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真正的身世/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关李思瑶身世的事情,在这之前,他只认为李思瑶是他接触的这些女孩子中最简单的一个,和程雅诗一样,她就是正常家庭里的女孩,不存在那些乱七八糟的身世问题。

谁能想到,其中还有妖孽!

“能说具体点吗?”林风对程雅诗道,程雅诗的话让她有些稀里糊涂的。

程雅诗道:“我外公当年在国外跑船,在这个过程中他有个女人,我外婆以外的女人,他和这个女人有个孩子,就是我另外的一个舅舅,只是这个舅舅从来就没有在华夏生活,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一直在国外生活,并且也和一个女子生了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李思瑶。因为李思瑶是要入李家宗祠的,她必须生活在李家,外公让那个舅舅将李思瑶过继给了大舅,自始至终,瑶瑶的亲生父母都没有出现过。”

“瑶瑶的亲生父母呢?直到现在和你们李家都没有联系过?”林风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点头道:“一直没有,外婆在的时候,她不会接受外公的这个私生子,舅舅们也不会接受,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或许不是这个原因。可是我觉得,外公最喜欢的就是他的这个孩子,从他最疼爱李思瑶就能看出来。”

“这个我真的是第一次知道,以前从没听你提过,你也不早点告诉我。”林风道。

“莫名其妙,我家的这种事情,我可能没事到处乱说吗?”

“对我就不叫乱说,不知道我在查一些事情吗?你真该早点告诉我。”林风正色道。他敏感地觉得,李思瑶的身世之谜,也许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所在。

程雅诗道:“你什么意思?你指的是五芒星的事情吗?”

林风道:“乱猜而已,只是有件事情其实我还不明白,瑶瑶身上的黄金之血是怎么来的?我不相信这是你外公给她打造的。”

关于这一点,林风从开始就不相信,黄金之血是多么牛逼的存在,白龙仅仅是被注入了半针管,就几乎让他起死回生,战斗力更是激增了数倍。

李青河如果懂得黄金之血的打造,只怕他不会这么快落到今天这个田地,毋庸置疑,李思瑶身上黄金之血的形成,一定与另外的人有关。林风之前就这样认为,只是他想不出会是什么人,而今天程雅诗告知了有关李思瑶的这一身世内情,李思瑶的亲生父母,自然就落入了林风的怀疑范围之内。

“你是说瑶瑶……?”程雅诗不敢相信地道,她的眼中透出不敢想象的目光。

林风正色道:“现在不能妄下定论,今晚我找机会给她检查一下,会有结果的。”

程雅诗点了点头,内心异常的忐忑不安。

东海雪后是接连的晴天,几天前下的大雪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不过入晚上了还是很凉,程雅诗穿的只是单薄的外套,这时候才意识到寒意越来越强烈。

林风示意程雅诗尽快回别墅里,程雅诗应允一起返回。

“晚上你给瑶瑶检查的时候叫上我,我看着你检查。”程雅诗对林风要求道。

“怎么?你也不放心我吗?我不会那么禽兽的!”林风笑道。

“我是不放心,我想亲自证实下瑶瑶是不是。”

既然是晚上有行动,程雅诗今晚自然就要在唐家住下了,程雅诗其实不是很愿意在唐家过夜,唐蕊对她的芥蒂还没有消除,在唐家无疑会徒增尴尬与摩擦。唐蕊这个女孩的性格,程雅诗当然是十分了解的。

许曼妮让女佣给大家做了丰盛的晚餐,她是个安静的女人,却同样喜欢热闹,虽说身份上比这些人都高一个辈分,但实际上她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姐姐的角色。

李思瑶海吃这方面的基因并没有什么改变,她可不像唐蕊那样,吃东西还纠结会不会发胖、会不会影响现在傲人的娇躯这类问题,还好李思瑶属于吃不胖的类型,她的小巧肉感一直保持得极其完美。

“你们怎么都不吃?都看着我啊?”李思瑶用手拿着一只鸡腿啃着,满嘴油乎望着众人道:“是不是我以前吃东西不是这样的,而是很淑女的?对不起啦,我真的忘记了,我马上改正哈!”

