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熟悉的阴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牵住程雅诗的玉手,程雅诗很自然地将身子偎依向林风,头靠在林风肩膀上。无论再怎么强大的女人,除非是患有严重厌男症的,否则都会向往男人温暖宽大的怀抱,程雅诗自然也不例外。

唯一让她遗憾的是,这个温暖的怀抱,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并不只属于她一个人。当然,她只能努力不把这个当成是一个遗憾,她爱林风,林风也爱她,并且他们有在一起的机会,对于程雅诗来说,她觉得自己足够幸福了。岛广女巴。

“你接受美妍了?”程雅诗带着一丝嗔怪,柔声对林风问道。

林风惊了一下道:“嗯?你消息这么灵通?一定不是她自己告诉你的。”

程雅诗道:“对,不过我总有路子知道,你不要试图和我辩解。”

林风没有再说什么,程雅诗道:“这是对她公平的方式,这个选择是对的,以后要好好对她。”

程雅诗是夏美妍的同情者,她当然会支持林风这样做。

林风仍然没有说话,继续搂紧了程雅诗,随即捧起她的脸,车内随即上演激吻。

林风的车就停在程家别墅门口,从程家一楼客厅的大窗户就能看到,车里虽然没开灯,但是别墅外的路灯能够照出车内两个激吻的身影。

“好了,别看了!”程志远拉住了岳春娥,同时拉上了岳春娥掀开的窗帘。

岳春娥一脸难堪道:“这个……当着咱们的面就……?雅诗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那个了?”

“现在年轻人都这样,跟咱们怎么比。”程志远笑着让她淡定。

岳春娥道:“我是担心他们直接在车里……,这要是来个人看到了,你和我以后的脸往哪搁?”

“你越说越没边了。”程志远汗道,自己的女儿他是了解的,这事情怎么可能,他埋怨妻子神神叨叨的。

激吻之后就是说再见,林风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看看程雅诗,并把自己去香港的事情告诉她。

这是一个最好的红颜知己!

林风离开后没多久,程雅诗回了自己的卧室,换上睡衣入睡。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为林风的香港之行默默祝福。

这一次又是一次与黑伞的交锋,这几天是程雅诗为林风牵挂的几天,她只求他在那边一切顺利。

在心中一直默默地期盼祝福着,忽然手机响起了。一般这个时候,程雅诗都要关掉手机了,只是今天失神忘记了。

“喂?”虽然是个陌生号码,但程雅诗还是接听了。

“晚上好,雅诗。”对方传来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程雅诗听出来了这个声音。

“嗯,晚上好!”这个时候接到风天朗月的电话,程雅诗有些不知应对。

风天朗月:有打扰到你吗?

程雅诗:还好,刚准备睡觉,有什么事情吗?

风天朗月:不想打扰你睡觉,可是想见你一面。

程雅诗:明天白天吧,现在太晚了,而且我已经睡了。

程雅诗并不想见风天朗月,但是她知道风天朗月现在与林风合作了,决定让风天家族脱离黑伞,在这个时候,她不想对风天朗月表现得太排斥。男人也有很强自尊心的,程雅诗不想因为感情上的事情,让风天朗月对林风心存恨意,这样对他们这次的合作太不利。

风天朗月:今晚上我提前回香港,临走之前见你一下,这一次别再拒绝我吧。

程雅诗犹豫了一会儿,随即道:“好吧,你来我家吧。”

“一会儿见!”

半个小时后,风天朗月到了程雅诗家门口,程雅诗换了衣服出去,女佣看到程雅诗穿的是正装。

“小姐,这么晚出门啊?”

