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女人真可怕/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岳母大人的惠赠,林风当然是高兴并存在感激的,不过他更了解千夜宫主的性格,要说是出于亲情的缘故在形式上送了一件礼物给他,这肯定说不过去,她送自己的这件礼物一定是有原因的。

更何况她还说了,在那个麻烦到来的时候,正需要这个东西。

“我习惯听您的指点,所以您还是指点一下我吧。”林风笑着对千夜宫主道,将那颗珠子拿起,在千夜宫主的面前作展示的样子。

千夜宫主道:“你现在还不是风天摘星的对手,当然要小心她的诡计,这个女人懂得一些蛊惑人心的妖蛊,她也擅长用这些东西来害人。”

“这件东西……?”

“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破除她妖蛊的办法,这是我在深海地层中提炼出的紫炎玉,加入了特别的方法冶炼,拥有神奇的力量,对付那个女人的妖法足够了。”千夜宫主自信满满地道。

林风明白了其中的一切:七杀门门主风天摘星,擅长妖蛊之术,尤其擅长一种控心蛊,有类似移魂术的作用,让一个正常人受其蛊惑,被她操纵控制。

之前的那个苏摩应该就是这种产物,让人感到可怕的是,风天摘星可以运用这种控心蛊,让普通而正常的人都变成受她操控的杀人武器。所以她能够将林风身边的人或者林风的朋友变成她的杀手,只要她有这样的机会。

按千夜宫主的说法,这种珠子合理运用,对被风天摘星蛊术控制的人有非常好的压制作用,能够破处对方遭受的蛊术。

“这个还是放在唐蕊身上吧,她明显比我更需要这个,保护她最要紧。”林风望着那珠子道。

“不用了,唐蕊会很安全地在千夜宫,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连吸血的蚊子都没有。”千夜宫主道。

“她总要回来的。”林风望着千夜宫主道,听到千夜宫主要带唐蕊去千夜宫,他止不住皱了皱眉,不得不疑心她是不是不会让唐蕊回来了,而是培养她做千夜宫的主人。

千夜宫主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唐蕊会回来的,我也会让我女儿成为你的妻子。当然了,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想做我千夜宫一名最低级的侍女,都是非常难的,更何况,你想做我的未来女婿。”

“好吧,接受您的考验。”林风道,千夜宫主的考验,不接受也得接受,更何况这应该不是单纯的考验他,毕竟从立场上,千夜宫也是联合破军门在协助他与贪狼、七杀二门组成的黑伞对抗。

千夜宫主开个玩笑道:“等你除掉了风天摘星那个贱人,我就答应你和唐蕊,我会说到做到,当然了,我也会使用控心术,让唐蕊忘掉你,所以你如果战胜不了那个贱人,就只能离开我女儿了,除非你有能力战胜我。”

“唉,这个要求真不好玩。”林风苦笑了声在心里道,他当然知道千夜宫主绝不会对自己女儿那样残忍,但是对方的态度一定是认真的,她当真要自己与风天摘星对抗。

其实千夜宫主对林风说的那些情况,之前沈若溪就已经告诉过他了,他也知道风天摘星会用那种方式对风组织进行报复,所以他已经着实防范。

说实话,他真心不想看到某一天,苏雨心或者程雅诗、关欣或者李思瑶、夏美妍或者风天逸雪,甚至唐蕊,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善良女孩,拜风天摘星的妖蛊所赐,忽然某一天变身超级冷酷杀手。

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个假苏摩的眼睛,毋庸置疑,这个假苏摩就是风天摘星的那种控心蛊制造出来的。

正如龙魂队长所说,在那个女孩变成假苏摩之前,她只是个单纯美丽甚至弱小的女孩,魔鬼侵入了她的体内,让她变成了杀人恶魔。

“您和那个叫风天摘星的女人有仇吗?”林风对千夜宫主问道,“贱人”这个称呼,一般不是作为敌人而用的,更多的是私人恩怨,而且极大的是感情恩怨,难道这两个女人,也曾经为了同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林风止不住这么想,但千夜宫主的回答否定了他的这个胡乱猜测。

“对,她是我的仇人,二十年前她和她的师姐联合打伤了我,让我中了一种可恶的蛊,必须找到一个男人……,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千夜宫主皱眉道。

林风这才知道,原来二十年前千夜宫主受伤并失身于唐建豪,就是拜七杀门两个门主所赐,正是风天摘星和她的师姐。她们打伤千夜宫主并让她中蛊,原因实在太无厘头。风天摘星的师姐一样也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并且她喜欢的也是天龙门门主林千叶,所以千夜宫主就成了她的情敌,她故意让千夜宫主中这种蛊,让她与别的男人媾合。

虽然这些不是千夜宫主明说的,但林风当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他不尽皱了皱眉,女人变态起来,真是一个比一个可怕,难怪老妈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小心女人劫!