“唉……!”所有人都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白锦燊的别墅,白锦燊坐在沙发上,仰面望着天花板,思绪万千。此刻他的脑海中回荡的,当然是风天摘星的那些话语,这一切迫使他需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

和黑伞邪派力量合作,压制正派力量林千叶,这对于白锦燊来说,显然是无法做到的。他不可能答应风天摘星,只不过现在风天摘星用夏美妍来要挟他,白锦燊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应对办法。阵圣讨圾。

当然,解除夏美妍身上的离情蛊,一切问题就能随之解决,但是离情蛊的创始者就是风天摘星,除了她自己,还有人能够解这种蛊吗?

夏美妍刚刚洗完澡,换上了便装吹干头发走下了楼,她还不知道父亲白锦燊已经回到家中了。

“爸!发生什么事了?”夏美妍走到白锦燊身旁坐下,以女孩子的敏感,她当然看出了父亲脸上有些不畅快的表情。

“没事,还在考虑我们那个计划的事情。”白锦燊努力淡然对夏美妍道。虽然计划其实已经完全取消了,但结果没变,夏美妍依旧不能见林风,更不能正常地和他在一起。告诉她真正的事实,对她的打击反而会越大,不如暂且隐瞒她。

夏美妍道:“放心吧爸爸,我会配合你的,为了你们为了林风,我一定坚持下去,努力做到最好。”

白锦燊很感动地揽了揽夏美妍,抚着她的长发,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亏欠了女儿这么多年,现在仍然在亏欠她,作为一个深爱着女儿的父亲,白锦燊的心中极其过意不去。他很强大,从未曾畏惧和顾虑过什么,但这个时候,他有一种无能为力的痛苦,这个强大的人,开始痛恨起自己的无能来。

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女儿触手可及的幸福都得不到,还怎么去做一个称职的父亲!多年来,他一直就不称职,现在仍然如此。

“美妍,我答应你,尽快结束这一切。”白锦燊正色对夏美妍道,这也是他唯一需要做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

抬头依旧看着天花板,是四方交错实木顶格造型,和他的思绪一样,交错纵横,他冷静地在寻找着希望在哪里。

无比困惑之际,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美妍,这几天忙不忙?能抽出时间吗?”白锦燊对夏美妍问道。

“有几个档期和签售、剪彩等活动,不过应该可以推掉或者改时间。爸,什么事儿啊?”夏美妍道。

“我们要一起出趟远门。”白锦燊道。

唐家别墅几个女孩子也都准备休息了,现在的唐蕊也不像以前那样,她现在对集团工作的事情非常上心,上班这么多天一天都没有迟到过。虽说是娇惯的富家小姐,但真正律己起来,唐蕊真的是非常优秀的。

“雅诗,一开始也不知道今晚你在家休息,我现在让人给你安排一下吧。”许曼妮一脸歉意地对程雅诗道。

“没关系曼姨,不用那么麻烦,晚上我和瑶瑶睡。”程雅诗嫣然道。

唐蕊站了出来,拉住李思瑶对程雅诗道:“晚上我和瑶瑶睡,你愿意挤的话就一起,不愿意你就睡瑶瑶的房间。”

程雅诗怔了一下,也不知道唐蕊本来就打算这样,还是故意让她小小地难堪一下。

“好吧,我睡瑶瑶的房间,你们早点睡吧,晚安。”程雅诗笑道。

“唐蕊姐,以前我们都是怎么睡觉的?你经常和我一起睡吗?”李思瑶美眸闪动对唐蕊问道。

“还好吧,每次我嫌枕头不舒服的时候,就会拉着你一起睡觉。”唐蕊道,一边说一边在房间里换上了睡衣,接着帮李思瑶也换睡衣。

“嗯?为什么你嫌枕头不舒服,就要和我一起睡觉?我很适合当枕头吗?”李思瑶努着嘴巴道。

“是,非常适合,实际上最好的枕头。”

“那我有没有睡觉的不好习惯?比如裸睡、说梦话什么的?”李思瑶追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我有时候有一点。”唐蕊道。她依然很心酸很没劲,以前的李思瑶与她更多的是无底线的放肆和打闹,现在的她礼貌规矩得像什么一样,唐蕊觉得拘束得不行,再也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

瑶瑶,你不能早点恢复记忆吗?本小姐和你感情培养了这么多年,一切又要从头开始培养吗?唉,真浪费感情!

“那就不要穿睡衣了,今晚我陪你一起裸睡吧,哈哈……。”李思瑶小小地坏笑道。

唐蕊纳闷了一下,她有点晕,这难道就是自己对现在的李思瑶培养的第一个兴趣吗?

林风和程雅诗当然没有睡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一起轻手轻脚地进了唐蕊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