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千夜宫主的礼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对于如何处理龙魂队长,还没有最终的决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不可能像当初赦免曾经同为龙魂队长的沈若溪那样赦免她,这个邪恶残忍顽固不化的女人,不值得对她动任何恻隐之心。

对敌人仁慈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简单的道理,林风不可能不知道。

把龙魂队长直接让华夏龙之组带回华夏处置,现在看来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但林风现在还没打算这么做。

龙魂队长是黑伞二号头目风天摘星最得力的手下,她掌握着很多有关黑伞的信息,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所以林风觉得很有必要暂时留着她。当然,这类的工作林风是不会自己上手的,而是默许沈若溪去做。

而从沈若溪的角度来说,虽然她对龙魂队长还存在着姐妹的亲情,但是更多的她考虑的是她现在的立场。以龙魂队长犯下的罪恶,沈若溪不会奢求风组织放过她一马,她要做的是尽力说服她的姐姐龙魂队长,让她在最后的了断之前,减轻一下她的罪责。

“你的意思是?会有杀手出现在林风身边,并且是林风对她毫无防备的人?”沈若溪皱眉道。

“这是什么称呼?她不是你的师父吗?”龙魂队长望着沈若溪道。

沈若溪笑道:“以前是,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龙魂队长道:“你执迷不悟的样子真可爱,告诉那个让你执迷不悟的男人吧,让他小心一点,指不定哪天被枕边的人夺走了性命,那可就太冤了,哈哈!”

她的笑容表面纯净实则阴冷,沈若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林风没有把苏摩和龙魂队长带回东海,而是就地关押在樱花岛,他带着其他人一齐回了东海,虽然他们都很沉迷樱花岛温暖的阳光。

在这之前他是准备去拜望下千夜宫主的,不过他得到了消息,千夜宫主已经在东海,他无需再前往千夜宫。

面见千夜宫主的地方是唐家,千夜宫主显然是特意去看唐蕊的,在去唐家的路上林风都近乎在祈祷,期待这一次一切和平,别再整出一堆上代恩怨造成的无聊纠纷。

“唐蕊,最近在公司怎么样?”千夜宫主柔声对唐蕊问道,这一刻,她倒并没有多少千夜宫主的高姿态,爱怜溢于言表。从冷酷无情的千夜宫主到一个善良和蔼的母亲,这种变化其实并不复杂,因为有些东西就隐藏在她的内心。

对女儿浓厚的爱意,千夜宫主一直都存在,只是过去和现在相比,改变了表现的方式而已。

“还好。”唐蕊简单地回道,对于母亲千夜宫主,她的内心仍然存在着之前的某些心理阴影,这个习惯在温暖的怀抱里撒欢的女孩,这时候却并不容易接受母亲温暖的怀抱,和母亲的态度相比,她的态度有些敷衍。

她还是不了解母亲千夜宫主现在真实的想法,也并不知道千夜宫主对林风的态度已经默默改变了,她已经不再有拆散他和唐蕊的想法。

“对这样的生活还习惯吗?”千夜宫主拉住唐蕊的小手道。

“还好,我很喜欢!”唐蕊简洁的回道,接着轻轻挣脱了妈妈的手,找了个借口离开准备上楼。

“站住!”千夜宫主喊住了唐蕊,皱眉道:“妈妈跟你说话,你就是这种态度?”

唐蕊的脚步停下了,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应对,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好,刚才的那种态度,的确是她性格里的任性在作祟。

“回来坐下。”千夜宫主命令一般地对唐蕊道,唐蕊愣了一下,随后还是努着嘴回到了沙发区坐下。

唐蕊的这种性格,当真是受千夜宫主真传,不能得罪,一旦得罪了她,想在她那里讨得好显然不可能,还好唐蕊始终是个心静如水单纯无比的女孩,像一块纯净的美玉,没有任何瑕疵也没有受过任何侵扰。

千夜宫主轻叹了一声,她也能认识到,她之前对林风和唐蕊的过激做法,的确让女儿蒙受了不小的心理阴影,现在她对于自己的态度都是非常排斥的了。

千夜宫主望着唐蕊,然后摘下自己腰间的一块玉珠,递到唐蕊手中。

“嗯?”唐蕊接过那件紫色的龙凤纹玉珠,还表现出了一些诧异。

“从见面到现在,妈妈还没送过什么礼物给你,这算是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吧,当然,是送给你和林风的。”千夜宫主和蔼地笑道。

