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共同的请求/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天朗月这一次同樣大功告成,风天家族顺利脱离黑伞控制,从此结束一切非法生涯。移居到了华夏大陆境内。

他选择的地方原定是东海,后来又改的苏杭,对于他来说,东海并不是一个能够讓他快乐的地方,甚至会感到痛苦。

和心爱的人在同一个地方,有更多的见面机会,但是心却隔了千万里,这種痛苦。他不想去承受。

还是远离吧,虽然苏杭离东海也不远,但好歹不是一个城市。

而现在还有另外一件让他悲痛欲绝的事情,他的爷爷风天牧野在返回華夏大陆途中被人暗算了,爷爷的惨死让风天朗月对黑伞更加恨之入骨。

当然了,风天朗月根本不知道这是白龙做的,白龙做的干净利落,嫁祸工作也做得非常好,风天朗月現在认定这是黑伞做的。

对于爷爷的死,风天逸雪的心情同样无比的沉重,虽然和风天家族一直存在立场分歧导致和家人关系不好,但风天逸雪清楚爷爷对她的疼爱。不僅给予了她足够的包容。还给予了她最大的疼爱。

他或许不是个好人,但在风天朗月和风天逸雪眼里。他一定是一个好爷爷。

这时候风天朗月兄妹都在东海的暂居所里,这两天处理完爷爷的丧事,就准备回苏杭了,新的平静生活开始。风天家族也开始告别过去的荣耀与喧嚣。

“少爷,有客人来拜祭老爷,也是来找您和小姐的。”家仆对风天朗月禀报道。

“让他们进来吧。”风天朗月当然也知道是谁。

来者正是林风和程雅诗,两人皆一身黑色衣服,显示出了拜祭死者的庄重与肃穆。虽然风天牧野也算是林风的仇人,但是毕竟人已死,就冲着他是风天朗月和逸雪的爷爷,他也有拜祭的必要。

更何况,其中有个让他无法言明的事实,风天牧野是死于白龙之手的,这个事实林风无法告诉风天朗月,这无疑会直接破坏他们现在的友好局面。

虽然风天家族根本无力与风组织抗衡,但是平添两个心怀仇恨而绝望的人,这实在是不应该的。岛布系巴。

风天牧野的确是白龙杀死的,但说他死于黑伞之手也未必不可以,是黑伞让风天牧野一直走在这条不归路上,白龙造成的只是一种结果,没有白龙,风天牧野或许会死得更惨,并且肯定是因为黑伞。

这样想着,林风心里平衡了一点,这件事情他准备一直隐瞒下去,除了他和白龙本人,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今天与他一起来的程雅诗都不知道实情。

“生死由命,节哀顺变!”拜祭了下风天牧野,林风和程雅诗安慰风天兄妹道。

“会的,谢谢你们来拜祭我爷爷。”

结束一切出了灵堂,风天逸雪拉着林风单独到了一旁,显然是想单独与林风谈话,林风当然不可能拒绝,随着她前往了。

只剩下两个人,风天逸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扑倒在林风怀中,痛哭了起来。林风理解她这时候的心情,没有劝慰她什么,只等她慢慢哭够了,才安慰了她一番。

“逸雪,节哀吧,你爷爷被黑伞禁锢一辈子,现在他也解脱了,我知道他情愿死也不会同意你哥哥背叛黑伞的。”

“他这么做都是为了风天家,我爷爷是个很好的人,他只是为了家族,为了我们。”风天逸雪努力止住抽泣,泪眼婆娑道。

风天逸雪今天不再是一身白衣,而是一身黑色孝服,长发也挽起,不失粉黛,而美艳动人却是不可抵挡。

俏不俏,披麻戴孝!这不知道是谁整出来的说法,但今天林风见识到了,这才觉得这个说法其实是正确的。

“林风,我求你一件事情!”风天逸雪真诚地道。

“说吧!”林风道,这个时候的他,其实能意识到是什么事情,还有其它事情吗?逃不掉,肯定是那个,以自己对风天逸雪的了解。

果然,他听得风天逸雪对他道:“我要查出杀死爷爷的凶手,为爷爷报仇,这件事情我不会让警方和什么人解决,风天家一定要自己处理。林风,只有你能够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风天逸雪抓住了林风的手,美眸中尽是哀怨的恳请。

