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当年那个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紧紧地盯着对方,目光中有抵制、有敌视、也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渴求,他真的迫切地想知道这个人的一切,因为他知道,她是唯一知道自己父亲行踪的人。

“有什么秘密不能让人知道吗?我们同时同地出生,也没必要非要成为敌人吧?”林风正色对对方道。

对方道:“出生只是人生的起点,并不代表我们以后会走同样的路,很明显,我们走了不同的路,以至于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对立面上。林风,很多事情,不是你我就能决定的,而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喜欢我们现在走的路。”

“看来我要改变你的想法很难!”林风道。

对方道:“是的!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黑伞组织龙魂战队队长。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你的立场是对立的了吧?”

“这是一个很令人遗憾的对立!”林风道。林风和黑伞组织是势不两立的,所以他和对方就没有化敌为友的可能,所以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注定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对立。

对方毫不掩饰地告诉林风,她的目的是龙魂,而那个女孩,正是唯一可能知道龙魂藏匿场所的人,因为她是当年华夏眼镜蛇计划中最重要的科学家之一的女儿,那名科学家后来遭到龙魂战队的人追杀,临死前把龙魂的藏匿地点告诉了她的女儿。

林风显然觉得这是扯淡,对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次眼镜蛇计划可是二十年前,她怎么会有可能懂得接受信息。不过他们这些仍然坚信这点,这个女孩的实际年龄比看起来要大几岁,只是因为长期的监禁,使得她与外界脱节,心智方面小许多岁。

“看来我们只能成为敌人!”林风道。

“是的!我会用这把惜弱来回答你,现在它沾上了你的血,杀气更大了。”对方道,说着飞刀袭出,在空中高速旋转着,划出一道道凝聚着杀气的弧线,直取林风。

林风举起风翎格挡了一下,将它格挡了回去,对方伸手接过,对林风进行了一个虚晃攻击的动作,紧接着朝林风车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林风自然紧随其后穷追不舍,两人跃到车顶上,持续大战不已。车高速行驶着,两人激战颇酣,丝毫没有分出胜负的意思。

“马上就是街市了,在这之前你还解决不了我的话,结果你是知道的,那个女孩我救定了!”林风对对方道。

“会在那之前有个结果的!”对方冷笑道。忽然,她身子往后一仰,像是往后空翻的样子,双手搭在车顶,双腿已经从后车窗伺机而入。

林风见状立即上前抓住他的两只胳膊,阻止她的动作,一个反扣就锁住她的双手。对方一抬头,林风的嘴巴直接贴了过去。

当然,他可没有耍流氓的意思,只因为他用双手控制住了对方的双手,对方面部的破绽就露了出来,眼下正是揭开她真实面纱的好时候。

林风的嘴巴咬住了面具,用力一扯,面具便脱落下来。继而,一道火光在面前一闪,随即便是一阵浓烟,对方锁骨从自己手中逃脱。

抬眼一看,那个婀娜敏捷的身影已经从车上窜上了临街的广告牌,并顺利地顺着快速又爬上了楼顶,一切一气呵成,在短短几秒钟之类就完成了。林风手里拿着那个她脱下来的面具唏嘘不已,他根本没看到对方的真面目,而且现在他想追也来不及了。他只知道一个事实:这个人非常害怕被他看到真面目,难道,是自己认识的人?

五层楼顶上,那女孩垂下了自己的头发,迎风飞舞着,她静静地看着林风的车带着那个女孩驶出了鬼街,她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挫败感。相反,她的脸上反而有一种胜利的冷笑。

带着被囚禁的女孩驶出了鬼街,关欣立即打电话通知了下属,赶往鬼街对涉及拘禁的九号公馆进行仔细搜查。不过那些人的动作更快,在警方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离开了。

“你准备把这个女孩送到哪儿?”关欣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反正不能送你们警方那里,那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拘禁而已,和她原来的生活没区别。”

“那送去你那儿?”关欣道,林风知道她所指的地方,是自己的玫瑰山庄。

林风点了点头,眼下也只有那个地方,比较适合这个女孩呆,那里是林风的地盘,她在那里足够安全,这个女孩长期遭受监禁,心理受到过很大摧残,需要那样的地方安静地静养恢复。林风一时也不打算对这个女孩追问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样子不会有什么结果,她需要慢慢地恢复她的心智。

