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蓝儿回归东海/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锦燊在几天后接到了刘老头的讯息,他为夏美妍寻找的那位有能力解除她身上离情蛊的人已经找到了。白锦燊很欣慰,表示立即带夏美妍去香港,刘老头表示不用,他今天会带着那个人来东海。

“好消息美妍,能够为你驱蛊的蛊师已经找到了,今天下午就会到东海。”白锦燊高兴地对夏美妍道,对于华夏第一巫蛊世家,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他希望这次能够顺利地破除风天摘星那阴狠的离情蛊。

“真的吗?这么快?”夏美妍也万分欣喜,只是她没想到欣喜来得这么快。这该死的离情蛊虽然还没有发作过,但是它存在于身上已经成了夏美妍的一个巨大心病,再不早日去除它,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因此而得抑郁症的。

“真的,下午我就派人去接机,不,我亲自去接。”白锦燊道。堂堂破军门门主,地位无比尊崇的头面人物,为了女儿,他甘愿放下一切姿态。其实,如果用自己的一切可以换来女儿的平安幸福,他也不会犹豫。

和所有对女儿有极深亏欠的男人一样,白锦燊认为自己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对过去的歉疚和赎罪而已。

香港飞至东海的飞机上,也有一对父女,正是刘老头和他的女儿,已经数月未露面的蓝儿。在婆罗洲闭关修习蛊术的蓝儿,是在刘老头向家族请示的情况下出山的,蓝儿在蛊术方面的修习非常出色,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但已经具备了极高的水准,并且蓝儿因为体质和自小熏陶的原因,对蛊术有着特别的天赋和驾驭力。

正如刘家现在巫蛊传人所说的那样:蓝儿似乎就是为世界巫蛊而生的。阵役欢巴。

蓝儿的心情非常好,望着窗外的白云,和下面一望无际的大海、陆地,她激动万分,一向在外安静沉默的她,居然开心地哼起了小调。那是熟悉的摇篮曲,是小时候和林风一起玩过家家游戏时唱的。

用泥巴捏起一座小房子,再捏一张小床,小床上有捏好的小人,一起睡在上面,放进小房子中……。

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比窗外的风景还要清晰。

“蓝儿,今天这么高兴啊!”刘老头和蔼地对女儿笑道。他很清楚,蓝儿的开心并不是因为闭关了几个月得到了释放,而是因为他们来到了东海,蓝儿可以见到她一直以来最想见到的人。

“嗯!”蓝儿开心地道,脸微微一红,小女孩的俏皮跃然脸上。

刘老头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如果这个世界简单一些,他们的世界简单一些,林风和蓝儿,应该都能找到他们最快乐的状态:在那个山村里,结为连理,让小时候的好玩游戏变成现实,拥有着最简单真实的幸福。

“爸爸,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东海?”蓝儿问道。

“还有两个多小时,好好休息一下吧,今晚上运功很费功力的。”刘老头对蓝儿道:“蓝儿,这次来东海是帮爸爸一位好友解除问题的,这才是最主要的,在问题解决之前,不要把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

“我知道了爸爸。”蓝儿大眼睛忽闪,乖巧地道。

刘老头道:“蓝儿,对于七杀门的离情蛊,你有多大的把握?真的像你之前说的那样,能够顺利解除吗?毕竟你没有接触过这种蛊术。”

论及蛊术方面的事情,刘老头现在在蓝儿的面前谦虚了很多,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但刘老头在蛊术方面和蓝儿已经差之千里了。刘老头掌握的只是华夏第一巫蛊世家的一些皮毛,而蓝儿掌握的无疑是家族蛊术中极为重要的很多方面。

刘家作为千年传承的巫蛊世家,对于各种蛊术的研究无不到了无比精细的程度,只要是华夏境内的门派诞生的蛊术,基本都逃不过刘家的研究范围,包括上古五大门派中七杀门的离情蛊。

蓝儿道:“放心吧爸爸,离情蛊虽然我没有亲自解过,但是破除的方法我完全掌握,功力我也达到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有很大把握。”

“那就好!”刘老头欣慰地道。

蓝儿更欣慰地笑了笑,对刘老头道:“爸爸,这次我们回来的事情,不要告诉林风哥哥哦,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知道了,你都说了四五遍了。”刘老头摇了摇头笑道。

“林风哥哥,等着我哦,明天就给你一个惊喜!”蓝儿在心里道。这是她有史以来与林风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并且是相隔千山万水,中途没有任何联系。这一次,蓝儿觉得自己归心似箭。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抵达了东海国际机场,白锦燊亲自接机,并亲自开车带着蓝儿和刘老头到达自家别墅。

