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野心与陷阱/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的计划对李诺亚透露,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并没有真正的必要性,风天朗月只是找一个倾诉者,以当事人为倾诉者,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李诺亚现在不相信都不可能了,因为所有在他心里被称为秘密的东西,都被这个人说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雪千寻,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李思瑶,并且李思瑶就是被称为五芒星的黑伞继承人。

“李先生,吓到你了?”风天朗月笑道,笑容倒很真切,并没有一丝的狡黠,让李诺亚感到事情不会是往糟糕的一面发展。

“你和林风的计划?”李诺亚道。

风天朗月点头道:“首次联手,风天家族要开始史上最大的冒险。我趁着自己年轻疯狂,就选择了去做这么一件事情,结果我知道,不是大成就是大败,成则生,不成则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刻风天朗月表现出的魄力和气势,让李诺亚也为之惊叹了,一切由不得他不相信,风天朗月现在已经知道了一切讯息,他完全可以为黑伞服务,根据这些信息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而李诺亚也就失去作用了,就算直接杀死丢进大海里,也不会让黑伞损失任何东西。黑伞软禁他,无非就是想知道五芒星是谁而已,现在风天朗月已经知道了,他的作用也就不存在了。

“风天先生,我肯定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李诺亚对风天朗月脱离黑伞的做法很赞赏,并且他选择与林风合作,这更是正确中的正确。

不过他唯一觉得不正确的,是他们选择先救他,如果他被救了,他更担心仍然被妖星夜关押的妻子。

“是不是正确的选择,都已经做了选择没法改变了,所以,只有一直往下走,不管这条路是通向光明,还是通向悬崖。”风天朗月迎着海风淡淡地道。

这时候他看到李诺亚的鱼竿有鱼上钩了,上前提起鱼竿,一条海鱼就被钓了上来。风天朗月将它从鱼钩上摘了下来,然后又放回到海中。

“你会走向光明的。”李诺亚道。

风天朗月道:“期待是你说的结果,不过我也要做好走向悬崖的准备,所以,这才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真正原因。”

“什么原因?”李诺亚还是不解。

风天朗月道:“如果我这次失败了,或者在成功中死去了,给我心爱的女人带个话: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做一个相思的鬼,告诉她,我永远爱她。”

“她是谁?”李诺亚道,他当然没想到风天朗月会是这个目的,并且,他为什么会把这事情交代给他?这种事情似乎并不应该是由他来完成的。

“她应该叫你舅舅,是令千金的表姐。”风天朗月道。

晚上,风天朗月应风天摘星之邀,来到了风天摘星在大屿山的住所,当然,威廉、灭世等人都在,整个住所内还有贪狼、七杀门各路高手多人,这是风天摘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布控。

目的是什么,风天朗月当然一清二楚,而这时候的他便会感到欣慰,风天摘星等人布控得越周密,就越能说明他们已经进入了林风和他的计划之中。

其实,威廉的那个所谓易容蒙骗的招数,经过林风的仔细判定后已经被他揭穿了,林风知道那个人必然不是风天朗月,不过是威廉把上次在泰王国的事情故伎重演而已。

但这种情况林风当然不会揭穿,索性就将计就计,对风天摘星的势力进行一次强攻,这一次的目的很简单,要把这个黑伞二号人物的势力降到最低,如若可能,争取将她一举铲除。

所以现在,风天朗月并不害怕自己脱离黑伞的意图被他们知道,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并且想利用这点来诱使林风和他入套,不过现在他们上了一个连环扣,反给他们下了一个套。

这两天对于风天朗月来说无疑是难熬的,正如他所说,在这种关头有任何一点差池,他就会成为被风天摘星屠宰的羔羊。

此刻,他没有能力反抗,他只能周旋。他现在的命运,可以说根本不是掌握在他自己手中,这一次的确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冒险。

“朗月,最近亚洲区黑伞的情况怎么样?”风天摘星漫不经心地对风天朗月问道。

风天朗月如实汇报了一下情况,身为黑伞亚洲区代理人,他还算是称职的,如果不是因为林风这样强大的敌人存在,他会在黑伞做得很好,当然他现在已经认识到,这些并不是值得称道的,他需要的也不是这些。

