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再现内鬼/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天逸雪喜欢艺术,所以她的做法止不住都带着艺术性,思维更是艺术的思维。而艺术的思维本质就是单纯,异常的单纯。

风天逸雪知道,这一次风组织与黑伞的对抗本质是因为那个被风天家关在岛上的黑袍人,所以她认为只要这个黑袍被林风带走,一切纷争就结束了。所以趁着今天晚上风天朗月在家中举行家宴,她自己带人来岛上解决这个问题。

单纯得可爱,让风天摘星怜爱而无奈。

“为了那个人,宁愿背叛你的家人?”风天摘星轻拂着风天逸雪的秀发,柔声道。

“黑伞以外的风天家人,才是我的家人。”风天逸雪正色道。

风天摘星怔了一下,轻轻笑了笑。任何人说出这些话,即便是龙魂队长或者沈若溪,她们无疑都会遭到风天摘星毫不留情的掌掴,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自然是风天逸雪,对于风天逸雪,风天摘星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喜爱。

“去屋子里休息吧,外面风很大。”风天摘星对风天逸雪道,说着伸手招呼手下带她进屋子。风天逸雪厌烦地推开那些人,自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海岛上的那个房子里。

“风天家的大小姐,被你和你爷爷宠坏了吧?”风天摘星对风天朗月道。

风天朗月听出风天摘星的语气不像是责备,当即道:“谁让她是风天家的大小姐呢,她是个有精神洁癖的女孩,不接受任何污点。”

风天摘星道:“我们有必要治好她的精神洁癖,这样子她才能真正快乐起来。”

说完笑了笑,这种笑容让风天朗月再次感到异样。风天朗月虽然并不凶残狡诈,但他却有着女人一样的细腻和敏感,别人一个简单的眼神和笑容,他都能很准确地捉摸出对方的内心状态。

而这一刻,风天朗月感觉到了风天摘星的内心中酝酿的是阴谋,并且他一度怀疑这个阴谋会牵连到风天逸雪。

四大杀手今晚擅自和风组织约战,这个消息风天摘星自然早已经获知,龙魂队长的加入与其说是协助他们,不如说是监视他们。

她当然也知道这几个家伙对她只是表面服从,骨子里表现的一直是忤逆和抗拒,风天摘星也一直不悦,这样的人一直就在她的铲除目标之列。

林风的战队很快到达小岛,看着严阵以待的几人,林风带着自己的人跃出了快艇,各自立在一块礁岩上,与黑伞战队呈对峙状态。

“久违了风组织头领,这么快又见面了。”龙魂队长笑着对林风道,她的笑容早已经颠覆了纯真笑容在林风心目中的样子。

“是的,你的笑容还是那样纯真灿烂,看不出一丝杀机。”林风冷笑道。

龙魂队长含着棒棒糖,继续轻笑道:“杀机?怎么你害怕啦?倾巢而动还那么害怕啊?我们只是来了一帮虾兵蟹将哦。”说着目光瞥向了灭世等人。

灭世等人都怒了,他们认为在这种场合应该灭世先发话,谁想到被龙魂队长抢了去,俨然她成了他们的老大,四大杀手自然都是不服气的。不过大敌当前,他们又不能表现出内讧,这次对峙恰好是五对五,龙魂队长的确又是必不可缺的。

当下天气也变了,随着风浪的增大,天变得阴沉了起来,似乎连天都在迎合着当下他们这种紧张的局面。

“和以前一样,这一次是生死对战,大家要小心点!”林风对几人提醒道。他判定黑伞四大杀手都是来自于组成黑伞的上古门派,虽然相隔时间并不太长,但他知道几人的功力一定在迅速增加,和自己一样都是有备而来。

在他这样认为的同时,对方同样是这样认为的,毕竟林风现在也算是有千夜宫在背后支持,灭世上次遭到若兰的秒击,这个心理阴影他现在还存在。虽然灭世的实力最近在畸形地增长,但他绝对不敢轻视林风的功力增长速度。

林千叶的儿子,纯阳之体,并且有千夜宫那帮妖孽协助他在功力上的突破,任何人也没有丝毫轻视他的理由。

“他交给我来对付吧。”沈若溪对林风请求道。

“他不好对付!”林风正色对沈若溪道,他意识到沈若溪的要求是对的,因为龙魂队长的实力,很可能还在灭世之上,最强的对手,林风当然要留给自己。

沈若溪望了望龙魂队长,淡淡地对林风道:“我不想杀死她,也不想被她杀死,我不是她的妹妹,但她始终是我的姐姐。”

“我答应你这次放过她,只是这一次,你小心点。”林风关切地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略带感激地笑了笑,随即道:“别当着我的面杀死她就行了。”

对战随即开启---!

