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黑伞的高级囚徒/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馨舒适的卧室里,弥漫着淡淡的女人香,似乎是昨晚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余韵,一件女人睡衣半搭在床上延至地毯上,诠释着某一种香艳。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了那张豪奢舒适的大床上,暖暖的冬晨,让人异常留恋被窝的温暖与香艳,谁也不想就这样起床。

程雅诗轻轻拿住林风抱着自己胸部的胳膊,将林风的手也从自己胸前高峰上拿开,再轻轻地起身下了床,立在梳妆台的化妆镜前简单地整理下自己的头发。

倾城之貌、白里透红、美艳无双,微微带着刚刚睡醒的惺忪,已经完全看不到昨晚两次酣战的疲倦。

其实在程雅诗轻轻动林风的时候,林风就已经醒了,他没有出声,双手枕在脑后,静静地欣赏着镜子前程雅诗身无片缕的香躯。

林风现在怠意顿生,真心不想起床,之前刚被蓝玫瑰榨取,昨晚又是酣战半宿,唉!做男人真累!

“醒了?”程雅诗专心地拨弄着自己的秀发,在镜子中看到了林风的目光,怔了一下很自然地柔声道。

“嗯,刚刚醒,在看风景。”林风坏坏地笑道。

程雅诗嗔怪地在镜中瞪了他一眼,一抹绯红上了双颊,她现在和林风的关系已经很自然了,所以虽然有些许羞赧,但她完全可以接受自己身无片缕地面对林风。

清晨的柔光披洒在程雅诗的香躯上,像为她披上了一层轻纱,温白如玉间又增添了无限的魅惑,抬首举足间的优雅,更是给人一种致命杀机。

不行了,这是逼着本少爷再来一次的节奏!林风看了看时间,似乎还来得及。直接行动么?还是先征求一下吧,毕竟我这么怜香惜玉。

“那个……。”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上班了,今天有个早会,我要尽量去早一点。”程雅诗走过拿起床上的睡衣裹上自己的香躯,柔声对林风道。

“我今天也去下公司吧。”林风道,说着也准备穿衣服起身。

程雅诗走上前,玉手搭住林风的肩膀柔声道:“你再睡一会儿,反正你去不去公司或者迟到了又没人会罚你,多休息会吧。”

林风吻了吻程雅诗的玉指心道这么体谅我啊,转念间却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程雅诗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不想我和你一起去公司?”林风拉着程雅诗的玉手,柔声对她问道。

程雅诗看了看林风,轻轻挣脱开他的手道:“唐蕊有时候会去公司,平时我和你一起去碰到了没什么,可是昨晚……!唉,对不起林风,那样子我没法面对,虽然我们不是第一次。”

程雅诗摇了摇头,那种难言的纠结还是困扰着她,一瞬间她又觉得,自己是个自欺欺人的女人,并且,似乎有着女人特有的那种虚伪。

“好吧,那我今天还是不去公司了。”林风道,程雅诗没说什么,弯腰在他嘴角吻了一下,轻搂了下林风。

“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程雅诗柔声交代了一句,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林风回到了玫瑰山庄基地,沈若溪立即带给他一个消息。

“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装载龙魂的那艘货轮在西兰国以南的一个海岛深水港湾内,不过,只剩下了那艘船,船上的东西都不在了。”

林风听了后自然明白,龙魂定然已经全部被转运走了,那个发现地点不过是他们转运龙魂的一个中转站而已。

“龙魂战队的基地有消息吗?”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道:“没有,我甚至认为,现在的龙魂战队基地,并不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或许是流动的,这也是我们一直找不到它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他们的基地在船上?”林风道,很显然,沈若溪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沈若溪点了点头道:“没错,海岛上需要具备的条件,在一艘足够大的现代化船只上完全能够具备了,一个移动的基地更具灵活性,对于龙魂战队来说或许更合适。”

林风皱了皱眉,如果这样的话,捣毁龙魂战队基地的难度就更大了,毕竟它行踪不定,今天在亚洲,多少天后又会到了欧洲、美洲,以风组织现在在全球范围的实力,还是无法对它进行追踪寻访。

“这样子要找到它就更困难了,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沉思了稍许,淡淡地道:“交给我吧,虽然我现在没有办法,但我觉得我会有办法找到它的,并且不一定需要多长时间。”