风天摘星道:“你觉得最近风组织会有所行动吗?李诺亚和雪千寻都在黑伞手里,以林风的做事方式,他知道了就不会坐视不管的,更何况,林风的父亲也在与我们的对峙之中。”

风天朗月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林风现在的力量,仍然不能够和我们相抗衡,他可以胜得了黑伞亚洲代理人风天家族,但他不会胜得了黑伞二号头领,七杀门门主,也就是您。”

风天摘星冷笑了一声,对于风天朗月近乎逢迎的话,她当然知道不是他的真心,毕竟这小子都已经动了背叛黑伞投奔林风的心思了,他现在所做的,就是麻痹自己等待时机了。

风天摘星已经决定了,一旦几天后目的达到,她绝不放过这个风天朗月,甚至连风天家族也不想放过,她准备直接遣散了风天家族,重新立黑伞亚洲代理人。

其实她的最要目的,是自己担任黑伞亚洲代理人,当然,她这么做并非自贬身价,而是暗中与黑伞总头领妖星夜对抗。岛东见巴。

风天摘星虽然能力上远不及她的师姐,但她的心气却比她师姐还要高,她不甘心屈居于妖星夜之下,自己当黑伞总头领的心思一天比一天膨胀。为了这个目的,她已经开始做多方面的努力了。

当然,她更知道自己想要达到目的,其它几个门派的实力绝对是重中之重。她曾经拉拢过天龙门林千叶,不过对于这种心术不正的女人,林千叶当然不会答应。白锦燊是她心爱的男子,只不过在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去求这个人,对于这个男子的恨意仍然在她心中铭刻,对于他,她只打算胁迫,而从未想到恳求。

而千夜宫主,这更是个让风天摘星咬牙切齿的女人,当年如果不是她,风天摘星的师姐不会自杀,而黑伞的权杖也就不至于落到妖星夜的手中。

在风天摘星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导致她今天这种困境最主要的人,所以风天摘星对于她的恨意最明显。

不过,她最忌惮和痛恨的几股力量,却都是她要争取的。因为那个事实很明显:她想坐上黑伞总头领的位子,必须要得到这几个门派的帮助,哪怕是其中一个门派也可以。

而要获得这些门派的帮助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胁迫,而胁迫的棋子,当然就是与这些门派间都存在关系的林风。

天龙门林千叶的儿子,千夜宫主的未来女婿,破军门白锦燊女儿的男朋友,这些绝对足够了!

所以这一次,风天摘星的计划不是为了消灭林风,而是借林风达到威胁几大门派的目的,进而再进一步达到她与贪狼门妖星夜叫板的目的。

步骤比较复杂,但是关键点很清楚,只有搞定了林风这个人,她设想的一切才有可能实现。

风天摘星道:“还是要小心行事的好,这个看似毛头小子的人,已经让黑伞吃了几次亏了,并且他不是一个人,他背后有三大门派为他撑腰,随时可以为他支援强大的力量,这个人是绝对不能够小看的。”

“遵命,我会密切注意风组织的动向的,也一直在注意着,最近总体来说,比较安静,风组织除了进行商业上的拓展外,其它方面并没有什么。”风天朗月应付道。

风天摘星故作满意状点了点头,伸手托起风天朗月的下巴,盯着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正色道:“朗月,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又想背叛黑伞?”

如果在以前,风天朗月会很吃惊害怕,因为他的确很畏惧眼前这个人,只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与林风合作的第一步计划被他们知道了,所以他并不慌。第一步计划终究只是个饵,它只是用来诱使风天摘星等人上钩,好让他们施展第二步计划,而现在,风天摘星已经上钩了。

“没有,风天家族忠于黑伞,绝对没有背叛之心。”风天朗月道,此刻他的心里咬牙切齿,想到风天逸雪和风天家受到这个人的折磨,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和这个女人拼命。

望着似乎在发抖的风天朗月,风天摘星满意地冷笑了一声,她似乎很喜欢这种把人吓得魂不附体的感觉,用旁人的柔弱,反衬她的强大。

殊不知,风天朗月此刻的发抖,不是因为极端的愤怒。他和林风早已经在精心编织一道陷阱,等着他们的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