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冷血的执着/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若溪的目光中带着一种畏惧,这是她少有的目光,曾经的龙魂队长,很少去畏惧一个人,而眼前这个人是其中之一。

而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现任龙魂队长,和她是同一个师父,她们都是风天摘星的弟子。龙魂队长不仅仅是她姐姐,还是她的师姐。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沈若溪看了看龙魂队长,随后目光又凝聚到风天摘星身上。

风天摘星,风天家族的远亲,上古门派七杀门现任门主,现在黑伞的实际统治者之一。沈若溪、龙魂队长、风天逸雪,她们的极阴之体,都是出自这个人之手。

风天摘星也凝视着沈若溪,她的目光冷峻肃杀,和之前看风天逸雪的目光绝对不同,这种目光,正是让沈若溪感到害怕的东西,她随即低下了头。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几人都几乎没有看到风天摘星出手,沈若溪的脸上已经多了一道掌掴之印,她侧身趴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疼痛可想而知,但是沈若溪没有太大反应,轻咬了下嘴唇,随即轻轻站起身。龙魂队长看了看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跪下!”风天摘星冷声道,声音不大,却尽是威严。

沈若溪没有跪,静静地立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进一步惩罚。龙魂队长倒是不客气,伸脚重踢了沈若溪膝弯,将她踢得跪了下来,在正常情况下,她的眼里只有组织与杀戮,根本不会有爱与亲情,这个被她踢得跪下的人,她并不会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妹妹。

“为什么背叛我、背叛师门、背叛黑伞?”风天摘星轻声对沈若溪盘问道,她没有表现出暴怒,但这种冰冷的语气更让人恐惧。

沈若溪抬眼望了望风天摘星,正色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跪您,也是最后一次叫你师父,无论您准备怎样处置我。既然已经是背叛,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

“很高尚,不愧是我教出来的。”风天摘星道,随后对龙魂队长道:“伟大的龙魂队长,按照师门规定,你可以为师门清理门户了。”

龙魂队长倒毫不犹豫,一柄尖利的刀立即上了手,一手揪住沈若溪的头发,然后尖刀直接抵到了她的脖间,只要她横向一抹,沈若溪便就此终结,这样的动作,通常龙魂队长会做得非常潇洒,即便这个人是她妹妹。

“你应该像你的姐姐一样,要知道她是不会对你有任何手软的,以前的你也是这样,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变了这么多。”风天摘星微微变得慈爱了起来,她俯下身,伸手托起沈若溪的下巴,带着一种惋惜的样子端详着她。

“你不会明白的!”沈若溪道。

风天摘星道:“我大概知道原因,是因为林千叶的儿子吧,那小子救过你,你就这样轻易地加入到他的阵营中的?我的人立场居然这么不坚定,你真让我伤心失望,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姐妹两个是我在黑伞中最倚重的人吗?”

“我只能说让你错爱了!”沈若溪冷冷地道,这个人是她师父,但她未必觉得就是恩师,她培养了她,但目的却是拉她走上一条不归路,剥夺她一切爱的权利。这样的师父,让她怎么心存感激。

“我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到黑伞,或者走向地狱。”风天摘星的折扇缓缓打开,然后再缓缓收起,这是她的某种可怕信号,因为这是她杀戮前的习惯动作。

风天朗月都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如果命中注定我要下地狱,我又怎么能够反抗得了,就像你强行推我入地狱,我反抗不了一样。”沈若溪道,她毫不客气地冷讽了风天摘星,直言那几年的师门生涯和黑伞生涯,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炼狱。

她因为遇到林风而感到庆幸,这是个将她从地狱解脱出来,让她重获新生的人。没错,她爱他,因为爱过,所以已经无憾。

“希望到了地狱中,你能够真心忏悔!”风天摘星冷冷地道,她似乎下了最后的决心,既然你已经不属于我,我也不会让你属于别人。

风天朗月见状,上前对风天摘星道:“星姨,今天你难得回趟风天家,无论是我和逸雪见到你都很高兴,不管怎么说,其实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你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横加杀戮。”

