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真正的最后一击/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招并不复杂的移形幻影,妖星夜的手下高手都会使用的招数,在父子两人的精妙配合下。起到了出人意料的作用。

风翎刺入了妖星夜的左臂,深深地刺了进去,这个目空一切的女人,终于为她的高傲轻狂付出了代价。

数道激光光影再次向林风袭来,林风快速避过,跃上火山口旁的一块巨石上,迎风面对妖星夜,风翎的刀尖上往下滴着血,正是妖星夜的血。

“年轻人,真有你的!”妖星夜望着左臂正在渗血的伤口。冷笑着对林风道。

“很疼是吗?”林风也面带冷笑挑衅地道。

妖星夜道:“不管怎么说今天是难忘的,我会记得今天的感觉,不过到此为止了。”

说着目光转向林千叶道:“林千叶,你努力了二十年,再加上林风这个年轻的生命成长二十年,这一切努力得到了回报,不过到此为止了而已,所有的回报仅仅是我的几滴鲜血。带着这份荣耀进入地狱吧!”

直升机载着白锦燊、千夜宫主一行到了一艘猎潜舰上,这是白锦燊在北非国家租借的一辆猎潜舰,原本是为了防止妖星夜逃窜而准备的。现在成了众人暂时的落脚点。

猎潜舰所在的位置已经足够远,无论是妖星夜所在的小岛还是水下基地区都保持着安全距离,妖星夜身上的液体炸弹的震慑力波及不到这里。

“也不知道岛上的情况怎么样了?”千夜宫主道,这个时候她觉得有援助林千叶、林风父子的必要,一个是她曾经和现在都爱的男人。一个是她女儿不可失去的男人。虽然她知道这一战他们父子不可避免,可以说这是他们宿命中不可或缺的一战,但千夜宫主她只愿意看到一个结局。

“我想说的你都知道,这不是你担心和改变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这是最后的时刻,让他们父子联手解决吧,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白锦燊道。

千夜宫主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点了点头。

“唉。一向喜行不露于色的千夜宫主,这一刻居然这么无法淡定,这两天的你是我见过的另外的你。”白锦燊略带调笑地对千夜宫主道。

“你还不是一样?”千夜宫主道。

甲板上躺着一具被黑色雨布盖着的尸体,正是风天摘星的,风吹开了盖着她面部的地方,让她的脸露了出来。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期许和微笑,看起来一点不恐怖,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白锦燊走过去将雨布重新给她盖好。

“她现在是什么身份?在你心目中。”千夜宫主对白锦燊道。

“一个可悲的女人!”白锦燊道。

“仅仅是这样吗?”千夜宫主继续问道,风天摘星自愿死在白锦燊手中,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千夜宫主当然知道,她更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因为很大程度上,她和这个女人其实有着共通性,她更能理解这个女人的苦衷,因为她也是女人,她也是一个爱了别人二十年却得不到回报的女人。

白锦燊道:“她已经解脱了,彻底解脱了,今生今世她做过什么,我都已经原谅她,否则我也不会将她一起带出来,至少我不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她没有死,你还会给她机会吗?这些年你一直拒绝给的机会。”千夜宫主正色对白锦燊问道。

白锦燊道:“一切已经不成立,有下辈子的时候再说吧。千夜宫主,人有时候要学会放弃,否则你的痛苦永远不会结束。”

对于面前这个女人的痛苦,白锦燊也了解,因为他也是男人,也是多年如一日地拒绝某个女人的男人。

“今天就结束了,我愿意用放弃来交换,只要他们父子安然归来!”千夜宫主仰望着苍穹,美眸中带着惆怅和期许淡淡地道。

三个小时后,林氏父子与妖星夜的战斗还在继续着,从体能和功力上来说,林氏父子消耗得的确厉害,身上的伤虽然不至于致命,但是长时间的高强度战斗,也使得这些伤口的伤害程度变大,原本并不致命的伤,之后都可能对他们的战斗力产生影响。

而随着战斗的不断增强,直到达到一个高峰,妖星夜仍然没能彻底打败林氏父子。她的伤也不致命,但这时候也对她产生了影响。

林风意识到了一点:妖星夜的伤口在不断流血,而妖星夜体内的液体炸弹是随着血液流动不断改变位置的,所以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随着妖星夜活动强度的不断加大,她体内的液体炸弹应该更多地伤口的方向移动,最起码位置是在她身体左半部,而她的身体右半部无疑就成了可供攻击的地方。

要阻止这种液体炸弹爆炸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死妖星夜,让她的生命特征消失,然后她体内的液体炸弹就会随着她生命特征的消失而彻底失去作用。

做到这一点很难,但至少现在林风看到了希望,林千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父子两人此刻脸上是一种会心的默契微笑。

“这一次不成功,我们真的只能成为妖星夜的待宰羔羊了。”林千叶对林风道。

林风道:“至少我和父亲战死在一起。”

“这不是我爱听的!”

