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始作俑者/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思瑶莫名地昏迷几天,并且是没有任何征兆的昏迷,本来就足够让林风一行担心惊愕不已了,她的醒来实在是太大的福音,可是李思瑶的一句话,更让几人感到了莫名的压迫和窒息。

“大波妹,少来这套,用这招吓唬我。”唐蕊对李思瑶道,说着和以前一样,伸手去捏李思瑶的敏感部位与她逗乐。

“你是谁啊?走开,不要碰我!”李思瑶懊恼地推开唐蕊,皱眉带着敌视的目光道,似乎对于唐蕊的行为非常的反感。

“李思瑶,你再跟我装!”唐蕊也被李思瑶的态度惹恼了,半训斥地对她道。

医生示意唐蕊不要刺激她,上前去给李思瑶检查,不过李思瑶明显对医生很抗拒。不止是这样,对于唐蕊和林风程雅诗他们,她同样是抗拒不合作,更奇怪的是,她看着他们的目光,居然带着一种高度的陌生。

“瑶瑶失忆了?”唐蕊道,她惊骇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根据李思瑶刚才的表现,林风也有了这样的认识,不过他没有武断,当下带着唐蕊和程雅诗出了门,等待医生的诊断结果。

“怎么会这样?禽兽哥,你到底让瑶瑶受什么刺激了?”唐蕊对林风质问道。

林风正在为这个事情纳闷纠结,如果没有几天前的那个夜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李思瑶到底是因为什么忽然昏迷然后现在可能面临失忆的结果呢?坑丸庄才。

医生的检查结果是李思瑶不仅健康,而且超常健康,而从程雅诗那里林风也得到过印证,李思瑶没有任何家族隐疾,从小也没有出现过忽然昏迷的情况。

困惑的是现在,而担心和纠结的,更是李思瑶的未来。失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结果啊,这个无比纯真可爱的小姑娘,就此告别了以前的生活吗?告别她的一切朋友和亲人,还有让她心中有小小坏心思的那个人。

林风莫名地感觉到一种悲戚,如果一切成了既定事实,李思瑶失去了她的记忆,但又不知道何时恢复,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果不能,那林风的心中无疑会留下一个遗憾,李思瑶也会带着这个遗憾忘记了过去。

那个大雪漫天的夜晚,那个纯真善良的小姑娘,浪漫而直接地对自己进行了一次表白。自己不应该那样残忍地拒绝她,不留给她任何的希望,或者应该委婉地给予她一点希望。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她带着遗憾,变成了一个陌生的自己。

会诊结束后,李思瑶的主治医师接见了林风他们,告知了他们详情。

“林先生,程小姐,种种迹象表明,李小姐的确是失忆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创伤性失忆,她的大脑没有任何损伤,思维模式也清晰,至于为什么会晕倒和失去记忆,仍然检查不出原因,这一点我们也很无奈。”

“那她的记忆有可能恢复吗?”程雅诗急问道,在确认李思瑶的记忆已经失去这个消息后,她几乎有种崩溃感。

李思瑶是外公最疼爱的孙女,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外公在牢狱中的生涯也会伴着痛苦渡过了。她现在只能确保不让这个消息被外公知道。

医生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我们更不清楚了,李小姐失忆的原因我们尚且不清楚,怎么去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记忆呢?对不起几位,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不是最好的医院吗?为什么连这个都查不到,医生,只要你能治好瑶瑶,我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唐蕊抓住医生的胳膊道。

“唐小姐,这不是钱的事情。”医生一脸无奈地道。

“那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林风对医生问道。

医生回道:“根据李小姐的身体健康状况,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呆在医院里,你们随时可以带她回去,不过还是建议定期来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林风想了下,随即给李思瑶办理了出院手续,带她回了唐家别墅。

白锦燊的车停泊在了一个海边码头,他在车里安静地等待着,他是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这是之前就约定好的。

那个人没有让他多等,很快她就出现了,对于白锦燊的约见,风天摘星没有拒绝,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对这个男人仍然还有着感情,虽然痛恨还是主体。但毋庸置疑,她对这个男人的痛恨,恰恰是因为太爱而造成的。