连夜带着这个女孩去了玫瑰山庄,林风把她交给了安妮,在心理疏导方面,安妮是很有一套的,她也许会最快地让这个女孩从之前的阴霾中走出来,进而能够配合林风的工作。

这一晚林风和关欣都在玫瑰山庄度过,次日一早,林风便接到沈若溪的电话,约他过去会谈。林风和关欣乘船回了东海,然后林风直奔沈若溪在东海的那个大院。

“正有事情找你,没想到你先给我打了电话!”林风正准备吃早茶的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打扰了你的美梦真不好意思,一起吃吧,一边吃一边聊!”

林风随即坐下,说实话,和沈若溪共同进餐的经历还真没有过,做事情雷厉风行的沈大小姐,不知道用餐时该是怎样一种姿态。

“什么事情?沈小姐!”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道:“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是华夏龙之组成员,你得叫我队长!”

“好吧!队长,何事指教?”林风顺着她继续问道。

沈若溪道:“当然是问你最近的进展情况了,一转眼计划启动已经十多天了,你那边有进展了吗?你知道这次计划的关键就是你啊,关于龙魂具体藏匿的地方,有新的进展了吗?”

林风回道没有,沈若溪略带不满地道:“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进展?计划一旦启动,成本代价是十分惊人的,你要知道黑伞组织也在寻找龙魂。我们在没找到龙魂之前,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来确保黑伞并没有发现并开始开采龙魂运往境外。”

“而且计划一旦启动,武防部安排的所有科研人员已经全部到位,可现在的关键是,这些满腔热血的科学家们,现在无事可做,因为他们得不到应有的资源,都在痛苦地等待着。”

林风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你是懂的。这个庞大的计划,我们现在仍然没有头绪,我要告诉你们,我的父亲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重要讯息。”

沈若溪道:“虽然我有催促你的意思,但是我也能理解你,华夏龙之组的队员中或者是我周围和我有深交的人中,我最信任的就是你。所以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表现出急切的心情,这次计划对于华夏来说真的很重要!”

林风点了点头,而不经意间,沈若溪看到了林风胳膊上的伤口,当即道:“怎么?你受伤了?”

林风道:“是的,昨晚遇上点小意外,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好消息。”

“我不会把我队员受伤当成是什么好消息!你等一下,我帮你处理下伤口!”沈若溪对林风道,说着起身去拿了工具药箱。

胳膊上这道不深不浅的伤痕,是昨晚上和那个神秘女子搏斗时留下的,昨晚在玫瑰山庄林风已经进行了下处理,他推脱了一下,沈若溪却觉得处理得不够,她用消毒水把那伤痕处洗净,然后帮林风把伤口缝合了起来。

沈若溪缝得很仔细,表情十分专注,林风倒是有点小意外,既没想到沈大小姐会这一手,也没想到她会亲自帮助自己做这种事情。

“具体怎么回事?”伤口处理完毕,沈若溪一边收起工具一边对林风问道。

林风把昨晚的情形告诉了沈若溪,沈若溪当即吃惊地道:“什么?昨晚上你救的那个女孩,就是当年眼镜蛇计划那位科学家的女儿,并且她可能知道龙魂的藏匿地点?”

“具体身份我确认不了,还是请你确认一下吧!”林风对沈若溪道,他把那女孩的几根毛发递给了沈若溪。当年眼镜蛇计划所有参与人都要抽取DNA样本的,拿着那女孩的DNA和当年那个科学家的比对一下,就非常容易确定是不是父女关系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事情的追寻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更多了一份希望。”沈若溪略带欣喜地道。

林风道:“是这个道理,只是,当年那个科学家有没有把信息传给他的女儿,这点还不一定呢,当年他的女儿年纪应该很小,不太可能懂那些事情。”

沈若溪道:“是,当年那位科学家的确很年轻,但他却是最有可能发现龙魂藏匿地方的人,但这批科学家我们却没有保护好,他们遭到了龙魂战队的暗杀与绑架,那位科学家至今生死未卜,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比较担心的是,他是不是秘密叛逃投奔了黑伞。”

“当年那批科学家的档案资料我可以看看吗?”林风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可以,下次我从信息库给你调取,不过当年那位科学家,我记得很清楚,他的名字叫林国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