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复仇的年轻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天摘星的准备工作做得还是十分充足的,这一次七杀门虽然不是倾巢而出,也出动了相当大的力量。原因很简单,这一次她面对的是几大门派和组织联合的强大力量,虽然风天摘星清高自负,但她并不随便轻视对手。

这样性格的女人,一定会安排自己的杀招,林风对她这一点的判断是正确的。

风天家族内,风天牧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风天朗月接管黑伞亚洲代理人之后,他基本上就不过问任何事务了。

家族内的人似乎在忙碌着什么,来来往往的,这种情形只有在每个月开家族例会的时候才会碰到。这个月的家族例会前几天才开过,他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你们这是干什么?”风天牧野对一名风天家子侄问道,他居然发现了这家伙在搬那些古玩什么的,而且还叫来了直升机和游艇,看样子似乎在搬家。不仅他这样,其它风天家的人也这样。

“是少爷让我们搬走的,风天家要搬到内地了,少爷在苏杭西湖之畔买了另外的宅邸,风天家举家搬迁过去。”那人如实回道。

“举家搬迁到内地?”风天牧野大骇,尤其是在知道这是风天朗月的意思后,他更加惊愕了,不明白风天朗月为什么做出了这个决定。

风天牧野问道:“那香港呢?这边怎么处理?”

“少爷已经把风天家族的资产全部转入到内地了,以后风天家族就在内地发展了。”那人继续如实回道。

听到这个消息风天牧野差点没抽过去,香港是风天家族之根本,更何况风天家族是黑伞亚洲区代理人,去了内地还怎么发展黑伞事业?

这小子脑子受什么刺激了,这样肆无忌惮乱搞了起来!

风天牧野暴怒了,当即让人把风天朗月叫了过来。

“朗月,你在做什么?”风天牧野用手杖杵着地,对风天朗月质问道。

风天朗月倒很淡然,抬头望着风天牧野道:“爷爷,我只是带风天家走另外一条的路,正确的路,解脱之路,解除风天家已经存在了多年的枷锁。”

“你什么意思?”岛共央划。

“我准备和黑伞划清界限,这一次风组织和七杀门之战,是我与风组织一起协商策划的,并且给风组织提供了很大帮助。”风天朗月气定神凝。

听到这些,风天牧野险些一下子背过气去,疯了,这小子绝对疯了,被谁洗脑了,疯到这种地步。

“你……。”风天牧野气得浑身发抖。

“为什么?就为了李家那个女人吗?一个女人就让你头脑发热到这地步了!马上给我停止,香港是风天家族百年基业所在,我绝不离开香港。”

风天朗月道:“爷爷,相信我这是正确的路,而且,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路,现在没有回头机会了。”

风天牧野一想,的确是这样,现在风天朗月已经公开背叛黑伞了,并且与林风勾结作战,黑伞已经不会再容他,不会再容风天家族。

退路已经被彻底封堵,风天朗月这一次玩大了,不仅是自己玩,还押上了整个风天家族。风天牧野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一切为时已晚,风天家族要想生存下去,只能寄希望于林风等人取得胜利。

“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早知道我会第一个把你赶出家族。”风天牧野道,悲愤与痛楚皆写在脸上。

风天朗月没有说什么,命令手下把风天牧野搀扶到直升机上,风天牧野忿忿地推开来人,走到了一边,他现在不会走的,要走他也要做风天家族最后走的人。

仰望大海,再仰望港岛,惆怅和无奈在心中升起。风天家族在港一百多年的荣耀,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

并且不是结束在别人手里,而是结束在自己手里,是自己的亲孙子、风天家族这一代的杰出者,造成了这一切。

到底是因为什么,风天牧野想不明白,以他对风天朗月的了解,他认为他九成是因为那个叫程雅诗的女子。

一天的时间,风天家族就几乎搬空了,除了孤寂的风天牧野,其它风天家族的人似乎并没有多沉重。或许在黑伞的长期压抑之下,他们也已经很累了,现在是解脱的时候,或许是值得庆贺的,他们认为风天朗月的做法是对的。