“我和林风?那……你现在不反对我和林风在一起了?”唐蕊美眸忽闪,略带欣喜地问道,这是她们母女的最主要矛盾,其实只要这个矛盾解决了,她们完全就可以和睦了。

千夜宫主嗔怪地道:“你整颗心都在那小子身上了,我把你们拆散,不是把你的心摘走吗?妈妈不是个认输的人,但这一次我输了,输在了自己的女儿手里。”坑肝丰巴。

唐蕊瞬间开怀了,一直以来心中的阴霾尽散,拿着那件玉珠爱不释手。其实作为富家女,各种好东西包括顶端的古玩首饰她也见得多了,不过这件东西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的妈妈的礼物,她当然倍加喜爱。

“这是紫炎玉珠妈妈的宝贝,别大大咧咧弄丢了,交给林风保管会好一些。”千夜宫主提醒唐蕊道。

唐蕊努着嘴娇俏地道:“妈妈,你刚刚接受林风,就这么偏袒他呀,那你直接说是给他的不就行咯。”

千夜宫主道:“只是这对他来说更有用处而已。”

唐蕊点头表示明白,千夜宫主道:“下午没什么事的话,跟妈妈去一趟千夜宫,妈妈呆的地方,你应该有兴趣去看一看吧?”

“只要你不把我软禁在那里我就去。”唐蕊道。

“丫头,有这样子跟妈妈说话的吗?”千夜宫主佯生气道,作伸手抽她的样子,手轻轻地在唐蕊的俏脸上抚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林风回来了,见到千夜宫主和唐蕊母女关系相当融洽,他心中的顾虑也随即消除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外敌除了,家庭问题也解决了一个非常棘手的,看来有必要放鞭炮庆祝一下。

“千夜宫主……。”

“叫什么宫主呀,该叫什么你不知道吗?”唐蕊对林风道,千夜宫主瞪了她一眼道:“别多嘴,快上去准备一下,过一会儿我们就走。”

唐蕊吐了吐舌,然后把妈妈刚才给她的那颗紫炎玉珠递到了林风手中,咚咚咚地上楼准备去了。

“呃,怎么个情况?”林风望着那颗紫色的神秘的珠子,有些疑惑地对千夜宫主问道。

千夜宫主道:“我送给你的礼物,喜欢么?”

“呃,请您别吓我!”林风苦笑道。

千夜宫主道:“我说真的,这次你表现不错,算是我奖励你的,紫炎玉珠是我的贴身宝物,你很荣幸成为它的新主人。”

“呃,谢谢!”林风道,他心里很清楚,千夜宫主的礼物,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这次又要怎么整自己啊?送这么颗珠子给自己是什么用意?该不会是辅助自己练功,让自己把这东西吞进肚子里?

看着那颗像鸡蛋一样大的紫色半透明珠子,林风的心里止不住暗暗发憷。

“坐下吧,在这里你还那么拘束?”千夜宫主招呼林风就座,林风握住那颗珠子,在沙发上坐下。

千夜宫主询问了下林风战队这一次的战况,虽然大多数情况她都已经知道了,白锦燊都告诉了她。她也如实告诉林风,这一次的行动是她一手策划安排的,只是她没有亲自出手,亲自出手的是白锦燊。

林风怔了一下,他只想到这次计划应该是破军门主白锦燊一手策划的,并没有想到千夜宫也在,更不知道白锦燊之前去了千夜宫,在一些事上已经和千夜宫达成了共识,并且破军门和千夜宫两大门派现在是紧密合作关系。

之前林风还认为,白锦燊去香港和风天摘星解决的是他们的私人问题,而至于那个黑袍人,他只是他的目标之一。现在看来,问题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林风知道,一旦不问世事的千夜宫主都涉入某件事情,这件事情一定是复杂有内情的。

“这一次你们是为了什么联合呢?黑袍人到底是什么人?”林风对千夜宫主问道,这次虽然没能成功救出黑袍人,但成功地摧毁了龙魂战队,也算是战果辉煌,但没能救出黑袍人,他还是觉得挺遗憾的,毕竟他已经知道,那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和五芒星的秘密息息相关。

千夜宫主道:“你本事这么大,这个答案你自己去找吧,你要做的事情很多,先别纠结这个问题,因为你很快就会有新的麻烦。”

“习惯了!”林风苦笑道,在黑伞被彻底消灭之前,他可以说的确是麻烦不断,不习惯也得习惯了。

“这个东西收好,在那个麻烦到来的时候,你正需要它。”千夜宫主望着林风手中的紫炎玉珠,正色对林风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