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又是因爱而生恨/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美妍刚刚结束一个音乐访谈节目,走出了电视台的大厦,因为大批粉丝拥堵的缘故,她好不容易才在保镖、保安等人的护拥之下走到车旁,再由他们驱走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汽车才驶了出去。

“哈哈,人气很旺嘛,我总算第一次真实地感觉到了你的影响力。”驾驶位上一个中年男子笑呵呵地对夏美妍道,正是夏美妍的父亲,上古破军门门主白锦燊。

“你应该真实地感觉到我的痛苦才对。”夏美妍作无奈状道。

“这就是大明星该具有的人气啊,我走到大街上,谁能认出我,而你都不敢出门,光这方面,你都已经比我强多了。”白锦燊安慰女儿道。

“唉,成天都烦死了!”夏美妍娇嗔道,说着关掉了车载音乐,车里还放着她的歌,那些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她现在听起来都有种呕吐的感觉,不是因为不爱听,而是实在唱得太多了,每次演唱会、出席各类活动什么的,里面的主打歌曲加起来唱了不下于上万遍了,想起来都恐怖。

白锦燊再度笑了笑,踩了油门加快了速度驰去。

“哇!夏美妍上了一辆香槟色宾利,这个开宾利的男人是什么人呢?”

“很可能是东海的隐形富豪哦,上次不是刚报导了吗?东海车展一辆1288万的宾利被竞拍走了,应该就是这个人吧?”

“夏美妍怎么上了这个人的车?该不会被隐形富豪包养了吧?这个大明星,一直可都自恃清高,看不起那些纨绔子弟呢。”

“你眼睛瞎了吗,这不是纨绔子弟,那是个中年男士,原来人家大明星喜欢的是这样的成功大叔。”

随访的记者们七嘴八舌,当下都很热情兴奋,明天娱乐周刊的头条新闻有啦。

白锦燊带着夏美妍到了一间会所,白锦燊已经在这里订了一个豪华大厅,夏美妍倒没觉得什么,只认为这是父亲想见自己了,并且尽可能用某些豪华的方式来招待自己。毕竟他是个不缺钱的人,而且他对自己应该是心存愧疚的,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种补偿方式而已。

“美妍,坐吧!”白锦燊招呼夏美妍道,两人一起在沙发前坐下,面前的茶几上,放置着一个高耸的东西,不过被红布盖着,看不出是什么,不难猜应该是一件礼物。

“下午和晚上都没什么事了吧?”白锦燊对女儿问道。

夏美妍道:“倒是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反正能推就推了,我也不想让那些人来烦我了。”

白锦燊笑道:“那很好,好好享受这个愉快的下午和晚上吧。”

夏美妍诧异地看了看父亲,没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到目前为止,她对父亲的态度也仅仅是不排斥,要说完全接受的话,还没有达到这地步。她不知道父亲今天是什么用意,但姑且不排斥,毕竟最近她能够体会到父亲对她的关爱,对于之前父亲抛弃她,她不知道其中内情,也不想去追问。

自从为了林风做过傻事以后,夏美妍也看开了很多,有些事情她会计较,但已经不会再一直紧抓不放。天下应该没有不爱子女的父母,这一点夏美妍是相信的。

“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呢?这样豪华的会所可是顶级的,其实我都很少来这种地方消费。”夏美妍对父亲问道。

白锦燊道:“知道你很少来,所以带你再享受一下,你工作的辛苦我能看到感受到,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每天都享受这样的生活待遇。”

夏美妍笑了笑,随即道:“其实我不喜欢浪费,因为,我小时候过得很苦,一直都很苦,成名之前,也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面模特,挣得少不说,还成天要提防着被人潜规则。尝过生活艰辛的人,想让她浪费是很难的。”

“哎!在你承受苦难的同时,我正在舒适的宅邸中过着富足的生活,财富挥之不尽,生活奢侈得难以想象。和你相比,这实在是巨大的落差,也是身为人父的罪恶。”白锦燊轻叹了一声道。

夏美妍道:“算了吧,我不再和你计较这些,反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可以过得很好,一切都好。”

白锦燊道:“美妍,在这段时间里,你有想过我们吗?我,还有你的妈妈。”

“我不知道,那时候太小了,完全没有那时候的记忆。我的记忆中只有那个爸爸和妈妈,当然,他们是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是我温暖的记忆,一个是我恐惧的记忆。”夏美妍道。

