河轻笑了声点了点头,两人又随便聊了聊家人和程雅诗的近况,然后眼看着探监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程雅诗之前已经打点好了,她希望狱警通融一下,狱警才多给了他们一些时间。

“瑶瑶这丫头最近怎么样?我的事情,对她有影响吧?”李青河正色对程雅诗问道,谈到这个他最疼爱的小孙女,他的眼中还是迸出慈爱的目光。

“她已经没事了,的确是伤心了一阵子,但她还是坚强地走出来了。放心吧外公,我会把她照顾得很好。”程雅诗道。

李青河看了看程雅诗,欲言又止,似乎有事情在心里酝酿着,想说出来,却又不打算说出来。

“外公,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或者要我做的,尽管交代吧,我会都安排好的。”程雅诗道。

“噢,那倒是没有,还是我之前说的那样,走好你们自己的路吧,放心大胆地走,因为你们的路是正确的。好了,回去吧!”李青河道,说着站起身,结束谈话转身就离开。

“外公!”程雅诗喊住了他,然后把带来的东西都拿给李青河,那是一些钙片,还有李青河爱抽的那种特殊的香烟,再便是一些必需的药品之类的。

李青河收下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探监室。程雅诗就立在那儿,静静地看着李青河走到门口,然后,李青河又站在那儿,转过了头对她又交代了一句。

“好好照顾瑶瑶!”李青河再次强调了一下。

“嗯,我会的,放心吧!”程雅诗再次承诺道。然后,她看着李青河走出了探监室,门随即关上了。

她仍然立在那儿,回忆着一瞬间的情形,这一刻却莫名地觉得,外公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