“我知道,所以我们一定成功!之前是刺中她,而这一次是直接杀死她,并且死的只有她,不是同归于尽。”林风正色道。

妖星夜缓缓地逼近,向林氏父子这边走来,现在的她已经不急于杀死林氏父子了,尽管在对战中她已经占了些上风,再这样下去她相信最终的胜利者会是她,但她现在不急于了,果断地结束他们并不容易,也不是妖星夜想看到的,她更愿意看到他们的挣扎,从用力的挣扎,变成无力的挣扎,直到坐以待毙。

这两个她最大的敌人,她需要在他们面前证实一件事情:无论是前二十年还是现在,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有挣扎,战胜她、消灭她终究只是个可望不可及的神话。

激光刀继续切出,林氏父子头顶上方一块巨大的山岩被硬生生切下来一块,巨大的红色火山岩自上而下疾速压迫下来。

妖星夜的脸上带着冷笑,她喜欢现在的游戏,看着对手疲于奔命的游戏,尤其是林氏父子这样的对手。

妖星夜并没有看到林千叶和林风的躲避,她只看到红色的火山岩直接压了下来,伴着一阵巨响,火山灰腾起,迷雾让一切都不再被看见。

不过妖星夜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一切的结束,林氏父子还不至于连这个都躲避不了。

“彻底战胜妖星夜的关键,就在风翎里!”林千叶快速对林风交代了一句,接着整个人从迷雾中窜出,几道光影连同他的真身向妖星夜飞窜而去。

妖星夜很准备地判断出了哪个是林千叶的真身,激光刀的光影击出,强大的光影之气让林千叶的假身光影迅速消失,而这时候林千叶已经窜至了妖星夜身前,战刀向妖星夜直刺而去。妖星夜并不闪躲,林千叶的战刀直接刺在妖星夜的右边肩膀上。

与此同时,妖星夜的激光刀也直接从林千叶的胸口直穿而去,林千叶快速躲避了一下,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刺穿了右肩。

激光刀从林千叶的右边肩膀穿过,林千叶立即一个后仰翻身动作,挣脱了妖星夜,他当然清楚妖星夜这种激光刀是无法格挡的,她的下一步就是横向挥动,事实上果然如此,如果不是林千叶躲避得快,他的后果就是身首异处。

连续几个翻动后,林千叶迅速迈上了一旁红色的火山岩,妖星夜的激光刀在火山岩上挥舞着,在火山岩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火山灰腾起,一块块火山岩齐整地被切了下来,不停地向下滚落,一起坠入深不见底的火山口深渊。

腾起的火山雾中,忽然窜出来另外一个身影,林风飞窜出来,带着妖星夜血的风翎刀尖直指妖星夜的心脏。

妖星夜的注意力还在林千叶那里,不过对于林风的忽然出现她还是作出了最快的反应,激光刀挥动,一刀刺眼的白光自上而下直接向林风劈去。

林风避过了这一招,紧接着避过妖星夜横向的又几下,风翎的刀尖仍然面向妖星夜,继续向她逼近。

“风翎?这就是你们父子的战斗支柱?”妖星夜冷笑了一声,激光刀转向向风翎抹去,它是林氏父子引以为傲的战斗支柱,她现在就要毁掉他们的这个支柱。

风翎和激光刀对碰了,然后激光刀快速地掠过,风翎随即断裂开来,刀刃远远地弹了出去,自上而下直接插落在一块火山岩上,像坟墓的墓碑。贞何节划。

这当然是林风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他还没有明白父亲刚才所说的“战胜妖星夜的关键是风翎”是什么意思,忽然,他握着的残存的风翎刀柄里,疾速射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这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刺中了妖星夜的心脏,从她心脏那里穿心而过。

断缺的风翎,瞬间居然也变成了一把像妖星夜那样的激光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