大屿山风天家大宅,宅地的后方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秘密宅院,风天摘星正端坐在宅院正堂内,风天牧野、风天朗月和风天骏等人都立在一旁。

风天摘星看了看时间,随即道:“差不多了,那两帮人应该对战了起来,现在如果不是难舍难分的阶段,就是一方已经占了优势,如果是这样,你们觉得占优势的应该是哪一方?”

风天牧野回道:“有龙魂队长结合四大杀手,风组织那帮小年轻怎么能抵挡,胜利当然属于我们。”

“朗月,你觉得呢?”风天摘星对风天牧野的回答显然不感兴趣,现在风天家的掌舵者是风天朗月,从某种程度上,她也更喜欢和青年后辈打交道,比起风天牧野这样的垂暮老家伙,她当然更喜欢年轻更有可塑性的。

风天朗月道:“爷爷说得没错,但是我们也不能轻视风组织的战斗力,我们和风组织也多次交手了,他们并没有吃亏,还几次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我们也一直想消灭它,可是一直没有消灭,它仍然存在,所以它有存在的理由!”

风天摘星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现在这种情况,你觉得应该怎么做?作为风天家族的掌舵人,你准备让今晚与你擦肩而过?”

“请星姨指教。”风天朗月异常恭敬。

“不要我指教,我很快会离开香港的,你是黑伞亚洲代理人,整个亚洲的黑伞都要听你的,你要带领他们战胜你的敌人,现在你的敌人就在隔壁的小岛上。”风天摘星道。

风天朗月道:“我现在派人增援我们的人,借着这个机会将风组织的精英消灭。”

风天摘星道:“这是一次生死对战,不是擂台切磋,兵不厌诈,不要顾虑任何道义与原则,你的目的是杀死对手。”

风天朗月立即着手安排,风天摘星示意他们都退出去,而不等他们回到各自的住处,风天摘星又将他们全部都叫了回来。

“星姨,还有什么指示?”风天朗月一如既往地对她恭敬地请示。现在他看到,风天摘星的脸色异常难看,内心似乎在盛怒。

“就在刚才,你们中有人给我们的敌人通风报信,准备将我们的意图都告诉他们。这个人无论对风天家还是对黑伞,都是背叛者,我当然不可能放过他。”风天摘星冷冷地道。

风天摘星话音刚落,其中一人紧张起来,谁做这种事情谁自己心里清楚,所以真正做这件事情的人此刻必定紧张无比。

“站出来吧,看在我们同属一家族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风天摘星冷冷地道,她的折扇徐徐打开,很难想象这件她爱不释手的东西是不是一件杀人利器。

没有人站出来,这时候那个人似乎还心存侥幸,他自认为做得毫无破绽,不太可能会被发现,这应该是风天摘星惯用的恐吓法。

“被家法折磨痛苦死去的感觉可不好!”风天摘星冷冷地道,说话间闪身上前,有着修长指甲的手已经卡主了风天朗月的脖子,一下子收紧,指甲都卡进了风天朗月的肉中。

风天朗月惊恐外加疼痛,止不住想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一旁的风天牧野大惊。

“朗月,你……!”他异常愤怒,之前风天朗月就有过间接帮助林风的前科,使得黑伞在华夏的庞大计划破产,那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上头有风天摘星,风天朗月只怕早被黑伞的杀手结果了,不止是他,恐怕整个风天家族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风天朗月再次犯这种错误,风天牧野不由得怒不可竭,当即训斥风天朗月。

风天摘星的手松开了一些,风天朗月咳嗽了几声,随即道:“星姨,不是我,我绝对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我打电话是召集部署手下立即开始行动。”

“你还狡辩,难道你星姨冤枉你了吗?”风天牧野暴怒道,风天朗月的行为,当真让他失望、沮丧至极,犯了这样的错误,这一次谁还能保住他。

“爷爷,我对天发誓绝无此事!”风天朗月正色发誓道。

风天牧野伸手就准备掌掴风天朗月,被风天摘星拦住。她冷笑了一声,然后松开了风天朗月,随后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风天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