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身世有特别/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这句话是绝对的真理,但这句话影射一下,还可以有另外一个同样为真理的说法:宁得罪男人不可得罪女人。

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狡黠阴险并且具备报复能力的女人。

夏美妍是极阴之体,她要解开,必须与纯阳体质的男子结合,而一旦她破身,她体内的离情蛊就会被激发,在离情蛊解除之前,她不能够对男子产生爱恋,否则离情蛊会让她痛不欲生。

风天摘星左手是刀,右手是剑,夏美妍横竖逃脱不了她的阴险布局。而毋庸置疑,她的精心布局,自然就是为了报复白锦燊。

“白锦燊,这就是你应该面对的,你的女儿,要么做一辈子处女,要么一辈子爱着一个人,却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风天摘星阴阴地道。

她的身体在颤抖,这种报复的快感让她兴奋得颤抖,她准备让夏美妍承受的一切,正是她多年来一直承受的。终身未嫁,一辈子爱着一个人,却不能够和他在一起。

她不能和他在一起,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存在,现在那个女人死了,她怒气未消,她要报复他和那个女人的女儿,让她承受一样的痛苦!

面对着风天摘星歇斯底里的冷笑,白锦燊努力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他沉默了,并没有像他心中想的那样,把最严厉的惩罚给这个女人。

“放过美妍,解除她的蛊,让她有正常的生活,我任你处置。”白锦燊道,他对风天摘星的能力是知道的,所以他觉得风天摘星的那句话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她才能够为夏美妍解除那妖蛊。

“任我处置?好,我等了你二十多年,为你守了二十多年,你给我一个结果吧,你把我娶进门?”风天摘星继续阴冷地笑道。

白锦燊皱眉道:“二十多年,我只能说,你真的是一个太过于执拗想不开的女人。”

“没错,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可以吗?”风天摘星道。

“你比千夜宫主还要疯狂!”白锦燊摇头道。

“没错,我是个疯狂的女人,你了解我的,不过你不要把我和那个贱人比,那个贱人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就是杀死了我最恨的女人,也就是那个你最爱的女人。”

“我们的事情我会跟你解决,你放过我女儿,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条件。”白锦燊正色对风天摘星道。

“哈哈……!白锦燊,你以为你是谁啊?真以为我稀罕你这么多年,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臭男人,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的。哼!你要我救你的女儿可以,只要你加入我们的阵营,这才是我要你做的,也是你需要考虑的,好好考虑考虑,然后给我答复。”风天摘星丢下了这句话,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风天摘星的目的很直接,现在黑伞阵营中,林千叶的天龙门依旧是非常强大的一支力量,占据着黑伞的半壁江山,对峙了多年也没有被彻底压制下去,贪狼门和七杀门联合了多年,都不能彻底真正地掌控整个黑伞。

另外的力量加入,就是决定成败的关键,而有资格加入有决定成败的力量的,只有千夜宫、破军门这两个之前没有成为黑伞构成者的上古门派。

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了双方争取的对象,他们也不止一次地受到了双方力量的邀请加入,不过千夜宫和破军门始终置身事外,不愿意掺和黑伞的事情,千夜宫主和白锦燊对黑伞都毫无兴趣。

风天摘星对夏美妍进行的这些,本就是为了报复白锦燊当年的寡情,不过现在,倒成了一项要挟白锦燊的极好工具。

李思瑶被带回了唐家别墅,她遭遇失忆的事情目前只有林风和唐蕊、程雅诗知道,至于李家那边的家人包括李思瑶的父母,程雅诗一时间还不敢告诉她们。

李思瑶一直都是在唐家和程家生活,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他们都觉得没法向李家交代,他们暂时性地都保守了这个秘密。不过,唐家的人自然不可避免地知道。

“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失忆了?”许曼妮诧异无比,她和李思瑶打着招呼,和她说话,李思瑶同样是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小爱和她说话,同样也是如此。

“先让她休息几天,适应一下吧,然后我们带她去国外检查一下,希望能检查出原因,更希望她能够治好恢复记忆。”林风道。

程雅诗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你们都认识我啊,都是我的家人吗?这里是我家吗?我叫什么名字啊?”李思瑶忽闪着美眸,一边啃着一只大苹果一边道。

