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白龙的交易/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龙的车一直驶了很久,到了一个郊外丛林的房子里,房子边上还有一个小湖。苏雨心看了看四周的场景和房子内的摆设,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正是他和唐蕊、关欣上一次一起被白龙的人绑架关押的地方。

这里环境很美,空气清新,放眼望去郁郁葱葱,如画一般优美。虽然现在已经是夏天,但这里凉风习习,是一处绝佳的避暑场所。有理由相信,在这种地方生活的人,心境都会变得开阔。

可是现实偏偏就是带着讽刺的意味,现在的这里,和上次那个冬天一样,是作为绑架场所在苏雨心面前出现的。

白龙将苏雨心带到楼上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布置得很别致,韩式的装修,透着一股简单休闲的感觉,用这种地方作为囚禁人的场所,有点格格不入。

“先在这里委屈一阵吧,然后再安然无恙地离开,你只是度过了一个没有太大自由的短暂假期而已。”白龙放开苏雨心,望着她道。

苏雨心这时候感到最多的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莫名的无奈,现在的她是被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包围着,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手段异样的人会对自己和其他可能的人做些什么,这种未知已经让她不安,但是她却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像等待审判一样等待着。

“你这次这样做是针对什么人呢?要怎样你才能不伤害别人?”苏雨心皱眉对白龙道。

白龙道:“这里环境不错,无论你心情如何,在这里都能够得到释放。饿了就叫外面的佣人,无聊了就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也可以出去散散步,不过不要试图逃走。我知道你没法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但至少你会在这里呆的舒适。”

“我还重复一下,我们不会伤害你分毫,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什么也不用做!”

白龙说完,便走出了这个宽大的房间,轻轻地锁好了门,只留苏雨心一个人在屋子里。他走到了另一个房间内,那个房间里已经站了几名白龙的手下。

白龙进了房间,几人恭敬地行了一礼,白龙挥手道:“时间差不多了,游戏可以正式开始了,接下来连线吧!”

一名手下随即启动了通话装置,信号直接发往彩虹城苏鹰石的别墅里。

苏鹰石刚刚进行完健身运动,冲了凉走进客厅,准备享用新到的朗姆酒,佣人轻声走上前:“苏先生,有找您的电话!”

“什么人?”苏鹰石不耐烦地问道,他的宅子电话是装了过滤系统的,一般电话打不进来,只有经过授权的电话或者破译了他的过滤系统的才能打进来。

而通常在享用美酒的这个时候,苏鹰石是不喜欢被人打扰的。

“一个年轻人,电话里说想和您说说和小姐有关的事情!”佣人如实回道。

苏鹰石随即放下美酒,穿过走廊去接了电话,然后他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声音。

白龙:苏先生,您好,也许您现在正在享用最高档的美酒或者最迷人的女郎,冒昧打扰我深表歉意,不过我是觉得,打扰您有必要性。

苏鹰石:你是什么人?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认识你,不过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

白龙:当然,苏先生的大名我哪敢不知道,所以我对苏先生您也是一如既往的崇敬。崇敬到我想到要和苏先生做一笔买卖。

苏鹰石: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和我苏鹰石做买卖?哼!年轻人,我佩服你的勇气,却讥笑你的幼稚。

白龙:不,这个买卖您会有兴趣的,错过了足够让您后悔一辈子。

苏鹰石:别故弄玄虚。

白龙:比如,您如花似玉的女儿,苏雨心小姐。

苏鹰石一怔,接着视频电话上就显出了一个视频,正是苏雨心被关在那个房间里的视频,此刻苏雨心焦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视频很清晰,苏鹰石看清了那是苏雨心无疑,而从视频画面上,他也能看出女儿现在的处境。

苏鹰石很快判断出这是真的,尽管他不知道苏雨心什么时候遭到了绑架,但被绑架的事实却是存在的。一瞬间他的内心又有种愧疚感,为什么最近没有派人好好地保护苏雨心。

不过苏鹰石这样的老江湖,不至于会被这样的场面吓倒慌乱,他很快稳定了情绪,继续和对方对峙着。

苏鹰石:很好,年轻人,挺有胆识的,我苏鹰石的女儿的主意你们都敢打,在你们做这些事情的同时,你们也应该在丈量一下自己和鬼门关之间的距离。

白龙:也许吧,可是现在的事实是,您的爱女在我们手上,她的一切东西,都掌握在我们手上。

苏鹰石:行!有你们的!说个数目吧,拿了钱之后把我女儿安全送回去,她安全你们也会安全。你们带着钱赶快滚,我现在已经不想杀人了,尽管捏死你们就像捏死蚂蚁一样容易。

苏鹰石显然把这帮人当成求财的绑匪了,对付这种绑匪的做法很简单,就像苏鹰石说的那样。不过按照苏鹰石的做事方式以及他对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的疼爱,绑匪就算得手,苏鹰石也会派鹰组织的杀手调查追杀,让这些人只能在阴间享受那些金钱。

