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第一神秘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带着满心的疑惑和期待走出了房间,然后由幻姬领着一起去了这座古堡的露台,这时候天刚刚黑,海风一如既往的清冷,露台的几盏灯都亮着,程雅诗看到了立在那里的几个人。

血修罗和幻姬都在,还有一个人程雅诗也认识,那便是在纽约被林风打伤了膝盖骨的男孩,还有一个一身黑色皮衣、棕红色头发的男子程雅诗没见过,正是黑伞四大杀手之首的灭世。

对于这些人,程雅诗唯一的感觉就是反感,根本不愿意与他们多说一句话,只想着快点见到幻姬所说的他们的主人。不过这时候程雅诗看到的,除了这几个人外,只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居然是风天朗月。

他的出现自然也让程雅诗诧异了,对于这个人,程雅诗就算不是厌恶,也未必就有什么好感。风天朗月现在已经取代了李青河,成为了黑伞亚洲区代理人,黑伞亚洲区域的业务,基本都由风天家族掌控,这时候的他可谓风光无限。

不过这和风天朗月的快乐没有半点关系,相反,他时不时地还会升起一股失意感,站得越高,他越孤独,更重要的是离心爱的她越远。

“雅诗!”风天朗月柔声对程雅诗唤道。

程雅诗穿着一件单薄的线衣套裙,曲线毕露,绝美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惺忪,无比的迷人,看到她,风天朗月内心中那种砰然心动的感觉愈加的强烈。

“是你?该不会他们说的他们的主人就是你吧?”程雅诗黛眉微蹙对风天朗月道。

风天朗月轻笑着摇了摇头,幻姬道:“不是的小姐,风天先生只是刚好也来到东海而已,他可不是我们的主人。只是他刚好很想见你,我就成人之美了。”

程雅诗皱了皱眉,没好气地道:“其它的还是不要说了,带我去见你们的主人。”

“真的那么着急吗?或者你应该与我们的亚洲区代理人朗月先生多聊几句,据我所知你们是老朋友。”幻姬道。

程雅诗懒得理会她,转身就走开,风天朗月轻步追上她。

“雅诗,等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程雅诗皱眉对风天朗月问道。

这情形似乎很明了,她显然觉得,这一切不过是风天朗月操纵的而已,他用这种方式将自己邀请到这里,无论他是什么用意,这种方式无疑都是让程雅诗非常反感的。

风天朗月道:“雅诗,你以为是我唆使他们劫持你来见我的吗?”

“还有其它原因吗?”程雅诗生气地道。

风天朗月道:“你误会了,我可没有权利去唆使他们,他们只会听从一个人的命令,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欺骗你。”

程雅诗愣了一下,道:“那你告诉我怎么回事。”

风天朗月道:“的确是他们的主人想见你,当然,他们不可能有友好的邀请方式。不过不要担心,只是见你一下,你不会有事的。”

“他是谁?”程雅诗继续对风天朗月问道。

风天朗月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也是没有权利见他的,他应该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人,像我这样的都没有权利见他,我出现在这里和这件事情无关,这里只是我在东海的落脚之处。不过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的确很想见到你。”

程雅诗道:“他们就是这样的作派?想见什么人就劫持什么人!”

“放心吧,他们会让你安全离开,你的朋友林风已经带人来救你了,不过这的确是大惊小怪,因为一个小时后你就能安全离开,一个小时后他们也会离开这里。”风天朗月道。

就在这时,灭世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他直接走到了程雅诗身前,正色道:“这位小姐,我们主人有请。”

灭世的语气还算客气,要知道黑伞四大杀手一向嚣张跋扈、目空一切,让他们对黑伞头领以外的人表现出恭敬几乎不可能。很难得,无论是幻姬还是灭世,对程雅诗即便是算是彬彬有礼,也是带着恭敬的。

