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林风的失踪/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龙一直在等待,等待着某些机遇。他自己对林风怀有刻骨的仇恨,而蓝龙、青龙、黄龙也都直接或间接命丧林风之手,他无法不去等待寻觅机遇,对林风实施报复。

仇恨本就是无法轻易泯灭的,更何况是旧怨未了又添新仇。更何况林风对于白龙来说,不仅是仇恨的对象,还是实现他野心的最大绊脚石。

这一切,注定他和林风像磁石的同极一样,永远地相互对立、相互排斥。

而对于苏雨心来说,白龙更是一个让她匪夷所思的人,他第一次针对自己,是设计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林风,第二次是让林风舍弃唐蕊而选择自己,他的做法,有一种让别人理解不了的目的。

苏雨心也不理解,但她知道,白龙做的一切都是针对林风的,他和林风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深刻怨恨。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但我希望你收手吧,你做那些伤害别人的事情,不感到愧疚吗?而且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苏雨心对白龙劝道。

白龙道:“人都是不一样的,你永远理解不了别人的想法,别人也理解不了你。所以,顺其自然吧,配合我进行好这个游戏。放心,你只是游戏的重要角色,我不会伤害你。”

“你不觉得很无聊吗?为什么你要这样?”苏雨心不满地对白龙道。

白龙道:“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很无聊,就像人活着,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同样无聊。尤其是在过得并不愉快甚至痛苦的情况下。”

“这不能成为你这样做的理由!”苏雨心皱眉对白龙道。

“对,善良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只可惜,我不是善良的人!”白龙冷笑了一声道。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苏雨心懊恼地道,白龙的这种故弄玄虚,既让她反感又让她焦急,她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白龙的决定,但她现在担心,白龙是不是准备利用自己去伤害另外的人。

“不要着急,很快我会让你知道的!”白龙笑了笑,不紧不慢地道。

“你想做什么,直接对我说吧,我现在有能力满足你的大部分需求,不要再算计林风和唐蕊,可以吗?”苏雨心用半恳求的语气对白龙道。其实她知道,这个性情古怪的人,很难接受别人的恳求、胁迫和诱惑。

“苏小姐,先好好休息一下吧!”白龙对苏雨心笑道。随后便不再说话,任凭苏雨心怎么追问他也一言不发。

警局内,关欣刚刚完成对唐建豪的正式审问。考虑到唐建豪的身份,关欣特意安排了秘密审问,并且一切都由自己亲自进行。

审讯结束后,仍然无法完全排除唐建豪和唐建豪公司的人的作案嫌疑,所以根据规定,唐建豪需要羁押在警局,暂时不能释放。

“唐先生,因为您目前没有完全洗脱嫌疑,所以我们要对您进行拘留,虽然我相信您是无辜的,但警方讲究的是证据,在有充分的证据显示您无罪之前,只能先委屈您一下,这是警方的正常程序规定。”关欣对唐建豪道。

唐建豪大方地笑道:“我理解,你按照你们的程序办事吧。”

“我会派人尽快地找出证据,让您早日可以脱离嫌疑!”关欣道,她知道唐建豪的公司正处在起步阶段,许多方面都很需要他,所以他需要尽快恢复自由。

“这几天,我的家人那边拜托你们警方多照顾一下,有些想对我不利,我担心我的家人安全也会受到影响,希望你们能尽快联系上林风。”唐建豪对关欣道。

“放心吧,这些都交给我了!”关欣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唐蕊和许曼妮等唐建豪的家人在家中很焦急,她们打车去警局看了唐建豪,而具体情况关欣也都告诉她们了,然后关欣亲自开车送她们回了家,并安慰她们不要着急,在家耐心等候就可以,唐建豪回家只是时间问题。

关欣也尝试着各种方式去联系林风,并调动了自己的资源力量就地寻找他,结果自然是同样的一无所获,林风就像一瞬间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了,没有任何的前奏和提示。

这不止关欣受不了,任何人都受不了,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的唐家人。

“禽兽哥怎么回事嘛?电话都打不通,去哪儿了啊?”唐蕊懊恼地把手机扔到一旁,满脸不悦地道。

现在的唐家只有唐建豪和林风两个男人,爸爸唐建豪出状况了,唐蕊能倚仗的自然就是林风了。可是现在唐蕊从昨晚就联系林风到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他。到底怎么了?以前也没出现过这种状况啊!