白锦燊下了车,面向前方,看着前方两个人朝他这边走过来。

“又见面了,白掌门。”风天摘星见到白锦燊,略显阴阳怪气地笑道。

“我说过让你一个人来的。”白锦燊皱眉道,他看了看风天摘星带来的那个蒙着黑色面罩的女人。

“苏摩是我的贴身助手,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在你攻击我的时候,两个人最起码可以确保我这一方是胜利者。”风天摘星狡黠地笑道。

“我只能说你想多了,再说,她可不是苏摩,你用不着装神弄鬼。”白锦燊冷笑道。

风天摘星也冷笑,她挥了挥手,示意那个假苏摩回避,码头上只剩下她和白锦燊两个人。

“这次应该是你有事求于我吧?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是这种态度。”风天摘星道。

白锦燊道:“那倒不是,是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你会有好消息带给我?真是笑话。”

“比如说,我已经找到你们正在苦苦搜寻的五芒星了。”

风天摘星怔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哼!这就会让我相信?”

白锦燊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风天摘星面前,对风天摘星道:“你该不会认为,这个女孩身上的五芒星图案是画上去的吧?”

风天摘星看到了照片的内容,正是一个女孩子洁白的酥背,而背上赫然是一个清晰的五芒星纹饰。

“哈哈……!”风天摘星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风声中,她的笑声显得有些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白锦燊皱眉对风天摘星质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可笑而已,你到现在才发现,你最爱的女儿,原来就是五芒星吧?”风天摘星道。

白锦燊大骇,随即就是一个出击,伸手卡住了风天摘星的脖子,然后直接收紧。出乎意料的,风天摘星居然并没有反抗。

“如果这是真的,你下一秒就会死去。”白锦燊正色道。

风天摘星笑道:“好啊,杀死我吧,杀死我,然后你再满世界寻找能够解你女儿身上蛊毒的人吧,当然了,你肯定找不到的,因为能解的人被你杀死了。”

“蛊毒?”白锦燊皱眉,面色凝重,望着风天摘星的目光也带着极大的愤恨。

“没错,就是我给令千金打造极阴之体后的附赠品,算是送给你和夏牧星的礼物吧。”风天摘星阴冷地笑道:“不用担心了,你的女儿不是真正的五芒星,她只是和很多女孩子一样,成为了五芒星的替代品,我虽然还不知道真正的五芒星是谁,但我也不会让你们知道,而且,我知道那些替代品都不是,她们只是我蛊毒的试验品,你的女儿,是其中之一。”

“卑劣的女人!”白锦燊恨恨地道,这一瞬间他当真有直接掐死这个女人、一了百了的冲动。

他当然也明白了,原来那个用假五芒星混淆视听的人,居然就是风天摘星。

他原本还打算以夏美妍作一个计划,让黑伞的人上钩,协助林风消灭风天摘星等人,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计划无法执行了,夏美妍的一切,居然就来自于这个女人。

一切明了了,不过夏美妍并不是五芒星,这让白锦燊松了口气,夏美妍也不需要再进行之前的那个计划了,一切取消,她可以恢复正常生活,这是白锦燊希望看到的。

可是他又知道,以眼前这个女人的阴险与狡猾,她怎么会让夏美妍安生,虽然现在他可以保护夏美妍,但是这个女人对夏美妍的伤害,发生在多年之前,那时候的夏美妍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外。

风天摘星继续冷冷地望着白锦燊,眸子中透射出的是报复的快感,她很喜欢看到自己曾经乃至于现在一直都爱着的负心男人,现在这种被她控制而无助的样子。

“我还是告诉你一切吧:这是我七杀门最厉害的离情蛊,当初我给你的女儿打造极阴之体的同时,也给她种下了离情蛊,她的极阴之体很容易解开,只要她与具备纯阳之体的男子结合,无论纯阳是天然的还是人工打造的,都可以解开。不过很可惜,你的女儿在献身于那个男子之后,却又必须要远离他,不能够爱她,否则她的离情蛊,会让她痛不欲生。”

“不过不用担心,只要你的女儿永远不与男子结合,就不会有事情。就算是结合了,只要她离开她心爱的那个男子,离情蛊也不会发作。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哦,要是做不到这两点,她可就要承认巨大的痛苦哦。哈哈……!”风天摘星再次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