白锦燊告诉夏美妍道:“其实一直以来,有件事情你错了,那对夫妇我们和他素未谋面,并不是我们将你交付给他们的,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抛弃你。在失去你并且没有你行踪的那些年,我的痛苦你也许想象不到,我已经失去了我最爱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妈妈,再一步心痛的就是我又失去了你。”

夏美妍诧异地看了看父亲,有些不明白,自己不是父亲送到那家人家寄养的?怎么会呢?那个妈妈临终之前还告诉自己她的父亲是白锦燊,她还是基于这个才找到的他。

“你的亲生母亲在生下你不久就离世了,而更糟糕的是,当时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断送了我们那个家的幸福,年仅两岁的你被人拐走了。”白锦燊道。

拐走了?夏美妍觉得有点无厘头,这个理由未免也太牵强附会了吧?堂堂破军门门主,亲生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这叫人怎么相信。

不过看到父亲一脸正色,夏美妍知道其中一定有内情,索性就耐着性子继续倾听了。

白锦燊告诉了夏美妍实情:夏美妍刚出生不久,母亲夏牧星就因为触犯千夜宫的戒律而遭到血刑处死,她就开始随父亲白锦燊生活。而白锦燊日理万机,自然照顾不了她,按照惯例给她雇佣了一个保姆照顾她。

而就在某一天,保姆和夏美妍一起都消失了,毋庸置疑,是这个保姆拐走了年幼的夏美妍,其中经历了什么详情已经不知道,最终夏美妍就被抱养到了一对未能生育孩子的年轻夫妇手里。

而现在其中的实情白锦燊已经知道了,自从他知道夏美妍是极阴之体后,他就明白这一切是谁做的了。

的确,做这件事情的,就是七杀门的门主风天摘星。其原因同样简单:这个目空一切的女人,也有她爱的男人,也就是白锦燊,不过摘星、牧星,同样是星,白锦燊却独爱牧星,可以说,那是他今生唯一真正爱的女人,直到现在仍然如此。

风天摘星恼羞成怒,她是个强大的女人,却也避免不了女人特有的嫉恨心理。为了报复白锦燊,她派人拐走了夏美妍,并且有意将她送到一个男子有家暴倾向的家庭中抚养,让这个孩子遭受折磨。

更别有用心的是,她将夏美妍也打造成了极阴之体,让她也成为黑伞龙魂队长的候选人。她想着在某一天,白锦燊看着他自己的女儿成了黑伞龙魂队长,那种痛苦和无奈,也是对他极大的一种报复。

女人真是可怕,因爱生恨的女人,更可怕!

对于夏美妍的养母是怎么知道夏美妍父亲是白锦燊的,这其实是当年那个拐走夏美妍的保姆良心发现,多年后主动去告诉夏美妍养母的。

白锦燊知道女儿对自己的深深误解,再次见面后他很想给女儿最好的,弥补他的一切,其实多年来他也想方设法寻找女儿。可是夏美妍在见到他有别的女人后,直接离开他了,虽然那些只是白锦燊排解生活和精神空虚而找的女人。

在夏美妍离开自己回到了华夏后,白锦燊一直也默默关注着她,并暗中帮助她,悄悄地为她提供机会,让她成为了如今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让女儿成为大明星,其实也是对他最爱的女人夏牧星的一种纪念,而让他反感的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名字里居然也带星字。

“这些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夏美妍对白锦燊道,实情全部知晓后,她自然原谅了父亲,这一切的确不是父亲的过错。

“几年前你来找我,我还不知道是这个事实,几天前你找我,我觉得告诉你一切的时机还不合适,就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吧。美妍,生日快乐!”白锦燊温情地对女儿道,说着揭开了案几上的红布,里面是一个垒成几层的生日大蛋糕。

“生日?”夏美妍小小地诧异了一下,这些年都是胡乱过生日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生日是哪天,反正哪一天特别开心,就当是自己的生日了,原来,自己的生日就是今天。

“谢谢……爸爸!”夏美妍笑着对白锦燊道,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对他有了这个称呼。

白锦燊欣慰地笑了笑,吻了吻夏美妍的额头,拍着她的肩膀一脸神秘地道:“宝贝女儿,今天我有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