“你叫李思瑶,我是你姐姐唐蕊,这个是你最喜欢的禽兽哥……,我们都是你最亲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唐蕊耐心地对李思瑶介绍道。唉,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李思瑶是不爱吃苹果的,现在都吃得这么香。

“李思瑶?这个名字好听吗?唐蕊姐姐,这个哥哥是你什么人呀?”李思瑶指着林风对唐蕊问道。

“他是我老公啊。”唐蕊轻声在李思瑶耳边道。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叫姐夫才对啊,哈哈,禽兽姐夫!”李思瑶可爱地对林风叫道。

很搞笑的名称,几人虽然都会心一笑迎合着她,心中却都是一阵酸。唐蕊更是心酸,现在是不用担心这个大波妹打林风的主意了,可是现在这个结果,却又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李思瑶就在她的面前,但是她仍然觉得,那个可爱的闺蜜,似乎离她远去了。

抱住李思瑶,唐蕊忍不住又哭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滴落到了李思瑶的背上。

“你怎么啦唐蕊姐姐?是不是禽兽姐夫欺负你了?”李思瑶一本正经地对唐蕊问道,大眼睛里闪烁的是天真。

“没有,虽然他老是欺负我,但是现在他没有。”唐蕊对李思瑶道,说话间哭得更厉害了,我的瑶瑶啊,求求你快回来吧,才刚开始我就顶不住了,要我以后还怎么天天面对你这样子啊!

李思瑶拍了拍唐蕊的后背安慰了她,然后松开她径直走到林风面前,一本正经地对他道:“姐夫,你要好好对唐蕊姐姐,不许欺负她,更不许三心二意,对别的女孩子有想法,听见了没有。”

林风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姑娘已经不是李思瑶了,曾经的李思瑶,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唐蕊姐姐,我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样教训姐夫的?哈哈!”

“嗯,你以前比这还厉害呢,还抄家伙打他,甚至拿刀子杀他呢。”唐蕊胡诌道,她可没有告诉李思瑶,以前的你也是对这位禽兽姐夫居心叵测的。坑丸爪巴。

“啊?我以前这么厉害啊!唉,那好吧,反正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以后我改正做个好女孩就是了。”李思瑶哈哈笑道。

唯一让众人欣慰的是,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李思瑶都是个乐天派开心果,这一点没有改变。而没有改变的这点,也让众人看到了一些希望,毕竟李思瑶的灵魂还在她的体内,它只是暂时昏睡了而已,总有一天,它一定会苏醒过来。

“现在可以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吧?”别墅内唐蕊陪着李思瑶,程雅诗和林风走出了别墅外,在院子里踱步,程雅诗正色对林风道,语气中明显带着质问。

林风道:“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没有隐瞒,和上次说的一样,瑶瑶对我玩了那个表白游戏,然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你让瑶瑶受了什么刺激?你是不是对她说了什么让她伤心的话?”程雅诗道。

林风其实很无奈,李思瑶是和他在一起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再怎么的他都不可能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搁谁都会怀疑,程雅诗的怀疑没有错,而林风这个冤大头当得也确实憋屈。

“我拒绝她了,这算是对她的刺激吗?”林风无奈地道。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程雅诗生气地道,说完才觉得不对,补充道:“瑶瑶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她说话你不能注意一下方式吗?再怎么她也只是个小女孩。”

面对程雅诗的不满抱怨,林风也不去辩解,程雅诗也没再抱怨什么了,毕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希望李思瑶能够尽快恢复正常。

“唉,这件事情我们还是暂时瞒住吧,反正瑶瑶也很少回家,大舅他们不会查问什么的,虽然瑶瑶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但是让他们知道了也很麻烦。”程雅诗轻叹了一声,随口道。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林风一惊,诧异地对程雅诗道:“你刚才说什么?重复一遍。”

“嗯?”

“你说瑶瑶,不是你舅舅的亲生孩子?”林风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点头道:“是啊,不是我大舅的孩子,只是抱养给大舅家了,可是瑶瑶是我外公的亲孙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