李思瑶道:“就是嘛,这个时候禽兽哥去哪儿了呢?蕊蕊,别人你都联系了吗?”

唐蕊道:“联系了啊,雅诗姐、苏雨心的爸爸、蓝儿、苏雨心我都联系了,都不知道禽兽哥的消息。不对,苏雨心手机也是关机,联系不上。”

“好巧哦,怎么这样啊?”李思瑶若有所思地道,现在唐蕊心情很糟糕,她没敢瞎说,不过唐蕊明显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唐蕊美眸一眨,心道什么意思嘛,难道林风和苏雨心两人去享受二人世界去了,用这种方式躲避别人的打扰?

有没有节操啊禽兽哥,你气死我了!

“不会的,禽兽哥以前也没有这样过,再怎么出去,他一定会保持能让我们联系上他的!”唐蕊正色道,相对于对林风和苏雨心的怀疑,唐蕊对他们的相信更多一些。

“啊?那禽兽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李思瑶张嘴即道。

听到这话,不止是唐蕊,小爱和许曼妮也都吓了一跳,担惊忧虑溢于言表。许曼妮镇定了一下,安慰几位女孩道:“好啦,都别瞎猜了,哪有这么严重啊,林风哪里会有什么事情,晚上他肯定会和往常一样回家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这都是她以长者的身份安慰几位女孩子的,现在丈夫被警局拘留,林风也联系不上,她心里也十分没底,非常担心害怕。

“呜呜,禽兽哥今晚不回来,我会失眠的!”李思瑶道。

“大概不至于,你个没心没肺的,睡眠质量一定会很高的!”唐蕊嗔怒道。她的心里却无法平静,越是到这种时候,她越能体会到林风的重要,他是她最需要倚靠的臂膀。

她现在的心情,就像当初她和李思瑶被困在荒岛那个山洞里,苦苦等待林风到来时那种心情。她爱上了那种感觉:整颗心都被摧残得几近冰冷了,焦急得无法形容,而林风刹那间忽然出现,就像一股温暖的火焰一样迅速将她包围。他温暖的胸膛可以让自己依靠,也可以让自己撒娇泄愤,让自己感觉到世界上最大的安全感。

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唐蕊立即冲了出去开了门,不过门外却不是林风,而是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她认识的女人。

“嗯?怎么是你呀?”唐蕊脱口道,门外的是一个唐蕊没怎么想到的人,正是沈若溪。

沈若溪道:“怎么不能是我呀唐小姐,贵府不至于是对我有排斥性的吧?”

“没料到而已嘛,对了,林风是不是在你那里?你们是不是又有什么任务?”看到从来没有到过唐家的沈若溪忽然来访,唐蕊还是欣喜了一下,自然认为她是带来林风消息的。

“没有,我是来找林风的!”沈若溪道,她随即了解到了情况,唐建豪因为遭人陷害现在正在羁押,而林风从昨晚到现在都联系不上。

沈若溪也是因为有事情找林风,一直联系不上他,所以才直接来到唐家的,而现在唐家人也联系不上林风,不由得让敏感的她感到了事情的蹊跷。

唐蕊所说的任务倒提醒了沈若溪,似乎只有在执行某些特殊任务的时候,才会这样彻底与外界切断联系。林风这小子执行什么任务去了?难道是那件事情有了结果,他提前去探求,然后准备向自己和华夏献宝吗?

“真是个性急的家伙!”沈若溪暗自在心里道,显然她认为很有这种可能性。而对于林风的私自行动,她没有什么不满,因为他相信林风的立场,他是坚决维护华夏利益的,绝不可能和外人勾结出卖华夏利益。他选择默默行动,应该是对一切还不肯定,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更多的耳目。

“好啦,你们先别着急,唐先生的事情,这两天我派人处理一下。林风这边也不会有事,耐心等他回来的消息吧!”沈若溪对唐蕊等人安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