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强大的武器/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魂战队覆灭、龙魂队长被擒的消息已经传入到风天摘星这里了,心烦意乱之下她才来的这里,当然,她带着她打造的这个“苏摩”。

龙魂战队是风天摘星的心血,虽然在得知龙魂战队基地被多方围困后,她采取了最果断迅速的措施,如果不是这边形势需要,她都准备亲自前往救援了。不过最终还是遭遇了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龙魂队长连着她的龙魂战队一起覆灭了,她失去了这支她一度非常倚重的战队。

失去了龙魂战队和龙魂队长,她对于另一个杀手锏便更加的看重了,这个杀手锏正是现在立在她身边的这个人。

“你的实力远远高于那些人,所以你才最让我放心。”风天摘星转过身,轻拂着那个“苏摩”的长发道。

其实论实力,风天摘星身为上古五大门派之一的七杀门门主,实力自然不俗,虽然比不上千夜宫主,但也并不是到了天与地的差别程度。

只是,风天摘星是一个对任何人都缺乏信任的女人,她教授给弟子的功力都是有限的,就连爱徒龙魂队长,也只得她一小部分真传,虽然实力足够强大,但比起千夜宫一个普通的侍女,都有极大的差距。

当然,有一个人除外,她获得了风天摘星很大一部分真传,所以她具备着让人恐怖的实力,无论是林风还是龙魂队长,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她就是现在站在风天摘星面前的这个女子,她和龙魂队长等任何风天摘星的弟子都不同,因为她是受控制的,她没有自主思想,只是一具一味服从的行尸走肉。只有这样的状态,才最让风天摘星放心。

“苏摩”静静地凝视着她,仍旧一言不发,她的确只是一个机器,只需要遵从服从别人,不需要任何形式的问询与沟通。

“龙魂队长和龙魂战队都完了,不过对于他们的逝去,我并没有多大痛心,因为我还有你,并且我还有机会打造更多的你。我知道,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风天摘星伸出手,抚摸着“苏摩”的脸道。

她轻轻地摘下了挡着她面部的面纱,一张同样精美无双的脸显露了出来,让女人嫉妒,让男人垂涎。当然,女人的嫉妒会被她无视,而哪个男人垂涎她,必定是自寻死路。

“坐下吧,让我清楚地告诉你下一步要做什么。”风天摘星撑起了手中的折扇,冷冷地笑着道。

樱花岛上,一个并不密闭的房间,里面关着龙魂队长。她现在享受的是和当初苏摩一样的待遇,在铁栅栏里关着,手和脚都被铁链子锁住,更重要的是,她也被注入了使其浑身酸软无力的药物。

这种药物针剂还是林风以前从黑伞那里缴获的,并且用风组织的研发人员自己也研发了出来,对付像她们这样的高手,这种东西的确有很大的作用。

龙魂队长的活动范围也极有限,并且在西兰国的地方,风组织的基地,她是不用指望有什么人会来救她的,所以她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虽然她表面上处事不惊,并没有为自己的现状表现出一丝的颓废和伤怀,但真实内心中还是充满了失落和遗憾。

曾经驰骋天下、人人谈其色变的黑伞龙魂战队、龙魂队长,就这样子结束了吗?龙魂队长是愤恨的,也是不甘心的。

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龙魂队长象征性地瞥了一眼,正是沈若溪。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她愿意看望并短暂地陪伴她吧。

血浓于水,这个道理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存在,无论她们双方处在什么样的立场。虽然龙魂队长并不这么认为,但是沈若溪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沈若溪走了进去,把铁栅栏门打开,然后把锁住龙魂队长手脚的铁链子也打开,让她的手脚可以自由活动。

“这是什么意思?”龙魂队长作轻蔑状对沈若溪笑道。

沈若溪道:“从此后你不用戴着它们了,也不用再关在这个屋子里,至少在这个岛上,你可以自由活动。”

“是你们的头领要你这么做的吗?我对这些可不感兴趣,别费功夫来这一套了。”龙魂队长推开沈若溪道。

“你难道忘了,我根本不是风组织的人吗?林风也不是我的头领,所以,不是他要我这么做的。”沈若溪正色对龙魂队长道:“没错,我是与他并肩作战,但我并不是风组织的人,与他并肩作战,是因为我站在正义的立场上。”