白龙:苏先生,我们知道您富可敌国,钱对您来说根本不算事情。如果我们和别的绑匪一样玩绑架勒索,似乎有损苏先生您的形象了。而且您的确弄错了,兄弟们辛苦一趟,不是为了钱。

苏鹰石:不是为了钱,那你们是为了什么?

白龙:怎么说呢,为了一种公道吧,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您一手谋夺了东海第一富豪的全部资产,连只砖片瓦也没给人留下,让原本一个幸福快乐的家,顷刻间沦落。这是为很多人所不齿的事情,我们只是为了给那家讨个公道。

苏鹰石:你们说的是唐家?这是我和唐建豪的私人恩怨,你们有什么资格插手?

白龙:我们没有资格插手,也没有实力去插手,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一切只因为,您如花似玉的女儿、这个世界上对您来说最重要的人,她就在我们手上。她的福祸生死,全部由您现在的态度决定。苏先生,您是最理智的人,不可能会做出让您抱憾终身的错误决定吧?

苏鹰石瞬间暴怒了,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何况这个人用以威胁他的,还是他最爱的女儿!

苏鹰石:说说你的条件!

白龙:把本不属于你的,全部归还给唐家。你们以前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去管那些,我只知道,你是一个掠夺者,现在只是要你偿还你掠夺的东西。

苏鹰石虽然不甘心,但现在苏雨心在对方手中,他暂时只能应付着答应下来,当然在内心中,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帮人的。不过通过和对方的交谈,试探对方的语气,他已经有些怀疑这帮人和唐建豪之间的关系了,怀疑这帮人是受了唐建豪的指使,用这种方式夺回自己的资产。

苏鹰石:唐建豪自己怎么不敢站出来,要你们这帮跳梁小丑在这里献丑?唐家的那些资产,你以为我会放在眼里吗?你让唐建豪出来,我会答应他。

白龙:对不起,苏先生,现在我是这场生意的主动方,所以一切都得按照我这方的规定。您能归还唐家资产,我很欣慰。不过别着急,我还有第二个条件。

苏鹰石:得寸进尺,说的是你这种人吧!

他再次暴怒了,此刻他对于唐建豪背后捣鬼的怀疑更加深了,而白龙故弄玄虚的掩饰,也更加重了苏鹰石的怀疑,唐建豪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让苏鹰石咬牙切齿的怀疑对象。

白龙:更重要的一点,让你的家人撤掉你在东海进行的申诉,保持你现在的身份,安心地呆在公海吧,永远不得再涉入东海半步。

“嘎吱”一声,苏鹰石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声响,一种出离的愤怒,让他将桌子上一只茶盏握在手中捏了个粉碎。

苏鹰石:很好,你们玩得够绝!

白龙:还好吧,和您当初对唐家一样,您对唐家玩得更绝,连容身之所都没有给他们留下。现在的一切,只是报应的来临而已,而且,您遭受的一切微乎其微,我们只是拿回应该属于唐家的一切,对您的利益没有半点侵犯。苏先生,相对于您,我们已经做得很好。

苏鹰石:答应你们第一条,第二天你们别妄想了。

白龙:没办法,这是唐家彻底消除对您的恐惧的唯一办法,对于唐家来说,您是只猛虎,而唐家也是,东海这座大山,容不下两只虎。您有两个选择:一种是带着妻子和女儿,在您的王国中享尽一辈子天伦之乐,另一种就是现在您亲眼看着您的女儿被一帮禽兽糟蹋,然后她再永远地与您天人相隔。苏先生,您可以有一天的时间考虑,不过,您的选择权只有一次,一天之后,我等着您的答案。

白龙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苏鹰石立即叫来手下,带人调查唐建豪的踪迹和那帮人可能的身份。

几个小时后,有关那帮人的身份一无所获,不过苏鹰石却得到另一个消息:唐建豪消失不见,没有任何讯息。

苏鹰石随即明白了一切,一丝冰冷掠上了他的双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