“最好不要这么肯定吧,这样我很容易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林风笑道。

“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别忘了我曾经也是黑伞龙魂队长,对于他们,我有着比你更灵敏的嗅觉。”沈若溪道。

林风笑了笑道:“我觉得我你说的有道理,那这件事情就拜托你吧,让你和你姐姐为敌也并不是我们的初衷,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龙魂队长,我和华夏龙之组不太可能会像对待你一样对待她。”

林风表示得很明确,他可以放过甚至营救上一任龙魂队长沈若溪,但他不会放过现任的龙魂队长,虽然她拥有一张善良单纯的面孔,但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卑劣的掩饰,她的险恶阴毒,根本就是沈若溪无法比拟的。

“你代表正义审判她,我不会阻止也阻止不了你,就算她是我的姐姐。”沈若溪道,对于林风的原则,她表示很理解。

林风笑了笑,沈若溪道:“可以给我放几天假吗?我想出去散散心。”

“不管你是不是风组织的人,我都没权利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打算去哪儿?”林风对沈若溪问道,他能够理解沈若溪不得不与她姐姐为敌的那种困扰与纠结。

“还没想好,怎么?你打算陪我去吗?”沈若溪嫣然道。

林风道:“这个好像……我只能说你一个人在外面小心点,照顾好自己。”

“谢谢!”沈若溪嗔笑颔首。

林风又道:“我理解你现在的心理处境,如果真的很为难的话,就退出吧,看着我们与你姐姐生死争斗,总比你亲自与她生死争斗好!”

沈若溪沉默了稍许,随即淡淡地道:“我只想说,能够和你在一起并肩作战,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开心到我已经不计较敌人是谁,从你把我从死神手中夺过来之时,我就已经认为你所要做的一切,都是我要顺从与支持的。”

“谢谢!旅途愉快。”林风轻笑道。

香港,枫间邀月别墅。

风天朗月刚刚处理完事情,忙了一夜这才回到别墅,风天逸雪已经起了床,早餐完后在沙发上坐着看一下晨报。

“刚刚才从东海回来吗?”看到风天朗月进来,风天逸雪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起身相迎道,哥哥从东海回来,她莫名地期许着什么。

风天朗月应了一声,其实他昨晚半夜之前就到香港了,只是昨晚和灭世他们交接了下有关方面的工作,当然,是关于那个黑袍人的。

“我知道你想问林风的消息,我见到他了,但并没有打交道。”风天朗月对风天逸雪道。

风天逸雪微微有些失望,淡然笑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是你想多了吧。”

“怎么会?我自认为我还是非常了解你的。”风天朗月笑道。

风天逸雪没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客厅下了楼,除了这个话题,她并不想和风天朗月说其它的什么。风天朗月是她哥哥,但他现在的身份又是黑伞亚洲区代理人,是林风的敌人,风天逸雪对黑伞也是反感的,她当然也生气哥哥也走上这条路。

她已经决定以后搬出枫间邀月了,她不想看到家中经常来往黑伞的人。

昨天黑袍人被四大杀手押到了香港,并且藏匿于大屿山附近的一个小岛上,这个岛是属于风天家族的,这个人也由风天家族派人看守。一切对黑袍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换了个地方被软禁而已。

当然,黑伞给予他的软禁还相对宽松,比如他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并不是就关在密闭的空间中。

他可以在海上出行,可以进行一些运动,甚至还拥有私人游艇和飞机,只要不和其他人来往,很多权利他都享有。其实即便是软禁,这个人也享受着超乎寻常的待遇。在黑伞,他无疑是一个极其特别的高级囚徒。

继任黑伞亚洲区代理人后,风天朗月立即就接到了一个让他头疼并且他觉得极难完成的任务:从这个黑袍人口中,拷问出一个人的身份和下落。没错,黑伞就是要寻找五芒星,而五芒星是谁,只有这个人才知晓,很可能他就是世界上唯一知道五芒星是谁的人,如果他消失了,那么找寻五芒星无疑如大海里捞针。

而风天朗月之所以觉得这个任务极难完成,正是因为之前灭世等人告诉他,这个人不惧严刑拷打,不接受任何利诱,黑伞软禁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但始终没法撬开他的嘴。

使用巫术、致幻术对他也没有丝毫作用,看他的态度,似乎是准备让五芒星的秘密永远沉寂消失了。黑伞总部都没有办法,风天朗月显然觉得自己更是无能为力,真不知道黑伞把这个人关到自己的地头,到底是什么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