龙魂队长冷笑了一声,对沈若溪的话嗤之以鼻。

虽然为姐妹,但是在黑伞的岁月里,她们对这一事实实际上一无所知,就连她们同为极阴之体,同为风天摘星之徒这一事实,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很明显,风天摘星对她们采取的是分开控制,她们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和位置,各自进行着各自的黑伞事业。如果不是因为一系列变故的发生,这些仍然将持续下去,而她们也会一直不会碰面。

两姐妹都落入了风天摘星手中,这并不会只是一个巧合,而其中原因沈若溪也思考过,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她的所谓师父风天摘星,一手造成了她们现在的一切,那一天最后叫她一声师父,正是与她断绝师徒关系,沈若溪很潇洒地将之前的噩梦与错误全都抛去,而她的姐姐龙魂队长却始终还未能做到,她始终还是执迷不悟,这正是让沈若溪痛惜的地方。

同为洗脑,龙魂队长所中之毒显然比较深,亲情、正义、良心之类的东西显然根本打动不了她。

“还是不要呆在屋子里吧,外边的空气会好很多,我们可以聊聊。”沈若溪柔声对龙魂队长道。

上一次自己的这位姐姐毫不犹豫地准备杀死她,让沈若溪的心像掉进了冰窖一样寒冷到了极点。但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一切从头开始,她希望有些东西还可以从头开始建立。

事实上,是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姐姐真的已经是一个完全没有良心、没有爱意没有灵魂的人,虽然她不知道姐姐今后要面临的是什么,但在任何结果之前,她都希望她能够有一个改变,哪怕是一点点。

“有什么好谈的?要是劝降,我完全不可能接受,如果不是,我会接受你们的一切处置,现在杀了我也可以。我输给了你们,落在了你们手上,后果我会接受的。”龙魂队长道。

沈若溪摇了摇头,她走到了窗前,将窗帘打开,窗户也打开,阳光和海风从窗内透了进来,房间亮堂了许多,室内原本沉闷的空气也开朗了许多。

海风吹来的同时,还卷着几片樱花飘落进来,沈若溪伸出手,让樱花花瓣自然地飘落在她的手心。

“你应该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家的院子里,也有一株很大的樱花树吧?”沈若溪柔声对龙魂队长道。

龙魂对摇头表示不记得,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记得,还是她仍然排斥着沈若溪去唤起过往的一些事情,哪怕这些事情很细小简单,龙魂队长也会认为这是沈若溪在打亲情牌,妄图慢慢地让她改变一些立场。

沈若溪无奈地咬了摇头,继续问道:“你还要忍受极阴之体的痛苦吧?那种不定期发作的痛苦,我曾经也经常体会到。”

拥有这种人工打造的极阴之体,因为其不可避免的不稳定性,所以不可避免地也会给拥有者带来某些痛苦。不修习功法就没有大碍,但是如果修炼功法,极阴之体在变态地促进功法的同时,也是拥有者的梦魇。

沈若溪曾经也拥有这种痛苦,虽然和家族遗传的贫血症有关系,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极阴之体,只是现在,她的这种痛苦已经完全消除了。

“现在对于我来说就很痛苦,我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我真的不喜欢失败的感觉,你不要多说什么,如果你真的想帮助我,就尽快……。”

“那个不是我说了算的,你的痛苦我理解,我也理解你现在也需要一点小小的安慰。”沈若溪打断了她的话道。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了几个东西递给了龙魂队长,居然是几只棒棒糖。

“我只有准备杀人的时候才吃这种东西。”龙魂队长道,她拒绝接受。

“可以改变一下,就从它开始。”沈若溪道。坑双共圾。

龙魂队长望着沈若溪,正色道:“你们还是顾着自己吧,你要知道师父手下最可怕的杀人机器不是我,也不是曾经的你,而是另一个人。她是苏摩,虽然不是真的,但她一定是师父的一件报复利器。”

沈若溪道:“你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吗?”

龙魂队长道:“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是谁制造了她,你难道不知道七杀门有一种妖术,只要一个人符合某些特征,就可以将她变成功力深厚受控制的冷血杀人恶魔!并且这个恶魔在正常情况下看起来,可以是一位娇媚可人、伶俐可爱的美少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