风天朗月有为沈若溪求情的意思,而同时也因为他的确不想看到杀戮,虽然风天朗月随着风天家也做过很多不义之事,但他其实对杀戮是很反感的。

殊不知,风天摘星其实根本没有杀死沈若溪的意思,沈若溪和现任龙魂队长都是她的爱徒,而从内心深处,她其实更喜欢沈若溪,所以她的背叛,确实一度让她很伤心失望。

“好吧,今天先放过你,你们先走吧。”说着望着沈若溪继续道:“你会有后悔的那一天的。”

说着和风天朗月一起朝关押黑袍人的地方走去,沈若溪和龙魂队长继续乘上快艇,然后驶离了这个岛。

“刚才你真的准备对我动手吗?毫不犹豫的?”两人在快艇上一路无话,快艇再次靠了岸,两人准备分开,沈若溪对龙魂队长问道。

“有什么可犹豫的?杀死个人而已。”龙魂队长轻笑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

沈若溪脸色一沉,对方的刀虽然没有划在她的玉颈上,但却狠狠地刺在了她的心上。如果今天她们两个角色对换一下,沈若溪是绝对不会对她下手的,就算她还是龙魂队长,她还是做不到,黑伞并没有把她打造成丝毫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如果没有感情,她不可能会珍惜和苏雨心的友情,不可能会被林风感动,不可能会爱上这个人。而让她心寒的是,自己的姐姐,居然冷血到了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杀死自己,她居然毫不犹豫!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道你的一切,可是我知道,你是我姐姐,你也知道我是你妹妹。”沈若溪痛心地道。

“可惜是敌人,那个晚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只在那短暂的一瞬间,我们是姐妹关系,现在早已经不是了,只是敌人,或者战斗伙伴!”龙魂队长笑了笑道,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柔美纯真,让人完全无法相信她的内心是这样的。

“你是个疯子,无药可救的疯子!”沈若溪持续痛心疾首。

龙魂队长的笑容变成了讥讽的冷笑,道:“真不喜欢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下一次见面,或许你真的该到地狱里忏悔了。”

风天摘星和风天朗月一起走进了岛上的一个住宅区,说是住宅区,不过就是一栋不大的石制楼房而已,姑且能够算是别墅,但明显陈旧沧桑。

这是个很小的岛,岛上也并没有居民和其它设施,风天家族购下这个私人岛屿一直闲置到现在,根本没考虑到要用它做什么。现在倒派上用场了,这里用来囚禁这个人,的确再合适不过。

岛上风景很美,安逸静谧,也是休闲隐居的不二场所,黑袍人此刻就很休闲,他倚坐在一块岸边礁石上,沐浴着阳光,享受着垂钓的乐趣。

“你先回避一下。”风天摘星对风天朗月道,风天朗月顺从,随即离开了所在地,风天摘星慢慢走到黑袍人身旁,在他旁边的那块礁石上坐下。

“这里感觉怎么样?还算喜欢吧?”风天摘星对黑袍人问道。

黑袍人淡淡地道:“还过得去吧,比先前的地方好一点,还算是一处适合软禁一个人的理想场所。”

“你应该结束这种生涯了,这世界这么大,你也不想就生活在这一小块世界里吧?”风天摘星道,她的意思当然很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对黑袍人进行这种劝告了,可要达到目的简直难如登天。

“可能我就是个喜欢安逸的人吧,否则应该不会什么都比不过你们,还被你们囚禁到现在。”黑袍人自嘲地笑了笑,同时也有些嘲弄对方的意思。

“你也是黑伞的人,没理由不为黑伞的未来着想,黑伞不能长期这样群龙无首,而且还分帮对立,林千叶这样的人,就是要毁掉黑伞,千夜宫那个女人向着他那边,培养林千叶的儿子继续做他现在做的事。”

“当然你们不也压制了林千叶吗?而且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战胜你们,怎么?你们对他的儿子倒畏惧起来了?”黑袍人继续冷嘲道。

风天摘星道:“不足畏惧,只要那个人回来做黑伞的总头领,一切都会解决的。现在时机绝对可以了,无论是年龄还是她的身体内部因素,她都已经到了适合当黑伞头领的地步了,她应该回来了。”

“她不会回来!”黑袍人正色道。

“那是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她是谁,如果我们知道,她就会回来的。”风天摘星道。

“你愿意用什么代价,换取她回归?”黑袍人道。

“一切代价!”风天摘星毫无犹豫地正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