程雅诗提着心,跟着灭世一起走进了古堡中,然后进了一个宽敞的大厅,进入之后,灭世便退出了,然后从外面把门带上了。

大厅很宽敞,像是一个集会场所,里面是一排排座椅,但空荡荡无一人。前方是一个高出的台子,背景是巨大的帷幕,两边分立着两尊高大的古罗马的武士铜像。

帷幕的背景是一副巨大的油画,描述的是古罗马凯撒大帝远征的场景,巨大的凯撒大帝画像之下,站立着一个人。

凯撒大帝,或许能够代表一个人的野心和壮志。

那个人一袭黑色长袍,长袍的帽子遮盖住了他的脸,暗淡的光线之下根本看不到。他矗立在那里,像是西方世界中的巫师,更像是一个黑色的幽灵。

这样的装束和神秘,原本就容易让人产生恐惧,更何况是对先天就容易恐惧的女子。看到这个人,程雅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不要害怕,我是人,和你们所有人一样的人。”黑袍人感觉到了程雅诗的恐惧,他开口说话了,从声音辨听,这是一个年龄不算太大的男人,就算不是年轻人,也应该是一个中年人,没有任何的苍老。

“你……是什么人?”程雅诗正色对对方问道。

黑袍人顿了一下,随即道:“这也是我想问你的。”

这叫什么话?你派人把我劫持到这里来,然后还问我是什么人。程雅诗很纳闷,她明显觉得这非常无厘头。

她立在门边背靠着大门,正色又问道:“你劫持我到这里来,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自认为我不和任何人有冲突,是和我外公的事情有关吗?”

黑袍人依旧没有立即回答,他缓缓地从台子上走了下来,向程雅诗走近。硕大的大厅里只开着几盏壁灯,光线仍然非常暗淡,这个人走路的姿态根本不像是走动,黑暗中更像是进行着缓慢的飘逸,这让他看起来更是幽灵特征尽显。

程雅诗想往后退,但这时候她的身子已经紧靠冰冷的大门了,想退出去显然不可能。

黑袍人走到程雅诗面前,在和她保持两三米距离的地方停下,虽然接近了这么多,但是和之前一样,程雅诗没办法看到他埋在黑袍帽子中的脸。

“你是李青河的外孙女?”黑袍人对程雅诗问道。

“没错!”程雅诗如实回道,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况且对方能够劫持自己,大概对自己的身份信息早就摸透了。

程雅诗基本上排除了对方是商业竞争者,而毋庸置疑,他一定是黑伞的人。而血修罗等人是黑伞总头领的贴身护卫,只服务于黑伞总头领,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口中的主人,无疑就是黑伞总头领了。

自己今天面对的,难道就是黑伞总头领?

程雅诗不敢肯定,她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她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黑伞曾经在华夏启动计划,高价收购她的双子岛,准备建造大型净水基地,并以重水污染华夏水源,进而达到垄断华夏饮用水资源的目的。

但是这一庞大计划因为她的坚决拒绝和林风的反击而最终宣告破产,这一次是他们想卷土重来吗?并且还是总头领亲自上阵?

黑袍人道:“李青河现在怎么样?我知道你今天是去看望他的。”

“我外公很好,从此摆脱了以前阴暗的生涯,安心地做他最真实的自己,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结局了。”程雅诗道,她话中带着暗讽黑伞的意思。

这一刻她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对于面前这个人,她已经由害怕转成了憎恶,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顾虑什么不好的后果。

黑袍人笑了笑,随即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惜很多人其实并不这么想,他们反而以加入黑伞为荣,你外公成为黑伞亚洲区代理人,在这个位置上呆了二十年,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功,也是最大的失败。”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程雅诗不解地道,这样的话,不会在黑伞头领口中说出来,不会在任何一个黑伞的人口中说出来。从这个人的口中居然迸出了这些话,程雅诗显然难以理解,她想不到任何可能性,除非这个人不是黑伞的人,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这种可能似乎也没有。

黑袍人道:“一个事实而已,既然是很多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为什么不能说出来,这里只有你和我,你也可以什么都说。放心吧,你不会因为说了什么话而受到惩罚。”

程雅诗再次皱了皱眉,对于眼前这个人,她现在更是充满了好奇心。难道自己之前的推断错误了?他根本不是黑伞总头领?那他会是什么人呢?和外公又是怎样的关系?

“你到底是什么人?”程雅诗没有耐心去思索更多,她直接了当地向对方道出了她心中最大的疑问。

“不知道,是不是你见到了我的样子就明白了。”黑袍人淡淡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