“或许,朗月真是对的?”风天牧野浓眉紧皱。

风天牧野就这样在这里看了一整天,最后一拨人离开的时候,两名风天家族的保镖走了过来,恭敬地对风天牧野行了一礼。

“老爷,少爷命令我们护送老爷离开,少爷说我们不过暂居内地,等合适的时候还会再回来,他还说风天家百年家族的地位不会丢。”保镖道。

风天牧野只能应允,跟着保镖一起上了一辆游艇,风天牧野不想坐飞机,他选择了坐快艇,这样走得慢,让他有足够的时间看着他无限热爱的这片土地。

“希望能早点回来吧!”风天牧野喃喃地道,专心望着窗外风景,目光惆怅。

“会的,因为你会永远留在这儿。”一个陌生而冰冷的声音响起。

风天牧野吓了一跳,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这是个陌生的年轻人,风天牧野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他的游艇上的。

惊诧之下刚想叫人,年轻人冷笑了声提醒他:“你的手下已经下地狱了,你想使唤他们,也只能自己下地狱去了,放心吧,你很快就会实现的。”

“你是什么人?老朽与你无冤无仇。”在听到船上的手下已经全部被搞定并且这个人有意取自己性命时,风天牧野慌了一下,但还是努力保持镇定。

“放心,在你下地狱之前,我会告诉你的,你不会带着疑问下去。”年轻人坐到沙发上,伸手拿出了酒架上的一瓶高档红酒,并拿了一个高脚杯,不过他没有开启红酒,而是直接把上端部分在大理石茶几上敲断,给自己倒了一杯,其余的直接扔撒掉了。

这一切,都是年轻人用一只手完成的,用的是他的右手,他的左手自始至终没有出现。

“你是黑伞的人?”风天牧野问道,如果是这样,那他觉得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

“黑伞的敌人!”年轻人回道。

风天牧野道:“黑伞的敌人?那现在就是我风天家族的朋友,不过年轻人,你可没有朋友的姿态。”

“对,因为我们的关系你还没搞清楚,我们可不是朋友,而是仇人,明白吗?”年轻人道。

风天牧野道:“仇人?哼,我风天家纵横多年,仇人无数,对于上门寻仇的从没有畏惧过,年轻人,想要老朽性命尽管来吧。”

“你不怕死?”年轻人对风天牧野道。

风天牧野豁达地笑了几声,道:“老朽纵横江湖几十年,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如今已经是风烛残年,时日无多,能够拥有今天的一切,我已经完全知足了。你觉得死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吗?”

“当然了,任何人都会怕。”年轻人冷笑,他的眼神不自主地让风天牧野都感到了可怕,就好像有一种强烈的力度扼住了他的喉咙。

“我说的是:惨死!”年轻人清楚地道。

风天牧野怔了一下,皱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都敢来寻仇,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年轻人道:“我们很熟悉,以前我也在香港,和风天家族还是伙伴,甚至我们还见过面,只是你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记不住我了而已。”

听对方这么一说,风天牧野又仔细看了看对方,一瞬间他还真的觉得有些面熟,只是怎么想还是想不起来。

“好了,和你说了这么多废话,该到正事的时候了。给你个选择吧,或许你会想起来我是谁。”年轻人道,然后拿着两把枪递到风天牧野面前。

“一把有子弹一把没有子弹,我给你一个选择机会,选到没有子弹的那把枪,你就可以逃过这一劫,虽然同样是百分之五十的生存机会,比你当年造成的那个选择仁慈多了。”年轻人冷笑道。

风天牧野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更知道自己无论怎么选择今天都难逃一死,他也冷笑了一声,伸手拿起了两把枪,对着年轻人就扣动了扳机。

不过他失算了,两把枪都没有子弹。

“呲啦”一声,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穿喉而过,风天牧野睁着眼睛仰面倒下,很快停止了呼吸,他的眼睛还一直睁着。

“你没机会知道我是谁了,所以死不瞑目吧。”年轻人冷冷地道。

这时候,一名年轻人的手下走了进来,对年轻人请示现在怎么处理,并表示风天家族的众保镖就在四周,现在已经在往这边靠拢过来。

“造成是黑伞做的现场就行了,你们协助风组织作战去吧。”年轻人道,走上游艇,海风吹起了他的衣袖,其中一只衣袖里面空空如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