互相介绍了一下,蓝儿和夏美妍并不认识,虽然夏美妍很关注林风,但她并不知道林风还有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刘老头也并没有告诉他们蓝儿是他女儿,只说是他从家族内找来的大蛊师。

而蓝儿平日里也几乎不关注娱乐圈的事情,再加上她大多时间生活在信息闭塞的地方,所以她也根本不认识夏美妍,更不知道她和林风的关系。

“你好,你就是来为我驱蛊的大蛊师吗?”夏美妍和蓝儿握了握手,虽然语气还算友好,但目光中却不可避免地带着一种怀疑:这就是所谓的大师?太小了吧?看起来甚至有未成年的感觉。

“这位姐姐,你是不相信我吗?”蓝儿微微有些不悦地道。

夏美妍道:“美妍,只是我身上的蛊很顽固的,我还是担心……。”

“美妍小姐,蓝儿小姐是华夏第一巫蛊世家的指定继承人,不要以貌取人。”刘老头对夏美妍道。

白锦燊道:“美妍,相信华夏第一巫蛊世家,他们能够救你。”

夏美妍这才释怀,嫣然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

蓝儿其实想现在就开始,不过刘老头还是嘱咐她先休息一下午,到晚上再开始。白锦燊也同意,毕竟蓝儿旅途劳顿,做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以最好的状态。

盛情款待了两人,然后蓝儿休息了半个下午,晚上八点的时候,正式开始给夏美妍进行驱蛊。

宽大的双人浴缸里放满了热水,夏美妍和蓝儿都坐了进去,让热水淹没她们半个身子,蓝儿小心地拿出药剂和银针,进行完了最后的准备工作。

“美妍小姐,我们要正式开始了!”蓝儿对夏美妍道。

夏美妍对蓝儿已经很有信心了,而看到蓝儿无比娴熟的程序,她的信心又多了一层,当下欣慰地点头笑了笑,示意蓝儿她已经准备好了。

蓝儿仔细地在夏美妍身上相应的位置上涂抹了药剂,并在夏美妍靠近心脏的几处位置下了针,针灸的药物入体,很快夏美妍就感到一股热流在胸口涌动着,努力好像要挣脱什么东西一样。

慢慢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开始有疼痛在滋生。夏美妍有些害怕,蓝儿忙安慰她道:“别害怕,驱蛊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你会体会到这个蛊术的痛苦,因为驱除它之前,我必须要把它先引出来。放心吧,这种痛苦时间不会很长,但你一定要忍住了。”

夏美妍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

“现在什么感觉?”又过了一会儿,蓝儿对夏美妍问道。

“胸口越来越疼了,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又很辣很烫。”夏美妍如实地描述出了自己的感受。

“等一下会更痛,不过最好不要叫出来,一次性让这蛊爆发出来,我一次性把它完全驱除掉。”蓝儿道。

夏美妍点了点头,拿过一条毛巾卷起来咬在嘴中,目前要想不叫出来,只有这个办法了。

蓝儿给夏美妍又下了几针,在夏美妍的胸前阵列成一个圈形的套索一样的图案,每下一针,夏美妍的疼痛就会加剧一些。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脸都呈现了绯红,如果不是嘴中咬着毛巾,她非把嘴唇咬得面目全非不可,豆大的汗水沿着脸庞不停地流下来,就像刚刚进行完淋浴一样。

“继续忍住不要叫,闭上眼睛,想着你最爱的人的样子,想象着你们最甜蜜时候的样子。”蓝儿对夏美妍道,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了,要将离情蛊全部催发出来,除了药物和针灸,更重要的还有心中对那个意中人的思念与想象,这才是将离情蛊促生出来的最好方式。

夏美妍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掠过了一幅幅画面:荒凉的海岛上、浪漫的客轮上、还有自己美妙的歌声中,还有……那个大雪纷飞的浪漫夜晚。

情到深处,痛到深处,这一刻夏美妍已经无法再忍受这巨大的疼痛了。

“最后一步了,叫出你最爱的人的名字,对他说出最想说的话。”蓝儿黛眉微蹙,手中拿着最后一根银针,这是压轴的道具,是为这次驱蛊画上完美句号的。

“林风,我爱你,我要一生一世陪伴你!”夏美妍拿出嘴里的毛巾,大声喊道。

“林风?!”蓝儿一瞬间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