千夜宫主自那以后自然对七杀门两门主恨之入骨,虽然她隐居了千夜宫,但这种仇恨并没有忘记。加之后来她们门派的立场也对立了,千夜宫主更加不会放过这两个女人。

后来终于有一个机会,让千夜宫主报了仇,她在一次对战中杀死了风天摘星的师姐,这个当年陷害她的可恶情敌。风天摘星逃过了一劫,也努力修炼试图找千夜宫主报仇,不过多年以后,她们还是存在了不小的实力差距,就个人实力而言,比千夜宫主年轻好几岁的风天摘星不会是她的对手。

“这个……您比风天摘星强大耶,而且,千夜宫也应该比七杀门强大,您根本没有把黑伞放在眼里。”林风对千夜宫主道,他所说的的确是一个事实。

千夜宫主道:“没错,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已经不屑于亲自去对付她了,白锦燊也懒得和她纠缠不清,现在交给你做吧。二十年前她们一起联合打伤了我,二十年后对付她根本不用我出手了,打败她没有意思,羞辱她才更好,记得帮我羞辱她狠一些,让她无地自容却又不能让她死了,我要让她痛苦地活着。”

“唉,女人真可怕!”林风做了个口型,当然,话并没有说出口,亵渎岳母大人,似乎有些大逆不道,当然他并不是针对千夜宫主,而是针对这个世界上所有让人不可理喻的女人。

“你嘀咕什么?”千夜宫主皱眉斥责道。

“啊?没有,我是在说,当年她们做的也没完全错,至少,她们让我有了老婆。”林风大胆地调侃道,她们给千夜宫主中了蛊,千夜宫主为了解蛊不得不与唐建豪媾合,所以才有了唐蕊,十分有趣的逻辑。坑华介亡。

有时候想一想,自己与唐蕊之间存在的真的是惊天的缘分。如果千夜宫主不是那天被打伤中蛊,如果那天唐建豪那天没有在海边颓废地吹海风,如果那天他随身携带了保险套,如果他持续时间更长一些,如果他采取的是体外……。

无数个如果,任何一个出现了,就不会有唐蕊,就不会有自己二十年前就种下的缘分。

缘,妙不可言!

“少给我开这种玩笑!”千夜宫主皱眉,语气是命令式的,带着她一贯的威严。

林风切入了正题,当下正色问道:“我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够达到战胜风天摘星的程度,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我失败了,岂不是给您丢脸了。”

千夜宫主道:“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让你失败,我会让你的功力尽快提升。”

林风撇了撇嘴,他忽然觉得这才是千夜宫主真正的目的,让自己替她报仇这个目的固然有,但千夜宫主更多的一定是让自己快速提升功法功力。

这个死要面子的女人,用这种方式其实也不奇怪。

唐蕊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了东西,装扮好自己,林风敲门进了她的房间,她这些工作基本做完了,随时准备出发。

第一次去母亲的千夜宫,第一次前往她娘家的地方,她心情还是挺激动的。

“是一会儿就走吗?什么时候回来?”林风对唐蕊问道。

“本小姐第一次回娘家祖籍,当然多呆几天咯,要你管。告诉你,本小姐以后有地方去了,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去那边不回来了。”唐蕊嗔怒道。

“其实当千夜宫主,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林风笑道。

“千夜宫主?”唐蕊一怔,随即明白了林风的意思,当即道:“你什么意思呀?你的意思是我妈咪把我带到那里不让我回来了啊?哈哈,你害怕本小姐跑了啊?”

“其实我是希望!”林风嬉笑道。

“滚!禽兽,你个没良心的,呜呜!”唐蕊努着嘴,佯生气地道:“你敢这样对我,我就让我妈妈给我中那种厉害的蛊,然后我直接把你办了。”

“好,这是你自己提出的啊,什么时候办?”林风坏笑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