“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报答你,只要你替我做到了这件事情,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完全属于你。如果你不愿意要我,你可以将我拱手送给任何人,我不会有任何怨言。林风,求你了。”

林风轻叹了一声,轻搂住风天逸雪,在她耳边柔声道:“我答应你,但前提是,你尽快从这种悲痛中走出来。”

“我也答应你!”风天逸雪搂紧了林风,咬了咬嘴唇。

林风苦笑了一声,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把所有的都转嫁到黑伞身上了,这没有错,因为黑伞才是一切真正的凶手。

程雅诗和风天朗月单独在一起,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话说,风天朗月倒是有很多话,但是他知道那些话对于程雅诗来说不值一听,说不说出来,程雅诗都明白他的心意,只是明白归明白,她并不在意。

被忽略,被忽视,有时候就是一种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风天朗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抚平,或许他将永远背负。

“好了,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失去过亲人,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人终究还是要坚强起来。”程雅诗主动安慰风天朗月道。

在她看来,风天朗月是一个比较容易忧郁和颓废的男人,就比如之前在遭遇了一些事情后,他颓废了好一段时间,程雅诗和风天逸雪亲自去劝慰过都没用。

而现在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也不小,所以风天朗月的心境自然不会好。程雅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是说了应该说的。

“谢谢!”风天朗月轻笑道。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误会了你,在此向你道歉。”程雅诗继续道。

风天朗月道:“不要这么说,上次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误会,风天摘星他们也不会轻易上当,我和林风这次的行动成功就得画上问号,可以说这次成功你发挥了很大作用。”

程雅诗道:“你能够走出来,走上正确的路,我很为你高兴,以后大家仍然是朋友。”

风天朗月的心莫名地再次痛了一下,朋友,这对他来说不是个好的名词,因为:朋友,仅此而已。

“谢谢。”风天朗月再次轻笑道,他有很多话要说,但最终还是只说出了这个词。很多话可说,却又无话可说。

“我去看看逸雪!”沉默了许久,程雅诗嫣然道,她也想结束这尴尬局面。

风天朗月看着程雅诗婀娜的背影,目光中难掩割舍。

换了一下组合,程雅诗陪风天逸雪了,林风回到了风天朗月这边。

“逸雪怎么样?”风天朗月对林风问道。

“现在还好吧。”林风道。

风天朗月笑道:“意料之中的,我都不可能安慰得了她,但你却有这个能力,这世上大概只有你才能安慰得了她了。”

林风一笑置之,风天朗月拍了拍林风的肩膀,正色道:“林风,好好对逸雪,她需要人照顾,而这个人只能是你!”

“你也可以照顾好她。”林风笑道。

“我是哥哥,对她的照顾当然有限了,怎么能比得上你。”风天朗月道。

林风没有表态,没有答应,但也没有直接表现出拒绝的意思。

“我要为我爷爷报仇,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风天朗月迎风道,语气坚定,目光坚定。

“你们兄妹真是一个性子。”林风苦笑了声道。

风天朗月正色道:“我知道逸雪求过你,但这些她没有对我说过,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是心有灵犀。林风,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们。”

安琪儿医院,西兰国月亮城最权威的医院,也是西兰国最大最权威的医院。虽然对夏美妍进行的这种身体检查,并不需要如此权威的医院,正常的医院都能够得出正确的结果。

叶温玉之所以带夏美妍来西兰国医院,当然是考虑到夏美妍的明星身份,也变相地体现出她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

即便是这样,叶温玉还是利用自己的关系走了最秘密的渠道,毕竟夏美妍在西兰国也是有人认识的,她未婚先孕这种事情让人知道,很快全球都会知道。

而自从叶温玉带夏美妍进医院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夏美妍就意识到了,她可不是不懂人事的少女,到了这种地步脑子还不开窍,那真的是无语到家了。

而结果出来,看到B超单上的“早孕成活”几个字以及一系列数据时,夏美妍顷刻间还是无语了,无语地凝噎,无语地幸福。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在眷顾自己,在自己有某种需要的时候,赐予了自己这样一件美好的礼物。

一次,就那一次,那个美丽的夜晚,飘雪的夜晚,豪华车上的温存,那一次就让她成功地拥有了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