“见一个客人,不方便来家里,就在家门口车里,没事。”程雅诗笑道。

程雅诗上了风天朗月的车,风天朗月却启动了车。

“嗯?不是说好了不出去吗?太晚了,我不想出去。”程雅诗道。

风天朗月道:“总不能在这里吧,找个地方,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明天我就将走上一条很危险的道路,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今晚我希望你能够陪伴我,哪怕只是短暂的一会儿。”

程雅诗怔了一下,风天朗月说出这种话,显然就是要她无法拒绝了。

汽车缓缓驶了一段,来到了距离程家有一段路的另一个别墅前面停下。

“这是我在东海的住宅,进去坐坐吧,陪我几杯咖啡的时间。”风天朗月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虽然觉得风天朗月今晚有些反常,但是并没有多想,跟他一起下了车进了别墅,在沙发区就座,风天朗月让侍者端来煮好的咖啡。

客厅里的光线很昏暗,程雅诗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提出打开客厅大灯,但是风天朗月意外的拒绝了她,并说这种感觉是他喜欢的,希望能够与程雅诗拥有。

“朗月,这么晚找我,是想和我说什么呢?直接说吧。”程雅诗道,其实这种感觉,她并不喜欢拥有。

不知道怎么的,她很逃避和风天朗月单独在一起的感觉,她不爱这个人,但并不讨厌,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他就有一种逃避感。

也许是因为立场的缘故吧,他是林风的敌人,自己怎么可能对他有好的感觉呢?也许随着他这一次作出的选择,这种情况以后会改观的吧。

“也没什么,我说了,明天我就要回去开始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害怕以后见不到你了,所以求你给我这个机会。”风天朗月道。

程雅诗道:“别这么说,这一次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很为你高兴,我祝你们一切顺利。”

“那以后我们能够和睦相处吗?”风天朗月问道。

“当然,只要你不是黑伞的人,我们会和以前一样是朋友。”程雅诗道。

“那我还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吗?”风天朗月凝视着程雅诗,柔声问道。

“我这一次做这件事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认为只是我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救赎自己吗?雅诗,你不会知道,我其实都是为了你。”风天朗月看着程雅诗,眼中尽是深情。

程雅诗抿了抿嘴,这种状况对她来说真的很难应对,直接拒绝风天朗月,当然是最好的方式,但这时候算是一种非常时期,程雅诗不好太伤害他。就像之前她想的那样,如果因为个人感情的原因而导致风天朗月对林风心存恨意,这当然是一种很糟糕的结果。

“朗月,我已经有了林风的感情,不能再接受你了。真的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或者说,是缘分的错吧,如果我在遇到你之前没有遇到林风,或许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但现在已经是这样的事实了,请你不要再纠结这些,我们做永远的朋友吧。”程雅诗道。

“永远的朋友?”风天朗月冷笑了一声道,这是程雅诗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冷笑,一瞬间,她就觉得风天朗月这张脸变得可怕起来。

一开始她就觉得风天朗月今晚有些反常,现在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看到程雅诗诧异的表情,风天朗月道:“你认为我所做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程雅诗怔了一下,黛眉微蹙道:“如果你不是这么认为的,你选择这么做?”

“这么做当然有这么做的道理。”风天朗月道。

“什么意思?”风天朗月的话让程雅诗越来越感到惊愕。

风天朗月轻笑道:“我刚才听明白了你的意思,你自己说的:如果没有林风,你就会成为我的女人。而我,非常希望你成为我的女人。”

“风天朗月,你……!”程雅诗惊得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面前的咖啡也打倒了撒到了地上。

“雅诗,我对你的真心你不知道吗?在林风享受你的身体和心的时候,我在一个人孤独地享受痛苦,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不能得到,他还有什么作为可言。”

“香港是一个圈套,我给林风编造好的圈套,看着这条猛龙钻进我的圈套吧,虽然这么做很阴暗,我也会彻底失去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但却是我得到你的唯一办法。爱你至深,所以失去理智,无论如何,希望你原谅我,因为我爱你没有半点虚假。伟大是为了你,罪恶也是为了你。”风天朗月淡淡地道,他表情很淡然,而程雅诗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一种东西叫丧心病狂。

“风天朗月,你是个疯子,你不是东西。”程雅诗愤怒地上前,与风天朗月拉扯着,少有地彰显着她因愤怒而泼撒的状态。

风天朗月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拧,程雅诗便摔倒在沙发上,她想站起来,却感到一阵困意袭来,接着浑身发软再也站立不住。

“睡个好觉吧!”风天朗月柔声对程雅诗道。

“做得不错,这下我可算见识到了所谓的一流易容术。”程雅诗刚昏睡过去,四周的灯便亮了,楼上走下来一个女人,正是风天摘星。

风天朗月伸出手,撕掉了自己的面皮,另一张面孔显露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