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驱除与进发/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儿在给夏美妍驱蛊的过程中,绝对是凝聚了全部的注意力,因为离情蛊本就是一种有别于其它蛊术的巫蛊,在驱蛊的过程中出一点差错,都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这时候蓝儿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而夏美妍的话让蓝儿心神顿乱,手颤抖了几下,原本凝集的体内劲气也被冲散。

而蓝儿的针已经扎出了,位置很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针,非同小可,一旦出现差错,不但之前的一切前功尽弃,夏美妍甚至可能出现危险。

蓝儿不敢怠慢,立即使出全部的力量重新聚气,对抗着夏美妍身上被激发出的强劲巫蛊。因为刚才心神乱了,这一过程变得艰难了起来。

豆大的汗珠从蓝儿的俏脸上流了下来,尚显稚嫩的俏脸上,彰显出的是她这个年纪不具备的稳重与沉着,还有绝不放弃的决心。

夏美妍目光也同样坚毅,看着蓝儿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极大的信任,从蓝儿汗如瀑布的脸上,她看到了蓝儿的极大努力。只是她没有看到,在蓝儿流下的汗珠之中,其实掺杂着两滴滚热的泪水。

一阵强劲的劲力冲过,夏美妍的胸口剧烈地疼痛了一下,接着猛地向浴缸外吐出了一口黑红的血,胸中之前的剧痛完全消失。

长舒了一口气,夏美妍如释重负,无比的惊喜,转过头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蓝儿仰面倒在了浴缸中,居然昏迷了过去。

“蓝儿……!”

刘老头对于蓝儿是很有信心的,而出了这样的意外并不在他的预料中,因为驱蛊之术,就算不能成功,大多数情况下受伤的也应该是被驱蛊的人,而非驱蛊人。但现在夏美妍身上的蛊术完全消除,安然无恙,受伤的却是蓝儿。

检查了下蓝儿的身体,刘老头这才肯定蓝儿只是体力严重透支而昏迷,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想象到蓝儿在完全已经无法坚持的情况下,仍然用尽最后一丝功力确保夏美妍的平安,白锦燊心里也很感动,在这个事情上,他无疑欠了刘家一个人情。

“让蓝儿在我这里好好休养吧,破军门有很多疗伤的心法,我可以传递一些给蓝儿,以后她绝对能够用得到。”白锦燊对刘老头道,不需要说什么感谢的话,来点实惠的东西才最重要,这是他的做事风格。

刘老头道:“等蓝儿醒来再决定她要不要学吧,当然了,呆在贵府她肯定是呆不住的,她的心一直在别的地方。”

蓝儿昏迷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她躺在舒适卧室的大床上,暖洋洋的非常舒适,床头有一个小小的电子音乐播放器,伸手触摸了下按钮,美妙而轻柔的歌声就在房间里漫布。

蓝儿轻轻坐起身,因为昨天的体力严重透支,她现在仍然浑身酸软无力,连坐起身这种简单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困难。

这时候夏美妍刚刚推门而入,看到蓝儿正在努力坐起,赶忙上前帮忙。夏美妍将蓝儿扶着坐起,给她披上外套,枕着靠枕舒适地靠在床头。

“蓝儿,你感觉怎么样了?”夏美妍拉着蓝儿的手,柔声对她问道。对于这个舍身救自己的女孩,她心中的感激是肯定的,要知道她救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

她终于摆脱了那可恶的离情蛊,终于可以与心爱的人正常地在一起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在夏美妍看来,几乎就是她的再造恩人。

“还好,你怎么样了?”蓝儿也关切地对夏美妍问道,虽然从夏美妍开心的样子上已经得到了答案。

“谢谢你蓝儿,我身上的蛊已经完全消除了,真的很谢谢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夏美妍抱住蓝儿,美眸闪动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蓝儿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柔声道了声“没事了就好”。

蓝儿现在的体质很弱,夏美妍端来了白锦燊特意调制的补气养生的名贵药汤,亲自喂蓝儿喝下,很是细心周到。

“你好像不认识我哦,一直在国外生活吗?”夏美妍对蓝儿问道。在知名度方面她是很有自信的,像蓝儿这么大的女孩正是狂热追星族的最大群体,怎么会连大明星夏美妍也不认识呢?

蓝儿如实道:“几个月以前一直在香港生活,在东海也呆过一段时间,小时候在乡下。”

“那你一直专心研究蛊术吗?都不与外界打交道的?”夏美妍对于这个女孩似乎产生了很大的好奇,成天与蛊术打交道的女孩,过得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呢?

蓝儿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夏美妍的问题,放眼望了望四周的墙壁,看到上面贴的夏美妍的各种写真海报,床头有几本时尚杂志,也是以夏美妍为封面的。蓝儿再不关注,也知道她是个名人。

“你是明星?”蓝儿对夏美妍问道。

夏美妍嫣然道:“唱歌的,你现在听的这些歌,就是我创作和演唱的。”

“很好听!”蓝儿莞尔一笑道,内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淡淡的酸涩。

其实一直以来,在林风周围的这些女孩子面前,蓝儿都存在着一种自卑感,这种感觉也许是性格使然,又或者是她长期在狭小封闭的山村里长大,心灵闭塞引起的。

伴随着自卑的便是失落,因为那个曾经似乎只属于她的林风哥哥,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他了,他的心里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而且她不可能在他心中占据重要的地位了。至少,她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在唐蕊面前如此,在苏雨心面前如此,在这个才华横溢并且也美艳动人的大明星面前同样如此。

“喜欢的话,送一套原版签名碟给你,我所有的歌都有,想要多少有多少啦。”夏美妍笑道。

蓝儿望了望夏美妍,随即柔声问道:“美妍姐,这些歌的创作,一定和你爱的那个人有很大关系吧,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夏美妍嫣然道:“是的,我的每首歌都是为他而创作的,每首歌都注入了我最大的情感,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在音乐上有现在的成绩。所以,我只能用爱他一生一世来回报他。”阵记助巴。

说话间,夏美妍脸上止不住洋溢着幸福之色。

“他也爱你是吗?”蓝儿默默问道,其实这是她最想问的问题。

“以前不是,现在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夏美妍无比自豪地道。

“美妍姐,可以和我说说你和他的故事吗?”蓝儿要求道。

“可以!”夏美妍道。

…………

林风向欧洲的进击计划即刻就开始启动了,在欧洲开辟风组织的势力,绝对是所有计划中重中之重,和任何一个地方的意义都不一样,并且它的意义也绝非是向东南亚扩充可以比拟的。

欧洲是黑伞总部所在地,是黑伞势力最强大的地方,林风甚至觉得自己都有必要亲自在欧洲坐镇。

虽然他并不能这么做,不过在欧洲方面,他派去了黑伞极强大的力量。沈若溪、白龙都会派往欧洲,在那里的鹰组织、蝴蝶家族协助下,成立风组织欧洲分部,总部地点已经确定在荷兰的海牙。另外在意大利地中海的西西里岛也设置一个与荷兰风组织相呼应的分部。

荷兰方面由白龙负责,西西里方面由沈若溪负责。唐天和蓝玫瑰仍然在国内,蓝玫瑰负责华夏境内的风组织事务,唐天则负责华夏以南的东南亚地区,并视情况继续往海外其它地方拓展。

龙魂队长仍然被林风关在樱花岛,现在对于风组织来说,龙魂队长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可以对她进行她需要接受的惩罚了,基于这个女人的罪大恶极,林风从没有想过要赦免和轻放她。

直接杀死她这个想法在沈若溪的恳求下取消了,沈若溪希望林风再给她姐姐一些时间,让她悔悟,这已经是沈若溪在世上的唯一亲人,她希望她能够真心悔过。不求她怎么样,只求她舍弃一切恶念,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对于龙魂队长来说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她只能呆在樱花岛,继续当她的高级囚徒,回到组织俨然已经不可能了,她更不奢望师父风天摘星会来救她。她了解师父的个性,知道自己在师父手下也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如果她真的出现,目的肯定是杀死她而不是救她。

“再给她半年时间吧,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容易,她走错了路,半年的时间足够想清楚一切。”沈若溪对林风道,明天就是她前往欧洲的日子,所以今天她特意来到东海与林风等人辞行。

“已经答应你了,别再为这个事情纠结了。”林风笑道:“同为龙魂队长,她和你太不一样了,她中的毒比你深太多。”

沈若溪妩媚地笑道:“其实有时候,我比她中的毒深,在一些事情上。”

“比如?”

“我爱着一个男人啊,无缘无故,愿意为他改变自己,愿意为他做一切。她没有遇上,所以我比她幸运。”沈若溪嫣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